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四章 莫天语的道意
    “四等序列道意?”

    “居然是四等?我的天……”

    “这是第一个出现的四等道意吧?”

    卧龙岭秘境,此起彼伏的震撼之声响彻不绝,所有人瞪大了眼,远远的望着那石碑上的文字,虽然因为隔着远,字体有些模糊,但是在场大多数人都是修行人,却也都看的见。

    四等序列道意一出现,直接压过了叶守刀的绝情刀意,直接排在了第一名。

    “莫天语,四等序列道意,逆命道意。”

    所有人看到这逆命道意四个字,皆是倒吸冷气。

    逆命,是逆天改命的意思么?

    单单是听这道意的名字,就觉得不同寻常。

    莫天语的名字,世人并不陌生,曾经的儒教孔修的首徒。

    曾经也是个放浪不羁的人。

    虽然后来因为修行人时代的开启,莫天语有些泯然众人。

    但是,如今……

    道碑之上,再现莫天语之名,世人为之震惊!

    “他怎么做到的?”

    杜龙阳有些错愕。

    道碑参悟的名额就那么几个,莫天语明明没有得到名额,为什么他能够参悟出道意?

    他在哪里参悟出的道意?

    卧龙岭中。

    早已经炸开了锅。

    人人都在念叨着莫天语的名字。

    “莫大师……了不得啊。”

    澹台玄感慨了一句,他知道莫天语走了算卦之道。

    不过,没有想到,居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刚刚赶到卧龙岭秘境的西门仙芝脸有些发黑。

    李三岁的面色则是古怪不已,莫天语那家伙……居然也能参悟出四等序列道意?

    莫天语参悟出四等道意,的确是个爆炸性的消息。

    几乎所有世家家主都疯狂了起来。

    莫天语没有道泪,可是也参悟出了道意,说明……在九狱秘境中获得的参悟资格,的确是真实的!

    甚至,效果还不弱于获得道泪的效果。

    因而,各大世家家主,开始将家族中的修行人往九狱门中塞。

    西门仙芝倒是有些不忿,他背负着剑匣,毫不犹豫,一步迈出,入了狱门。

    连莫天语这满口胡话的玩意都能参悟出四等序列道意。

    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比莫天语差。

    ……

    北洛,湖心岛。

    正在摆盘棋局的陆番怔住了,尔后笑了笑。

    继续落子。

    “四等序列道意……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陆番笑了起来。

    也算是个意外之喜吧。

    他怎么想都想不到,莫天语这卦象从来都是反着看的家伙,居然能够悟出四等道意。

    他怎么悟的?

    拿脚悟的?

    不过,想到当初莫天语一卦逆天罚,替孔南飞保下一命的事情,陆番倒是觉得,莫天语悟出四等道意,倒也算正常。

    手中捏着棋子,在棋盘上轻轻点了点,尔后落下。

    陆番眼眸变得深邃。

    心神沉入了灵魂中。

    他的四等序列道意,乃是灭魂,而莫天语的同样是四等序列道意,而是逆命道意。

    两者相融,不知道能否达到三等序列道意?

    陆番思索了半响,预测不出来,所以,直接就将两者融合。

    灵魂震颤,发出强悍的灵魂波动。

    许久后,陆番睁开了眼眸,徐徐吐出了一口气。

    灵魂道碑上,道意仍旧是四等序列,灭魂道意。

    不过,威力比起之前似乎强大了不少,逆命道意,比起灭魂要弱一些,因而,融合之后,没有太大的改变。

    陆番倒也没有觉得可惜。

    毕竟,三等道意,乃是如今道碑所能诞生的极致。

    没有那么容易出现。

    陆番收敛了心神,继续下下棋,提升魂魄强度。

    顺便,炼化融合了两界后所提成的灵气。

    ……

    第一狱门内。

    莫天语睁开了眼,他的眼眸中变得有几分沧桑。

    “逆命道意……”

    “这是要让老子逆天改命的节奏?”

    莫天语笑了笑。

    他能感觉到如今自己的不同,或许在战斗力上没有提升多少,但是……他的卦,却是变得与众不同。

    甚至,他拥有了改变卦象情况的可能性。

    比如他给一个人算卦,算出是大凶之卦……

    以前的莫天语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忽悠,但是……如今的他不一样了。

    道意的领悟,让他能够拥有改变卦象的可能性,比如,他能够将卦象从“大凶”改为……“大吉”。

    “不过,还是得增强自身的战斗力啊……特别是领悟了这等道意,如果没有相对应的战斗力与之媲美,以后万一坑了谁,被打死都没地跑……”

    莫天语摸了摸鼻子,大笑起来。

    他迈开步伐,继续往第一狱门深处行走而去。

    莫天语参悟出道意的事情,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但是在狱门之内,却没有多少人知晓。

    他们只能看到秘境的天穹浮现出了巨大的碑影,便消失不见了。

    但是聂长卿等人心中的激动却丝毫不弱。

    因为他们知道,在秘境内,他们也有机会获得参悟道碑的资格。

    所有人干劲更足了,铆足了劲,想要穿过这第一狱门。

    此时此刻,不管是聂长卿或者是孔南飞,都想到了许多。

    按照这摸奖的可能性。

    若是第一个闯过第一狱门的存在,或许,会拥有额外的奖励!

    或许,这个奖励就是获得参悟道碑的资格!

    ……

    卧龙岭外。

    天虚公子脸色微微发僵,他刚刚参悟出道意,还没有嘚瑟够,居然就被人给光速打脸。

    “莫天语……”

    天虚公子眯起眼,冷笑了起来。

    “此人……很好!”

    这人,他天虚,记住了!

    杜龙阳和女帝内心中则是愈发的焦急,天元域四大高手,就剩他们两人没有参悟出道意。

    这对于自命甚高的他们而言,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霸王和刘元昊也感觉到了压力……

    当然,内心也涌现出了希望。

    看来,他们并不是没有机会参悟出四等序列道意的!

    莫天语都可以,他们凭什么不可以?!

    叶守刀伫立而起,和天虚对望了一眼,外面的人商谈的事情,叶守刀和天虚都听到了。

    “这狱门之内,竟然也能获得参悟道碑的资格……”

    叶守刀蹙起眉头。

    “你想做什么?”

    天虚看着叶守刀,眼眸中也有些光华在闪烁着。

    两人对视,尔后皆是笑了起来,显然,两人的心思撞到了一起。

    “这九狱秘境,的确是培养弟子很好的地方……”

    叶守刀笑了起来。

    对!

    九狱秘境若是能够拥有获得参悟道碑的资格,那价值就直线飙升。

    至少,在叶守刀和天虚公子这等层次的强者心目中,九狱秘境的价值非凡。

    天元与五凰融合,如今成为了天元域,但是,天元域中的弟子,不可能永远不与五凰大陆接触。

    虽然如今天元大陆的弟子,在修为上比起五凰大陆的修行人要高许多。

    但是,五凰大陆毕竟是如今这个世界的中心,天时地利人和齐聚之下,或许……五凰大陆未来会诞生出许许多多的强者。

    而天元很有可能会被甩下。

    因而,叶守刀和天虚都想到,他们必须要让天元中的修行人增强自身!

    “走吧,你我去找寻一下陆公子。”

    叶守刀问道。

    他们也不清楚这道碑和九狱秘境是否是陆番搞出来的。

    但是,哪怕不是,也很有可能是陆番背后的那位高武世界的大能弄出来的。

    高武世界出来的东西,绝对不凡。

    天虚也没有拒绝。

    两人身形在原地陡然消失。

    刹那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道碑威压区域之外。

    叶守刀和天虚回首,望着那道碑,心中竟是莫名的涌现出一股怅然若失感。

    “我们入不了道碑的参悟区域了……”

    叶守刀面无表情道。

    “正常,有道泪才有资格,我们参悟成功,等于这个资格成功利用好了。”

    天虚公子不以为意,道。

    他身形一闪,四位老妪抬起了轿子,天虚公子正好落在了轿子上。

    他的身上散发出极强的压迫感。

    周围的世家家主皆是心惊万分的后撤。

    澹台玄看着此人,眉宇也不由蹙起。

    “花里胡哨。”叶守刀独臂猎猎,瞥了天虚公子一眼,不屑道。

    下一刻,他的刀抛出,竟是在空中陡然变大,托着他的身躯,飞速远去。

    “你就是单纯的羡慕嫉妒本座的排场。”

    天虚公子冷笑了一句。

    尔后,让四位老妪动身。

    花瓣扬洒,喇叭唢呐,场面十足。

    在世人面面相觑中,消失不见。

    “这些人……到底是谁?”

    “气息实在是太强了!”

    “这些人,绝对是顶级的修行人!”

    不少人对视,心头震惊。

    澹台玄也隐隐有些感觉,这世道……似乎要变了。

    天虚和叶守刀离开了卧龙岭秘境。

    他们的速度极快,毕竟是婴变境。

    四位老妪的身法也非常的不俗,专修移动速度。

    本源湖上。

    叶守刀飘然而至。

    天虚公子让四位老妪在湖畔瞪着,自己则是亲自湖心岛。

    “陆公子。”

    “陆哥。”

    叶守刀和天虚公子拱手道。

    陆番正在下棋,闻言,不由举眉,淡淡的瞥了两人一眼。

    “何事?”

    陆番问道。

    天虚公子闻言不由一笑:“陆哥,道意可以增强么?”

    陆番微微颔首:“道意自然是可以增强,甚至可以提升和蜕变……”

    天虚公子和叶守刀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怕自身的道意就卡在这等层次无法提升了呢。

    陆番似乎猜得到他们心中在想什么。

    但是,他没有解释什么。

    虽然……道意可以提升,但是,比起修为的提升更难。

    叶守刀朝着陆番拱手道:“陆公子……我天元域的修行者,可入秘境修行么?”

    “听闻秘境中可获得道碑参悟资格,所以……”

    陆番眉宇一挑,在棋盘上轻轻的落下了一子。

    “所以你想让天元域的修行者也入‘九狱’中修行?”

    陆番道。

    叶守刀颔首:“不知可否?”

    陆番却是笑了笑:“天元域和五凰大陆融合,如今已经合为一体,你们其实也算是五凰大陆的人,你们的本源与五凰大陆的本源融合,不分彼此,自然是可以来修行。”

    “以后,天元域修行者在五凰大陆行走,都自称天元古族吧。”陆番道。

    叶守刀闻言,眼眸不由的亮了起来。

    “多谢陆公子。”

    叶守刀和天虚公子皆是拱手。

    “去吧。”

    陆番淡淡道。

    两个世界迟早要互相碰触,既然都要碰触,陆番也懒得阻拦。

    两人得到了所想要的答案,就没有在此地久留。

    因为,陆番给他们的感觉,非常的有压抑感。

    不知不觉,他们似乎感应到陆番的实力又变强了,这也……太恐怖了吧!

    不愧是背后站有高武世界强者的陆公子。

    惹不起。

    两人退走后。

    离开了北洛城,纷纷对视。

    “虽然陆少主口中这般说,但是……显然也是心有忌惮……”

    “天元域毕竟是外来者,陆少主是五凰大陆的主宰,虽然给了我们面子,可我们也不得太放肆。”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让人榜的天才过来修行交流吧。”

    天虚公子眼睛咕噜一转,道。

    他天虚也不傻。

    叶守刀颔首。

    天虚公子取出了一块玉牌,手指点在眉心,一缕灵识牵引而出,竟是裹挟着一缕一念,涌入了玉牌中。

    咔擦……

    骤然,玉牌碎裂,这消息也远遁万里,传回了天元域。

    天元域。

    各大势力。

    武帝城、绝刀门、天虚宫、大乾皇宫……

    坐镇的顶级元婴境,皆是睁开了眼。

    “有消息回来了!”

    这些元婴境呢喃。

    他们阅读了消息后,眉宇不由蹙起。

    “让天元的人榜天骄前往那未知的世界么?元婴境不可妄动……”

    这些强者深吸一口气。

    他们对于那未知的世界其实也很好奇。

    但是,叶守刀等人既然不让他们去,那他们自然就不会出天元。

    这位顶级的元婴境心神一动,灵识窜动而出。

    “将消息传出去,召天下人榜天骄聚集。”

    ……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孔雀国作为最成熟的五胡之一,其实有着属于孔雀国的骄傲,他们看不起其他的四胡,但是对大周还是很忌惮。

    不过,自从经历了面对大周的一场大败。

    如今的孔雀国倒是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忽然。

    孔雀国用黄土堆垒而出的城墙之上,有孔雀国的士卒微微一怔,用孔雀国的语言喊出了话语。

    顿时一阵骚动声响彻,城墙上,一位又一位的孔雀国士卒纷纷汇聚。

    他们的长矛竖立而起。

    却见漫漫荒漠,被骄阳炙烤的仿佛在扭曲的沙土中。

    有一道人影,徐徐而来。

    不急不缓。

    光头,袈裟,僧侣。

    孔雀国的士卒认出来了,顿时惊恐的吼声响彻不已。

    当初那神秘的光头征服了孔雀国王室,使得整个孔雀国发疯似的的攻打大周,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而如今……又有光头出现!

    丁九灯双掌合十,披着袈裟,一步一步,不急不缓的从远处荒漠中行走而来。

    “孔雀国……”

    丁九灯眼眸中流露出一抹祥和之意。

    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了。

    丁九灯却是笑了起来。

    口中诵念着佛号,随着行走,背后竟是浮现出了一尊庞大的金色佛像。

    金佛在震动,有奇异的波动扩散而出。

    城楼之上。

    孔雀国的士卒纷纷射出一根根的箭矢。

    欲要将丁九灯射成筛子。

    然而……

    丁九灯背后的金佛却是睁开了眼眸,眼眸中有着悲悯之色,对蝼蚁的悲悯……

    金佛开口。

    声如鼓磐轰鸣炸响。

    所有箭矢炸开,化作了粉末。

    丁九灯来到了城墙之下,城门炸开,丁九灯不急不缓踏入其中。

    一位位孔雀国的士卒握着长矛,将丁九灯给包围……

    然而。

    丁九灯却是一笑。

    盘坐在地。

    他的声音发生了改变。

    “感受来自佛国的洗礼……成为我佛信徒。”

    话语落下。

    以丁九灯的身躯为中心,四面八方绽放出了一朵朵奇异的能量莲花,散发出玄奇之意。

    孔雀国的士卒竟是纷纷扔下了武器,跪伏在了地上,他们皆是流露出了虔诚之色。

    皆是皈依了佛门。

    不过,很快,丁九灯睁开了眼。

    诵念声小了下去,气息也完全收敛,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那满地的莲花也纷纷枯萎。

    ……

    湖心岛上。

    正在摆盘棋局的陆番眉宇微微一簇。

    抬起头,看向了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