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是在质疑我么?
    陆番平淡的嗓音萦绕在北洛湖上。

    并不大声,充满了淡定与从容,就像是隔壁家的小哥凑在耳畔的咸淡聊天声似的。

    但是,北洛湖上所有的花船,每一位修行人都是心中一凛,伸长了脖子,盯着那小应龙抬着的木盘。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拍卖会,世人都期待了好久。

    白玉京举办的拍卖会,世人怎么能会不期待?

    在如今的修行界,白玉京代表的便是权威,神秘莫测的白玉京,以及实力根本看不透的陆少主,让世人充满了好奇。

    因而,对于这次的拍卖会之物,每个人都带着期待。

    白玉京能拿出手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寻常和普通之物吧?

    诸多花船上。

    霸王眯着眼,他平静的倒了一杯酒。

    澹台玄则是呼吸微微急促,按在花船小桌上的手掌,竟是不由的使上了力气。

    唐显生一副要入土的模样,但是微微睁开的眼缝中,却也是有锋锐和犀利之色,显然,他也是带着好奇和期待。

    陆番没有留悬念,直接就焚烧了木盘上的布帛。

    随着如今陆番灵识的逐渐增强,陆番对天地玄火,骨幽火的掌控也越发的得心应手。

    “本次白玉京拍卖会,第一件物品,聚气丹。”

    陆番平静的声音响彻。

    却见小应龙抬着的木盘上,竟是有一玉瓶安静的坐落。

    “这玉瓶中装有五颗聚气丹。”

    “丹药分品阶,聚气丹属于一品丹,可聚三纹,虽然品阶低,但是对于气丹境却是极佳的修行资源。”

    陆番徐徐道。

    陆番的话语落下,花船中的空气沉闷了几秒,尔后,才是微微炸开。

    “聚气丹?”

    “好像听说过……是陆少主那小婢女天天当糖丸吃的那玩意?”

    “呵呵,我承认白玉京很强,但是拿婢女的糖丸来拍卖,未免太看不起我等了吧?”

    花船上,窸窸窣窣的碎语声响彻不绝。

    许多人甚至发出了狂语,绝对不会买!

    毕竟,他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岂能花重金抢购陆少主婢女的糖丸?

    女帝的花船上。

    红唇微挑,女帝笑的花枝乱颤,一边笑,一边大手落在了倪玉的脑袋上,一阵胡乱的扒拉,扒拉的倪玉不满的鼓起了嘴。

    糖丸怎了?

    她凭本事炼的丹,还不能当糖丸吃?

    这些人以为这聚气丹很廉价的么?

    没看到老景那厮,一颗丹能舔半年!

    陆番对于这些人的窃窃私语也没有在意。

    “一瓶五粒聚气丹,起拍价一枚灵石。”

    陆番淡淡道。

    话语声落下后。

    整个花船上沉默了许久……

    大家似乎都在权衡利弊。

    毕竟,大家手中的灵石数量并不多,因为澹台玄第一个兑换,兑换了五颗,接下来大多数人,都是兑换保底五颗灵石。

    许多世家家主也是犹豫不决。

    许久之后,有人开口了。

    “陆少主,在下愿出一颗灵石!”

    此人一身蓝衫,看上去颇为儒雅,但是却是咬着牙,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

    诸多世家家主目光皆是落在了此人的身上。

    “是东阳郡大世家,周家!”

    “呵呵……东阳郡虽然有龙门,但是,那龙门的真龙暴躁肆虐,谁去谁死,所以东阳郡的修行人比其他各地都要少……”

    “周家这是打算购买聚气丹为家族后辈打基础啊。”

    许多世家家主眼眸一亮,笑了笑,分析出了周家的目的。

    陆番倚靠着轮椅,手指在轮椅护手上轻点着:“还有人出价么?”

    “若是没有,本公子数三声,便不可再出价。”

    陆番道。

    话语落下。

    闲言碎语的诸多世家家主们便纷纷开口。

    “聚不聚气的无所谓,主要是本家主喜欢甜食……所以,陆少主,在下愿出两颗灵石。”

    此人开口,顿时,花船全都炸开了锅。

    那周家家主有些气愤的望着此人。

    怒哼了一声,拂袖坐在了花船上,使得花船摇曳,荡开了涟漪。

    其他人也没有选择竞争。

    因而,这一瓶聚气丹便属于第二位世家家主。

    陆番抬起手一拨。

    顿时,装着聚气丹的玉瓶便稳稳当当的飘向了那人。

    这人满脸笑容的接过,朝着陆番躬身。

    而陆番也毫不客气的取走了两颗灵石。

    一颗灵石十万两,两颗灵石……那便是二十万两。

    这位世家家主脸上虽然带着从容的笑,可是内心在滴血啊。

    五颗丹药……二十万,一颗四万两!

    真的是比黄金还贵!

    随着周家家主看中的聚气丹被抢拍走,花船与花船之间的气氛变得严峻了起来,诸多世家家主,似乎都感应到了竞争的气氛。

    陆番嘴角微微上挑,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手指在护手上轻点,小应龙咚的一声钻入了湖中,消失不见。

    不一会儿,又优雅的端着第二个木盘飘来。

    陆番抬起手,焚去了布帛。

    “第二件拍卖品,由炼器大师,公输羽打造的黄阶下品灵具……一把刀。”

    陆番道。

    话语落下,花船间又是沸腾了起来。

    灵具的概念,他们倒是都不陌生。

    能够通导灵气,增强灵气释放威力的武器,便是灵具。

    就像是陆少主的棋盘,景越的剑等等……

    “一把刀?”

    “名字都没有……陆少主有点随意啊,好歹给个名字。”

    “黄阶下品灵具……不配有名字。”

    诸多世家家主们对视,眼神仿佛会说话似的。

    远处花船上,一直在酌酒的叶守刀眼眸波动,倒是来了兴趣。

    “陆公子口中的灵具,应该就是我们所说的法器……”

    叶守刀道。

    对于刀,他自然是有兴趣。

    随着陆番焚烧了布帛,露出了木盘中的那把光芒闪闪,散发着璀璨光华的刀刃,叶守刀的眼眸中的兴趣之色便消失不见。

    “九品法器……没意思。”

    叶守刀继续倒酒,喝了起来。

    聂长卿的那柄斩龙才有意思,九品法器,实在是入不得叶守刀这等婴变境的眼。

    但是,世家家主们却是彻底炸开了锅。

    澹台玄和墨矩对视了一眼。

    聚气丹他们可以不要,因为他们有龙门。

    但是……

    灵具……他们可没有。

    错过了这个机会,可就难以找到下次机会了。

    毕竟,谁也不知道白玉京下次拍卖会是什么时候。

    “此刀,二颗灵石起拍。”

    陆番道。

    话语落下。

    便立刻有家主开口出价。

    而话语刚落,澹台玄也出价了。

    “三颗灵石。”

    霸王扫了澹台玄一眼,饶有兴致。

    霸王没有出价,刀,他不喜欢,拍来何用?

    在霸王看来,哪怕是灵具,也要看用的人是谁。

    竞拍还在继续。

    澹台玄的出价,没有让周围的世家知难而退,价格很快便堆到了五颗灵石。

    五十万两,换一把刀……

    值么?

    许多人犹豫不决,哪怕是澹台玄也不愿继续拍下去。

    因为……

    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拍卖品。

    唐显生自顾自的泡茶,唐一墨盘坐在他的身边。

    “一墨,开价。”

    唐显生沙哑的声音,开口。

    唐一墨没有犹豫,立刻开口:“六颗灵石。”

    话语落下,那位出价四颗灵石的世家家主眼睛都红了,他都出价五十万两了,这唐显生居然还加价?

    还是人么?!

    这世家家主眼睛赤红道:“七颗!”

    周围花船上的世家人们,皆是倒吸冷气。

    这是下血本了啊。

    唐显生笑了,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徐徐睁开眼。

    “老夫低调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让你们都忘了,我唐显生来自何处?”

    “我南郡……差钱?”

    话语落下。

    唐一墨面无表情的加价。

    八颗灵石,拿下了这把黄阶下品的灵具。

    比起聚气丹,这把灵具算是溢价了不少。

    澹台玄靠着船板,嘴角抽了抽……

    唐显生说的没错,南郡……富可敌国,钱……可能还真的不差。

    诸多世家家主也感觉到了威胁。

    可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

    有钱,那也是一种实力。

    ……

    卧龙岭。

    九扇阴森森的门户高高伫立。

    天穹上,有鸟儿飞驰而过,却是飞到了九狱门户的上方,便犹如雷击似的,直接从其上跌落而下。

    项家军将卧龙岭彻底的封闭,围拢的水泄不通。

    然而,这里的动静这么大,终究是无法继续隐瞒下去的。

    各方势力的探子都得知了消息,纷纷将卧龙岭出现新的仙人秘境的消息传了出去。

    鸟雀纷飞不断。

    而项家军中。

    有修行人不信邪,纷纷迈步往那第一狱门户行走而去。

    相比于其他的门户,第一狱给他们的排斥力和压力要小不少。

    至于那伫立在中心的黑色石碑。

    更是散发着无尽的邪异,甚至让人连直视都不敢。

    项家军的修行人不断的抵抗着压力往第一狱门户而去。

    然而,压力越来越大,许多项家军纷纷被可怕的力量给冲飞,摔倒在地的修行人,皆是咳出了血。

    不过……终于还是有一位修行人摸到了那第一狱门户的边缘。

    当肌肤触摸在其上的瞬间,所有的压力便都尽皆消失。

    这位修行人,跌坐在地上,则是大口大口的喘气。

    一里远外的项家军子弟们,看着碰触到门户的兄弟,皆是攥起了拳头。

    这位怀揣着全村人希望的项家军子弟则是壮着胆子推开了青铜门户,踏入了其中。

    ……

    北洛城,城中湖畔。

    一艘艘花船间,倒吸冷气的声音响彻不绝。

    霸王捏着杯子的手也不禁一抖,甚至有酒液从中滴落而出。

    只因为陆番宣布了第三份拍卖品的消息。

    “第五件拍卖品,三品丹药,淬体丹。”

    陆番慵懒道。

    “淬体丹,气丹巅峰服用,百分百入体藏,体藏巅峰服用,则能够辅助淬体,增加跨入金丹天锁境的概率。”

    陆番道。

    陆番没有说概率如何,但是这个消息一出,却宛若风暴一般。

    实际上,早在之前,世人便知道淬体丹的珍贵。

    毕竟,倪玉在岛上炼丹,竟是引动了丹劫,能够引起劫罚的丹药,会是寻常的丹药么?

    聚气丹与之一比,简直被碾压成渣渣。

    “淬体丹,十颗灵石起拍。”

    陆番道。

    话语落下,花船间的所有人,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杜龙阳听到淬体丹的功效,都有些心动。

    “这淬体丹的功效……似乎比我们天元的筑基丹还要好上不少。”

    “这当然是废话,筑基丹针对的只是筑基境,到了金丹境,筑基丹当做糖丸都嫌难吃。”

    女帝开口道。

    “这淬体丹,可是对金丹天锁都有作用呢,而且……经过本宫和小倪的调配,更是改进了数种不同的口味,而且这口味还不影响丹药的效用,你说,这丹药卖十颗灵石,贵不贵?”

    女帝红唇上挑。

    而此时此刻,花船上的众人已经开始兑换灵石。

    “十颗!”

    霸王低沉的声音响起。

    霸王开口,诸多花船上的世家家主,皆是沉默下来。

    西凉王……开口了。

    其他人,敢抢么?

    霸王的威名犹在。

    澹台玄这一次没有退缩:“十一颗。”

    唐显生眯着眼,不以为意的淡笑:“十二颗。”

    霸王面无表情:“十三颗。”

    不少世家家主皆是吸冷气。

    西凉,大玄……南郡,这三方大佬,竟然以这种方式形成无声的交锋。

    十三颗灵石,那便是一百三十万两……

    价格是真的不便宜。

    然而,这只是开始,诸多世家加入了竞拍,一颗淬体丹的价格很快就飙升到了二十颗灵石。

    司马青衫端坐花船,安妙语披着红氅,也有些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

    喝了一口酒。

    司马青衫看了眼安妙语抿着红唇的面容,面容上似乎带着几许羡慕。

    司马青衫喝酒的手,微微一抖。

    “想要淬体丹么?”

    司马青衫轻声问道。

    安妙语一愣,脸微微一红,赶忙摆手。

    她不要,也……要不起。

    这淬体丹,太贵了。

    司马青衫却是笑了笑:“你若喜欢,师父拼了命也会把它拍下来。”

    忽然,司马青衫看向了陆番:“陆少主。”

    周围的竞拍似乎也安静了下来。

    “说。”

    陆番看着司马青衫,淡淡道。

    司马青衫站立起身,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朝着陆番拱手。

    “陆少主,小生可以用画来置换灵石么?”

    司马青衫认真道。

    周围的人,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颗灵石十万两,这穷画师以为他的画,能有这等价值?

    陆番眉宇一挑,沉吟了一会儿,看着司马青衫,饶有兴致道:“若是你的画,值这个价,自然可以。”

    司马青衫深吸一口气。

    尔后……

    从背后书箱中取出了一个长长的裹着画卷的布袋。

    从布袋中抽出了画卷。

    将画卷抛向了陆番。

    “陆少主,你看此画值多少灵石?”

    陆番抬起手,画卷便悬在空中,徐徐展开。

    周围不少世家家主都是好奇的望着这画,可是看的众人一头雾水,这就是一幅寻常的画啊。

    杜龙阳等人虽然感觉到这画不一般,可是却道不出哪里不一般。

    陆番卷起了画,收了起来,递给了凝昭。

    “画收好,给他灵石一百颗。”

    陆番的话语落下。

    凝昭愣住了,感觉手中握着的画卷都变得有些烫手似的。

    一幅画,一百颗灵石……一千万两?

    司马青衫倒是面色如常,画值多少,他心中有数。

    杜龙阳等人也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有一位世家家主忍不住开口。

    “陆少主……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一幅画……凭什么置换灵石一百?”

    这位世家家主颇有不忿。

    毕竟,他的世家家底,都没有这么多。

    陆番倚靠着轮椅,瞥了着世家家主一眼,笑了起来:“你是在质疑我么?”

    话语落下。

    花船间的骚动戛然而止。

    那位开口的世家家主,更是额头上满是汗珠滚落。

    眼底深处,隐隐有些惶恐……

    他这是得罪陆少主了?

    北洛陆平安的小心眼谁人不知?

    这一得罪,他怕是要凉啊!

    陆番脸色淡然,手指在轮椅护手上一点。

    世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那位世家家主的花船便空空如也,那世家家主却已经被挪到了北洛城外。

    城外。

    这位世家家主后背一阵发凉,只觉得自己命大。

    赶忙灰溜溜的离去。

    他可不敢入城,以陆平安的脾气,他若是真的入城,怕是腿都要被锤断。

    司马青衫给出的画,可不是寻常的画。

    而是司马青衫根据《创世图》,描摹出的画卷,隐隐蕴含道意波动。

    若是参悟下去,定然能够悟出道意。

    这也是陆番开价这么高的原因。

    一百颗灵石给了司马青衫,司马青衫则是微笑,开始拍买淬体丹。

    淬体丹的确很抢手。

    价格一路走高。

    最终……

    还是司马青衫买下了淬体丹,花费价格,五十颗灵石。

    也就是说,一颗淬体丹,五百万两。

    说是天价绝不为过。

    但是,这个价格,在世人看来,并不高。

    一是因为大家这一次所带的银两不多,第二也是因为接下来还有其他的拍卖品。

    淬体丹都只是第五个拍卖品。

    那其他的拍卖品又会是什么?

    他们此刻也是分析出了陆番拍卖的风格。

    拍卖物是按照价值,由低到高……

    就在众人心思玲珑的时候。

    倚靠在轮椅上的陆番,笑着开口了。

    他抬起头,眼帘望向了卧龙岭的方向,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接下来,是第六件拍卖品……”

    “这件拍卖品,比较……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