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天为棋盘星做子【感谢土魁瓜大佬的盟主】
    天地皆寂。

    仿佛有一副庞大的棋盘,凭空出现,棋盘上的纹路交错纵横,像是横亘星空中的大网。

    黑白棋子盘踞其上,似是演绎阴阳。

    呜呜呜……

    有呜咽的风在虚无中吹拂,使人毛骨悚然。

    枯寂大陆上。

    浑身血肉枯槁的齐六甲抬起头,目光中闪烁着熠熠光辉,他看着星空中交错密布的棋盘,仿佛在演绎棋局。

    “终于出手了么?”

    齐六甲枯槁如老树树皮的肌肤微微抖动,似乎抖落点点尘埃。

    他仿佛在笑,又仿佛充满了期待。

    “在冲击高武前,的确得肃清一些该死之人。”

    齐六甲低吟,下一刻,枯坐大陆上。

    静静的观望着接下来的画面。

    其实,他很期待那位白衣少年会怎么做,在场的可是诸多高武世界圣地的圣子圣女,以及他们的保护者。

    白衣少年会如何处理呢?

    若是全部杀死,怕是会引起高武圣地的震怒。

    一旦五凰成就高武。

    怕是会遭遇无上大劫。

    齐六甲笑了笑,不管怎么处理。

    好戏……要开始了。

    虚无中。

    可怕的轰鸣在炸响。

    每一位出窍境都绽放极致的力量,犹如一轮轮烈日,照耀起无尽的光辉。

    竹珑化身为竹珑,人首蛇身,眼眸中演绎着阴阳,黑白磨盘横亘之间,倾轧着虚空,爆发可怕的能量。

    在如此多的出窍境的围困下,她虽然吃力,但是仍旧抗住了。

    青龙飙血,小应龙也战的疯狂。

    不过,当虚无中,交错纵横的棋盘出现的时候。

    小应龙顿时流露出了欣喜之色。

    正在与一位出窍境苦战的青龙,也是一个激灵。

    吼!

    青龙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龙吼,身躯上的每一片龙鳞犹如喷薄出热气,张扬而起。

    仿佛在嘶吼。

    “来啊!战啊!”

    咚!

    他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那位出窍境。

    气机如烈阳一般的出窍境,冷笑着,横推出一拳。

    不过,很快,这位出窍境愣住了。

    因为……

    他发现,他的一拳尚未横推而出,青龙便倒飞,浑身龙鳞炸开,龙血染青天,像是遭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折磨和虐打。

    青龙凄厉呼号。

    另一边,凶神恶煞的,宛若山岳般大小的小应龙看到青龙的惨状,眼睛顿时一亮。

    尔后,他收敛了肉身,如山岳般的身躯,一下子变成了娇小模样。

    肉翼扇动,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那位出窍境。

    “咿呀呀呀呀!”

    小应龙口中大喊着。

    那位出窍境微微愣神,一脸懵逼,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这头龙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居然恢复到这小身躯。

    嘭!

    不过,小应龙曾带给他巨大的威胁,这位出窍境,还是认真的打出一击。

    烈阳如火!

    璀璨的光芒横亘过苍穹。

    噗!

    娇小的小应龙,被打的倒飞而出。

    脖子耿直,龙首左右摇晃,吐出血箭,血箭中还夹杂着些水花……

    伴随着凄厉的惨嚎,像个圆球似的滚荡在虚空。

    倒飞的青龙眼睛都看直了。

    一脸的不可置信。

    能不能不要如此浮夸?!

    你这丫的可要点脸吧?

    你是打不过吗?

    你明明打的过啊!

    打飞小应龙的出窍境,一怔,似乎没有想到,他的一击居然能将小应龙打吐血。

    这头龙种的防御无比的强横,那暗金色的龙鳞,以及蕴含本源的攻伐,让他无比的头疼,可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击竟然有如此之威。

    可是,莫名的,这位出窍境的内心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

    啪嗒。

    虚无中,有落子的声音响彻。

    那是棋子落在棋盘上的清脆声音,似是有人在枯松下的棋盘上摆盘棋局。

    清晰无比的萦绕在每个人的耳畔。

    青龙和小应龙听到这声音,吐血吐的越发的卖力了。

    噗嗤!

    噗嗤!

    青龙和小应龙的对手,两位出窍境,蓦地感觉到一股无比可怕的危机。

    仿佛有两颗棋子在他们的头上落下。

    嘭嘭!

    两位出窍境,甚至连逃都来不及,直接在虚无中炸开,化作了两团迷蒙的血雾。

    血肉直接爆碎。

    凄厉的惨嚎萦绕,两位出窍境的灵魂飞速的遁逃而出。

    “什么?!”

    围困竹珑的诸多出窍境,面色大变。

    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什么,两位出窍境便骤然身灭!

    隐隐间,他们的心头竟是有几分压抑,似乎感觉到了极其可怕的气机似的。

    血色战场上。

    每一位修行人都欢呼了起来。

    不管是五凰,亦或者是天元一方,他们都兴奋到难以抑制自身的情绪。

    天为棋盘星做子!

    这是陆少主的棋盘!

    白玉京之主,陆平安出现了!

    五凰……有救了!

    澹台玄攥紧了拳头,脸上有些赤红,流露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

    霸王深深吸气,紧了紧身上的斧盾。

    凝昭,聂长卿等人也不由流露出期待之色。

    倪玉激动的连磕三粒包裹糖衣的淬体丹。

    “公子……要现世了!”

    倪玉眼睛精亮。

    她可是想死公子了,在仙人遗迹中十年,她与公子分离也十年。

    如今,终于可以见到公子了!

    凝昭也有几分期待。

    轰隆隆!

    虚无中发出了可怕的震荡。

    “什么人?!”

    浑身缠绕雷霆的出窍境凝重万分,他的眼眸中,似是迸发出无尽的雷霆。

    那两尊被打爆肉身,只剩下灵魂的出窍境,飞速遁走。

    哗啦啦……

    蓦地。

    有整齐合一的踏步声。

    五凰的天穹,烟雾缭绕之间,竟是化作了森然阴气,阴气滚滚,浮现出了一支让人毛骨悚然的军队。

    破旧的甲胄,流淌着死气的面容,生锈的铁戈,残破的旗帜。

    方阵踏步,阴气森森!

    阴兵横空!

    这正是北宫圣子临死前所看到的画面,他的灵魂正是被这些阴兵给拉扯拘走。

    甲胄男子面色大变,诸多出窍境也感到了一阵寒意。

    烛龙重新变为了竹珑,她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轻颤。

    口中咳出斑斑血迹,染红了衣衫。

    她伫立在虚无中,安静若处子。

    “这是……九狱秘境中的鬼城阴兵!”

    五凰大陆,不少修行人都入过九狱秘境修行,见到这些阴兵,不由惊诧。

    哗啦。

    有冰冷的锁链抽动虚空。

    隐隐间,似乎有一座鬼城浮现,在鬼城之上,有庞大虚影伫立,甩出了钩镰。

    叮铃铃……

    钩镰横过虚无,瞬间拘住了那两位出窍境的灵魂!

    这两位出窍境早已如惊弓之鸟,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如何被打爆肉身的。

    如今,鬼城的出现,冲击他的心神!

    甲胄男子目光一缩。

    鬼城再现,不正是当初拘走圣子灵魂的存在!

    任凭那两位出窍境逃窜,可是,钩镰专拘魂灵,在他们的灵魂上撕扯出了豁大的伤口,点点灵魂崩洒,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画面看上去竟是有几分毛骨悚然的血腥。

    鬼城之上,有阴差主簿,挥毫之间,阴兵借道出行。

    两位出窍境的灵魂很快便被拉扯入鬼城。

    而这一次……

    鬼城没有如当初那般拘走北宫圣子的灵魂后消失。

    似乎在静静等待,准备拘更多的魂灵。

    轰!

    整个虚无一下子炸开了锅!

    “到底是何人?!”

    这诡异的一幕,让特么从心底发出寒意。

    蓦地。

    一位位出窍境,纷纷观望四周,不知道何时,虚无仿佛化作了棋盘似的。

    “装神弄鬼!”

    甲胄男子爆吼。

    他的身上,强横的气机爆发,犹如一尊魔神。

    背负一杆长枪,遥遥刺出。

    似是要撕裂棋盘。

    忽然,所有人心头一惊。

    因为,世人眼中,浮现出了一道身影,那是一道顶天立地,宛若遮天一般横亘在虚无中的身影。

    巨大无边,一身白衫,端坐由银刃堆叠而成的椅子上。

    出尘,缥缈。

    看到这遮天般庞大身影,五凰的修行人皆是兴奋万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出现了!

    白玉京之主,陆平安!

    “公子……好大!”

    倪玉背着黑锅,肥嘟嘟的脸颊轻抖,红扑扑的看着陆番那宛若横亘在虚无中的庞大身影,惊叹道。

    虚无中横亘棋盘,而陆番就宛若端坐在棋盘外的谪仙似的。

    李三思的身躯轻颤,黑袍下,发出沉重叹息,枯藤徐徐收回。

    他知道……

    她,又不需要他了。

    他伫立原地,身躯尽显落寞。

    女帝一张俏脸刹那通红,激动的口齿都不伶俐了。

    “陆哥!是陆哥!”

    杜龙阳,叶守刀以及刚突破的天虚公子也都目光璀璨。

    “你是何人?!”

    甲胄男子气息如烈阳,发出惊呼。

    他一枪刺出,夺天而出。

    遮天一般的巨人陆番平静的看着,眼眸中波澜不惊,看着冲天而起的甲胄男子,就像是在看一只在棋盘上蹦跶的文字。

    徐徐抬手,挽袖,食指和中指叩着一颗如玉般的棋子。

    棋子若星辰,徐徐落下。

    从甲胄男子的头顶上垂落。

    低吼声在虚无中炸开。

    六层出窍境,相当于迈出六步的阳神境甲胄男子,蓦地感觉到无边的威压,压迫着他的身躯。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棋子落下。

    他的血肉,竟然在这棋子的倾轧之下,不断的炸做了飞灰。

    很快。

    甲胄男子的眼眸中流露出了恐惧之色!

    “饶命!”

    啪嗒。

    子落棋盘。

    而甲胄男子的血肉,也彻底的炸成了飞灰,肉身崩灭。

    魂灵窜出。

    然而,刚窜出的魂灵,鬼城中的钩镰便飞速的甩出,犹如垂钓星空,扎入魂灵中,扯出飘洒的灵魂雨。

    甲胄男子的魂灵凄厉惨嚎。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身为六层出窍境的他,竟然要陨落在虚无天。

    “你是谁?!”

    甲胄男子的魂灵凄厉的喊着。

    此人……到底是谁?!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拥有神通的少女,未入高武,却有数位出窍境坐镇……

    更有能够镇压圣子圣女的天才。

    这个世界,太诡异了!

    而如今,又出现一个让他感觉到绝望的强者。

    然而,陆番根本懒得回答他。

    甲胄男子十分的绝望。

    他连知道此人名头的资格都没有吗?

    等等……

    蓦地,甲胄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

    难道……

    这少女并不是位面之主,而此刻出手之人才是位面之主?

    他张嘴想要说什么。

    钩镰却是已经扯着他的灵魂入了鬼城。

    天地间一片死寂。

    下一刻……

    像是沸腾的开水似的,彻底的炸开了锅!

    甲胄男子可不弱。

    来自北宫圣地的六层出窍境,在诸多出窍境数一数二,可是,这样一位出窍境,竟然瞬间身死!

    被人宛若碾死一只棋盘上的蚂蚁一般轻易的碾死?!

    包围竹珑的诸多出窍境慌了。

    不仅仅是这些出窍境。

    那些看热闹的流浪者,还有诸多圣子圣女也同样心慌。

    每一人心中都存在着巨大的疑惑。

    此人……到底是谁?!

    “逃!”

    甲胄男子的身死,给了诸多出窍境,巨大的刺激。

    毫不犹豫,一位位出窍境,疯一般的朝着四面八方疯狂逃窜。

    他们的速度极快,犹如烈阳横亘在虚无。

    然而……

    跑到了棋盘的边界,却仿佛被无形的阻隔给挡住,根本逃不出去!

    “阵法?!”

    有出窍境心惊,发出低吼。

    那位浑身缠绕着雷霆的七层出窍境,深吸一口气。

    浑身雷霆汇聚,轰出一拳。

    咚!

    虚无炸开。

    无数的雷霆似小蛇般在虚无中窜动,可是仍旧无法打破阻隔!

    “逃不掉了!”

    “既然逃不掉,那便战!一起联手,屠之!”

    这位雷霆缠绕的出窍境低吼。

    甲胄男子死了,让他毛骨悚然,他的站立比起甲胄男子强不了多少。

    没错,既然逃不掉,那便拼死战一场!

    一位位出窍境恍过神来。

    他们盯着那端坐虚空的庞大身影。

    对方就像是执子的下棋者。

    想要将他们摁死在棋盘中。

    轰轰轰!

    一位位出窍境顾不得收敛实力,毫不犹豫爆发出了惊天威能!

    雷霆缠身的出窍境,犹如神魔冲霄。

    身后,十几位出窍境紧随其后。

    虚无都在扭曲,天地都在动荡,他们要打破棋盘。

    庞大的陆番温润一笑,像是脾气极好的邻家少年。

    温润如玉,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一手挽袖,一手执子。

    保持着简简单单的动作,落子。

    强横的灵识宛若掀起风暴!

    似有天地崩塌一般的巨大压力,让雷霆缠身的出窍境毛骨悚然!

    “大能?!”

    此人满脸的不可置信,口齿间迸出了两个字。

    诸多圣子圣女哗然。

    远处的流浪者,更是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大能?!

    大能级强者?

    虚无天怎么可能诞生大能强者?

    这不可能啊!

    虚无天不是最强只能是出窍境?

    超过出窍,便会受到道与理交织的规则的镇压!

    哪怕是虚无天外,其他高武世界的大能者都无法轻易降临,害怕元神被磨灭。

    怎么虚无天竟是诞生的大能?

    青灵圣子色变,端坐猛禽的圣子也浑身冰冷。

    骑乘仙鹤的金童玉女更是流露惊恐呼号。

    大能?

    虚无天有大能?

    这个中武世界……竟然有大能?!

    夺造化……他们还夺个屁的造化!

    “高武佛界的大能欺骗我等!”

    “他这是让我们赶来赴死!”

    “死秃驴害我!”

    一位位圣子圣女大骂出声。

    此时此刻,他们都顾不得那高武佛界大能的身份,破口大骂。

    他们无暇顾及出窍境保护者,疯狂的转身,要往虚无天外飞掠而去。

    枯寂大陆上。

    肉身枯败的齐六甲,看着这陡然变化的局势,不由的嗤笑。

    高武世界的人,同样是人。

    同样是一群面对死亡也会恐惧的人。

    联手的出窍境们,心神颤栗。

    “诞生元神的大能?!”

    “不可能……虚无天的规则不允许诞生大能!”

    “他定然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一位位出窍境爆吼!

    他们不相信,亦或者说,他们更相信天地规则。

    天地规则说虚无天不许有大能。

    那便绝对不可能有大能!

    陆番面色淡然如水。

    棋子落棋盘。

    似有涟漪在棋盘上泛开,犹如一颗石子投入了如镜面般的湖面。

    掀起的涟漪,似能量波般不断的扩散。

    轰!

    一声巨响。

    联手攻伐的出窍境,纷纷身躯炸开了磅礴血雾!

    浑身缠绕雷霆的出窍境,更是口鼻溢血!

    太强了!

    这种力量……绝对是大能级别的力量!

    原本心怀希冀的他们,在这一刻,全面崩盘。

    竹珑安静的伫立扬着光洁的下巴,闭着眼,睫毛轻颤,但是红唇轻抿,带着几分畅意,心中十分解气。

    让你们欺负我!

    雷霆缠身的出窍境,一言不发,但是眼眸中却布满血丝,满是绝望。

    他看到了竹珑,眼中闪过狠厉之色。

    想要活命,或许唯有一次机会!

    周围的出窍境似乎也反应过来。

    轰轰轰!

    他们发疯了,用尽全部的力量爆发出极致的光辉。

    破空之声不断的炸裂。

    他们飞掠向竹珑。

    拥有神通的少女,绝对是这个世界的天纵奇才,她的命,定然值钱!

    以这少女的性命为要挟,或许,能换得活命机会!

    只要离开虚无天,他们就有机会活命!

    竹珑一怔。

    似乎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全部朝着她逼来。

    庞大的陆番,也微微一怔。

    下一刻,脸上温润的笑容逐渐消失。

    “本想留下你们,为五凰的发展做贡献……却没有想到,尔等竟然这般欺我陆平安的好脾气……”

    有声音在天穹之间炸开。

    尔后,便有呼啸声响彻。

    一缕银芒绽放,疑似银河落九天。

    当第一道银芒从棋盘外飞速掠来。

    尔后,紧随其后,便是密密麻麻,无数的银色剑刃,如星河斗转!

    瞬间宣泄而下!

    竹珑周围,被犀利的剑气所萦绕。

    无数的剑芒炸开。

    千刃剑!

    犹如万剑归宗,整个虚无,都化作了剑气的海洋。

    噗嗤噗嗤!

    每一位出窍境皆是发出惨嚎。

    他们的身躯被剑气斩过,瞬间身首分离,尔后,便炸开血雾。

    雷霆缠身的七层出窍境也一样,雷霆崩散,一柄银芒贯穿他的头颅,使得他的脑袋炸开,红色白色犹如绚丽烟花。

    哗啦啦……

    鬼城中。

    钩镰抖动,钩镰从阴兵鬼城中鬼畜般的甩出,飞速的迸射,将一位位出窍境的灵魂贯穿,拉扯入鬼城。

    “雷叔!”

    端坐猛禽背部的那位魁梧圣子,面色大变!

    他的惊呼,似是引起了陆番的注意。

    遮天蔽日的白衣少年瞥了魁梧圣子一眼。

    他坐下猛禽,发出凄厉呜咽,吓到身躯颤抖。

    对于这些圣子圣女,陆番倒是没有下死手。

    屈指一弹。

    一座冰塔浮现而出。

    流光溢彩,冰晶璀璨。

    杜龙阳,叶守刀等人目光一亮。

    看着这冰塔,竟是感到莫名的亲切。

    不过,想到当初惨死的付天罗,内心又有几分遗憾。

    冰塔如故,可却物是人非。

    轰!

    一位位圣子圣女疯狂逃窜。

    然而,终究是逃不脱冰塔的范围,被冰塔镇压。

    虚无中,血雾散去。

    浮现而出的是漂浮的残骸……

    那些气息盖世的出窍境强者,皆是化作了漂浮虚无中的残破尸骸。

    万千银刃如宣泄的银河,飞遁出了棋盘。

    就犹如一阵风,悄悄的来,悄悄的走。

    天地间,寂静万分。

    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滞中。

    “该死的都死了,现在……该开始了。”

    陆番平静的话语,震响在天地之间,犹如震耳的轰鸣。

    下一刻。

    盘坐在枯寂大陆上的齐六甲,目光爆闪璀璨光华。

    开始了!

    虚无中。

    白衣陆番轻笑,在棋盘上拂过,所有棋子消失,尔后……

    他捏着一颗棋子,徐徐落下。

    落在了棋盘天元星位。

    子落棋盘惊风雨!

    本源轰鸣声,竟是引得虚无天中的所有世界皆是俱颤!

    远处。

    早已经呆若木鸡,浑身泛寒,不敢异动的流浪者们,彻底的震惊。

    因为,他们明白。

    此时此刻。

    五凰……

    要在这白衣大能的推动下……

    本源冲高武!

    ps:感谢盟主土魁瓜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