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二章 陆哥那么好的人
    北郡,大玄。

    青龙龙门内,墨北客一身厚裳,徐徐从中行走而出。

    镇守龙门的玄武军看到墨北客,皆是躬身。

    虽然墨北客消失了许久,但是,大玄国的士卒都不会忘记墨北客的身份。

    青龙龙门所在的泰岭问天峰下,便是大玄学宫所在地。

    因而,墨北客回归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到了大玄学宫。

    坐镇大玄学宫的墨矩很快便提着儒衫的衣摆,快速迈步而来。

    “巨子,你可算是回来。”

    墨矩的眼神有几分哀怨。

    墨北客才是澹台玄亲自指定的大玄学宫的主导者,结果,墨北客一消失就是数个月,把大玄学宫撒手给了他。

    墨矩的压力很大。

    墨北客笑了笑,他的身后,拉着一车的书简。

    他拍了拍身后的书简,道:“这是老夫这几个月的收获。”

    “学宫的小崽子们,有的学了。”

    墨北客笑了起来。

    墨矩的眼眸则是一亮。

    “老夫突然有些理解孔修那老头当初走访百家的心态了……”

    “人非生而知之,本就是一个不断求索,不断求学的过程……这一次的问道天下,给老夫不小的启发。”

    墨北客道。

    “修行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每一门都足以让人花费一生去研究。”

    墨北客的话,很有深意,墨矩听后,也有些赞同。

    就在墨北客回到学宫中半日后。

    澹台玄的车辇便滚滚入了学宫。

    提着衣摆的澹台玄,甚至来不及穿鞋履,赤着脚,带着激动的神色,快速从车辇中奔走而出。

    “巨子啊,你可终于回来了。”

    澹台玄看到熟悉的墨北客,不由笑了起来。

    墨北客则是有些惶恐,和受宠若惊。

    “王上。”

    墨北客躬身。

    尔后,就与澹台玄畅聊,将这几个月的游历之事告知。

    澹台玄听的感慨万千,前有孔修走访百家,今有墨北客问道江湖。

    墨北客带回来的那些典籍和修行理念,那都是宝啊。

    是大玄学宫崛起的宝。

    “王上,三日后,请去一趟北洛城,陆少主将会在北洛举办拍卖会。”

    “以老夫对陆少主的理解,这个拍卖会恐怕不寻常。”

    墨北客道。

    “这个消息我们也收到了,这个拍卖会古怪的很,矩一直想不透陆少主的目的。”

    墨矩也开口,皱着眉头。

    墨北客厚重的眼袋抖了抖,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

    “王上。”

    “这次拍卖会不容错过,老臣有种感觉……拍卖会之后,整个天下,或许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抓住变化的机遇,很有可能就在这拍卖会上。”

    墨北客道。

    澹台玄闻言,竟是有些诧异。

    墨北客作为墨家巨子,经验丰富而老道,而且,如今问道江湖,对于天下的局势也是了然于胸。

    墨北客既然做出这样的判断,定然是有其道理。

    澹台玄严肃的颔首。

    “那三日后,本王便再入北洛。”

    墨北客点头:“王上记得带够资金。”

    “这一次的竞争者,可能会很多……”

    澹台玄闻言,面色越发的严肃了。

    ……

    凉州城。

    丁九灯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神色是复杂的。

    他竟然从禁域中归来了,经历了一场大恐怖的事情,整个人恍如隔世。

    坐镇西郡禁域的许楚,在看到丁九灯的时候,有种活见鬼的感觉。

    不过,西凉人性格直爽,没有拐弯抹角,也没有克扣什么。

    丁九灯活着归来,许楚便按照霸王的吩咐,将奖励交给了他。

    并且,从军营中将那些光头小和尚全部带来,交还给了丁九灯。

    丁九灯摸着这些小和尚的脑袋,脸上的神色有些温柔。

    霸王这人,虽然霸道,但是,却与传闻中那般,倒也算是个仁义之士。

    霸王担心他回不来,这些小和尚就无家可归,因而将他们收入军中,也算是有栖身之所。

    “阿弥陀佛。”

    丁九灯朝着许楚躬身,谢过之后,便带着诸多光头离开了军营,回到了凉州城。

    原本花钱买的小院,改造的寺庙已经被毁了。

    因为丁九灯和小和尚的离去,这地方成为了流浪汉的居住所。

    匾额也被流浪汉们拆下当成柴火给烧了。

    丁九灯倒是没有怪罪这些流浪汉。

    带着小和尚们,从奖励中取出了银子,亲自建造一座寺庙。

    这一次归来,小和尚感觉丁九灯似乎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丁九灯不再反应慢了,甚至反应快的有些出奇。

    有些小和尚想要趁着丁九灯熟睡,混出去玩耍,便被丁九灯给发觉,提了回来。

    而且,丁九灯每日都会给小和尚们布置一些诵念经文的任务。

    还会教导他们运气修行。

    给小和尚们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寺庙建的很快,因为,丁九灯获得奖励的银子,大半都砸在了寺庙中。

    这一坐恢弘的寺庙,坐落在凉州城内,引起了不少百姓的观望。

    最重要的是……

    这寺庙中有一尊大佛。

    那大佛表面贴满了金箔。

    凉州城中的不少混混心动了,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寺庙中,想要刮走佛像上的金箔。

    然而……

    尚未动手,便有一光头和尚,在黑夜中,平静而诡异的看着他们。

    从那一日起,凉州城的百姓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些凉州城中,一些作威作福的恶霸们,在偷金箔失败后,居然都皈依了佛门,成为寺庙中的和尚。

    在寺庙建成那一日,丁九灯入凉州城中取了匾额。

    红布落下,诸多小和尚兴奋的拍掌。

    丁九灯则迷茫而怔然的看着那匾额,匾额上,露出了三个字。

    “苦佛寺。”

    ……

    摘星峰上,云龙龙门。

    叶守刀伫立在虚空中,独臂衣袖在风中猎猎。

    他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气息,让他诧异中,带着几分复杂情绪。

    “原来……在这儿。”

    叶守刀呢喃了一句。

    他不急着踏入龙门了,一步迈出,身形顿时落在了摘星峰。

    落在摘星峰上的瞬间。

    道阁上的诸多强者便都感应到了。

    有数位气丹境巅峰的道阁弟子飞奔而出。

    “阁下是何人?”

    “竟敢擅闯道阁山门!”

    道阁弟子怒目而视。

    叶守刀平静的看着这些弟子,凝气境的修行者,对于叶守刀而言,与蝼蚁无异。

    不过,他没有大开杀戒,毕竟,他初步登临这方世界。

    不了解情况,也不太清楚这个势力是否和陆番有关系。

    因而,他没有动手。

    这个世界最让叶守刀忌惮的,就是陆番,那神秘莫测的陆公子。

    一步迈出,可怕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爆发。

    道阁的弟子只感觉心脏一颤。

    咚!

    这些弟子便纷纷被压制的跪伏在了地上。

    汗珠从他们的额头上滚落而下。

    叶守刀穿过了摘星峰,来到了后山。

    竹楼悠悠坐落。

    叶守刀蓦地出现在了竹楼窗前。

    却发现,地上的竹叶陡然卷洞,竟是化作了一柄柄锋锐的剑刃。

    “阵法?”

    叶守刀眉宇一挑。

    身躯一震,强绝的气息迸发,这些落叶,便纷纷被炸的四分五裂。

    隐匿在其中的剑气,便迸射向了叶守刀。

    叶守刀抬起手,灵气化作的墙壁挡在他的身前,这些剑气竟是不得近其身。

    “有点意思……”

    叶守刀嘴角一翘。

    有娇喝之声响彻,蓦地,无数的竹叶再度席卷,化作了一头龙行。

    扑向叶守刀。

    叶守刀拍掌,竹叶堆叠的龙行炸开。

    一个个阵法在地上浮现而出,不断的释放出手段攻伐叶守刀。

    “阵法不错,可惜,威力差了些。”

    叶守刀点评。

    下一刻。

    他抬起独臂,握住了刀柄。

    磅礴的气息弥漫开来,所有的阵法皆是被冲散。

    “任何阵法,威力才是关键,花里胡哨的没有意义,能够弄死敌人才是根本。”

    叶守刀道。

    他的话语中,似乎带着些许的提点之意。

    轰!

    闷哼之声响彻。

    竹楼中,一道道姑身影徐徐而出。

    “你是谁……”

    李三岁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这道身影,凝重道。

    凝重中,带着几许的惶恐。

    她可以感觉到叶守刀的强大,宛若北洛陆平安那般的强大,这天下间……什么时候,又多了这等强者。

    叶守刀看了李三岁一眼,眉宇一挑。

    “筑基境……”

    很有天赋的年轻人。

    不过,叶守刀在意的不是李三岁,区区筑基,尚未被他放在眼中。

    叶守刀一步迈出。

    刹那出现在李三岁的身侧。

    犀利的刀气,让李三岁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与刀山之中。

    随时要被刀气所泯灭。

    趁着李三岁陷入恍惚中。

    叶守刀来到了竹楼内。

    他看到了躺在床上陷入沉睡的李三思。

    李三思的模样有些怪异,身上布满了藤条,犹如怪物……

    可是,叶守刀看着,情绪却变得万分的复杂。

    “藤妖之体……”

    叶守刀的眼眸中浮现出了一个妖艳女人的模样。

    嗡……

    恐怖的刀意弥漫。

    叶守刀背后的那柄锋锐的黑刀顿时出鞘。

    噗嗤,噗嗤!

    竹楼中,所有的家具都在刀气下,被切割成了两半,切口无比的平整。

    叶守刀独臂握刀,悬在了李三思的胸口前。

    恐怖的刀芒在吞吐喷薄着。

    然而,叶守刀终究还是吐出了一口气,未曾下刀。

    “没有反应……”

    “那女人的灵魂都泯灭了么?”

    叶守刀眼眸剧烈波动。

    许久后,呢喃道。

    脑海中浮现出那女人从天真浪漫,到怨毒杀戮……

    叶守刀长长叹气。

    黑刀回鞘,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莫名竟是有些疼。

    “罢了,既然你传承到了藤妖之体,那便莫要辱没了它,若是他日,你成妖魔,那我叶守刀……定会亲手手刃你。”

    叶守刀冷漠道。

    尔后,他的手掌中凝出了一缕刀芒,屈指一弹,刀芒便落入了李三思的眉心。

    一步迈出。

    叶守刀的身形只在四周留下道道残影,便消失在了摘星峰,入了云龙龙门。

    一大口的吸气。

    李三岁身躯摇曳,她从刀山中醒来。

    却发现,那可怕的男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李三岁环顾竹楼,只见竹楼中却布满了可怕的刀痕。

    她看向了床上躺着的李三思。

    忽然。

    李三岁愣住了。

    因为,李三思的眉宇微微蹙起。

    那许久不曾睁开的眼眸,竟是缓缓的睁开……

    李三岁嘴唇嗫嚅了一阵。

    有点点泪花在她的眼底汹涌。

    “哥!”

    李三思,醒了。

    ……

    北洛湖上。

    一艘又一艘的孤舟荡漾着。

    诸多修行人伫立在孤舟上,仰头望着那漂浮在天穹上的白玉京。

    本源成湖,楼阁耸立,灵气萦绕之间,仙气袅袅。

    司马青衫盘坐孤舟,在他的身边,安妙语铺开画卷,挽袖作画,竟是打算要将白玉京绘画下来。

    司马青衫时不时的教导安妙语该如何作画。

    在这般作画中,安妙语的修为竟是有了提升。

    忽然。

    司马青衫心头一凛。

    他看向了应龙龙门,却发现,龙门中,竟是有一道黑衫身影徐徐行走而出。

    这是一位独臂男子,飘摇的衣袖在空中凌乱飞舞。

    可是,男子身上的气息却无比的强势。

    司马青衫看向男子,只觉得眼眸都微微刺痛似的,这男子仿佛一柄出鞘的锋锐长刀,要斩碎天穹似的。

    岛屿上。

    正在和倪玉讨论炼丹的女帝红唇微微一挑。

    “叶独臂来了,速度还挺快。”

    女帝呢喃。

    话语落下,她便看向了白玉京楼阁二层。

    楼阁上,陆番正倚靠栏杆,闭目在准备着什么。

    女帝看陆番都没有理会叶守刀,她也就懒得理会,则是和倪玉继续探讨,如何将糖衣和淬体丹一起融合的炼丹之道。

    叶守刀没有理会司马青衫,一个半步金丹,他尚未放在眼里。

    他看向了漂浮在空中的本源湖,以及本源湖中的白玉京。

    司马青衫则是无比的惊骇,此人……好强!

    仅仅只是释放出的气息,就让仿佛一把锋锐的刀,在切割他的肌肤似的。

    天下,还有这等存在么?

    司马青衫看向了本源湖上的白玉京,看到了那红袍的娇艳女人。

    那女人也很强……

    这些强者,哪里跑出来的?

    还有之前和陆番一战的巨鲸,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同寻常。

    联想到自己的修行法《创世图》,司马青衫隐隐竟有种大胆的猜测。

    轰隆隆!

    龙门之后。

    又有身影飞速而出。

    一身黑色劲装,背负着一杆长枪,可怕的枪芒像是要穿透天穹似的。

    “叶门主,你竟是快了些。”

    杜龙阳从龙门中踏出,看着叶守刀,笑了起来。

    叶守刀嘴角也是一挑。

    “听闻陆公子要举办拍卖会,倪春秋那女人说能够助我们破婴变桎梏,我岂能不在意?”

    就在杜龙阳要开口的时候。

    喇叭,唢呐声响彻不绝。

    龙门之后。

    花瓣纷飞。

    四位老妪抬着一身红袍,面白无须的青年从中飞驰而出。

    天虚公子看到已经抵达的杜龙阳和叶守刀,顿时懊恼。

    他扭头看向没有撒花瓣,也没有吹唢呐的老妪们,顿时恨铁不成钢。

    “花瓣呢?”

    “奏乐呢?”

    “本座花重金雇你们是让你们来当花瓶的吗?”

    “没人的时候,死命吹奏和撒花瓣,现在有人了,你们干啥呢?发呆呢?”

    天虚公子懊恼道。

    一位老妪翻开了布囊,干巴巴道:“公子,没花了。”

    另一位老妪砸吧了下嘴:“公子,嘴巴干了,吹不动。”

    天虚公子抿起了嘴,一脸生无可恋。

    “滚。”

    天虚公子捂娟咳嗽道。

    一位老妪却是认真道:“公子,我们姐妹是有职业操守的,受您重金雇佣,不能随便滚。”

    天虚公子笑了笑。

    翻开了剑盒,从中抓出一把巴掌长的小剑,遥指那老妪。

    “有胆你再说一遍?”

    四位老妪顿时很有职业感的流露出了恐惧之色。

    杜龙阳有些无言。

    叶守刀也懒得理会天虚公子这傻子。

    而岛屿上,女帝笑到肚子疼。

    “天虚,你这四朵金花哪里捡来的?”

    “告诉本宫,本宫下次避着点。”

    天虚公子捏着小剑,哼了一声。

    北洛湖上。

    司马青衫看着杜龙阳、叶守刀、天虚公子等强者,只感觉这些人强大的气息,犹如铺面而来。

    似乎感应到了司马青衫的注视。

    天虚公子瞪眼。

    “瞅什么……你个假金丹。”

    司马青衫只感觉一股庞大的灵识压迫而至,司马青衫和安妙语所在的孤舟,竟是被荡出了数米远,撞到了白青鸟所在的孤舟。

    白青鸟一阵晃荡,顿时有些恼怒。

    盯着天虚公子。

    她胸前已经中的小凤一,冒出个脑袋,也与白青鸟一起瞪着天虚公子。

    好恐怖!

    司马青衫捂住胸口,面容上流露出惊惧。

    天虚公子坐在抬椅上,瞥了一眼瞪着他的白青鸟。

    “哟呵,你这小丫头养的鸡崽灵兽有点意思。”

    他抬起手一招。

    白青鸟胸前衣襟中的小凤一,顿时一脸懵逼,漂浮而起,朝着天虚公子飘了过去。

    天虚公子布帛捂住口,轻轻咳嗽一声。

    “灵兽啊。”

    天虚公子眼眸一亮。

    船上,白青鸟着急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有人抢鸡崽了啊!

    有人觊觎她的小鸡崽啊!

    “天虚,莫要乱来。”

    杜龙阳蹙眉。

    看着急的都快哭的白青鸟皱眉道,欺负小女孩,也就天虚公子这货能做的出来。

    被天虚公子束缚在空中的小凤一,顿时怒了。

    轰!

    赤色火焰涌动,小凤一竟是化作了一头火凤。

    天虚公子眼睛越发亮,却是不以为意:“本座与陆哥关系可好了,陆哥那么好的人,岂会为了一只鸡崽而与本座翻脸?”

    白玉京楼阁之上。

    陆番徐徐睁开了眼,感应到了被天虚公子给抓住的,挣扎不断的小凤一。

    微微蹙眉。

    抬起手,在轮椅护手上轻轻一拨。

    “锵”的一声!

    一柄凤翎剑便呼啸而出。

    ps:怎么没有评论?你们快“吱”一声啊,求推荐票,求月票的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