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五章 陆九莲的道意
    五凰大陆。

    有三道强横的气机复苏,仿佛即将倾轧而来的暴风雨,压抑的气机,弥漫着整片天穹。

    这是一种凝练到极致的灵识力量,马上就要发生蜕变,凝聚成元神。

    杜龙阳,叶守刀和倪春秋三人从道碑参悟中苏醒,气机四溢,他们漂浮在虚空,盯着天穹上的血色战场。

    “又有敌人出现了。”

    一身红袍的倪春秋道。

    杜龙阳严肃的颔首,叶守刀独臂猎猎,抿着纤薄的嘴唇,尔后,没有犹豫,背负着拜托公输羽打造的长刀,开始朝着血色战场而去。

    倪春秋和杜龙阳也没有犹豫,纷纷冲向天关。

    北郡,正在处理奏章的澹台玄不由的蹙眉,浑身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他看向血色战场,面露忧色。

    “老江……要活着啊。”

    澹台玄有几分担忧,道。

    墨北客,墨矩两人也行走入大殿中。

    “王上放心吧,能够单独创出军阵之道,江将军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墨北客笑了笑,苍老的面庞微微抖了抖。

    天地蜕变,让墨北客似乎变得有了几许生机。

    “希望吧。”

    澹台玄放下手中的奏章,背负着手,徐徐踱步,来到了宫殿的走廊。

    天空飘着雪,带着淡淡的血腥。

    一片冰雪落在掌心。

    澹台玄目光迷蒙。

    虽然天地蜕变,但是,笼罩整个世界的危机,依旧没有褪去,让人压抑又绝望。

    “王上,这是天下最新出现的异变消息。”

    “诞生了许多之前不曾诞生的奇异之物。”

    “有山民误食珍果,获得蜕变,竟是一念突破入体藏……”

    墨矩将一份份奏章放在了书案上。

    “这一次的天地蜕变和之前很不同……天下各地大玄学宫招生传来的材料中说到,天地蜕变,诞生了不少天才学子,有的人沐浴灵气雨,尚未进行修行,便已经跨入了体藏境,最妖孽的一位,甚至直接体藏圆满,只差凝聚金丹,或者开辟天锁。”

    墨北客道。

    他将天下异变的消息纷纷汇总,徐徐给澹台玄道之。

    “这是最好的时代。”

    许久之后。

    大殿内,三人皆是沉默。

    澹台玄目光幽幽,叹了口气。

    最好的,仙缘遍地的时代。

    卧龙岭外,九凰院。

    白青鸟倚靠着栅栏,地上,有鸡崽九只,在欢快的蹦跳玩耍着。

    而她的脑海中,《九凰变》则是在徐徐运转,整个九凰院的上方都笼罩着磅礴的能量,灵气雨洒落,带来的天地蜕变,让白青鸟的鸡崽们纷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小凤一越发的神俊了,虽然只是鸡崽模样,但是一旦九凰变身,可以变得无比的强大,吐出一口火,有三种颜色,似是可焚烧虚空。

    “小凤一,小凤二,小凤三……小凤九啊,你们赶紧变强,这样才能带你们征战四方。”

    “如若,再不努力变强,落后的那只鸡崽,可是要被拔毛熬鸡汤哦!”

    白青鸟撑着下巴,洒下一把掺杂着灵石碎屑的谷子,呢喃道。

    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新生鸡崽小凤九。

    仿佛听到了白青鸟的呢喃,鸡爪子一软,被其他鸡崽挤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茫然的观望着四周。

    轰隆隆!

    仿佛感应到了天穹上的轰鸣。

    白青鸟面露忧色,抬起头,看向了白云漂浮的天穹,眼眸似是望穿了天空,看到了血色战场。

    “江叔,要活着啊。”

    “青鸟的鸡汤,熬好了等你凯旋!”

    白青鸟攥了攥拳头。

    ……

    血色战场。

    一万修行大军,纷纷伫立,他们的气息像是拧成了一股绳,纷纷汇聚在了陆九莲的身上,让陆九莲的气机,在不断的攀升。

    陆九莲一步一步,踏着虚无而行,似是有一朵朵能量莲花在虚空中绽放。

    “区区出窍境,也敢来找死?!”

    美妇看着不退反进的陆九莲,眼眸中流露出了冰冷以及不屑之色。

    出窍境?

    在美妇心中根本算不得什么,她乃是合体境,虽然只是初阶合体境,但是诞生了元神,便是一种巨大的超越,再加上,她自身所拥有的诸多法器。

    哪怕是同阶,她都有着绝对的统治力。

    所以,对上区区出窍境的陆九莲,美妇根本没有丝毫的担忧。

    甚至她有自信,一招……

    只要一招,便可格杀陆九莲!

    握着黑色长剑,这是黑白圣地的顶级圣阶法器,黑白天剑之一的黑天剑,拥有强大的破灭能力。

    虽然白天剑在圣主手中,可是,单单只是黑天剑的威力,就绝非出窍境可以抵抗的。

    “跪下!”

    美妇握着回归的黑天剑,高高在上,浑身似是闪烁着光芒,肌肤犹如玉石般温润。

    她的元神释放,宛若形成风暴,头顶之上的湛蓝色吊坠不断的释放力量,保护她的元神不被虚无天的规则是侵蚀。

    轰!

    她欲要用元神压迫来让陆九莲跪伏。

    陆九莲咬着牙,他感觉到了肩头沉重的力量。

    这是元神的力量。

    阴神,阳神,再往后才是元神合一境。

    这女人便是元神合一境。

    陆九莲抿着嘴唇,目光死死的盯着女人。

    他身躯一震,似是有强大的能量波动在他的身躯周围扩散。

    背后,一万修行人大军所形成的意志,承载于他的身后。

    轰!

    陆九莲抗住了。

    美妇释放出来的元神威压被他挡住了。

    陆九莲一步一步,不受威压的压迫,虚无似乎都被他踩出了深坑似的。

    强大的力量,犹如奔腾的河流不断的流转在他的身躯中。

    陆九莲在这一刻,意志仿佛与一万大军重合。

    “这便是……军阵之道!”

    陆九莲目光中闪烁惊异。

    他不禁有些佩服江漓,竟然能够走出这样的路。

    “战!”

    陆九莲低吼。

    横推出一拳,仿佛有一朵莲花盛放,那是力量凝聚到极致的体现。

    “找死!”

    美妇有几分惊讶,陆九莲竟然不受她的元神威压影响。

    难怪那么多圣子都会这在此地马失前蹄,原来这个世界竟然有这样的人杰妖孽!

    黑天剑扫过,剑芒仿佛撕裂出虚无,巨大的剑芒横亘而过。

    朝着陆九莲径直的斩下。

    砰砰砰!

    一朵朵莲花气劲被斩碎,在虚无中爆碎开来。

    陆九莲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口血。

    越境界战斗,的确很困难。

    哪怕他已经跨入阳神境,哪怕他力量掌握到极致,可是元神合一和阳神境的差距太大。

    元神合一境,能够被称之为大能,这就是一种力量层次上的超越。

    陆九莲咬紧牙关,他没有放弃,面对那剑芒,他聚合了一万大军的力量,在虚空中,打出了规规矩矩的拳法。

    嘭嘭!

    他的背后,犹如有一尊战神。

    似是有身影重叠。

    陆九莲其实有过迷茫,哪怕他的修为一路突飞猛进,他依旧很迷茫。

    在仙人遗迹中十年,他的突破是有目共睹的,他没有瓶颈,每一次突破也都快人一等,他仿佛天生为修行而生。

    可是,陆九莲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他想要将修行的每一个境界都做到完美。

    可是,越是想要做到完美,越是觉得存在缺陷。

    这一次,他借着天地蜕变的机缘跨入阳神境界,哪怕只是突然突破,可他对阳神境的力量掌握,仿佛天生圆满,他坚信自身定然存在不足。

    没有人天生完美,他陆九莲凭什么完美?

    他要在战斗中找寻到不足。

    “这力量……”

    美妇有几分心惊,剑芒散去。

    飙射出鲜血的陆九莲,目光却是越发的璀璨。

    他仿佛在借助她来磨砺自己。

    “磨砺?”

    美妇感觉到有几分好笑。

    蝼蚁也配拿她来磨砺?!

    美妇心中满是杀意,如果之前杀陆九莲只是为了泄愤。

    那此刻,美妇对陆九莲是真的心存杀意,因为,既然走在了敌对的道路,这样一位妖孽存在,自然寝食难安,唯有彻底的格杀,美妇内心才会平静。

    美妇头顶上的吊坠滴溜溜的转动。

    她不断的斩出剑芒,可怕的黑色剑芒,让虚无不断的被抽的爆碎。

    陆九莲身上浮现越来越多的伤痕。

    元神在冲击他的灵识,似是要将陆九莲的灵识给压迫到爆碎。

    这点,陆九莲也没有办法,元神合一境强者,在元神上有太大的优势。

    倪春秋,杜龙阳,叶守刀三人出现在了血色战场。

    他们目光一凝。

    看着战场上,以江漓为首的,将一万修行人大军的精气神拧成一股绳,汇聚在陆九莲身上的画面,也不由的有几分震撼。

    他们三人没有选择插手。

    哪怕虚无中,陆九莲不断的扬洒着热血,每走一步路,都会咳出大量的血液。

    他们仍旧没有出手。

    他们看出来了,陆九莲这是在借大能之手,来磨砺自身。

    “疯狂。”

    叶守刀评价。

    倪春秋和杜龙阳则是沉默,复杂的看着战斗。

    嘭!

    剑光爆闪,宛若形成风暴,黑色剑芒无声无息,可是却充斥着可怕杀伐。

    陆九莲握拳。

    口中发出爆喝,他的拳头上,能量晦涩波动,没有泄露一分一毫。

    这等对力量的掌控,让美妇越发的心惊!

    “杀!必须杀了此人,否则……哪怕回到圣地都寝食难安。”

    女人心中咬牙狠狠道。

    她不再保留底牌,本来以为以她合体境大能的实力,可以轻松的镇压陆九莲,让对方喋血。

    可是,没有想到,陆九莲比她想象中要难以对付。

    一抹璀璨的光华爆闪。

    下一刻,美妇身上的宫装被轻甲给覆盖。

    轻甲薄如蝉翼,可是表面上却是流淌着宝光!

    “又是一件地阶灵具!”

    陆九莲满是血污的脸上流露出难看之色。

    “而且,是中品层次的地阶灵具!”

    陆九莲咬牙,吐出热气。

    大能果然比想象中要难以对付的多。

    美妇动了,身披甲胄的女人,化作一道流光,速度快到让陆九莲无法捕捉。

    刹那出现在了陆九莲的身侧。

    “一招杀你!”

    美妇冷冷道。

    她不想要在和陆九莲纠缠下去。

    因为,吊坠中的能量会被磨光,到时候,虚无天的规则降临,她会遭受大劫。

    所以,她要速战速决。

    一开始她没有将陆九莲放在眼中,觉得区区出窍境,轻易可斩杀。

    可是,此人凝聚了血色战场万位蝼蚁的精气神,竟然抗住了她的杀伐手段。

    “死吧!”

    美妇目光中流淌着浓浓的杀意。

    轻甲之上,流光溢彩,似是有七彩光华波动。

    黑天剑更是涌动无上杀机!

    轰隆隆!

    元神涌动,这一剑,更是裹挟着道意!

    从道意波动来判断是六等序列!

    能够成为圣地圣后,果然还是有些天赋的!

    血色战场上。

    杜龙阳,倪春秋还有叶守刀三人皆是色变。

    “糟了……”

    “大能强者,太强了!”

    他们的面容流露出忧色。

    已经有些忍不住欲要动手。

    可是,哪怕是他们动手,也没有丝毫的把握。

    虽然他们半只脚跨入元神合一境,可是……

    他们真的能够挡住那女人吗?

    赵子旭口中咳血,眼眸中布满血丝。

    许楚单膝跪地,巨大的压力让他发出怒吼咆哮。

    江漓拄着剑,可是他拄剑的动作,在微微颤抖着,作为军阵之道的主帅,他身上的压力是最大的,肉身颤抖无比,口鼻中皆是有血珠渗透。

    可是,他无动于衷,死死的盯着虚无外的战斗。

    陆九莲感受到了危机,那是一股死亡的气机。

    冷汗涔涔滚落。

    敌人太强,大能强者有元神增幅,再加上层出不穷的地阶灵具,武装到牙齿,让陆九莲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一种不可战胜的压力。

    特别是此时此刻,美妇更是施展出绝杀一招,连道意都运转入其中。

    这种杀伐,哪怕是同阶的大能,怕是都要被绝杀,饮恨!

    而陆九莲……却只是阳神境!

    噗嗤!

    军阵之道凝聚的战神虚影爆碎。

    血色战场,喷血之声不绝于耳。

    一万修行人军队,全部咳血,更有人扛不住压力,直接跪伏在地,生机泯灭!

    陆九莲眼睛红了!

    一股巨大的悔意涌上心头。

    他为什么要自不量力,他为什么要执意挑战大能?

    他害死了不少人啊!

    陆九莲的心在滴血,竟是有几分心态炸裂的感觉。

    “为什么……我没有道意,为什么我参悟不出道意?!”

    陆九莲眼眸中流淌出鲜血,第一次感觉到无力。

    如果有道意,他尚能一战!

    “蝼蚁一般的东西,也配参悟道意?”

    美妇冷漠而嗤笑道。

    噗嗤!

    她的一剑,果断斩下。

    虚无似乎都被可怕的剑气给压塌,加上她的道意,仿佛一剑斩杀陆九莲后,顺便将血色战场也劈为两半。

    五凰大陆。

    瀚海之上,冰塔。

    塔内,疯狂的大笑在响彻着。

    “这人……他以为他是谁?敢挑战娘亲!”

    “娘亲可是大能!大能啊!”

    骑乘仙鹤的金童玉女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哪怕陆九莲在之前展现出极强的实力。

    可是,竟然敢挑战圣后,完全是自找死亡。

    为什么合体境会被成为大能?

    就是因为大能诞生了元神,根本不是出窍境能够匹敌的。

    十位出窍境,都打不过一位大能!

    更何况,圣后还拥有诸多黑白圣地的圣阶法器。

    陆九莲有什么?

    只有孤身一人,怎么打?

    端坐猛禽背部的魁梧圣子也摇了摇头,陆九莲……死定了。

    “为什么……我没有道意?!”

    血雨在飞洒。

    那是战神虚影炸裂所形成的血雨。

    扬洒的,仿佛是那些战死的士卒的血液和不屈的亡魂。

    喷洒在陆九莲的脸上,让他彻骨的冰冷。

    陆九莲陷入了迷茫中。

    他有种找不到出路的迷茫。

    他从修行开始,就没有遇到过难处,而如今,面对圣地大能,他感觉到无力。

    整个人似乎要坠入深渊。

    “糟糕……九莲的心态似乎要崩溃!”

    血色战场上。

    江漓闭上一只眼,猩红的血液从他的眼眸中滚落,他受到了重创,可是……他更担心虚无中陆九莲的情况。

    ……

    嗯?

    虚无中。

    一身白衣,端坐千刃椅,和那位面色苍白的肾虚大能谈笑风生的陆番,眉宇微微一挑。

    他看向远处,仿佛望穿了“万纹鼎”所形成的阵法。

    “呵……这世界的土著,膨胀了,自不量力。”

    “圣后生下一对金童玉女,深得黑白圣地圣主的宠爱,获得了不少的圣阶法器护身,单论战斗力,哪怕是中阶合体境,都未必是圣后的对手。”

    “此子哪里来的勇气觉得自己可以与圣后争锋?”

    “一招……此子必死。”

    这位大能笑了笑。

    左旭在破阵,他看不懂,只能对这一场战斗评头论足。

    陆番瞥了他一眼。

    眉宇一簇。

    他的内心似乎也感受到了陆九莲的绝望。

    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陆九莲近乎处于崩溃边缘的绝望。

    “欲要变强,必先疯狂?”

    陆番手指在千刃椅上徐徐点着。

    “要道意么?”

    “那便给你。”

    陆九莲之所以参悟不出道意,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陆九莲天生便参悟出了道意。

    而且……不是普通的道意。

    陆番心神一动。

    目光中线条陡然横亘。

    仿佛有一股微风荡过。

    那位看上去有些肾虚的面色苍白的大能,忽然打了个一个寒颤,有几分莫名的扫视四周。

    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

    ……

    正在和美妇战斗的陆九莲,身躯一颤。

    在美妇的黑天剑,距离陆九莲的脖颈只有毫厘之距的时候。

    陆九莲浑身的汗毛陡然竖立,每一根汗毛都犹如钢针一般。

    浑身染血的陆九莲,僵住了。

    他的脑海中,仿佛有星辰炸裂,可怕的爆炸,不断的宣泄在他的身躯四周,每一颗细胞仿佛都复苏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似的,一切都瞬间可被毁灭。

    “道意……”

    陆九莲目光从迷茫,一下子变得充满了焦距。

    噗嗤!

    鲜血扬洒。

    美妇的黑天剑,漫入了陆九莲的半边身躯,几乎要将陆九莲拦腰斩断。

    可是……美妇的神色变了!

    “这……”

    美妇的瞳孔一缩。

    她发现黑天剑被一只手给握住了。

    鲜血喷出,洒在黑天剑的剑身之上。

    “怎么可能?”

    美妇大惊失色。

    她这爆发出了道意,依靠黑天剑这圣阶高品法器的威能,竟然没能斩杀陆九莲?

    这人……是怪物吗?

    这是出窍境?

    陆九莲回身,他的眼眸中仿佛有大恐怖在翻卷。

    灵识犹如瀚海浮沉,形成可怕的旋涡……

    “道意……”

    “我也有。”

    陆九莲声音有几分沙哑道。

    美妇一呆。

    “三等序列……”

    陆九莲开口。

    “毁灭!”

    轰!

    下一刻,弥漫在空中的鲜血,飞速的汇聚,尔后,竟是化作了一朵盛开在虚无中的血色莲花!

    轰隆隆!

    陆九莲一手按住漫入他身躯的黑天剑。

    另一边,一拳飞速砸出。

    美妇根本躲闪不及……

    被这一拳,砸中腹部!

    轰!

    圣阶法器的轻甲表面,骤然炸开。

    嘭!

    甲胄四裂,一拳漫入美妇的腹部,深深凹陷下去。

    噗嗤!

    美妇松开了握着黑天剑的手,身躯炸开一团血雾,在虚无中划过。

    她的元神轻颤,道意仿佛被碾碎似的。

    丰润的红唇忍不住张开,咳出了一口血。

    她的眼眸中残留着惊骇。

    顶级的……三等序列道意?!

    咔擦!

    美妇头顶之上的那湛蓝色吊坠表面,莫名之间,浮现出一道裂纹。

    血色战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愕然的观望。

    五凰,冰塔……

    金童玉女的嘲讽笑声,戛然而止,像是被人扼住咽喉。

    魁梧圣子抑制不住身上的气机,将周围几位呆滞圣子给轰飞。

    虚无中。

    那位面色苍白的大能,微微呆滞。

    他之前说齐六甲强弩之末,然后坑了一堆大能。

    这一次说陆九莲必死无疑,结果圣后被一拳打穿了圣阶轻甲,甚至连吊坠都浮现龟裂纹路?

    他的嘴……有毒吗?!

    如沐春风的陆番不由发出了笑声。

    那位大能惊醒,扭头看来。

    便发现,那跟他谈笑风生的白衣少年,徐徐朝着正在破阵的左旭驰去。

    面色苍白的大能如遭雷击,下意识的抬起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似乎曾说过左旭必破齐六甲的阵法……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