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零五章 这高武册,不入也罢
    陆番笑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这么光明正大的挖他的墙角。

    而且,想要挖走的墙角,还是五凰的根基,是五凰成为高武的根基。

    难怪陆番一看到这司法尊者,就觉得极其的不爽,像极了偷桃的贼人。

    手指在轮椅护手上轻点。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霸王,聂长卿,凝昭等人都没有选择跟那司法尊者离去。

    尽管司法尊者拿出可以接引他们入衍六级高武佛界的诱惑。

    眉宇微微蹙起。

    陆番陷入了思索。

    “杜龙阳,霸王等人的道意,是根据道碑参悟出来的……”

    “难道这些人道意品质很高么?竟然会引得这司法尊者如此震骇?”

    陆番眯起了眼。

    他的心神沉入了灵魂深处,可以看到正在灵魂中盘旋的旋涡,旋涡中,道碑安静伫立。

    散发着雄浑的道蕴。

    “这还只是残破的道碑,只能参悟三等序列及以下的道意……”

    陆番若有所思。

    虽然只是残破的道碑,但是依据这道碑参悟出的道意的霸王等人,则是让司法尊者如获至宝,显然,在高武世界,想要参悟出三四等的序列道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和容易。

    “看来得好好想想如何搞到另外的道碑了。”

    陆番笑了笑。

    他心神一动,调出了系统面板。

    宿主:陆番

    称号:炼气士(永久)

    炼气层数:6

    灵气储量:3756000/10000000缕

    元神之力:99(元)

    混沌之力:30(赫)

    虽然跨入炼气六层许久,但是元神之力并没有太大的突破。

    这点陆番倒是有些诧异。

    因为,他感觉,元神之力似乎抵达了一个瓶颈,一旦跨入100元的层次后,或许会出现质变。

    至于混沌之力的提升,主要还是看参悟出的道意。

    高武本源上镌刻大道道蕴便可提升。

    至于灵气储量,则是飙升了许多,这点主要是因为五凰入高武发生的蜕变,还有因为那神秘的将军墓的开启。

    不少修行人在其中获得了好处,而陆番自然而然也获得了好处。

    甚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灵气储量提升的速度还会加快。

    或许,再过不久,他便会有跨入炼气七层的资本了。

    从系统面板上收回目光。

    捏起棋子,挽袖将棋子落在棋盘上,问天局局势成型,棋子落下的声音,犹如在叩问苍天。

    落了几颗棋子后,陆番下棋的身影,开始发生了变化。

    轮椅轻轻摇曳,使得陆番白衣飘飘,在白玉京楼阁上逐渐变得模糊。

    ……

    “拒绝?”

    司法尊者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

    他怎么都想象不到,霸王等人竟然会选择拒绝。

    人往高处走,只要脑袋不傻,都不会选择拒绝才对。

    衍六级高武和衍九级高武……难道还需要作出选择吗?

    闭着眼睛都选衍六级高武啊!

    特别,还是一个在虚无天中的衍九级高武,鬼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至强者震怒覆灭。

    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愚蠢!”

    司法尊者袈裟飘了飘,开口。

    话语落下,似乎有可怕的轰鸣,在整个血色战场上不断的轰。

    “尔等怕是不太明白什么是衍六级高武。”

    司法尊者看着霸王等人,目光扫视。

    “就好比高山和蝼蚁,衍六级高武便是高山,而衍九级便是蝼蚁,差距犹如天堑……”

    “平阳天衍九级高武千千万万,为了一个入衍六级高武修行的名额,无数天才生灵争的头破血流都在所不惜。”

    “可是你们,有大好的机会放在你们面前,竟然选择拒绝。”

    “愚蠢!”

    “愚不可及!”

    司法尊者道。

    他视线横扫,看向了霸王。

    “贫僧再给尔等一个机会……”

    对于霸王,司法尊者内心真的无比的火热。

    然而,司法尊者尚未开口,霸王便摇了摇头。

    “不去。”

    聂长卿,凝昭,杜龙阳等人也皆是开口拒绝。

    他们的决心很坚定。

    他们是经历过五凰一系列灾难的,与五凰共荣辱,共生死,岂会选择离开五凰?

    远处,刘元昊目光闪烁不定。

    他的内心竟是有几分犹豫。

    毕竟,他和霸王他们不一样,作为邪教的头领,他一直都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

    每日都过的提心吊胆。

    在五凰,可以供他容身的地方并不多。

    或许,离开五凰,登临衍六级高武,也是个不错的决定?

    蓦地。

    似乎想到了什么,刘元昊浑身打了个激灵。

    赶忙将脑海中这个疯狂的想法掐灭。

    “一群愚昧之辈……”

    “出身衍九高武,果然鼠目寸光!”

    司法尊者双手合十,失望的摇了摇头。

    从欣喜,到若狂,再到此刻的失望,他竟是有几分怒意。

    欢喜尊者笑的憨态可掬。

    拒绝的好啊。

    一边的齐六甲面色冷肃。

    听着司法尊者口中不断的怒骂,他的神色变化,沙哑的声音开口:“阁下,话语未免有些难听了吧。”

    “人各有志,去留皆由本心。”

    齐六甲道。

    司法尊者目光扫视而来,落在了齐六甲的身上。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质问贫僧?”

    轰!

    下一刻,司法尊者身上便爆发出了强绝的气机,仿佛要将血色战场都撕裂似的。

    “司法尊者,莫怒,莫怒……”

    然而,欢喜尊者适宜的挡在了齐六甲的身前。

    肉嘟嘟的身躯一阵鼓胀,竟是挡住了司法尊者的气机。

    齐六甲蹬蹬蹬的后退了数步,面色苍白。

    虽然欢喜尊者替他挡住了大部分的威压,但是……他依旧是被压迫的面色泛红。

    “师尊!”

    李三岁道袍翻飞,目光一缩。

    抬起手,便是一道道阵纹如水波般涌动。

    齐六甲却是抬起手,止住了李三岁的动作。

    李三岁的关心,让齐六甲心中不有一暖。

    他这一辈子,虽然徒弟众多,但是大多都是怀着目的的徒弟,如今,能够遇到一个关心他的徒弟,竟是有几分开怀。

    不过,他可不想让李三岁送死。

    这司法尊者乃是大能第二境,渡劫尊者,李三岁根本不是对手。

    整个五凰,怕也只有公子能够镇压的了。

    但是,齐六甲也并不希望陆番出手,如今的五凰要做的是低调。

    司法尊者被欢喜尊者挡住攻伐。

    倒也平静了下来。

    深深的看了憨态可掬的欢喜尊者一眼。

    视线横扫,落在了目光冷峻的霸王等人的身躯之上。

    他的脸上流露出了冷笑之色。

    “拒绝?”

    “你们有拒绝的权利么?与尔等好言好语不要,一定要贫僧拉下脸来。”

    司法尊者道。

    “此界想要入高武册,全凭贫僧一句话……尔等若是拒绝,那五凰,便休想入高武册。”

    话语落下。

    齐六甲满是沟壑的脸,簌簌抖动。

    看着司法尊者的面容,竟是有几分憎恶。

    本以为唯有凡人官场才会出现这样以权谋私,仗势欺人的事情。

    却是没有想到,堂堂一位渡劫尊者,竟然也做出这等令人憎恶的举动。

    不过,这也让齐六甲想明白了,哪怕渡劫尊者,也是人。

    “司法尊者,岂能如此!”

    欢喜尊者却是开口了,似是有些不满的质问。

    “一旦大尊问起,定会震怒。”

    司法尊者瞥了欢喜尊者一眼,却是没有言语。

    底下。

    霸王等人,早已经脸上浮现出了怒意。

    显然……

    入高武册,定然是一件大事。

    而眼前这秃驴,竟然拿这事情来要挟他们。

    莫天语敞胸露肚,手捏推演印,看着司法尊者,脸上笑容十分浓郁。

    “法师,记住小生给你算的卦啊。”

    莫天语饶有深意道。

    “你可要随贫僧入衍六级高武?”

    司法尊者看着莫天语,脸上露出微微一笑。

    对于这个说话好听的天才,司法尊者记忆深刻,很有好感。

    “不去。”

    莫天语摇了摇头。

    拒绝无比干脆。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司法尊者的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冷肃的扫了众人一眼。

    欢喜尊者则是悠然叹了一口气,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轰!

    司法尊者强横的气机爆发,引得血色战场都在动荡。

    “贫僧给过尔等选择的机会。”

    “当真以为贫僧是在与尔等商量?”

    司法尊者道。

    他抬起手。

    璀璨的佛光普照而下。

    每一道佛光都仿佛化作了枷锁似的,垂落而下,竟是将霸王等人给缠绕封锁住。

    霸王震怒,发出低吼。

    欲要挣脱枷锁,可是却完全做不到。

    聂长卿,凝昭,李三岁等人也皆是如此。

    所有人都是色变。

    此人,是打算强行拘走他们?!

    齐六甲大怒。

    抬起手,一道道阵纹开始动荡纠缠。

    “住手!”

    齐六甲身上的粗布衣衫猎猎。

    看到司法尊者,如此欺压他们,哪怕一直忍气吞声的齐六甲,也实在是忍不住了。

    “不仅尔等要走,甚至……此界,也莫要想要入高武册。”

    司法尊者身上袈裟飘扬,伫立金莲。

    宝相庄严,淡淡道。

    一句话,定了一个世界的未来。

    看上去佛光普照,可是说出的话语,却是让人怒不可遏。

    蓦地。

    虚无开始动荡了起来。

    “哦?”

    “既然如此,这高武册,不入也罢。”

    有声音萦绕开来,震荡在虚空。

    嗯?

    司法尊者的神色微微一变。

    欢喜尊者脸上笑容更深了几分。

    他拢了拢袖子,伫立莲台,一动不动。

    他看向了虚无,虚空仿佛波动在震动,不断的扭曲着。

    下一刻。

    银芒大盛。

    一张银色的轮椅在虚无中浮现而出。

    而轮椅上,一位白衫少年,安静端坐其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摩挲着扳指。

    身前,散发着莹莹光辉的棋盘上,棋子星罗密布。

    “见过陆圣主。”

    欢喜尊者躬身,道。

    陆番瞥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视线从新落回了棋盘。

    司法尊者眯起了眼。

    “此界圣主,可终于露面了。”

    司法尊者笑了笑,他看着陆番,莲台悬浮而起,与陆番平视。

    “如此多的天骄,留在你这衍九级高武也是浪费,不如让他们随贫僧入衍六级高武,他日,这些天骄,甚至有机会登临上界。”

    司法尊者道。

    “这乃是无上机缘,有可能反馈于此界。”

    司法尊者感受着陆番的气机,神色倒是微微放缓。

    他看不透陆番的修为。

    所以,说话也缓和了一些。

    陆番没有理会他,继续研究着棋势。

    不过,他摩挲扳指的动作倒是微微止住。

    夹起一颗棋子,一边摩挲扳指,一边落在棋盘上。

    “你是在以势压人?欺辱我五凰诸众?”

    陆番都没有抬头看司法尊者,道。

    被陆番这般无视,司法尊者眼眸中闪过一抹愠色。

    司法尊者眯起眼:“贫僧只是在和他们讲道理。”

    “好一个讲道理。”

    陆番笑了。

    “我陆平安脾气虽好,但也容不得你这般践踏。”

    “你到果园里偷果子,还得让果农给你道声谢?”

    陆番从棋盒中夹起一颗棋子,棋子晶莹,竟是闪烁起耀眼的光华。

    啪嗒。

    棋子,落下。

    轰!

    虚空似乎都在此时此刻凝聚成实质,仿佛化作了浩瀚山岳,陡然压迫而下。

    咚!

    大地震颤,宛若地裂山崩似的。

    司法尊者面色一变。

    以他渡劫尊者的实力,竟然在这一刻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

    仿佛浩瀚灵气堆叠成了灵山压下。

    脚下的莲台陡然炸开。

    他的身躯砸落在了血色战场上。

    仿佛背负山岳似的。

    陆番悬浮于虚空,再度夹起一颗棋子。

    啪嗒。

    再度落下一颗棋子。

    呈现涟漪状的灵压不断的扩散开来,无穷气浪轰隆炸响。

    司法尊者感觉背部的压力越发的可怕,身躯竟然是有些稳不住,欲要跪伏。

    他的心中忍不住骇然。

    区区衍九级高武,这个世界的圣主的实力,为什么这么强?

    那种无可匹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欢喜尊者被陆番看了一眼,心头不由一跳。

    “陆圣主,司法尊者代表的是上界,大尊可不是故意派遣他来。”

    欢喜尊者道。

    他知道陆番很强,毕竟,一位佛界尊者惨死,黑白圣主更是被钉死虚无。

    此人的实力,深不可测,看不透。

    不过,欢喜尊者觉得,此人再怎么强,也只是衍九级高武的强者。

    心中定然会有忌惮。

    大尊派遣司法尊者来,也只是为了让司法尊者在陆番面前吃个瘪。

    不过,欢喜尊者此刻的面皮不由微微一跳。

    总感觉……

    事情似乎要出乎大尊的掌控了。

    仿佛看透了欢喜尊者的想法似的。

    陆番笑了笑。

    他扭头看向了底下的莫天语。

    “若是你遇到偷重要之物的贼人,该如何处置?”

    陆番问道。

    莫天语敞胸露肚,轻笑起来,朝着陆番拱手:“此等贼人最是可恨,自然是……打死。”

    “唔。”

    陆番微微颔首。

    对这回答,还算满意。

    下一刻。

    他探出了一只手。

    恐怖的灵气瞬间汇聚,化作了一只可怕的灵气大手掌。

    手掌由灵气凝聚,其上纹路都纤毫毕现。

    大手掌陡然从天而降,可怕的压力,镇压的血色战场都在轰鸣。

    可怕的压抑,在每个人的心头上弥漫开来。

    司法尊者震怒。

    然而,他刚刚怒吼出声,便被可怕的混合了三十赫混沌之力的灵气大手掌给拍在了血色战场上。

    战场凹陷,地裂山崩。

    浮现出了一只手掌的印记。

    司法尊者浑身染血,僧袍炸裂。

    大手掌攥起,捏住司法尊者,提着他,扔入了覆天阵中。

    大阵轰隆,将司法尊者给笼罩其内。

    “陆圣主,不……不可!”

    欢喜尊者满是笑容的脸变了。

    大尊只是让司法尊者来吃瘪,借陆番之手打压,可没有打算让司法尊者身死啊!

    然而。

    陆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只剩下了血色战场上空,覆盖了翻卷云层。

    霸王目光闪烁,望着大阵。

    心中血气翻涌。

    白玉京,陆少主……又变强了!

    这是何等威势?

    那镇压了他们许久的和尚,在陆少主面前,宛若死狗!

    这才是强者!

    女帝倪春秋看的美目中,满是闪烁的光华。

    不愧是陆哥!

    一如既往的霸气!

    齐六甲长长的嘘出一口气。

    心中是畅快了,可接下来却要遇到很多麻烦事。

    “齐宗主,快劝诫一下陆圣主,司法尊者可不能死。”

    欢喜尊者赶忙道。

    然而,齐六甲却只是摇了摇头。

    “此人,咎由自取……”

    “陆少主的脾气,惹不得。”

    齐六甲道。

    ……

    司法尊者被拉扯入了覆天阵中。

    身为渡劫尊者,他的实力很强,可是,想要强行破阵,却有种气力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

    白衣少年端坐轮椅浮现。

    司法尊者明白,被拉扯入此阵法,唯有剩下一战了。

    他心中转动,也明白他被算计了。

    大尊和欢喜尊者在算计他!

    陆番这么强,可是欢喜尊者和大尊却并未告知他实情。

    否则,司法尊者还会选择收敛些。

    司法尊者双掌合十。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陆番会杀他,他毕竟代表的是上界,来评级高武,封高武册的。

    他并不觉得一个衍九级高武的圣主敢杀他。

    欢喜尊者和大尊也只是打算借此人之手来打压他罢了。

    “你瞅什么?”

    陆番看着司法尊者,蹙眉道。

    下一刻。

    手指在护手上一波,火红光芒陡然闪烁。

    凤翎剑魂兴奋的嗷嗷直叫。

    化作火凤横空。

    司法尊者蓦地,身躯陡然一僵。

    ……

    血色战场,安静万分。

    烟雾在战场上空缭绕。

    所有人抬头望天。

    欢喜尊者更是忐忑不安。

    蓦地。

    凄厉的惨嚎从烟雾大阵中传出,血雨在烟雾上滚滚。

    轰!

    烟雾仿佛被一刀斩开。

    一道身影从烟雾中砸落而下,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嘭……

    那是司法尊者的身躯。

    元神寂灭,佛尊金身龟裂淌血,眼眸中尚存恐惧之色。

    跪伏在血色战场,生机泯灭。

    临死前,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欢喜尊者浑身冰冷。

    看着司法尊者的尸骸,心神一抖。

    滚滚烟雾大阵中,淡淡的声音飘来。

    “回去告诉大尊。”

    “哪怕堕尽雷罚又何妨。”

    “这高武册,五凰不入了。”

    ps:周一,求推荐票哇,月初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