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子,将军有请
    “这是什么?古帝墓?”

    五凰高空,云朵轻飘,有三道身影悬浮其上,犹如仙人凌空,衣袂飘飘。

    青灵圣主一身青衫,看着瀚海上,那神辉冲霄,光芒万丈的墓葬,眼眸中流露出惊异之色。

    “那是古之大帝墓葬……”

    拓跋圣主肩膀上趴着缩小的猛禽,压制下面上的激动之色,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取出了一块令牌,却见原本收敛了光辉,古朴无奇的令牌之上,竟是绽放无穷辉芒,显然是因为复苏开启的古之大帝墓葬的缘故。

    “没有想到,陆公子竟然将这墓葬挪移到了这个新生的高武世界……真的是大手笔啊。”

    拓跋圣主可是亲眼所见,心中满怀惊叹。

    那可是疑似古之大帝的墓葬,这样的墓葬都能搬迁走……

    这等手段,简直神秘莫测。

    拓跋圣主反而越发的相信,陆番背后,定然是站着可怕的虚无天的至强者。

    否则,如何能够搬挪的了这等可怕的墓葬?

    “真是古帝墓?”

    青灵圣主骇然。

    目光中竟是爆闪出璀璨光华,盯着那悬浮在瀚海之上的墓葬,深深吸气。

    虚无天中有无数的传说,虽然是个没落的天地,但是,在远古时期,虚无天可是极尽辉煌。

    齐六甲平静的看着两位圣主,他并没有开口。

    他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帝墓不可入之类的话语。

    因为,陆番并没有提及阻止。

    既然陆番安排让齐六甲来招待两位圣主,并且允许引入五凰,自然也就不存在阻止入帝墓的说法。

    毕竟,两位圣主一旦入了五凰,帝墓的消息根本就隐瞒不了。

    而陆番没有阻止,那自然就没有打算隐瞒帝墓的消息。

    不过,两人毕竟是衍七级高武圣地圣主,竟是压抑住了内心的激动。

    他们掠下,出现在了漂浮在海面的冰塔前。

    冰塔中,一位位圣子圣女神色颓然。

    忽然,他们似乎感觉到了冰塔外有强横的气机,皆是抬起头,看到了两道身影。

    “是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

    冰塔内的圣子圣女们兴奋了起来,圣主降临,是来救他们的吗?

    拓跋圣主负着手,眉宇蹙起。

    因为,他没有在冰塔中看到他的儿子。

    青灵圣主也同样蹙眉。

    “圣主,救救我等!”

    “圣主大人,这个世界残暴不仁,求覆灭之!”

    “圣主大人,请助我等脱离苦海啊!”

    一位位圣子圣女完全无法控制自身的情绪,他们被关押在冰塔内,几乎要疯了。

    而之前拓跋圣子和青灵圣子的逃离,更是深深刺激着他们。

    嘭嘭!

    黑白圣地的金童玉女脸死死的贴在冰塔墙壁上,呼救着。

    拓跋圣主看着这两人,不由叹了一口气。

    黑白圣主的尸体,此刻还在虚无中冰冷的飘着呢。

    可以说,黑白圣地是真的凄惨。

    不过,平阳天本就是竞争十分激烈的天地,随着黑白圣主的陨落,黑白圣地很快就会乱了。

    没有理会被封困的圣子圣女们,对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而言,这些人,根本算不得什么。

    “拓跋圣子和青灵圣子应该是脱离了冰塔,入了古墓吧。”

    齐六甲抬起手,手捏阵纹,隐隐感觉到了遗留的波动,满是沟壑的脸上不由笑了起来。

    “也是……”

    青灵圣主笑着点头。

    对于自家儿子,他似乎清楚不少。

    “走吧,既然如此,我等也去古墓中看看……”

    两位圣主道,尔后,他们的视线落在了齐六甲的身上。

    他们对齐六甲颇为恭敬,主要因为如今的齐六甲代表的是陆番。

    陆番强势斩杀了高武佛界的尊者,又将黑白圣主钉死在虚无中,这等霸气无双,让他们震骇。

    没有再理会冰塔。

    他们此行来,本就是为了救出自家的圣子。

    可是,拓跋和青灵圣子结伴逃离,那他们就没有必要多生事端。

    能够成为圣主级,都是足够谨慎之辈。

    轰!

    三人迈步,下一刻,瀚海起波澜。

    刹那出现在了古墓之外。

    无字墓碑高耸入云,释放着可怕而压抑的气机。

    流光溢彩,灵气喧嚣。

    古老的城阙之上,一道道阵纹像是活过来似的。

    城门打开,黝黑的城洞中,似乎有呜咽声传出。

    “古之大帝墓……”

    拓跋圣主盯着黝黑的城洞,不知不觉,肌体生寒。

    隐隐间,竟是有股可怕的危机,弥漫在全身。

    原本被古墓所吸引的他们,一时间,冷静了下来,在古墓之外,安静的伫立着,似乎在犹豫,是否要跨入其中。

    ……

    北郡。

    小楼昨夜又东风,挂在门帘上的铃铛被吹动,轻轻碰撞,发出轻微的响声。

    澹台玄展开了信件,目光微微一凝。

    “古墓开启了……”

    澹台玄站起身,在殿宇中踱步。

    对于澹台玄而言,他经历过太多的仙缘。

    从卧龙岭秘境开始,到如今的古墓遗迹,澹台玄很清楚,每一次遗迹的出现,都是一次大机缘,是天下大变的起始。

    他不断的踱步着,大玄国派遣往古墓的,除了上千的玄武卫,还有江漓,陆九莲,以及大玄学宫总部的诸多天才。

    由不得澹台玄不心惊肉跳。

    万一这些人全部折在了古墓内。

    那大玄国怕是会元气大伤。

    所以,澹台玄命人时刻关注着古墓中的情况。

    ……

    古墓之内。

    第一城阙。

    幽静无比,只剩下了每个人有条不紊的呼吸声。

    穿着粉色衣裙的骷髅坐在摇椅上,扭动骷髅脑袋,黝黑的眼洞直视着陆番灵气汇聚的分身方向。

    陆番平静的与这骷髅对视。

    “咯咯咯……”

    忽然。

    骷髅笑了。

    下一刻,这具骷髅竟是摇摇晃晃站起了身,身上的骨骼不断的碰撞,发出咔咔声。

    骷髅朝着陆番微微欠身,宛若大家闺秀。

    陆番微微一愣,轻轻颔首。

    就仿佛是两位老友在大街上遭遇,互相打招呼似的。

    这画面,有几分古怪和诡异。

    哪怕是陆番,都忍不住内心犯嘀咕。

    跟一具骷髅打招呼……真的是颇为怪异的体验。

    打过招呼后。

    陆番视线横扫,看了一眼底下盘坐修行的众人。

    那骷髅似乎察觉到什么,仿佛羞涩少女一般,掩嘴似乎轻笑。

    眼眶中飘荡出一朵鬼火。

    鬼火很快飘到了陆番的身前。

    陆番一怔,元神扩散,将鬼火给吞没。

    轰!

    尔后,陆番心神剧烈震动。

    竟是有一部经文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而出。

    经文的内容无比的深奥,犹如天卷一般在陆番的脑海中展开,每一个金色文字似乎都活过来似的,不断的窜动着。

    宛若要镌刻入陆番的灵魂深处。

    不过,很快,陆番就从玄奥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经文的内容也全部在他的脑海中消失。

    “这是一部古经?他们要做的……便是参悟这经文?”

    陆番抬起头,看向了骷髅。

    骷髅颔首,犹如少女掩嘴,眼眶中的鬼火一阵跳动,竟是发出了酥人的少女声音。

    “公子请放心,第一城阙对于虚无天的生灵颇为安全……”

    “也是对入墓者的一次筛选。”

    “古经若是能够参悟到第三层,便拥有入墓资格,参悟不到,虚无天的生灵只会被抹去古经记忆,但仍拥有再度入墓的资格,非虚无天生灵,参悟古经失败,直接抹杀。”

    骷髅道。

    陆番倚靠千刃椅,手指轻轻的点在护手。

    “不过,若是选择继续前进,哪怕是虚无天生灵,也会死亡。”

    骷髅道。

    “这古经……谁创的?”

    陆番问道。

    “将军所创。”骷髅鬼火跳动,似乎在笑。

    “这不是古帝墓?”

    陆番眉宇一挑,好奇问道。

    “帝墓?”

    “古之大帝,盖绝天地……其墓一旦现世,九重天都要引起轩然大波,有至强者会登临,有上古传承至今的大教会倾巢而出。”

    “就不会如现今这般平静,只吸引了些许的小鱼小虾而至。”

    骷髅道。

    果然,不是古帝墓,陆番心中早有猜测,倒也没有太大的惊讶。

    对于这问什么答什么的骷髅,陆番还是颇为感兴趣的。

    “所以说,这是将军墓?”

    陆番道。

    骷髅再度欠身。

    “将军为谁?”

    然而,这一次,陆番的问题,骷髅保持着欠身的姿势,没有回答。

    一会儿后,骷髅在城阙楼阁上起身,微微侧身,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公子,将军有请。”

    骷髅眼眸跳动。

    却是让陆番眼皮一跳。

    这话为何听着这么不对味?

    嘎吱……

    却见第一城阙下的城门,轰然开启。

    有可怕的气机,仿佛一片古战场在他的面前浮现而出。

    陆番眯起眼。

    灵气分身,不紧不慢,千刃椅的轮子碾过地上的尘土,扬起飘荡封存了悠久岁月的尘埃,顺着第一城阙,进入了其后。

    楼阁之上,穿着粉色长裙的骷髅再度欠身,尔后,城门闭合,隔开了她与陆番。

    第二城阙之间,是一片呈现灰败之色的古战场。

    有断裂的长戈,坏损的铁甲,更有满地异兽残骸,冰冷的土地上,有着沉重的烟尘滚滚……

    仿佛封尘着悠远往事。

    陆番端坐千刃椅,一席白衣,在这灰败的古战场中是那么的显眼和格格不入。

    蓦地。

    在灰败之间,烟尘滚滚中。

    有三道身影伫立,近了,便发现,这同样是三具骷髅,当然,也不单纯是骷髅,他们的体表包裹着干瘪的人皮,看上去与骷髅无异。

    不过这些骷髅体内似乎都流光溢彩,有着雄浑的能量滚滚。

    三具骷髅皆是穿着各异服装,有旌甲,有布衣,有道袍,他们恭敬的朝着陆番躬身。

    尔后,似乎是在给陆番引路,带着他徐徐前行。

    灰败的古战场中,灰尘滚滚。

    满地的灰败中,轮椅碾过的两道痕迹渐渐被风尘所掩。

    而随着前行。

    陆番的耳畔,逐渐的……响彻起了喊杀声。

    ……

    嘎吱,嘎吱……

    轮椅摇动的声音,骤然在霸王的耳畔响彻。

    霸王睁开了眼,目光中迸发出璀璨的精芒,呼吸急促。

    忽然,霸王的身边,一具红粉骷髅出现。

    幽深的眼眶,直视着霸王。

    “古经参悟第三层,可继续入内。”

    骷髅眼眸中鬼火跳动,下一刻,城阙的门陡然打开。

    一股磅礴的吸力骤然爆发,将霸王的身躯不可抗拒的吸入了其中。

    这待遇,与陆番是天差地别。

    不仅仅是霸王。

    接下来,一道道人影,纷纷苏醒。

    有人参悟过古经第三层,有人却是没有。

    参悟过的都如霸王一般,被吸入城阙之后,而没有参悟的,一阵头晕目眩,当清醒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出现了古墓外,伫立在瀚海上,脑海中对古经的记忆被删除的干干净净。

    这些被挪移出来的人,修为有高有低,有的是金丹境,但同样有元婴境的修行人被挪移而出。

    甚至还有跨入了阴神境的修行人被挪移出来。

    有寻常修行人,也有曾经的人榜天骄。

    钟南伫立着,面容上满是不可置信,他被淘汰了么?

    他痛苦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那古经到底是什么来着?

    他此时此刻,记不起任何古经的内容。

    那些被挪移出来的人,不甘心。

    一个个迸发出气机,使得海水翻卷,再度冲向古墓城阙。

    然而。

    这一次,他们刚刚入城阙的黝黑城洞。

    密密麻麻的阴灵阴兵冲锋而出。

    这些修行人躲避不及,甚至抵抗不住,被阴兵冲锋而过,践踏成了模糊血肉。

    古墓外。

    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目光不由一凝。

    齐六甲满是沟壑的脸上,也微微抖了抖。

    果然,上古时代的墓葬,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

    虚无天外。

    扛着青铜战船飞遁出很远的北宫圣主,深深吐出一口气。

    他回首。

    目光仿佛望穿了虚无,看到了五凰大陆外,扩散着的浓郁血腥,以及被钉死在死寂大陆上的黑白圣主。

    这厮,太惨了啊……

    北宫圣主嘴角抽了抽。

    幸好这次他做好了准备,跑的足够快。

    那白衣少年,犹如魔神,特殊体质强悍无边,一拳竟然打爆他的肉身,这样的狠角色,他不想遇到第二次。

    “沉寂了这么久的虚无天怕是要出大事了。”

    “与虚无天接壤的平阳天定是要发生大震动。”

    深吸一口气,北宫圣主目光闪烁,心中计较着。

    古墓现世,虚无天诞生高武,神秘白衣少年出现在虚无天……

    这一切的种种都透露着让人头皮发麻的讯息。

    “难道……沉寂亘古的虚无天,要开始搞事情了?”

    北宫圣主身躯微微一抖。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有几分纠结。

    “这白衣少年出现在五凰,是否意味着,那古之大帝墓葬也坐落在五凰?”

    北宫圣主眉宇一簇。

    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巨大。

    “要不要将这个消息传开?让平阳天一些衍九衍八级高武圣地圣主们去探探虚实?”

    北宫圣主重新盘坐在战船上,陷入沉思。

    许久后,他摇了摇头,否决了。

    “罢了……暂时还是莫要去招惹这个世界。”

    “虚无天不是什么好地方,远古时期,那可是个绞肉场,尊者在其中都是炮灰……”

    “先不招惹,暂时观望……”

    “况且,那少年斩杀了小雷音佛界的尊者,衍六级高武佛界,最好面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时候,不应该卷入旋涡中……”

    北宫圣主吐出一口气。

    虽然心有不甘,可是有的时候,想要活命,唯有步步谨慎。

    北宫圣主回首,便欲要操控着战船离去。

    然而。

    蓦地。

    他的身躯一僵,却发现,前方一朵金莲绽放。

    有普照的佛光洒落,佛音梵唱,萦绕不止。

    有强横的气机弥漫开来,引得北宫圣主,浑身僵硬,瞳孔紧缩。

    远处,一座金色莲台盘旋,在莲台上,一位肥嘟嘟的古佛,满脸笑容飞驰而来。

    在这尊古佛之后,则是有一位位沙弥头顶圆盘,紧随其后,飞驰着。

    每一位沙弥头顶上的圆盘中,都摆着珍藏和宝物,弥漫着浓郁的气机和勃勃生机。

    这是……

    小雷音佛界的强者,为首者更是一位气机强横无比的渡劫尊者!

    北宫圣主抿了抿嘴。

    说啥来啥。

    小雷音佛界的效率……有点快啊。

    那尊者前脚刚死,后脚便有佛界尊者来报仇了?

    难怪说,在平阳天,谁都能惹,千万不能惹小雷音佛界。

    独坐金莲的笑面佛,看到了北宫圣主。

    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北宫圣主,别来无恙。”

    古佛道。

    北宫圣主赶忙在战船上伫立而起,微微躬身。

    “北宫圣主可是从虚无天归来?”

    笑面佛道,憨态可掬的模样,却是让北宫圣主心惊肉跳。

    北宫圣主本想摇头,可是,那笑面佛深邃的眼眸,让北宫圣主不由苦涩。

    “见过尊者,在下的确刚从虚无天归来。”

    “哦?”

    笑面佛笑容更甚了。

    “在下得佛令,正要赶往虚无天,既然北宫圣主恰好从虚无天来,那便同行可好?”

    北宫圣主面皮子抖了抖。

    他可以说不好吗?

    他可以拒绝吧?

    然而,他刚刚张嘴,笑面佛便已经掠来,落在了青铜战船上。

    北宫圣主无奈,只好控制着战船往虚无天而去。

    他心中悲戚,这臭秃驴竟然挟持他!

    “尊者,可以问一句,此行去虚无天作甚?”

    北宫圣主深吸一口气,默默问道。

    如果这尊者是去报仇的话,北宫圣主立刻二话不说,弃船而逃。

    “听闻虚无天新生一座高武世界。”

    “大尊说,新生高武,乃天大喜事,特下佛令,令贫僧携礼贺之。”

    笑面佛笑呵呵道。

    原本神色紧张的北宫圣主,闻言,不由一滞。

    他一脸懵逼。

    不禁无言,怀疑自己是否是听错了。

    携礼贺之?

    被斩了一位尊者,反而携大礼庆贺?

    这可一点都不符合小雷音佛界眦睚必报的风格啊?!

    北宫圣主越发觉得不对劲。

    ps:月底啦,求票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