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三章 陆·好脾气·番
    有强者居然插手到本源空间,影响对本源的操控,这的确有些出乎陆番的意料之外。

    天元大陆的本源被影响之后,炸碎了开来。

    四分五裂,在五凰旋涡本源中,不断的乱飞,仿佛要将五凰本源给活生生的冲散似的。

    陆番的灵识疯狂的涌动,这种情况,陆番在推演的时候,并未遭遇到过。

    所以,一瞬间,陆番就堕入了危机之中。

    一旦处理不好,不仅仅天元大陆的本源会破灭,甚至,五凰本源也会因此而元气大伤。

    这绝对不是陆番想要看到的。

    陆番端坐千刃椅,处于旋涡的中央,灵压棋盘悬浮,陆番的眼眸中线条跳动,释放灵识,通过灵压棋盘来控制四分五裂的天元本源。

    旋涡的旋转,本就不稳定,而四分五裂后,这种不稳定性就被加剧的放大。

    陆番想要稳住本源,就必须在这不稳定中,寻找到一个极点。

    没有办法通过传道台来推演。

    陆番就只能直接动手。

    而这种情况下,容错率至关重要,一旦出错,很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连续两日的时间,陆番的心神都在控制着本源。

    碎裂成四块的天元本源,化作了四个小了不少的本源球。

    可是,随着旋转,这种不稳定性,依然如故。

    这算是陆番迄今为止最凶险的遭遇了。

    打碎五凰本源,本就是一场豪赌。

    而融入天元本源,更是在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跌入深渊。

    陆番思索了许久,终于是狠下了心,将四个本源球中的一个踢了出去。

    使得三个本源球形成三角状,围绕着本源旋涡旋转。

    这种状态方是最稳固的状态。

    关乎生死存亡的七日时间。

    巨大的压力,让陆番的意志都变得坚定了许多,甚至,灵识的强度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终于……

    当本源稳定了下来。

    陆番终于是流露出了笑容。

    ……

    天地间那巨大的脑袋垂落动作戛然而止。

    可怕的气息弥漫着。

    婴变之上的境界,陆番不知道是什么层次的境界,可是,陆番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强大。

    婴变代表的是顶级中武世界的层次。

    而中武的桎梏,其实也就是婴变之境,若是能够突破婴变,就等于有了跨入高武的资格。

    当然,这其中肯定还有不少细节,具体的陆番也不太清楚。

    “陆公子!”

    女帝咳血,脸色苍白,她早已经不负雍容华贵。

    那裂缝外钻入的恐怖存在,只是吐出一口气,就让她无法抵抗,太强了,强到让人绝望。

    宛若真正的“仙”似的!

    就在他们都选择绝望的时候,陆番出现了。

    那巨大的脑袋,也戛然而止。

    “是陆公子……他成功了?”杜龙阳看到陆番,无疑内心是狂喜的。

    七日时间已经到,陆番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们还以为陆番失败了,都做好赴死的准备。

    然而,陆番出现了!

    这无疑是无尽的黑暗中,给他们带来了一缕的曙光。

    天虚公子和叶守刀也眼眸中精亮万分。

    陆番漂浮在空中,端坐着千刃椅,白衣飘飘,颇有几分飘逸。

    抬起头,看着那遮天蔽日的脸颊,那脸上带着诡异的笑。

    “插手本源的就是你?”

    陆番看着这个巨大的脑袋,不由开口了。

    巨大的裂缝被撕扯开。

    那颗脑袋的主人,眼珠子转动,也锁定住了陆番。

    “这个世界的本源消失了?”

    “你对这个世界的本源做了什么?!”

    脑袋的主人开口。

    声音有几分尖利,炸响整个大地。

    陆番笑了笑,微风吹拂而过,吹动他身上的衣裳猎猎,他看着那脑袋的主人,倚靠着轮椅。

    “你猜。”

    话语落下。

    气氛顿时有几分凝固。

    那颗巨大脑袋的主人,眼眸中流露出了惊天的杀意。

    你猜?

    猜个屁的猜!

    天穹上,巨大的裂缝开始逐渐的稳固,那可怕存在撑开裂缝的双手,似乎有些扛不住。

    裂缝开始愈合。

    那巨大的脑袋,张开了嘴,似是发出了怒吼。

    轰!

    云层炸开。

    脑袋的主人深吸了一口气,陡然吐出!

    一口气,化作了世间最锋锐的长剑,陡然轰向陆番。

    陆番心神一动。

    千刃椅的银刃顿时纷飞而出,在他的面前化作了一朵盛放的银色莲花。

    那一口气砸在了银刃莲花上。

    嘭!

    无数的银刃炸开。

    纷纷扎在地上,每一把银刃,都将地面扎的凹陷炸开,使得地面坑坑洼洼。

    毫无疑问,这尊存在的实力,超越了婴变之境。

    千刃回归,像是漫天银刃雨,堆叠在陆番的轮椅上,重新汇聚成了轮椅。

    陆番平静的看着天穹上的巨大脑袋。

    挡住了?!

    天穹上的巨大脑袋,眯起了眼。

    他刚才的攻伐威力,被压制在了婴变层次。

    所以……本源不是消失了!

    而是重新稳固了?!

    “不可能……崩溃的本源不可能重新稳固,你怎么做到的?!”

    巨大的脑袋再度问道。

    陆番两手搭在了铺盖在大腿的羊毛薄毯上,微微一笑:“你再猜。”

    巨大的脑袋顿时震怒。

    这人……有病啊!

    底下。

    女帝长长的睫毛轻颤,忍不住笑了出声。

    陆公子……好调皮。

    不过,看到那可怕的存在,很愤怒却又奈何不了陆番的样子,他们就感觉心情很舒畅。

    陆番出现,意味着天元大陆已经安全了。

    这让他们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七日,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最难熬的七日。

    那种慢慢等待灭亡来临的绝望感,简直会让人感到疯狂,要吞噬人的内心。

    而如今,他们终于等到希望曙光降临的时候。

    “你找死!”

    巨大的脑袋怒吼。

    那颗脑袋继续往前伸,可是,他的面色一变,因为他感觉到裂缝在收缩。

    随着收缩,他若不将脑袋抽出去,很有可能会被这收缩的裂缝,切断脑袋。

    不过,受不了这气啊!

    你猜……

    连续两次你猜!

    这弱小的蝼蚁,简直就像是在挑衅他!

    这种挑衅,他无法忍受!

    所以,他要赌一把。

    要让这弱小的蝼蚁,付出代价!

    吼!

    一声怒吼。

    这巨大的脑袋口中居然有可怕的能量开始孕育。

    最后,一口气喷薄而出,化作了一柄蕴含着可怕的破灭之力的金色巨剑!

    底下。

    陆番的面色微微一变。

    因为,在这一口剑气出现的瞬间,他感觉有可怕的切割力量,似乎要将他的肉身和灵魂都切为两半似的!

    剑意!

    隐隐蕴含有道的意境!

    比起聂长卿,景越等人所掌握的“意”,此人的剑意,已经强大到非常离谱的程度。

    或许,这便是此人超越婴变的原因?!

    不过,陆番也不会束手就擒。

    他等的就是此人的攻伐。

    这人很强,陆番承认,可是,如今本源恢复后,天地间的束缚枷锁又重新恢复。

    天地裂缝开始愈合,此人无法实现降临。

    陆番甚至有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

    借助空间裂缝,斩了此人的脑袋!

    陆番抬起手,灵压棋盘浮现在他的面前,执子落棋盘。

    像是某种枷锁解开似的。

    灵压棋盘上,竟是浮现出了一颗圆球。

    正是那颗被陆番踢出了本源旋涡的天元本源!

    “本源?!”

    巨大的脑袋眯起了眼。

    眼眸中闪过几许贪婪。

    不过,让他错愕的是,陆番竟然是将那一颗本源球拍向了他。

    本源球呼啸掠过虚空,飞速的朝着这颗巨大的脑袋砸来。

    巨大的脑袋不惊反喜。

    这人……傻了吧?!

    亦或者是因为畏惧于他的“道意”之威?

    想要用这本源球来收买他?

    巨大的脑袋赶忙散去了剑气,若是劈坏了本源球,那他可就没地哭了。

    他入侵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吞噬本源么?

    散去了剑气,张开了嘴,一口便吞下了本源球。

    然而……

    下一刻,这巨大的脑袋张开了嘴,一口将本源球给吐了出来。

    他的脸都黑了!

    味道不太对!

    却见,本源球的表面,竟然是有森白色的火焰燃烧起来。

    “天地玄火?!”

    “你的背后……有高武世界的强者在支持?!”

    “该死!臭秃驴坑我!”

    巨大的脑袋低吼一声。

    便开始退却,要退出裂缝……

    因为,此时此刻,那天穹上的裂缝已经收缩到七日前的程度了,再不退走,他的脑袋就真的要留在这个世界。

    陆番却是笑了。

    现在想走……

    晚了。

    抬起手,陆番五指朝着本源球猛地一握。

    轰!

    骨幽火陡然暴涨,像是焚烧了本源球似的。

    一瞬间,天空炸开了巨大的火幕!

    火焰四处窜开,竟是在天穹上,化作了一张巨大的火网!

    缠绕住了那巨大的脑袋。

    巨大的脑袋发出了怒吼。

    开始飞速缩退出天地裂缝,他再不退,很有可能要被天地裂缝给斩首!

    此时此刻,这尊存在也明白,陆番这是在坑他!

    故意激怒他。

    让他将脑袋不断的伸入,然后,又以本源球吸引,斩断后路,借助天地裂缝,斩其首级!

    这等胆魄!

    这等算计!

    此人……绝对不一般!

    “给我开!”

    这颗巨大的脑袋怒吼。

    每一个毛孔中都迸发出裹挟剑意的剑气!

    可是,以本源为燃料的骨幽火,威力太足了!

    这些剑意根本扑灭不了天地玄火。

    本源稳固后,天地开始恢复。

    天地裂缝徐徐愈合。

    一点一点的愈合。

    那颗巨大的脑袋,发出了无能怒吼。

    噗嗤一声!

    脖子被斩断,巨大的脑袋,直接被愈合的空间裂缝给斩下!

    巨大的脑袋眼眸瞪大,带着愤怒之色,盯着陆番。

    他居然被蝼蚁给算计了!

    陆番面对这怒目直视,倒是很坦然。

    “你这脾气不太行。”

    陆番感慨的摇了摇头。

    果然,不是人人都像他陆平安,有着好脾气。

    断裂的脖颈处,有鲜血扬洒。

    哗啦!

    滔天的血水,像是奔腾的河流,从天地裂缝外,飞流直下。

    砸在了地上,化作了血河。

    大地都被鲜血给浸染似的。

    巨大的脑袋从九天砸落,“咚”的一声,狠狠砸在了地上……

    大地俱震。

    地裂山崩。

    女帝、杜龙阳等人看呆了。

    那巨大的脑袋,一口气就能喷死他们的存在。

    脑袋居然就被陆番给斩了?!

    看着巨大的砸在地上如山岳一般的脑袋……

    杜龙阳等人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总感觉这是陆公子的报复……”

    天虚公子瘪了瘪嘴,道。

    杜龙阳闻言,微微颔首:“应该是因为此人插手了本源空间,险些害惨陆公子……”

    女帝则是眼眸闪烁着精芒,望着空中白衣胜雪,在血雨下,丝血不染的陆番,抿着红唇:“陆公子……当真是快意恩仇!真棒!”

    天虚公子,杜龙阳等人顿时一脸诡异的看着女帝。

    女帝你是认真的吗?

    这还是那高贵的女帝吗?

    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子的。

    不过,此时此刻,众人心中都很轻松。

    天元的大劫,度过了!

    他们活了下来。

    虽然这七日大劫,对于天元而言,损失惨重。

    苦佛寺几乎全军覆没,不少势力在与流浪者战斗的过程中也死伤惨重。

    但是,他们至少活下来了。

    血水在翻涌,这个区域,地面被血色所染红。

    陆番端坐着千刃椅,飘落而下。

    女帝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发丝,飞速飞向陆番。

    “陆公子,成功了么?”

    女帝看着眉清目秀的陆番,道。

    陆番倚靠着千刃椅,手指在护手上轻点,道:“本源算是稳固住了,不过……”

    杜龙阳、天虚公子等人皆是一怔。

    “不过,稳固住本源不代表天元安全了……”

    “你们应该也从刚才那人口中得知,本源崩溃,一般而言是没法救的。”

    陆番看着众人,道。

    “而我,选择让天元融合本源,与我所在世界的本源融合,使得崩溃的天元本源稳固下来。”

    陆番手指轻点着,缓缓道。

    天虚公子、杜龙阳等人闻言,似乎仍旧有些不解。

    “融合本源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第二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陆番扫视这些天元大陆的强者,道。

    “陆公子,请说。”

    杜龙阳正色。

    陆番却是没有立刻开口,端坐千刃椅,环顾周围。

    巨大的脑袋浸泡在那磅礴血海中。

    强大的能量在逸散着。

    “这第二步,便是……举世搬迁。”

    陆番道。

    “将整个天元大陆搬到我所在的世界。”

    “亦或者说,是两个世界的融合。”

    陆番的话,让杜龙阳等人沉默了下来。

    两个世界融合,也就是说,天元……将不再是天元。

    “陆公子,还有其他选择么?”

    杜龙阳道。

    陆番微微颔首:“你们可以选择继续留在天元,不选择融合。”

    “不过,失去了本源,天元大陆会逐渐的退化,灵气枯竭,你们这些修行人也会失去修为,沦为普通人。”

    陆番道。

    陆番不是圣人,他帮助天元大陆稳住本源便已经是仁至义尽。

    难不成还将本源留在天元?

    那样,被毁的便是五凰大陆。

    陆番自然是不愿意五凰大陆被毁。

    所以,如今天元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与五凰融合,另一个……便是选择步入末法时代。

    杜龙阳、女帝、天虚公子等人是天元大陆的顶级强者,他们有资格也有能力替整个世界作出抉择。

    实际上,除了顶级强者,两界融合,普通人不会有太大的感觉。

    “好。”

    “我大乾女国同意融合。”

    女帝道。

    失去灵气,步入末法,女帝失去修为,寿元也就很快到头,到时候,她便会死,甚至会人老珠黄,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我大乾女国要保留势力。”

    女帝道。

    陆番颔首:“这是自然。”

    绝刀门门主叶守刀忽然也开口:“绝刀门同意融合。”

    天虚公子和杜龙阳皆是诧异的看了过来,没有想到叶守刀居然这么决绝。

    “我不想死,而且……我想变强。”

    叶守刀道。

    天虚公子咬着牙,许久后,苍白的脸上涌现一抹潮红:“我天虚宫,也同意融合。”

    陆番颔首,最后看向了杜龙阳。

    “陆公子,给我点时间可好?”

    杜龙阳咬着牙,他负手,黑衫猎猎,伫立山巅,望着满是血海的世界,道。

    陆番倒是没有拒绝:“你只有三日时间,这三日,我先融合大乾女国、绝刀门和天虚宫所在的区域。”

    杜龙阳笑了笑,“多谢陆公子。”

    尔后,陆番看向了女帝、叶守刀和天虚公子。

    陆番抬起手。

    灵气飞速汇聚。

    化作了三滴灵液。

    将三滴灵液抛给了三人。

    陆番道:“融合开始,我会通知你们。”

    话语落下,陆番没有再多做逗留,雷霆闪烁,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现的时候,便再那颗斩下的巨大的首级前。

    弹指,天地玄火骨幽火跳出。

    整颗脑袋顿时被焚烧,焚烧到最后,这脑袋便化作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

    骤然,当珠子彻底的成型。

    一声凄厉的咆哮。

    一张模糊的人脸在珠子中浮现而出。

    并且,这人脸张开嘴,喷吐出一缕剑气。

    蕴含这剑气仿佛摄人心魄,让陆番的心神都有些恍惚,从那珠子中飞速的窜出。

    斩向陆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