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三章 灵魂燃烧,比比谁更怕死!
    武帝城。

    杜龙阳亲自出现在了城门外,将大乾女国的队伍迎接入城。

    高大而豪华的轿子垂落丝绦,由金丹境的修行轿夫抬着轿,行走之间,丝绦飞扬。

    杜龙阳脸上带着微笑,武帝城的不少强者也皆是出来迎接。

    终于轿子停下,红色的花瓣也停止了扬洒。

    两位金丹境的婢女掀开了轿子的帘幕,一位雍容华贵的倩影从轿子中漫步而出,那是一位极致高贵的女人。

    虽然没有戴华贵的首饰,但是,单单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常年端坐高位的掌权者。

    “女帝。”

    杜龙阳拱手。

    “杜城主,幸会。”

    温润的声音,带着成熟的风韵,响彻在杜城主的耳畔。

    杜龙阳眼眸闪过一抹慕色,笑了起来。

    “请。”

    杜龙阳侧身,武帝城的诸多弟子都在长街两侧好奇的观望着大乾女国的队伍。

    传说大乾女国,美女如云,对于武帝城的弟子们而言,有着极致的诱惑和吸引。

    不过,有武帝城的弟子忽然发愣。

    因为,他们发现在大乾女国的队伍中,竟然有一个和尚?

    那和尚不紧不慢,心平气和,宠辱不惊的跟随在大乾女国莺莺燕燕的女强者中,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

    但是,那和尚面上,没有丝毫拘谨,甚至还有谜一般的淡定与从容。

    “这位是?”

    杜龙阳疑惑的看了一眼女帝。

    女帝身材很高挑,居然与杜龙阳一般的高,漆黑如瀑布般的发丝垂落到腰际,她瞥了一眼那和尚,红唇轻挑:“来自虚空之门的偷渡者,一个很稳重的和尚。”

    虚空之门的偷渡者么?

    杜龙阳闻言倒是明白,这和尚应该是和聂长卿一样的存在。

    “听闻圆尚大师在这儿,就带着这和尚过来了,本想将这和尚杀了算了,可是听闻你们与那位白衣公子合作,所以……就暂时留了这和尚一命,免得伤了和气。”

    女帝笑道。

    长街的尽头,圆尚大师满脸微笑的伫立着。

    对于这位女帝,他很忌惮。

    这位大乾女国的女帝,可不是一般人,初继位,就派大军攻打苦佛寺,让苦佛寺的强者们有苦说不出。

    因为这女帝不走寻常路,她派遣的女兵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妖艳无比,在攻打过程中,甚至还各种跳艳舞,露出白嫩肌肤等等……

    这可把苦佛寺的佛僧们给弄惨了。

    苦佛寺修心的《大梵功》讲究不近女色,一旦动了心思,就容易破功,露出破绽。

    那一战,苦佛寺吃了大亏。

    因而,圆尚对于这位女帝,心存忌惮。

    “圆尚大师。”

    女帝红唇微挑。

    “这小和尚是从虚空之门中逃出来,就交给你处置了。”

    女帝笑道。

    尔后,涂了红指甲的女帝轻轻扬手。

    押解着丁九灯的金丹境女修士便提起丁九灯抛飞而出。

    圆尚大师单掌竖立身前,打出一道气浪,稳住了丁九灯的身躯。

    丁九灯一开始很惊慌,离开大乾女国,出现在武帝城,来到充满未知的地方,他岂能不慌。

    不过,他发了会儿呆,内心就感觉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没有了慌张之感。

    他双手合十,朝着圆尚大师躬身。

    “阿弥陀佛。”

    圆尚大师一愣,这小和尚……好稳!

    尔后,众人入了武帝城的内殿。

    女帝端坐椅子,翘起腿,华贵袍服下的白皙长腿若隐若现。

    “那位公子,可信么?”

    “他的具体实力如何?”

    “屠仙,若是稍有不慎,那便是身死道消,万劫不复的下场。”

    女帝红唇轻启,凝重道。

    圆尚大师和杜龙阳则是与陆番商量的话语都与女帝言及。

    “我感觉‘仙’在下一盘棋,而我们是棋子,甚至,是养料,供养‘仙’的养料,这方天地限制着我们,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渡劫飞升的条件,可一旦飞升,很有可能我们会沦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飞升之后,我们所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没有人清楚。”

    杜龙阳深吸一口气。

    “可是先辈们的警示都告诉我们,渡劫飞升是个大谎言。”

    “那与那未知的强者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女帝蹙眉。

    “我们别无选择了……”

    “想要跳出棋盘之外,甚至掀翻棋盘,就必须借助外物才可以。”

    杜龙阳深吸道。

    圆尚大师也加入了讨论。

    三位强者在大殿内争论不休。

    ……

    北洛,湖心岛。

    武帝城中的争论,陆番自然不知道,也不清楚。

    他倚栏听风声,手中捏着青铜酒杯,品着梅子酒,惬意十足。

    小应龙在努力的挣扎着灵环,鼻腔中发出了剧烈的喘气声。

    远处,湖上。

    书楼前,人影绰绰,但是,大家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都在研究着手中的书籍。

    这种机会太难得,每个人都在如饥似渴的学习着,特别是那些修为强悍,天资卓越的修行人,他们可以从书籍中得到的宝藏,远远高于寻常人。

    陆番扫了一眼。

    这些修行功法,修行战技之类的,对于这些人而言,有着很大的启发。

    不过,陆番并不希望他们按部就班的走,倒是希望,他们能够在这些功法战技的基础上,走出属于自己的路,这才是陆番所希望的。

    一个月后,书楼便会关闭。

    这些人若是想要再入书楼,就会变得很难。

    霸王、白青鸟、江漓、司马青衫等人都在认真的观看着书籍,对于这些人,陆番是怀揣着期待。

    希望他们能走出属于自己的道。

    “五凰大陆如今初入中武,但是……想要继续发展,却有些没有头绪的感觉。”

    陆番端坐在轮椅上,思索着。

    他凝聚小陆番进入天元大陆,也有考察的成分在,陆番发现,其实,除了强者的差距以外,两者其实没有他太大的分别。

    同样是以势力为主,势力之间,彼此也有摩擦。

    不过,比起五凰大陆,天元大陆的物种更加的吩咐,不少的修行生物很多。

    忽然,陆番眯起了眼。

    他摩挲着下巴,在天元大陆上还有一个最危险的地方,妖域。

    那是妖族的地盘,哪怕是武帝城的强者都不愿深入妖域。

    在妖域中,有一座天妖塔。

    武帝城、大乾女国等诸多强者势力,都会对妖域进行征伐,防止妖族冲杀出妖域。

    陆番的手指在轮椅上轻点。

    这倒是给了陆番一个启发。

    的确。

    随着五凰大陆跨入中武,似乎失去了压力,霸王、聂长卿这些人实力变得很强,可是却失去了挑战的对象。

    “压力……压力……”

    陆番手指在凤翎护手上轻点。

    虽然陆番搞出了个禁域之地,但是,这禁域之地,并不适合寻常人躯闯荡。

    这样,只会增强个别人的修为,却无法给整个五凰大陆提供压力。

    也不能让整个大玄国的兵力都冲入禁域中吧?

    那样,武帝城、绝刀门这些势力就不会坐视不理了。

    “得创造一些本土上的压力。”

    陆番思索了一阵。

    “要不,造……妖?”

    陆番呢喃,眼眸微微一亮。

    妖族,陆番没有见过,所以也没有贸然的选择造妖。

    陆番有《点化术》,但是,若是陆番真的选择用点化术造妖……以他的魂魄点数,累死他都搞不出多少妖族。

    所以,去天元大陆中见识一下。

    陆番思索一阵,觉得这个想法可以有。

    有了这个想法,陆番便打算将其付诸行动,正好,还有一位小陆番在天元大陆中。

    陆番倚靠着千刃椅,眼眸开始波动。

    不过,在此之前,陆番的心神却是一动。

    抬起头,看向了南郡道阁方向。

    ……

    天荡山,道阁。

    隐隐有旋涡状的云层在天荡山之上席卷。

    摘星峰上。

    道阁的弟子,按照点位端坐,他们皆是引导着体内的灵气形成灵气流动的纹路,朦朦胧胧之间,似有一个灵气大阵,笼罩住了整个道阁。

    谢运灵白胡飘动,眼眸中满是凝重之色。

    看着那阵法中心中痛苦的李三思,谢运灵引导着阵法,涌动之间,给予李三思足够强的力量。

    “三思,挺住!”

    谢运灵道。

    他也不知道他的话语声,李三思能否听的见。

    不过,他还是得试试,不能让李三思被邪魔所吞噬。

    诸多道阁弟子也同样开口。

    声音在摘星峰上炸响着。

    李三思的脑海中。

    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当然,李三思的灵魂被单方面的碾压。

    李三思原本的实力不过是体藏,也就是筑基之境,而那女人,却是元婴大能。

    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灵魂也远非一个层次。

    如果说李三思的灵魂是小舟,那女人的灵魂便是游轮,两者碰撞,结果可想而知。

    李三思本来都感觉自己快要泯灭了,可是他听到了不少人的声音,有谢运灵、有道阁的其他人……

    这些人的声音,让李三思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

    仿佛给了他庞大的力量似的。

    李三思很痛苦,但是却很激动。

    他怒吼着。

    欲要挣扎出女人的掌控。

    他与那女人的意志对抗,像是一叶孤舟,在对撞游轮似的。

    虽然一次次都狼狈不堪,可是他始终没有放弃。

    “放弃吧,你做不到的,你我差距太大了……”

    女人妩媚的声音响起。

    “其他人都不曾放弃我,我为何要放弃我自己?”

    李三思咬牙切齿的声音响彻。

    两者的灵魂就像是波涛般不断的撞击。

    “一切都不过是徒劳罢了。”

    女人道。

    李三思笑了起来。

    他的眼前闪过了许多的画面,他情绪复杂万分。

    他忽然明白自己一意孤行,入禁域,是有多么不负责任。

    他还有亲人,他看到了李三岁,他还有很多关心他的同门,还有师尊……

    李三思忽然觉得自己很废物。

    本想变强,可是不仅仅让竹珑离开了不周峰来救他,甚至还让道阁的同门以及师尊担忧他。

    他做的真的很糟糕。

    想起满脸担忧的李三岁,甚至有些疯狂的找寻办法要救他的李三岁。

    李三思就越发的自责。

    或许是阵法的力量,又或许是天荡山中道阁同门给了李三思力量。

    女人发现,李三思似乎可以抗住她给出的压力了。

    不过,女人没有担忧,因为李三思的力量差的还是太多。

    哪怕有了这些加持,也没有用。

    “你知道么?”

    “我入禁域,为的是变强,可是……你泯灭了我这个念头。”

    “我有一个朋友,他为了变强,可以不惜一切……甚至,愿意用命换命,以前我笑他傻,现在我懂了……他不傻,我才是最傻的。”

    李三思道。

    随着他话语落下,那女人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

    端坐阵法中的李三思,骤然睁眼,看向了谢运灵,低声中带着决绝道:“尊上!阵火!”

    谢运灵一怔。

    下一刻,似乎懂得李三思要做什么似的,眼眸变得锋锐,他这阵法是以五行属性的方式稳固魂魄,但是,李三思要火,他便给他火!

    谢运灵咬碎自己手指的指肚,鲜血扬洒而出,他奔走两个方位,将染血的手指,按在地上,阵法中的火属性灵气大盛!

    而与此同时,李三思的灵魂中突然有火焰窜出,灵魂在燃烧,焚烧之间,李三思的灵魂痛苦的扭曲。

    灵魂焚烧的痛苦,怕是天下间最可怕的痛楚,比刀刃入体要痛苦的多。

    “你疯了!快住手!”

    女人冰冷的吼道。

    到后面,吼声甚至变得有些抓狂。

    灵魂之火不断的蔓延,很快就要逼近女人融合的灵魂。

    一旦灵魂被焚烧殆尽,哪怕女人实力远远高于李三思,但是,此刻的她被局限在灵魂中。

    灵魂泯灭,她也同样会泯灭。

    李三思这是要和她同归于尽?

    之前的李三思连同归于尽的资本都没有,但是,此时此刻,李三思有了。

    他的那些道阁同门给了他机会。

    他焚烧了自己的灵魂,与女人玉石俱焚。

    他就要比比,到底谁更怕死!

    “疯子!”

    女人尖利咆哮着。

    她不想死,或者说,她不想死在这么个蝼蚁手中。

    她还没有杀了叶守刀,她更不想死!

    李三思笑着。

    灵魂之火焚烧的痛苦,让李三思感觉意念都在消失。

    滋滋……

    当灵魂之火蔓延到了女人的灵魂上的时候。

    这女人终于忍不住了。

    她凄厉的一声尖啸。

    撕裂了和李三思灵魂的融合,脱离出了李三思的肉身。

    同归于尽,她可不想被一个蝼蚁同归于尽。

    她漂浮而出。

    摘星峰大坪之上。

    诸多道阁弟子纷纷睁开了眼。

    谢运灵眼眸也是流露出了精芒,有几分不可思议,有几分震骇。

    出来了?

    却见头顶之上,有一尊下半身满是蠕动的藤蔓的女人虚影漂浮着。

    可怕的压力逸散开来,压抑的每一位道阁的弟子,连呼吸都变得十分的困难。

    这女人的气息,非常的强大,甚至超越了金丹,超越了天锁。

    哪怕只是一道灵魂,都让人提不起任何抵抗的勇气。

    盘坐在阵法中心的李三思,身躯倾倒在地。

    女人尖利中带着不甘和怨毒的声音,让整个大坪上的道阁弟子都有些心冷。

    “都是你们!”

    “坏本宫好事……你们这些蝼蚁,都得死!”

    女人凄厉喊完。

    半透明的枯藤纷纷化作了锋锐的长矛,从九天之上,呼啸而下,要洞穿每一位道阁的弟子。

    北洛,湖心岛上。

    倚靠在千刃椅上的陆番有几分诧异,没有想到,李三思居然以燃烧灵魂的方式将这女人给逼出来了。

    不得不说,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至于那女人……

    陆番冷哼了一声。

    连他陆平安的桃子都想摘……

    当陆番轻哼一声。

    天荡山,摘星峰上。

    那凄厉尖叫的女人身躯陡然一僵。

    下一刻,抬起头望天。

    却是发现,那天穹之上,不知道何时,无数的云层……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手掌,悬在了她的头顶!

    ps: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