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不赌,你试试?
    来了!

    他们来了!

    以极度嚣张的姿态撕裂了空间的壁障,出现血煞天。

    古老的战船上,那头镌刻其上的凤凰,仿佛栩栩如生,似是要展翅高飞,画面极度的炫目。

    一道道人影在战船上伫立,目光平视,哪怕面对是血煞天中诸多高武世界圣主的气势聚集压迫,都丝毫无惧。

    仿佛是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在疯狂的摇摆,晃荡。

    但是却坚定无比的,破开了巨浪,不断的前行。

    真正让血煞天雅雀无声的,还是那从天而降的一颗白色棋子,简简单单的一颗棋子,却仿佛裹挟着无比的霸道和杀气。

    诸多圣主所释放而出的气势,在这一刻,竟是接连的崩溃!

    “是陆平安!五凰的陆平安!”

    “他果然来清算了……”

    “我等曾笑平阳天那群怂货,如今……这陆平安果然出手了。”

    一位位喋血的圣主们,眼眸中流露出惊骇之色。

    他们疑惑的是……

    隔着这么远,这陆平安怎么还能出手?

    在虚无天中,居然能动手镇压血煞天中的他们?

    这陆平安怎么做到的?!

    他们肆无忌惮,就是因为赌陆平安不敢离开虚无天降临血煞天。

    可如今,这底气似乎被撕扯的支离破碎。

    可哪怕如此……

    也还是太狂了吧!

    你陆平安一人,就敢与整个血煞天为敌?

    哪怕你陆平安能够杀仙宿境又如何?

    血煞天可不是虚无天,这儿没有任何的规则限制,陆平安一旦到来,上界的强者可不会坐视不理的!

    所以……

    你陆平安为什么敢如此?

    不少圣主捂着胸膛,被陆番一棋子压破心神和气势的他们,面色万分的难看。

    霸王大笑起来。

    不愧是陆少主,果然霸气,五凰就是该这样霸气。

    如今,打的是血煞天,终有一天,他们会杀上上界!

    杀的上界……血流成河!

    霸王目光闪烁,伫立在战船之上,笑声萦绕开来,笑的整个血煞天的诸多圣主面色都是越发的难看。

    “猖狂!”

    轰!

    一位位圣主震怒,不过,很快,他们的心冷寂了下来。

    因为,他们发现,血煞天中的衍六、衍五级高武圣地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阻拦者,死。”

    淡淡的声音飘荡而来,那是陆平安的声音。

    对于这位陆圣主,在当初上界圣族,云族杀血衣将军的大战中,此人犹如神魔出世,竟是一拳打爆云族神子,更是敢捶打帝兵。

    这等狂徒,让不少圣地圣主都心中戚戚。

    他们本以为陆番不敢来血煞天,但是没有想到,陆番居然真的来清算了。

    霸王身上霸道的灵气席卷。

    操控着古老的战船碾压着血煞天的虚空,徐徐往前行驶着。

    嘎吱,嘎吱……

    这声音,就像是巴掌,狠狠的扇在每一位圣主的脸上!

    谁敢阻拦?

    原本气息冲霄,呵斥怒骂的一位位圣主,却没有任何一个敢站出来阻拦。

    先不说霸王强势斩杀了一位渡劫尊者级的圣主,单单陆平安的威胁,就足以让他们不敢动弹。

    一个个世界中,一位位圣主伫立,目光有些恍惚。

    不知道何时,那完全不被他们放在眼中的,虚无天中唯一高武,五凰小世界,居然已经有如此威势了。

    当初天地大比初始。

    下三重天的诸多圣地派修行者前往,何等气魄,完全不把五凰放在眼中。

    更是带着赢光五凰道蕴的心思前往。

    而如今,五凰派遣人入血煞天,可是却无人敢阻拦。

    唐一墨,凝昭,杜龙阳等人伫立在霸王的身边,他们或是负手,或是抱胸,目光平静的看着,平静之下,有滚滚战意和杀意涌动着。

    “五凰有德,血煞天诸界曾聚集百万军攻打五凰,五凰本该携大军杀来,杀的血煞天血流成河,尸山堆叠,可陆少主宅心仁厚,以德报怨,给血煞天诸界一个机会。”

    “我等奉陆少主之命,从五凰至血煞天,寻血煞天衍五,给尔等一个机会,以天地大比的方式,来解决恩怨。”

    霸王伫立战船前端,随着古老的战船在霸王的能量催动下,核心动力不断的喷薄,使得战船仿佛一道流光在血煞天中飞速的闪过。

    霸王的声音,便也传遍了血煞天各处。

    血煞天中,诸多衍八衍七圣地的圣主,闻言面色皆是古怪了起来。

    宅心仁厚?

    以德报怨?

    以天地大比的方式来解决恩怨?

    这……

    五凰竟然如此好说话?

    许多圣主隔着遥远虚空对视一眼,下一刻,他们都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五凰……怕了!

    那陆圣主,怕了!

    陆圣主果然还是忌惮血煞天背后的上界,他不敢亲自来血煞天中清算,所以,只能拐弯抹角以这等方式来圆曾经放下的豪言。

    不少圣主嗤笑了起来。

    他们抹去了嘴角的血液,陆平安出手的确很霸气。

    可是……

    也就如此罢了,还不是要服软,以天地大比的方式,来求和。

    “尔等……可敢一战?!”

    霸王目光犀利。

    伫立在战船之上。

    哪怕战船之上有护罩抵挡住飞驰之间卷起的恐怖狂风。

    但是,霸王的发丝依旧猎猎飘扬。

    他伫立船头,狂霸的话语传遍了血煞天各处。

    一声怒吼,仿佛叩问灵魂!

    敢战否?!

    血煞天诸界,可敢一战?!

    嗡……

    就在霸王放出狠话之后。

    逐渐的,有强横的气机从血煞天的深处传荡而出。

    一道光华飞速横掠而起。

    一位浑身裹挟在长袍中的身影浮现而出。

    “是衍五级高武,六芒小世界的化仙大能!”

    血煞天中,不少圣主看到这身影,不由开口。

    此人漂浮在空中。

    阻拦住了战船前行的道路。

    “回去吧……”

    这位化仙大能,徐徐开口。

    “天地大比的方式……五凰有什么资格进行这样的比试?”

    此人裹在宽松长袍下的面容,流露淡淡的讥讽。

    霸王眯起眼,看着这位化仙境。

    “陆少主说能战,那便可以战……你们,怕了?”

    霸王扬起下巴,淡淡道。

    话语刚落。

    这位化仙大能身上便释放出恐怖的气机。

    轰!

    “放肆!”

    “五凰虽然在之前的天地大比中升衍,可也不过衍七,拿什么与我等衍五高武一战?”

    “况且,陆平安又有什么资格进行天地大比这样的比试?”

    这位化仙境大能的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

    仿佛化作了遮天蔽日的虚影。

    不少血煞天中小世界的圣主压抑的难以呼吸。

    化仙境,那可是度过了天地大劫,拥有飞升成仙宿资格的顶级大能啊!

    整个血煞天,化仙境的数量也屈指可数。

    因而,当这位化仙境出面阻拦的时候,所有圣主都明白,稳了!

    狠!

    太狠了!

    这六芒小世界作为衍五级高武,果然够狠。

    五凰想要以这样的方式来求和,结果……六芒小世界却无情的打脸回去!

    不少圣主皆是笑了起来。

    霸王扭动了一下脖子。

    “忘了告诉你们……”

    “陆少主说,你们没有资格拒绝,不比……也得比!”

    面对一位化仙境的气机。

    霸王怡然无惧。

    拎起斧盾,身上三等序列道意,冲入云霄。

    不屈的意志,更是入山岳般硬撼一尊化仙境的气势。

    “呵呵……”

    这位化仙境大能笑了。

    “陆平安远在虚无天,他凭什么放狠话?”

    “本座就是杀光你们,他陆平安又能奈若何?”

    话语落下。

    这位化仙境,竟是真的动了。

    释放出了无比凛冽的杀机!

    犹如滔天巨浪,在血煞天的虚空中,飞速的裹挟着可怕杀机而来。

    他欲要一击杀霸王。

    霸王不过渡劫尊者的气机,让这位化仙境没有丝毫的在意。

    化仙境,可绝对不是渡劫尊者所能抗衡的!

    霸王眯起眼。

    微微扭动了一下脖子,脖子处开裂,摘下头颅,他压抑的气机将成倍释放。

    虽然霸王早就可以接上头颅,但是他反而觉得这样挺好。

    “凭什么?”

    忽然。

    就在霸王准备动的时候。

    虚空又是一阵震荡。

    一阵银灰色的光芒涌动,空间奥义席卷。

    下一刻。

    一颗棋子落下。

    啪!

    棋子从空间奥义最后落下,轻飘飘的,像是一片雪,要落在这位化仙大能的头顶之上。

    然而。

    这位化仙大能却是感觉无比可怕的死亡气机笼罩他的浑身!

    “空间奥义?!‘行’字阵言?!”

    这位化仙大能瞳孔一缩。

    他终于明白,陆番为何能够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将血煞天诸多圣主的气机给碾碎了!

    “平阳天佛界那该死的秃驴!”

    轰!

    化仙大能不敢在留手,他浑身强横的气机化作长虹冲入九霄,欲要挡住这看似轻飘飘的一颗棋子。

    棋子落下,仿佛碰瓷一般的落在了这位化仙大能的眉心。

    下一刻。

    在血煞天所有圣主毛骨悚然之间。

    这位化仙大能的整个脑袋炸碎,棋子所在的那片区域,仿佛黑洞一般扭曲,这位化仙大能的肉身被碾爆。

    浓郁的血气弥漫开来。

    元神惶恐冲起。

    然而只听得一阵凄厉的惨嚎,这位化仙大能的元神便寂灭消失。

    “啵。”

    仿佛阳光下的泡沫,一颗白色棋子,像是泡沫般轻轻炸碎。

    而整个血煞天却是陷入死一般的安静。

    五凰陆平安,隔着虚无天和平阳天,利用“行”字阵言,空间奥义来血煞天中杀人?!

    ……

    五凰,白玉京楼阁。

    陆番眼眸中无数的线条跳动。

    手中捻着棋子,似笑非笑。

    谁挡杀谁,以为本公子在说笑呢?

    不过,的确是多亏了大尊送来的“行”字阵言,否则,陆番想要做到如此,还真没有那么容易呢。

    要知道,九重天中,不少空间传送大阵,其实都是按照“行”字阵言的阵纹来布置。

    而陆番在传道台内将这阵言推导到几乎而真正的“行”字阵言差不多的程度,自然威能不俗。

    ……

    平阳天。

    小雷音佛界,佛塔。

    欢喜尊者和大尊看着那金钵投落下的画面,大尊面皮子一阵抖动。

    欢喜尊者则是一脸心惊肉跳。

    “大尊……咱们这算不算和五凰勾结?”

    欢喜尊者试探性的问道。

    大尊冰冷的眼神扫了过来,让欢喜尊者赶忙闭嘴。

    此时此刻的大尊几欲吐血,这个锅……他是背定了。

    可是,他给的不过是残缺的复刻的“行”字阵言,陆番怎么就能做到如此?

    为什么“行”字阵言在他手中,从平阳天跨越到虚无天就吃力辛苦的不得了,为什么在陆番手中,却能威能这般可怕?

    “既然能够如此灵活的利用‘行’字阵言的力量,那陆平安为何不亲自入血煞天清算?”

    “他派遣这一战船的五凰精英修士,目的又是为何?”

    “天地大比的方式……以陆平安的脾气,难道……”

    大尊思索着,下一刻,瞳孔微微一缩。

    此子野心,竟恐怖如此!

    ……

    “哈哈哈哈哈!”

    “现在,谁还敢阻挡?!”

    霸王伫立战船,目光冷冽中带着兴奋,更有热血和狂热。

    陆少主!

    霸气!

    他盯着那血煞天深处的六芒小世界,衍五级高武又如何?!

    “六芒小世界,可敢一战?!”

    霸王厉吼。

    声音如滔天巨浪,滚滚炸开!

    虚空中,弥漫着一位化仙大能死亡的浓浓血气。

    血煞天诸多圣地圣主不敢开口了,他们此刻无比后怕。

    一位化仙境的身死,给他们敲响了警钟。

    那陆平安……真的能够在血煞天杀人!

    “废物!也配组建大军攻打我五凰!”

    唐一墨缓慢的捆绑着手中的白布,淡淡道。

    犀利的眼眸中带着不屑一顾。

    “猖狂小辈!”

    血煞天中的诸多高武圣地强者,恼怒不已。

    嗡……

    蓦地,血煞天深处。

    一个六芒星一般的浩瀚大陆飘荡而来。

    那大陆之上,有着冲霄的能量,惊天动地。

    一条条道蕴仿佛巨龙一般在六芒小世界的本源空间中翻卷着。

    “既然陆圣主欲要以此手段解决恩怨,那便战吧。”

    淡淡的话语声从浩瀚的六芒小世界中飘扬而出。

    轰隆隆!

    六芒小世界外迷蒙的雾气展开,露出了一条巨大的通道。

    “可敢入界一战?”

    有话语声传出。

    “有何不敢?!”

    霸王眼眸闪烁精芒,唐一墨等人也冷酷无比,控制着战船,飞速爆射而出,撞入了六芒大世界中。

    一个浩瀚的天地,顿时浮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座座高耸的山岳仿佛巨龙堆叠,苍茫的荒原眺望无际,更有恢弘庞大的大城,城墙高耸达数十丈,更有磅礴的仙宫,伫立在仿佛要腾飞的山脉之上。

    衍五级高武,一个繁衍发展了无数岁月的世界,的确苍茫无边,浩瀚辽阔!

    咻咻咻!

    恐怖的气机,从苍茫大地的各处,不断的冲霄而起。

    密密麻麻的大能,还有连成片的渡劫尊者,更有数位化仙强者气息浮沉,使得山岳都似乎要崩塌似的。

    一双双眼眸,冰冷的注视着战船之上的霸王等人。

    嗡……

    蓦地。

    六芒小世界的苍茫大地上,有一尊庞大至极的身影浮现而起。

    仿佛要撑起天地。

    仙宿境!

    可怕的仙宿境气机弥漫开来,巨大的压力,似乎要让古老的战船支离破碎。

    不过,战船之上,那头展翅的凤凰嘹亮啼叫,使得仙宿境的气机皆是被震散。

    “好一个陆圣主。”

    “好一个五凰修士。”

    仙宿强者看着战船上的霸王等人,笑了起来。

    “既然陆圣主欲要按天地大比的方式来比,那便……比吧。”

    仙宿强者道。

    六芒小世界的苍茫大地上,一道道气机仿佛形成七彩霞光,如恐怖波涛欲要撕碎霸王等人的心理防线似的。

    这便是客场作战的压力。

    “三人个人战,五人团体战!规则依旧!”

    霸王眯起眼,不卑不亢,盯着那顶天立地的仙宿强者气机。

    他浑身的肌肉在颤栗,仙宿境的威压太强了,但是,这不是恐惧的颤栗,而是兴奋的颤栗。

    “可。”

    仙宿境强者徐徐开口。

    “然后……便是押注了。”

    霸王眯起眼。

    不仅仅是霸王,唐一墨,杜龙阳等人心头也皆是一紧。

    说实话,压力……他们还是有的!

    毕竟,将所有的道蕴作为押注。

    这是何等豪赌,陆少主这是完全不给他们退路,压迫他们必须要胜,必须要赢!

    这等历练,压力的确非常的巨大!

    “哦,欲要押注多少道蕴?”

    仙宿强者淡淡笑了起来。

    霸王盯着仙宿强者,咧嘴笑了。

    手中的长斧扬起,遥指仙宿强者,道:“赌上……所有的道蕴!”

    话语落下。

    整个六芒小世界的苍茫大地安静了。

    乃至,整个虚无天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中。

    赌上……所有的……道蕴?!

    疯子!

    这特么的简直是最疯狂的疯子!

    血煞天在沉寂之后,彻底的炸开了锅!

    这是何等疯狂的想法!

    豪赌,这是举世最可骇人的豪赌!

    哪个世界愿意将所有的道蕴拿来做赌注?

    血煞天中的每一个高武世界都彻底的沸腾和哗然。

    清算……这就是陆平安的清算方式?

    不少人算是看清楚了,这陆平安的清算是要剥夺光他们所有的道蕴啊!

    当真是个疯子啊!

    可是……他凭什么觉得五凰的修士就一定能赢?

    几个渡劫尊者,前来挑战拥有仙宿境坐镇,数位化仙境的衍五级?

    这是清算?

    这是赶着送道蕴吧?!

    不可理喻!

    可笑至极!

    真以为在天地大比中,获得一场小胜,赢了星月小世界,就觉得五凰无敌了?

    可以挑衅衍五级高武了?!

    平阳天中。

    观看着金钵中的画面,大尊的身躯陡然迸发出惊天气机。

    “原来如此!果然如此……”

    “陆平安的清算……原来是为了这个!”

    “幸好,幸好我等赔罪的早啊!”

    大尊身躯微微颤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五凰圣主,果真是个疯子!

    “竟然敢做出这样的决定,陆圣主就不怕输么?”

    欢喜尊者也是被震惊的外焦里嫩,不由喃喃开口。

    “输?!”

    “敢做出这样的决定,怎么可能会不留好后手?”

    大尊摇了摇头,他的目光闪烁不定:“陆圣主定然有必胜的后手!”

    血煞天中。

    苍茫大陆之上。

    顶天立地的仙宿强者虚影笑了。

    “好好好……好一个赌上所有的道蕴。”

    “可笑至极。”

    “我六芒小世界,乃衍五级,有道蕴一千七百八十九道,你五凰……不过一百多道蕴,连零头都不到,谈何赌上所有的道蕴?凭什么比?”

    轰!

    话语落下。

    恐怖的威压,骤然如风暴席卷。

    仙宿境,在六芒大陆,那完全就是神仙般的人物。

    一怒,天地色变,黑云滚滚,仿佛末日来袭!

    恐怖的威压,直逼战船。

    ……

    五凰。

    白玉京楼阁。

    陆番白袍飞扬,手肘抵在护手上,抵着下巴,另一只手在另一护手上轻轻一拨。

    “呵。”

    下一刻,凤翎剑便飞速爆掠而出,穿过了银灰色的空间奥义撕裂开来的裂缝。

    ……

    仙宿一怒,恐怖的威压,压的代表五凰出征的古老战船开始直线下坠。

    狠狠的砸在了一座山岳之上,使得整座山岳都被压的爆碎!

    霸王顶着庞大的压力,体内血液沸腾,只感觉到一阵兴奋。

    唐一墨眼眸闪烁,太刺激了!

    刺激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开了六脉庆祝一下!

    仙宿一怒,风云色变。

    不过。

    下一刻。

    笼罩战船的可怕压迫,便陡然消失不见,像是被斩尽了似的。

    银灰色的光华爆闪。

    一道撕裂开来的巨大沟壑后,有淡淡的笑声骤然飘荡而出。

    “不赌,你试试?”

    “我五凰是来清算的,不是跟你讨价还价的。”

    噗嗤噗嗤!

    撕裂开来的巨大沟壑之后。

    赤红色的光华飞速掠过。

    行径的道路上。

    凤翎剑宛若碰瓷一般的轰杀了数位渡劫尊者。

    有一位化仙大能震怒,却也是被斩碎了肉身,连元神都险些被斩去。

    凤翎剑所过之处,焚烧的瀚海蒸腾。

    最后,骤然停滞。

    悬在了苍茫的六芒大陆的一座豪华宫宇的一位周身缠绕着一缕缥缈仙气的老者脖颈前。

    这座华贵的宫宇,早已经被凤翎剑给摧毁的沦为了废墟。

    悬浮着的凤翎剑的剑芒,更是撕裂老者的脖颈,使得一缕殷红泌出。

    这位六芒大陆仙宿境老者,瞥了凤翎剑一眼,面色平静,内心毫无波动。

    “我赌。”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