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零二章 说好没毒的呢?
    古墓中有四大传承。

    这四大传承,陆番其实也有所猜测,应该就是那四尊骷髅的传承。

    其实,陆番第一次见到四尊骷髅的时候,就很清楚,这骷髅生前,定然是极为强大的存在,至少应该是超越了尊者。

    所以,古墓中有传承,除了那位神秘的将军以外,就这四尊骷髅了。

    看了一眼古墓,陆番笑了笑。

    白衣飘然,在瀚海上,留下了一道雷弧,身形便消失不见。

    回到了湖心岛。

    陆番很好奇,到底是哪四人得到了传承。

    亦或者,这四具骷髅,分别选择了谁。

    “有的人,本公子还不乐意让其接受传承呢。”

    陆番靠着千刃椅,手指轻点,似笑非笑。

    灵压棋盘浮现,陆番挽袖,夹着棋子,落在棋盘上。

    眼眸中,线条开始跳动,浮现出了一道道人影。

    开始看看,到底是谁得到了传承。

    ……

    红粉骷髅,裙摆轻扬。

    生前,定然也是一位艳绝四方的美人。

    琴音悠悠,古老的城墙上,有一红粉裙衣的少女端坐城楼,身前摆着琴瑟,纤细十指勾动琴弦,发出阵阵动听的琴声。

    然而,琴声肃杀,宛若高山流水。

    一阵阵波纹,使得空气仿佛都在动荡,琴音如刀,飞速的切割而过。

    城下,堆积起来的敌人,在琴音之下,竟是纷纷被斩碎。

    殷红的血,扬洒的满地。

    眼前的画面,让陆番眉宇微微一挑。

    音律之道?

    似乎,他猜到了这红粉骷髅会选择谁作为传承者了。

    果然。

    画面消失不见。

    城楼之上的红粉少女,变成了穿着鹅黄色,带着面纱的少女。

    洛茗月,当初坚持要留在湖心岛的倔强少女,她成为了第一位被选中的人。

    穿着粉色长裙的骷髅飘荡在洛茗月的身后。

    而洛茗月宛若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中。

    她的周身,金色的古文在盘旋,这是古经的内容,在演练之下,古经的内容宛若深入她的灵魂。

    这传承,似乎要和古经一同修行方可。

    当洛茗月的手指在古老的,蒙尘的古琴上轻轻弹奏出第一个音符。

    斑驳的城墙上,竟是浮现出了一道裂痕。

    城下,堆积如山的皑皑尸骨轻颤。

    音符不断的跳动,充斥于天地之间,或浩荡,或邪异,或热血。

    洛茗月不断弹奏,额头上都渗透出了汗珠,她的十指泌出血珠,殷红的血珠使得古琴越发的邪异。

    那些血珠在震动的琴弦下,炸成了血雾,笼罩住了古琴,使得古琴看上去万分邪异。

    蓦地。

    一曲终了。

    所有的血雾都渗入了古琴中。

    洛茗月的面纱也掉落,露出了她那滚落晶莹汗珠,微微泛红的肌肤。

    陆番捏着青铜酒杯,轻饮了一口。

    第一具骷髅选择了洛茗月。

    为琴王传承。

    稍稍有些诧异。

    因为,如果不是此刻的传承,陆番都快忘了这倔强的少女了。

    毕竟,洛茗月的天赋只能算一般,如今不过是元婴境的修为。

    而接受了传承后,洛茗月在古经的帮助下,修为飞速飙升,跨入了阴神,甚至踏入阳神之境。

    陆番喝了一口茶,轻轻颔首。

    “尚可。”

    眼眸中的线条继续跳动,视线横移,落在了第二副画面上。

    这是另一个传承。

    ……

    辽阔战场,苍莽大气。

    两军布阵,杀气冲霄,有战鼓擂动声仿佛要震散天穹上的云彩。

    旌甲森然,下一刻,一方军中,有异兽咆哮。

    那是一种生有双翼的雄狮,随着雄狮拍打翅膀飞驰而出。

    雄狮背上,一位消瘦的青年目光如电。

    “布阵!”

    青年嘶吼。

    体内古经流转。

    下一刻,身后一位位翻身上生翼雄狮背部的军士纷纷出动,大地在动荡。

    虽然这一支军队,数量不多。

    可是,却震人心魄,犹如百万军马出行。

    咚咚咚!

    为首青年骑狮犹如闪电。

    一声怒吼,牵引起了身后的诸多跟随者的怒吼。

    雄浑之气弥漫。

    在这支军队的上空形成了一尊犹如魔神一般的身影,强大的能量横空堆叠,竟是扫出一杆长戟。

    长戟砸在战场上。

    地动山摇!

    斩出了万丈沟壑!

    缰绳抽动,翼狮背部的青年发丝飞扬,嘶吼之声,仿佛要撕裂九霄!

    这壮观的画面,任谁都要心潮澎湃。

    陆番平静的喝了一口梅子酒。

    视线所及。

    翼狮背部的青年面孔陡然变化。

    竟是化作了江漓。

    江漓目光如炬,他的背后,一具穿着甲胄的骷髅与他同乘一匹翼狮。

    江漓在翼狮背部,带动冲锋。

    汇聚雄狮之军的气机,化作一柄锋锐长矛。

    整支军队,在这一刻,犹如一人在行动。

    撕拉!

    大地仿佛都被贯穿!

    画面至此戛然。

    又出乎陆番的意料之外,万万没有想到,江漓竟然会成为第二个传承者。

    不管是洛茗月,亦或者是江漓,在修为上,实际上都只能算是普通。

    有点意思,这四具骷髅的传承,似乎不按常理出牌。

    第二个传承者是江漓。

    为,兵王传承。

    陆番轻笑:“尚可。”

    画面中,又开始了变化。

    ……

    第三个画面,稍显压抑。

    因为,这一次,不是在古战场,也不是在城楼间。

    而是在了恢弘的殿宇之上。

    有帝皇之相者,端坐高位,正在观看着奏章。

    殿内,把守森严。

    强横的气机交错纵横,隐隐似乎要将房梁都给掀开。

    蓦地。

    一阵清风拂过。

    宫殿之内,只听得一阵血流之声。

    那帝皇之相者,却是捂住了脖颈,血洒在奏章之上,使得文字模糊,化作血字。

    殿宇内乱了。

    强横的气机陡然爆发。

    然而,众人却是根本发现不了这刺客在哪儿。

    殿宇屋顶。

    一席粗布衣衫的壮汉伫立。

    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弹指,匕首上的殷红鲜血,震散。

    尔后,在陆番的目光中。

    这壮汉的面容逐渐变化,竟是化作了墨六七的面容。

    竟然是墨六七。

    陆番看着这熟悉的身影,不由一阵唏嘘。

    墨六七,陆番已经很久没关注过他了,当初那骑着小毛驴,在他面前进行一场刺杀的小刺客,如今,成为了一具骷髅的选中者,这位一直坚持走刺客之道的小家伙,如今也算是如愿以偿。

    第三位传承者,墨六七。

    为,暗王传承。

    陆番蹙眉,没有说些什么。

    迄今为止的三位传承者都颇为出乎陆番意料。

    因为,他们都不是那种天赋特别好,修为特别强的。

    但是,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们是最适合的。

    第四个画面浮现。

    这是一位道人,说是道人,不如说是一位穿着道袍的剑客。

    因为,此人腰间别着一柄剑。

    剑身没入鞘中,不展丝毫风华。

    伫立山巅。

    在山巅之下,有密密麻麻的大军冲锋,各种各样的强者冲霄。

    而这道人,只是抚须一笑。

    单手握着剑,往前一推。

    徐徐将藏在剑鞘中的剑抛起。

    剑裹着剑鞘,在空中不断的旋转着。

    忽然。

    啪!

    道人手臂有力的握住剑鞘中部。

    锵!

    一声铿锵声响,剑鞘中的剑,陡然出鞘三分。

    轰轰轰!

    炸响不断。

    屹立山巅的道人,道袍纷飞。

    山巅之下,刹那间,剑气纵横,血流成河,远处山峦也被剑气斩断了腰肢。

    宛若一代剑道宗师。

    出鞘一剑,贯通长空。

    这一剑,的确炫目,在陆番的惊诧之下。

    这位剑道宗师,变了,变为了西门仙芝。

    身上衣袍猎猎。

    而道人骷髅,则是飘在了西门仙芝的身后。

    第四传承。

    西门仙芝。

    为,剑王传承。

    陆番收回了目光,在灵压棋盘上徐徐落下棋子。

    琴王,兵王,暗王,剑王……

    四王传承。

    这四人的传承,的确非同一般,都有其独到之处。

    这倒是给陆番一个启发。

    或许,增强五凰修行人的实力,并不一定要按部就班,也可以利用传承的方式来增强……

    正好,传道台升级之后,陆番都未尝使用过。

    或许,他可以尝试的使用一番。

    洛茗月,江漓,墨六七和西门仙芝四人得到了传承,在陆番打造的五凰修行人队伍中,他们都不算最厉害的,也不是最风华绝代的。

    但是……

    他们翩翩被传承选中。

    无疑,因为他们是最适合的。

    这四人原本的修为只能说不错,而在得到传承后,脑海中得到了完整的古经传承。

    这古经传承,如今也映照在陆番的脑海中。

    陆番倒是也得到了启发,的确,整个五凰修行界,还差一部旷世修行法,适合五凰的修行法。

    陆番若有所思。

    他要创造独有的,属于五凰的修行体系,这部修行法或许必不可少。

    而四人得到传承后,修为皆是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皆是跨入了阳神之境。

    至于为何不是一步到位,直接成为元神合一的大能,原因也不难想。

    主要是因为元神与灵魂相连,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这四位强者,也不敢一口气,直接提升入元神合一,怕拔苗助长,毁了人。

    啪嗒。

    子落棋盘,陆番嘴角微微翘起。

    “尚可。”

    轰隆隆!

    陆番的话语落下,天地在微微震颤。

    古墓中,仿佛有轰鸣炸响。

    四具骷髅漂浮着,他们眼中的鬼火隐隐跳动,仿佛是在回应陆番的认可。

    ……

    拓跋圣主和青灵圣主两人离开了。

    他们虽然很想见证五凰的高武评级,可是,直觉告诉他们,还是得离去。

    主要是北宫圣主的下场吓到了他们。

    这让他们不断的在脑海中思索,是否有哪里得罪过陆平安。

    齐六甲也没有拦他们。

    两位圣主,离去便离去吧,他倒也能省点心。

    至于两位圣主是否会将古墓的消息传出去,齐六甲也不担心了,因为,如果陆番猜测的没错,那小雷音佛界不传递古墓的消息,那这两位识相的圣主也不会选择传递消息。

    佝偻着背,齐六甲目光闪烁着精芒,看着古墓。

    古墓辉芒四溢,其中的城阙中,不断地传出强悍的波动,让齐六甲内心不禁兴奋。

    这古墓中定然有无数的造化,得到这些造化,五凰将会变得更强!

    不知道这些得到造化的人,能否参悟道意,镌刻道意于本源之上,这样才能够让五凰变得更强!

    高武世界的等级很明显,也很好划分,就是看高武本源上所镌刻的大道意蕴。

    镌刻的越多,高武层次越高。

    衍九至衍一,划分十分分明。

    当然,除此之外,齐六甲也有几分期待接下来的五凰的评级,以及入高武册。

    虽然,齐六甲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但是,若是能够亲眼见证评级的诞生,齐六甲内心才会心甘。

    这意味着,虚无天唯一的,被认可高武世界,诞生了!

    这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望着古墓。

    齐六甲的目光变得深邃。

    古墓中,怕是有着古之大帝时代的强者传承吧。

    想到这,齐六甲不由想到自己的那徒弟李三岁。

    对于李三岁,他是心怀愧疚的,因为,他没有留什么好东西给她,九字阵言,也全部被其他弟子瓜分。

    不过,齐六甲老迈的眼眸中,逐渐有光华闪烁而起。

    陆公子那儿有道纹,或许……

    但是,很快,齐六甲又有些纠结了。

    以陆少主的脾气,他去讨要阵纹,有可能会被打死啊。

    “罢了,为了唯一的徒弟,就豁出去这张老脸吧。”

    齐六甲满是沟壑的脸上,皱纹堆叠,笑了笑。

    ……

    古墓内。

    步南行一脸后怕。

    他活下来了。

    苟到了最后!

    这一城接一城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

    青灵圣子死了,惨死在了战场中,被无数的骷髅围殴,最终没能参悟古经,被骷髅撕裂了身躯。

    拥有特殊体质的青灵圣子,死的一点都不安详。

    拓跋圣子倒是活着,不过,跟他步南行一样,都非常的不容易。

    步南行此刻,步子都不敢迈,生怕着可怕的古墓中,突然爆发出什么可怕的机关,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将他抹杀。

    他看向远处,那儿,那位在古墓外认识的便宜老兄,正满脸好奇的抓着一株灵气四溢的灵药。

    那是摘种在古墓中的灵药。

    “这是从未见过的灵药《百草谱》中再添一笔。”

    陆长空笑的很开怀。

    步南行嘴角则是抽了抽。

    一路上,他都和陆长空同行,他坚信,这逼……绝对是开了挂!

    因为,这古墓的关卡一路进来,这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可是就偏偏没有遭受到任何的磨难。

    在古战场的关卡中。

    陆长空在战场中直来直去,却是没有任何骷髅敢围困过去。

    几乎是见到陆长空这些骷髅就直接暴毙。

    这看的艰难杀骷髅的步南行,目瞪口呆。

    人比人气死人。

    特别陆长空还很迷茫,追着那些从沙土中爬出来的骷髅跑。

    一副你们为何不砍我的架势。

    步南行苟道走了这么远,第一次看到如此欠揍的人。

    这独特的保命方式,让步南行羡慕无比。

    “两位,你我便在此地分离吧。”

    “老夫平生最爱研究药草,这儿有广阔药田,药材无数,值得老夫细细研究,诸位想要寻求机缘,那便就此分离,祝二位,早日寻得机缘。”

    陆长空朝着步南行和拓跋圣子拱手。

    拓跋圣子看了一眼药田。

    虽然灵药无数,但是,拓跋圣地中也有专属药田,他没有必要在此浪费精力,况且,灵药根本不是他入着墓葬的目的。

    所以,他选择分道扬镳。

    不过,陆长空的诡异,拓跋圣子也是注意到,因而,认真的朝着陆长空拱手,方是离去。

    步南行则不走了。

    “这儿安全,我哪都不去。”

    “等墓葬出口开启,我第一个跑。”

    步南行找了一个土坑,一屁股坐下,都不带挪动的,道。

    陆长空笑了笑。

    尔后,画面便出奇的和谐。

    步南行还真不动了,像是一块雕像,他觉得他一动不动,就不会沾染因果。

    而陆长空则是不断地采摘草药,不断的以身试药。

    各种各样的灵药都被他尝了个遍。

    甚至,他还打算直接在第三城阙的墓葬药田中,进行药材的杂交实验。

    陆长空掏出了个葫芦。

    葫芦中装着粘稠的灰绿色溶液。

    这溶液可不一般。

    这是陆长空试了无数次后,利用一种灵草碾碎后,搅拌混合仙人遗迹中几缕时间长河的溶液。

    拥有催化的效果。

    这也是陆长空能够进行灵药杂交的保障。

    步南行看着陆长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勤奋样子,不由有几分感慨。

    看此人,多么朴实,多么无华。

    直到……

    有一次陆长空朝着他抛来了一颗卖相极好的果子。

    本着谨慎的劲头,步南行坚决不吃。

    “吃吧,没毒。”

    陆长空看着步南行这模样,笑着摇了摇头。

    当着步南行的面,便是咬了口果子,淡粉色的汁水四溢,果肉散发着浓香。

    步南行吞了吞唾沫。

    看到陆长空吃的这么美味,一点异样都没有。

    他心中的忧虑也打消。

    抓起果子,在衣衫上擦了擦。

    咬了一口。

    下一刻……

    步南行瞳孔紧缩,一种触电般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

    他感觉自己的灵识犹如被针扎了似的。

    他的身体……没知觉了。

    说好……没毒的呢?!

    看着陆长空一脸诧异的表情。

    步南行麻痹的舌头,艰难的吐出了粉色的果肉。

    眼泪差点流下来。

    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ps:本月最后一个小时,求月票,求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