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八章 斩巨龙,沐龙血!(上)
    本源空间。

    陆番安静的盘坐着,一年的时间,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对本源的融合和进化之上。

    没有办法,弱本源融合强本源,本来就非常的困难,蕴含重重危机。

    陆番必须全力以赴,否则,稍有不慎,导致失败,就很容易出现大危机。

    轰隆隆!

    巨大的旋涡在席卷着。

    仿佛一个无垠宇宙中的星系。

    金身、般若、天罗和天元,四个本源,就宛若四个星球,在旋涡本源中旋转着。

    形成一种玄奥。

    天元本源还好,另外三大本源就仿佛是巨无霸一般。

    陆番融合起来颇为吃力。

    而且,哪怕融合完成了,陆番还要搅动本源旋转起来……

    因而,在融合的过程中,陆番发现他的灵识在被不断的淬炼,不断的变强。

    轰隆隆!

    陆番感觉一旦融合完成,他的灵识可能会强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甚至,超越了寻常的元神。

    陆番觉得,只要他想,他就能够轻轻松松的凝聚出元神。

    元神,那是比灵识还要强横的灵魂力量的运用和体现。

    当然,陆番没有选择凝聚元神,毕竟,如今的他还在融合本源,没有办法分心凝聚元神。

    况且,陆番也不着急。

    嗡……

    本源空间内。

    陆番徐徐睁开眼。

    眸子中带着几许凝重之色。

    “有东西侵入覆天阵……”

    眉宇微微一挑。

    陆番摇了摇头。

    他现在暂时不去管这些,有覆天阵在,轻易无法被攻破,而且,侵入的存在,实力好像有点弱。

    这才是陆番没有放在心上的原因之一。

    “一年了……”

    陆番徐徐吐出一口气。

    看着仍旧在缓缓融合的本源,目光中竟是有几分期待之色。

    快了啊……

    很快,就有冲击高武的资格了。

    “一年,遗迹内该过了十年,无数资源投放在遗迹内,希望莫要让本公子失望。”

    陆番笑了笑。

    尔后,他便再度闭上了眼。

    雄浑而可怕的灵识力量宣泄涌动。

    ……

    血色战场,浓郁的血腥弥漫。

    染红的砂砾,被冰冷而刺骨的风吹过,在地上磨砺滚动。

    青铜战车倾轧过地面,在地上犁出冰冷的痕迹。

    天龙圣子伫立在战车之上,他的手中攥着一颗圆珠,那是圣阶法器。

    将手中捏死的学宫学子尸体抛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甩了甩手。

    天龙圣子环顾整个血色战场。

    凄冷,冰冷,毫无生机。

    满地的泥泞血腥,让他不由厌恶的蹙起眉头。

    他的脚掌在地上一跺,发出轰鸣。

    “想要入界,还要穿过着血色战场……真是麻烦。”

    天龙圣子道。

    他头上的尖角散发着冰冷而锋锐的寒芒。

    血色战场上的所有向导都被他杀光了,这倒是让天龙圣子一时间有些头疼。

    他该如何度过这血色战场?

    直接强行破开?

    眯起眼,视线横移,落在了之前被他一爪子扫平的那城池遗址上。

    那儿,似乎有一个玉符阵。

    心神一动,战车倾轧而出。

    八枚玉符安静的漂浮,玉符表面甚至浮现出龟裂纹路,那是被他的可怕力量给倾轧的。

    “有点类似传送阵……”

    “是贯通两界的通道么?”

    天龙圣子看了眼阵法。

    尔后,控制着战车,进入了阵法内。

    然而……

    阵法丝毫没有动静。

    天龙圣子的脸冷了下来,“这阵法有实力限制……实力孱弱者,无法跨境。”

    “垃圾。”

    轰!

    天龙圣子身躯一阵。

    这由谢运灵复刻而出的玉符阵,直接被他强横的气机给震的支离破碎。

    原本便濒临崩溃的玉符,直接破碎,洒落满地。

    滚滚的强横气息,从天龙圣子的肉身中释放而出,掀起血红色的砂砾风暴。

    “给本圣子破!”

    一声低吼。

    天龙圣子手中竟是出现一柄长戈,长戈呈现金色,似是用黄金打造,但是其上萦绕着一股股奇异的波动,显然,这并不是普通的长戈。

    这同样是一把圣器!

    脚踩战车,天龙圣子脸上流露出冷漠的笑。

    控制着战车不断的冲入天穹。

    尔后,猛地抡动手中的长戈,狠狠的打在血色战场上。

    剧烈的颤动迸发,他竟是要硬生生的将战场分割,撕扯开豁大口子,进入五凰。

    ……

    轰隆隆!

    天穹阴沉沉,黑云席卷,下起了一场雨。

    雨水冰凉,洒在地上,发出哗啦声。

    澹台玄走出了殿宇,伸出手,一滴冰冷的水拍打在他的手掌心,雨水竟是沾染着血。

    殿宇内死一般的安静。

    那位存活下来的大玄学宫学子,泪流满面,哭泣着。

    他的内心悲恸,在被甩入玉符阵的时候,他亲眼所见,那巨大的龙爪横扫而过,整个天塞关瞬间崩塌,天塞关中的兄弟们,刹那化作血泥。

    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无比的疼痛。

    气氛十分的凝重,得到音讯赶赴而来的武将们,感受着殿宇内沉重的气氛,都是面色凝重。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性。

    澹台玄看着手中血色的雨水,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这血,是他玄武卫,是他大玄学宫学子的血啊!

    “天塞关……沦陷了。”

    “一百位玄武卫,诸多大玄铁骑,还有十九位学宫学子……全部身死。”

    澹台玄开口,他的声音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沙哑。

    话语落下。

    殿宇中的武将们皆是不敢置信。

    天塞关,建造在血色战场,是天外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防线。

    当初抵抗那些入侵的天外邪魔而建造,如今……

    竟是沦陷了?

    “天外邪魔中有可怕强者降临……一招便毁了天塞关。”

    澹台玄道。

    他抬头望天,这些时日一直不安的内心,终于有了眉目。

    危机,果然还是降临了么?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年来的平静,原来在孕育着一场大危机。

    能够一招毁掉一座关塞,这样的敌人,很可怕。

    “传江漓将军。”

    澹台玄道。

    “喏。”

    侍从躬身,迈着碎步退出,慌忙奔走。

    殿宇内的武将们都沉凝着。

    这件事,太大了……

    他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天塞关,平静了这么久,怎么一下子就面临这样的灾难?

    轰轰轰!

    天穹上,有惊雷声响。

    所有人抬头望天,面色都无比难看。

    江漓来了,他穿着银色铠甲,铿锵而来。

    天塞关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这一场令人悲恸的灾难。

    “王上,节哀。”

    江漓看着澹台玄,深深吸气。

    他入了仙人遗迹,但是,在半年前就出来了,他的天赋其实还好,可是并算不得优秀,若是无法找寻到自己的道,很难有大突破。

    今生或许修到天锁圆满便是极致了。

    因而,他从遗迹中离开,找寻属于他的道,兵之道。

    澹台玄看着江漓,眼眸中有难以掩饰的悲恸和怒意。

    “王上,对此,您有何想法?”

    江漓看着的澹台玄,平静的问道。

    面对强敌,他需要知道澹台玄的想法。

    能够一招覆灭天塞关,敌人绝对非常的可怕,很有可能是婴变境,乃至婴变境之上。

    江漓的问话,让澹台玄沉默。

    他望着染着殷红的滂沱大雨,眼眸逐渐变得凝实。

    “当年……五胡乱周,本王的信念便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

    “如今,有邪魔入侵,杀我大玄士卒,此乃血仇……”

    “本王的态度则是,犯我大玄者,诛之!”

    澹台玄道。

    声音铿锵,响彻在殿宇之间。

    武将们顿时血液上涌,嘶吼了起来。

    “犯我大玄!诛之!”

    哪怕是侍从宦官也攥起拳头,红着脸,坚毅的喊了一句。

    江漓深吸一口气。

    “既然王上要战……那便战!”

    江漓目光如炬,道。

    ……

    染血的大雨,仍在不断的宣泄着。

    江漓策马调动大军,三千玄武卫,皆是体藏境的玄武卫被他调动,在风雨中,穿着甲胄,整齐列队。

    澹台玄则是穿着蓑衣,穿过了龙门,亲自来到了南郡天荡山。

    他登上了山巅,来到摘星峰。

    竹楼悠悠。

    澹台玄见到了谢运灵,一年光景,谢运灵的双鬓多了些许的白发。

    似乎诧异于澹台玄的出现。

    谢运灵拱手,“见过陛下。”

    如今,大玄掌控了天下,澹台玄的身份乃是人皇,拥有皇道龙气在身的澹台玄,值得他恭敬对待。

    澹台玄褪去了蓑衣,将天塞关的事情告知了谢运灵。

    他想要让谢运灵再打造玉符阵。

    “陛下当真要再入血色战场?”

    “万一只是螳臂当车呢?”

    谢运灵凝重万分。

    “本王御驾亲征,杀我大玄国数百将士,本王……咽不下这口气。”

    澹台玄攥起拳头。

    “哪怕打不赢,本王也要亲自告诉那些死去的将士,大玄没有放弃他们。”

    谢运灵闻言,沉默了下来。

    许久之后,轻声叹息。

    “王上……为何不去仙人遗迹中唤人?”

    “请霸王他们出战,或许可度过灾劫。”

    谢运灵道。

    澹台玄摇了摇头:“霸王等人进入了仙人大阵,无法轻易破关,也通知不到。”

    “本王派人去请天元圣地的强者出战,天元圣地也没有拒绝,派遣诸多弟子,以及坐镇婴变长老。”

    “保护五凰,我等义不容辞。”

    谢运灵微微颔首:“王上可曾去找寻白玉京?”

    “陆少主神秘莫测,天下事都瞒不过他,他若是要出手,自会出手。”

    澹台玄摇了摇头。

    “但是,陆少主既然带着白玉京隐匿,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等学会自强,这次的危机,我们可能得自己应对。”

    “谢老,拜托了。”

    澹台玄道。

    谢运灵没有拒绝,他入了竹楼,半日,复刻出一副玉符阵。

    “老朽与王上一同走一遭吧。”

    “王上说的对,天下存亡,匹夫有责。”

    谢运灵笑道。

    ……

    南郡。

    越发苍老的唐显生看着手中的讯息,脸上竟是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老爷,我们需要去遗迹中通知太守么?”

    一位武将伫立在唐显生身边,凝重道。

    “不了,莫要去影响一墨。”

    “王上亲自出征,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能干坐着。”

    唐显生笑道。

    武将一愣。

    “整军,三千南府军,支援王上。”

    唐显生从摇椅上,徐徐起身,道。

    南府军的统领,目光不由一缩,竟是从唐显生身上感受到了几分压力。

    ……

    北郡,泰岭。

    大雨滂沱。

    冰冷的雨拍打在铠甲上,溅起迷蒙的水雾,泛着些许的红色。

    铁甲森森,纷纷伫立在雨幕中。

    江漓策马,在大军中飞奔着。

    演武场。

    谢运灵一身道袍,亲自打出一枚枚的玉符。

    迷蒙雾气汹涌而起,像是旋转的旋涡,玉符阵连通血色战场,再度出现。

    这是谢运灵改良后的玉符阵,可以融合许多人跨入。

    澹台玄一身戎装,伫立在大军中。

    咚咚咚!

    雨水喧嚣中。

    战鼓声擂动,鼓面跳动的雨珠,像是怒吼的生灵。

    “出发!”

    江漓策马,爆吼。

    铁甲森森,旌旗飞扬。

    马蹄声炸裂,溅起演武场地面的跳动水花。

    轰!

    江漓策马冲入了浓雾。

    三千玄武铁骑也在江漓的率领下,冲入其中。

    澹台玄战马拉扯着战车,与谢运灵一同,步入玉符阵。

    唐显生佝偻着,老迈的他,也端坐战车,随着三千南府军,入了血色战场。

    天元域的圣地修行者,婴变境长老,带着金丹境,筑基境的弟子们,也穿过了浓雾。

    肃杀之气弥漫在空中。

    当演武场中人员一空。

    但是,战鼓声却依旧萦绕在上空。

    ……

    无垠瀚海。

    一叶孤舟在静静的飘荡着。

    漫天烟雨朦胧。

    孤舟安静的在雨海间漂浮,聂长卿穿着白衫的身影伫立着。

    仙人遗迹中十年,他出关,默默感应天地间的变化。

    腰间挎着把黑刀,闭着眼。

    海天共一色,孤舟静静的漂浮。

    许久之后。

    白衫身影睁开了眼,抬起头,望着天。

    眼眸中带着几许冷厉。

    腰间挎着的刀,猛然甩出。

    长刀冲霄,他的身形便一跃而起,御刀而行,似是要撕裂漫天的雨幕。

    ……

    血色战场。

    天龙圣子有几分狂躁。

    血色的大地,被犁出一道又一道可怕的沟壑。

    然而,他却始终无法斩开血色战场,这让他无比的恼怒。

    忽然。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伫立战车,手持长戈,望向了远处。

    “哦?”

    他竟是有几分感兴趣。

    在他的灵识感应中,血色战场中,再度出现了玉符阵。

    那些蝼蚁……又来了。

    “这些蝼蚁,竟敢主动出击?”

    天龙圣子带着几分诧异,嘴角泛起了冷漠的光华。

    虚无中。

    端坐在冰冷大陆上的老者也诧异的睁开了深邃的眼眸,看向了迷蒙在雾气中的血色战场。

    他看透了血色雾气,看到了那些从玉符阵中行走而出的五凰大陆的土著。

    哪怕是老者也有几分诧异,这些人,面对天龙圣子竟然敢主动出击?

    这个世界之人的血性,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强。

    玉符阵迷蒙起浓雾。

    江漓策马率先冲出。

    其后,跟着一位位覆盖森森铁甲的玄武卫。

    江漓勒马,仰起头,望着远处,他看到了那伫立战车,手持长戈,头生双角的英伟男子。

    他终于见到了敌人的真面目。

    天龙圣子有几分感兴趣。

    他也不急着动手,就这样戏谑的看着,他要看看这些土著,能搞出什么花样。

    三千南府军,三千玄武卫,再加上天元圣地的修行人。

    这是十分庞大的阵容规模。

    “最强不过婴变……当真是一群蝼蚁。”

    天龙圣子灵识一扫,有些无趣。

    澹台玄伫立战车,横刀立马,眺望着天龙圣子。

    此人便是覆灭天塞关的刽子手?!

    “杀!”

    江漓面色冷漠,徐徐抽搐了腰间的配剑,遥指天龙圣子。

    天元圣地的婴变境,则是满脸凝重。

    太强了……

    天元圣子带给他的压力,太可怕了!

    “北玄王,你立即回归!此战……难矣!”

    婴变境的武帝城长老严肃道。

    “哈哈哈!来了就谁都不要走!”

    天龙圣子大笑起来。

    人数很多,但是……

    人数多有用吗?

    天龙圣子大笑间,身上散发出了可怕的气机。

    轰隆隆!

    极度的压抑席卷整个血色战场。

    每一位修行人都感觉到庞大的压抑,呼吸一滞。

    武帝城的婴变境,面色大变。

    “王上,战不得……此人修为不弱圣主!我等战不过的,得去遗迹中请圣主出战!”

    这位婴变境身躯在瑟瑟发抖。

    分神境带来的压迫,让他有几分绝望。

    战车上,澹台玄摇了摇头。

    他跃下战车,接过了鼓槌,开始敲打战鼓。

    咚咚咚!

    鼓声震响。

    江漓目光顿时一凝,策马冲出!

    三千玄武卫,顶着天龙圣子的压力,竟是开始匍匐前行。

    整齐合一的步伐踏动声,在战场之上,响彻不断。

    嗯?

    天龙圣子有几分惊异。

    因为,这一群筑基境的蝼蚁,竟然挡住了他的威压?

    “找死!”

    天龙圣子冷漠。

    伫立青铜战车,斑驳的青铜战车,竟是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沉闷之声。

    天龙圣子手中长戈横扫。

    一股金色气浪呈潮汐状,冲击而出。

    “布阵!”

    江漓厉喝。

    咚咚咚!

    沉重的盾牌纷纷砸在地上,匍匐前行。

    江漓策马前冲,一马当先。

    他的目光中闪烁着精芒。

    兵之道!

    他要走出属于他的道!

    他最擅长的便是带领他的兵,纵横沙场,所以,战场……才是他证道的地方!

    双腿夹马腹,双手握佩剑。

    江漓怒吼一声。

    三千玄武卫身上的精气神,仿佛在这一刻,出现了合一之状!

    轰隆隆!

    江漓的背后,竟是浮现出了一尊庞大的血色人影,又所有士卒的精气神所成型。

    握着长剑,斩出一剑。

    巨大的血色剑气,与潮汐状的长戈气劲碰撞在一起……

    咚!

    噗嗤!

    三千玄武卫,人人咳血。

    不少人身上的甲胄更是浮现龟裂痕迹。

    隐隐间,血色剑气似乎要被长戈的气劲给斩断。

    江漓怒目圆瞪,一瞬间,浑身毛孔喷血。

    不过他没有退,仍旧握剑。

    “三千南府军……入阵。”

    唐显生看着战场中的局势,有几分佝偻和苍老的他,竟是挺直了身躯,仿佛恢复了年轻时的风华绝代。

    吼!

    三千南府军加入了江漓的军阵。

    精气神宣泄,融入江漓之躯。

    擂鼓的澹台玄看着这一幕,不由豪气万丈。

    “大玄的兵,没有孬种!”

    “本王助尔等!”

    澹台玄厉喝。

    身上隐隐有金色龙气冲霄,缠绕在血色战神之上。

    原本与长戈劲气碰撞,似乎要一碰就碎的血色战神,竟是在这一刻,逐渐凝实。

    那位武帝城的婴变境,看着这一幕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的内心仿佛被感染,竟是有几分火热,和明悟。

    “或许,这便是老夫一直无法突破的元婴的原因,缺乏了血性!”

    这位婴变境目光璀璨。

    冲霄而起。

    打出极强攻伐,与血色战神的攻击合一。

    霸道无双,横扫出的戈芒竟是被挡住了!

    轰!!!

    血色战场上,恐怖的爆炸掀起,血色风暴在席卷。

    哪怕是天龙圣子都感觉到不可置信。

    一群蝼蚁竟能挡住他分神境的攻伐?!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