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六章 此女是……位面之主?
    龙血洒天穹。

    带着破碎的青色龙鳞残片,以及震动天地的凄惨龙吟。

    每个人的心头,都不禁笼罩上了悲怆。

    天地同悲,日月黯淡!

    血色战场上,每一位修行人都感觉心头发堵,青龙庞大的身躯喋血,从天外倒飞而归,龙鳞崩碎了一片又一片。

    它何等的凄惨啊!

    可是,青龙没有放弃!

    用尽全力,探出了龙爪,他身为天龙种,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他……反击了!

    来啊!

    打我啊!

    青龙似是在呐喊。

    尔后,在血色战场上,诸多修行人的悲愤的目光中。

    一往无前的青龙,伴随着悲鸣,倒飞而归。

    砰砰砰!

    庞大的龙躯,左右摇摆,爆开一朵又一朵的血雾!

    聂长卿等人面色微微一变,皆是流露出紧张之色。

    趴在倪玉头上的肥了一圈的小应龙也不由扬起头,大眼睛滴溜转动,看着惨嚎着,崩开一片片龙鳞的青龙,仿佛龙筋都要被抽掉的青龙。

    哼哧了一声,又重新趴了回去。

    机智如他,早已经看透了一切。

    血色战场,仿佛又下了一场血雨。

    澹台玄看着似是引起天地同悲的青龙,不由的目瞪口呆。

    在仙人遗迹中十年过去了。

    青龙不仅仅实力变强,演技也越发的精湛。

    这飚飞的血液,崩碎的龙鳞。

    一切都恰到好处。

    端坐在灵舟中的青灵圣子微微有些懵。

    不应该啊,他前面和青龙划水战斗,他感觉青龙的实力不应该这么弱才对。

    这位出窍境虽然强,可是想要将青龙打的这么凄惨,却是有些难。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似乎想到了什么,青灵圣子面色古怪。

    难道……这青龙,是故意演的这般凄惨,以博取同情,逃脱接下来的战斗?

    啧啧,青灵圣子不禁颔首,他……学到了。

    诸多圣子圣女们则是流露出兴奋之色。

    北宫圣子的身陨,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压抑。

    但是,出窍境强者的出手,一击便将青龙给打的喋血,这也同样提升了他们的气势。

    当然,这些圣子圣女不知道的是。

    那位出手的出窍境,此刻沉默无语。

    青龙不弱,身为天龙种,肉身的防御,比起寻常的分神境要强太多。

    可想要一击将青龙打成重伤,甚至龙鳞寸寸爆碎。

    他想要做到除非全力出手。

    可他,刚才什么都没做啊。

    “难道……老夫已经这么强了?”

    这位出窍境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神有些飘忽。

    下一刻,嘴角微微一抖。

    “不对!”

    “刚才老夫根本没打中他!”

    那青龙喋血之状,是装出来的!

    这位出窍境大怒!

    竟是横空追杀了出去。

    覆天阵翻卷,似是江南烟雨朦胧,青龙的身躯砸入覆天阵中,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有神秘的覆天阵在保护着,这位怒到追杀的出窍境却是不敢再继续的杀入。

    局势的陡然变换,整个虚无间的气氛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远处。

    流浪者们瑟瑟发抖。

    出窍境,好多出窍境……

    高武世界才能诞生出窍境,却是没有想到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位。

    这些流浪者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个不慎,引起出窍境的注意而被击杀。

    但是,更让这些流浪者们倒吸冷气的,还是北宫圣子的身亡。

    那可是衍七级高武世界圣子啊。

    竟然死在了这个尚未跨入高武的世界中。

    这绝对会引发大地震!

    就像是一位达官显贵的子嗣,死在了一个贫穷而落后的村子中,这个村子,怕是要遭受到灭顶之灾。

    衍七级高武世界大能,以及圣主级强者的雷霆怒火足以覆灭一切!

    本来还想要躲在后面,喝点汤的流浪者们,已经没了任何的心思,许多流浪者转身开始逃了。

    这么多的出窍境……这个世界,这一次是真的完蛋了!

    虽然,五凰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他们的认知,层出不穷的出现可以与圣子圣女们战斗的天才。

    但是,五凰毕竟只是个新生的高武啊。

    血色战场,磅礴能量所形成的莲花绽放,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

    少女闭眼,睫毛轻颤。

    抬起手,白皙的手掌心,一滴温热的龙血滴洒在其上。

    耳畔,似乎传来了青龙悲怆的惨嚎声。

    太惨了……

    像是被扒皮抽筋似的。

    竹珑黛眉微蹙,姣好的面容上,看不出喜怒。

    陆九莲抬起手,一滴龙血被他拘住。

    轻叹了一口气,他的目光中带着几许的复杂之色。

    “是不周峰魔女!”

    有天元异域的修行者,认出了出现的竹珑。

    在仙人秘境中修行十年,竹珑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看上去仍旧如温雅的少女模样。

    但是,天元修行者却是明白,这份温雅之下,有多么的可怕。

    这是一尊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女啊!

    至于陆九莲,则就没有多少人认识了。

    毕竟,陆九莲只不过是大玄学宫中一位比较有天赋的学子。

    许多修行者不认得也正常。

    “那是九莲?”

    澹台玄认出了陆九莲,不由一怔。

    大玄学宫最优秀的学子,他岂能不认得,入仙人遗迹中一年,修行十年,不知道这位史上最优秀的学子,成长到如何的层次了。

    霸王重新安上头颅,犀利的眼眸中带着锋芒。

    他走出了废墟。

    扬洒的青龙血,让天地间的肃杀之气,越发的冷厉。

    似乎……要苦战了。

    聂长卿、风一楼等人也纷纷落地。

    凝昭白裙飘然,一番大战,她似乎没有太大的起伏。

    倪玉背着黑锅,悄咪咪的跑来,递给了凝昭一粒丹药。

    一位位五凰大陆的修行人纷纷齐聚而来。

    司马青衫背负着书箱,他越发的温润了。

    在他的身边,徒弟安妙语撑着纸伞,似江南烟雨中的大家闺秀。

    莫天语敞胸露肚,捏着铜宝,似笑非笑。

    孔南飞一身邋遢儒衫,往口中灌着酒。

    天外。

    一位又一位的出窍境悬浮着。

    可怕的气机交错纵横,似乎完全将五凰给笼罩起来似的。

    三道流光闪过。

    女帝、叶守刀、杜龙阳三人阳神出窍,头顶古钟残片,挡在五凰外,满脸的凝重。

    阳神境的敌人太多了。

    他们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血雨扬洒。

    青龙落地,化作了少年模样,少年面色苍白,嘴唇发紫,还在颤抖。

    他捂着胸口,青衫染血,一步一步踉踉跄跄。

    一道流光闪过。

    竹珑宛若瞬移般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在青龙身边。

    感受着青龙颓靡的气息。

    自家小弟……

    又被人欺负了。

    竹珑身上的可怕压迫越来越恐怖。

    虚无中,冰冷而死寂的大陆上。

    齐六甲枯槁的身躯盘坐着,他有几分惊疑不定,深邃似黑洞一般的眼眸闪过,落在了竹珑的身上。

    他的元神,竟是在微微的颤动。

    许久之后,齐六甲压下了心头的震撼,再度沉寂了下去。

    看来……

    还不到他动手的时候。

    他深邃的眼眸观望,五凰大陆的本源已经趋于圆满,几乎马上就要跨入高武的层次。

    老者徐徐吐出一口气,观望着无垠的虚无。

    这些出窍境都不过是小场面,真正的大恐怖尚未来临呢。

    他没有放松,一道道犹如小蛇一般的阵纹,在他的身躯周围不断的缠绕着。

    ……

    “杀!”

    覆盖着森森甲胄的出窍境,流露出冰冷之色。

    他的身躯周围,小旗漂浮,口中发出厉喝。

    轰!

    北宫圣子的身死,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绝望,他若是就这样回去,北宫圣主必定不会饶过他。

    所以,他能做的,唯有覆灭这个世界,戴罪立功!

    周围的出窍境倒是没有拒绝,纷纷出手。

    衍七级高武世界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他们若是不表态,到时候,很有可能被北宫圣主怒火所牵连。

    轰轰轰!

    犀利的长虹贯穿天穹。

    一瞬间,万千华光流转,黑暗的虚无,竟是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的耀眼和夺目。

    宛若从黑夜变白昼!

    杜龙阳、叶守刀和女帝三人低吼。

    端坐道莲的阳神出窍迈步。

    三人背后皆是浮现庞大虚影,敲动古钟,钟波扩散。

    这么多出窍境的联合攻伐。

    瞬间吞没了他们。

    咚咚咚!

    覆天阵运转,有玄奇的阵纹飞速的缠绕。

    这些出窍境释放而出的压迫,似乎要将血色战场上的所有人抹去。

    不过……

    覆天阵挡住了!

    光华散去。

    一位位出窍境悬浮虚无中,有几分惊色。

    杜龙阳、女帝和叶守刀三人则是跌落在了血色战场,身上衣衫染血,状态有几分萎靡。

    硬抗这些出窍境的攻伐,他们险些被抹杀。

    幸好……

    覆天阵竟然挡住了!

    “这阵法……”

    女帝抹去红唇边渗出的血迹,美眸精亮。

    “不愧是陆哥!陆哥布置的阵法……无敌!”

    女帝有几分崇拜,道。

    她真的是越来越佩服陆番了!

    这么多出窍境的攻伐都能轻易挡住,这防御阵法,果然强横!

    杜龙阳和叶守刀也吐出一口气。

    本以为是无法抗衡的危机。

    没有想到……

    陆公子的阵法,竟然这般的强。

    可是,躲在阵法之后,也不是办法啊,这么多的出窍境,必定会想破阵之法。

    一旦阵法被破。

    那后果……不堪设想。

    甲胄男子看到这么多出窍境的攻击,居然被覆天阵给挡住,神色微微一惊。

    “这是……地阶防御阵法!”

    甲胄男子深深吸气。

    不少出窍境也是流露出惊讶之色。

    尔后,甲胄男子看向了远处枯寂大陆上的枯槁老者。

    “齐六甲!”

    “破阵!”

    “否则,我北宫圣地的怒火将宣泄于你!”

    甲胄男子沉声道。

    在场,高明的阵法师,唯有六甲阵宗的宗主齐六甲。

    齐六甲垂首,气息萎靡,枯槁的就像是一具干尸。

    他不理甲胄男子。

    “齐六甲!”

    甲胄男子面色越发的森然,冰冷至极,道。

    “咳咳咳……”

    “老朽破不了此阵。”

    “你若不信,你上来,老朽跟你好好解释解释……”

    齐六甲沙哑的声音萦绕。

    欲要让甲胄男子登临枯寂大陆。

    甲胄男子神色一滞,神色愈发的冰冷。

    “老朽血肉枯寂,元神衰弱……你莫怕。”

    齐六甲又道。

    甲胄男子脸色铁青,却是越发的不敢登临枯寂大陆,这老头……坏的很!

    嗡……

    蓦地。

    虚无中,有一道道惊疑之声炸响。

    甲胄男子回首,不由一愣。

    他看到了覆天阵的烟雨飞速的席卷,下一刻,竟是有人影从阵法后行走而出。

    那个世界的人,居然还敢冒头?!

    血色战场上。

    所有人神色皆是一变。

    竹珑动了。

    她一步一步,不急不缓的迈步,竟是朝着天外行走而去。

    在她的身边,则是一席青莲袍服的陆九莲。

    两者竟是一步一步踏空而起。

    “莫去!退回来!”

    女帝倪春秋面色一变,赶忙喝道。

    外面阳神境……太多了!

    竹珑可是陆哥的贴心小棉袄,可不能出事啊。

    况且竹珑展现出的,不过是分神境的气机。

    杜龙阳和叶守刀也皆是面色变化。

    不过,竹珑和陆九莲皆没有止住步伐。

    覆天阵席卷。

    两者踏空而出。

    “竟然还敢出来?”

    “找死么?”

    “这世界的分神境……如此狂妄么?”

    远处,一位位圣子圣女们,皆是流露出了嗤笑之色。

    然而,端坐猛禽背部的魁梧大汉,第一次感觉到浑身毛骨悚然。

    那位被动的将青龙打成重伤的出窍境强者蹙眉。

    虽然竹珑闭着眼,但是,他可以感觉的到,这少女的气机,锁定住了他,带着……杀意。

    嘭!

    蓦地,虚无中一阵。

    原来,竹珑动了。

    她的身形,化作一道白色匹练,静若处子,动如狡兔。

    骤然出现在了那位之前欺压青龙的出窍境面前。

    “他,我弟。”

    竹珑红唇轻启,清冷的声音似琴弦波动般动听。

    这位出窍境明白了过来,原来,这少女是为那青龙找场子的。

    “就凭你?”

    区区分神境……

    这位出窍境笑了。

    陡然爆发森然杀意,灵识犹如烈阳一般耀眼夺目,陡然出窍,恐怖的气机交织成一片,镇压的虚无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

    “死!”

    这位出窍境拍出一掌,毫无保留的一击。

    一掌震动虚无,犹如雷鸣。

    竹珑闭着眼,青丝飞扬,有几缕发丝拂过她白皙而吹弹可破的肌肤。

    下一刻,竟是无所畏惧的朝着这位出窍境的一掌,点出如翡玉一般的青葱手指。

    一缕乳白色的丝线缠绕在手指之上。

    噗嗤!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之下。

    少女一指,竟是点爆了这位出窍境的一掌,更是势如破竹的点在这位出窍境的眉心!

    嘭!

    这位出窍境的头颅,顿时像是被巨石压爆的西瓜,四分五裂!

    爆裂前,此人面上表情犹带着冷笑。

    什么?!

    周围所有保持着看热闹心态的出窍境,皆是呆住了。

    “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力量?势如破竹,无物不破!”

    “此女……什么来头?!”

    回过神来,这些出窍境,皆是倒吸冷气。

    观战的圣子圣女们,更是毛骨悚然。

    这个世界……有毒啊!

    分神境秒杀出窍境的少女?

    “她是这个世界的位面之主吗?”

    忽然,有一位圣子惊疑不定的开口。

    周围人皆是一怔,对啊,这个世界的位面之主,到底是谁?

    会是这位强横的少女么?

    北宫圣子的保护者,甲胄男子面容一变,没有想到这少女,居然这般强势!

    此女难道是这个世界的位面之主?

    这个世界,神秘的位面之主……终于出现了!

    “拦住她!”

    甲胄男子冰冷道。

    周围的出窍境回过神来,有的犹豫了一下,没动,有的则是动手袭杀。

    那位被竹珑一指点爆脑袋的出窍境,灵识出窍,面容扭曲。

    他甚至没有想到自己是怎么败的!

    莫名的惶恐,让他心惊,不过,出窍境强者,灵识可出窍,不容易死亡。

    他灵识欲要遁逃。

    周围,出窍境已然围杀而来。

    陆九莲动了。

    似有莲花绽放,竟是只身一人,挡在诸多出窍境之前。

    莲花安静的在旋转。

    每一丝力量都掌握到圆满的状态,没有浪费一丝一毫。

    嘭嘭嘭!

    数位出窍境的攻伐,打在青莲之上,波动扩散。

    出窍境不动如山。

    陆九莲后退半步,一只手负于身后,一手拂衫。

    看上去似乎陆九莲稍败,但是……几位出窍境却是惊疑不定。

    “这是什么怪物?力量的掌握如此圆满,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浪费?”

    几位出窍境强者对视,眼中尽是骇然。

    另一边。

    有两位出窍境逼近了竹珑,可怕的杀伐骤然宣泄而下。

    天穹都一刹那变得无比的刺眼。

    似是两轮夺目烈日!

    血色战场中。

    一位浑身裹在黑袍中的身影微微一动,欲要冲天而起。

    他似乎终于找到可以帮她的机会了。

    然而,尚未等到他出手。

    虚无中。

    竹珑睫毛轻颤,徐徐睁开了眼。

    左眼黑,右眼白。

    烈日的光辉被遮掩,那欲要逃离的出窍境灵魂发出惨嚎。

    噗嗤一声,竟是被霸道的泯灭!

    巨大的黑白磨盘,徐徐落下。

    两位攻伐的出窍境,被黑白磨盘笼罩,浑身爆发出“哒哒哒哒”的急促炸裂声。

    下一刻,血肉模糊,倒飞而出。

    少女睁眼,风华绝代,一刹那,化作了世间焦点。

    发丝飞扬间。

    尽显无敌之姿。

    天地皆寂。

    许久之后,那端坐猛禽背部的魁梧大汉,才是吞了口唾沫,震撼无比的呢喃。

    “神……神通?!”

    ……

    血色战场。

    黑袍身影身影一颤,垂落的枯藤,有气无力的纷纷收回。

    看来……

    她还是不需要我。

    终究还是因为我不够强啊。

    黑袍下,发出一声叹息。

    轻叹声中,尽显落寞。

    ……

    金身大陆。

    步南行乖巧的坐在棋盘的另一面。乖巧的他,一脸苦涩。

    他注意到了虚无中那展现无敌之姿的少女。

    他也曾猜测那少女是位面之主。

    可现在,看着棋盘之上浮现而出的,可怕的旋涡本源画面。

    他竟是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恍然。

    所有人都猜错了!

    步南行乖巧的身躯,控制不住的瑟瑟抖动。

    真正的位面之主,在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