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八十四章 气运起,传古经,立仙武根基
    传道台中,恐怖的劲风在不断的飞扬着。

    《大罗仙经》的出世,仿佛在一瞬间,抽干了陆番的精气神似的。

    整个传道台中,八卦阵言不断闪烁着光华。

    但是,陆番的目光却熠熠生辉,在这一刻,仿佛整个灵魂都得到了一种奇异的蜕变,元神变强了许多。

    退出了传道台。

    天地间的一切喧嚣仿佛都与陆番隔绝。

    他端坐在千刃椅上,闭着眼,耳畔只剩下了潺潺流水声。

    湖心岛上,紫竹林被风吹动,传出的沙沙声响。

    让陆番有些火热的心,彻底的沉寂了下来。

    “人仙,真仙,玄仙,金仙还有大罗仙……”

    陆番眉宇微微蹙起,“若是五凰的天人们,皆是能够达到玄仙亦或者是金仙层次,若是诞生大罗仙……或许,五凰便称得上是仙武世界了吧。”

    不过,很快,陆番便笑着摇了摇头。

    “难,太难了……气运如江河的玄仙,与圣祖相当,金仙比拟九重天大帝,那大罗仙……便是超越大帝?想要超越大帝,哪有那么容易。”

    陆番靠着千刃椅,徐徐吐出一口气。

    他取出灵压棋盘,落子,摆盘棋局。

    因为刚刚推演出《大罗仙经》,所以陆番感觉自己的精神有几分亢奋。

    体内的元神消耗的干干净净,唯有通过摆盘棋局来恢复。

    他归凡时候所悟出的棋局,对于状态的恢复有极大的帮助。

    一局棋了,陆番的元神便恢复了五成。

    不过这还不够。

    没有急着继续进入传道台完善《大罗仙经》,而是在湖心岛上开始徐徐行驶,思索着,如何构建气运。

    要知道陆番这一次推演出来的《大罗仙经》和气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思索气运的打造,很关键。

    湖心岛上一如既往的静谧。

    小应龙在本源湖中游荡着,从时间回溯的战场中厮杀出来,小应龙越发的放飞自我,他似乎觉得阿爸已经没有办法奈何他了。

    轰!

    一声巨响。

    那是倪玉丹锅炸开的声音,冲天的刺鼻味道滚滚。

    另一边,凝昭周身仙气垂落,修为越发的深刻了。

    伊月则是在道碑前,锤炼自身道意。

    陆番满意的点了点头,三位侍女的修行都很刻苦,这很好。

    相较之下,那在本源湖中玩水,时不时的吐泡泡的小应龙,就让陆番有些不高兴了。

    这么多榜样都没办法改变小应龙贪玩和偷懒的习性么?

    陆番恨铁不成钢。

    恰好,虚空一阵动荡。

    时间回溯的战场中。

    青龙以人形态,浑身浴血的走出,周身杀气滚滚,赤红着眼。

    “啊啊啊……”

    青龙声音无比的沙哑。

    他终于杀出来了,在时间回溯的战争中刷够了五万积分,青龙也算是拥有击杀仙宿境的实力了!

    “阿爸!我做到了!”

    青龙咚的一声跪在了海面上,泪流满面。

    “阿爸,我再也不敢去逛窑子了,再也不敢一次点五人了!”

    青龙一边说,一边搓着泪水。

    湖心岛上,陆番似乎听到了青龙的哭诉声,有几分感慨的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青龙自己杀出来,陆番都差点忘了这家伙。

    元神涌动,将青龙心中因为战争而残留的崩溃,喜悦等情绪抚平。

    陆番让其登临湖心岛。

    青龙来到湖心岛上,变得有几分拘谨。

    在陆番面前不敢有丝毫放肆。

    陆番看着青龙,又看了看小应龙,微微蹙眉。

    这天龙种的实力,除了竹珑,似乎提升的稍稍都有些慢了。

    不仅仅是他们。

    陆番的眼眸中,骤然线条浮动,看到了赤龙,蜃龙等……

    这些天龙种的衍化,需要漫长的时间,否则他们很难变成强大存在。

    “毕竟是我陆平安打造出来的……实力太弱了,可就丢人了。”

    陆番思索着。

    八大天龙种。

    竹珑最强,如今更是能够吞吐五凰天道,借天道之力修行,论及实力,怕是整个五凰中,除了他陆番,和顾茫然后的最强者。

    至于陆九莲,应该都不是竹珑的对手。

    而其他的天龙种,表现就很平常了。

    小应龙好吃懒做,青龙不仅喜欢演,还喜欢逛窑子……

    赤龙则是一根筋,修为增长速度很慢。

    陆番轻抚额头,自己都打造了些什么啊。

    “龙气与气运在原理上有些类似。”

    “届时,倒是可以让天龙种成为连通三界气运的支点。”

    陆番摇了摇头,让青龙离去。

    青龙顿时欣喜,保证自己不会再度做有损阿爸威名的事情之后,就化作横亘苍天的青龙,蜿蜒消失在了瀚海之上,重回人间。

    小应龙坐在本源湖中,看着离去的青龙,又百无聊赖的躺下。

    咸鱼的龙生,就是这么枯燥。

    陆番懒得理会小应龙,重新回到了白玉京楼阁上,心神沉浸入了传道台内。

    在传道台内,陆番花费时间,继续完善《大罗仙经》,不仅仅如此,还有研究气运,如何将天道道蕴,转化为气运。

    这个研究就比较复杂了。

    陆番花费心力推演,通过五凰的天道来构建气运。

    不过,毫无头绪。

    陆番想到了那梦游仙武,得到了一缕先天紫气。

    因而,通过对这一缕紫气的研究,将道蕴镌刻到五凰本源上,再通过五凰天道,转化出类似紫气类型的玄奥能量,便当做了气运。

    最终,气运的原料,事实上便是道蕴。

    陆番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不过,弄出了气运的力量,这只是个开始。

    需要将气运布道三界,是个浩荡的工程,他需要花费更多的心力,更多的推演。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陆番通过传道台不断的完善着。

    比起六道轮回观想法,大罗仙经的难度更加的巨大。

    轰隆隆!

    终于,有一日,陆番完成了推演。

    睁开了沧桑了许多的眼眸。

    “一切准备就绪,如今……还差一个引子,就如传六道轮回观想法那般,如何将大罗仙经这等修行法传道而出。”

    陆番端坐千刃椅,手指徐徐轻点。

    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继续以壁画的方式?

    陆番眼眸骤然一亮,心中顿时有了想法。

    他不是刚梦游仙武?

    按照仙武世界的格局和气势,将大罗仙经传出,这事情绝对十拿九稳。

    对于陆番而言,打造一个传道的秘境,反而比推演《大罗仙经》要简单的多。

    他通过传道台,很快便将秘境给构建出来。

    同样是以壁画的方式。

    并且,这一次……陆番需要讲一个完整的故事。

    打造这个秘境,并没有花费陆番太长的时间。

    大概半个月时间,秘境便打造完毕。

    湖心岛。

    白玉京楼阁之上。

    陆番端坐,身前则是摆着灵压棋盘。

    手中捏子,眼眸中骤然线条交织。

    挽袖,徐徐落子。

    恐怖的劲风骤然吹起。

    陆番的衣袂在不断的飘扬!

    “秘境开,气运起。”

    子落棋盘。

    淡淡的声音骤然从陆番的话语中响彻而出。

    ……

    飞升地。

    月朗星稀。

    正在闭目修行的陆九莲蓦地睁开了眼,心底一阵悸动。

    他站起身,动作极大,惊醒了远处盘坐修行的唐果。

    “师父,怎么了?”

    唐果惊讶无比的问道。

    “好像……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陆九莲深吸一口气。

    “走。”

    他没有废话太多,一朵莲花在空中绽放,下一刻,他迈开步伐,踩着莲花,刹那掠出。

    唐果反应过来,连忙施展神王体的强横,跟随了上去。

    “师父,等等我!”

    不仅仅是陆九莲。

    整个飞升地在这一刻,一位位飞升者们,皆是睁开了眼!

    轰隆隆!

    飞升地的天穹,刹那间有霞光万丈,七彩的流光,像是幕布一般遮蔽了所有地方。

    让大地都在霞光的变换下,犹如霓虹闪烁。

    “天生异象,有大事发生!”

    “能够让整个飞升地都如此动荡的异象,这大事……非同小可啊!”

    “难道是……那些古帝要回归了?”

    下三重天的飞升者们,惊异万分。

    他们想到了虚无天的特殊性,认为是那些消失的古之大帝们欲要现世,因而一个个激动了起来。

    五凰的天人们也纷纷站立而起。

    天庭遗址处。

    霸王、唐一墨、杜龙阳、叶守刀,还有在陆番的劝说下,选择飞升的女帝倪春秋等人,皆是盯着变换不定的天穹。

    轰隆隆!

    蓦地,整个飞升地地动山摇。

    “是那帝兵曾经坠落的位置!”

    “那儿的帝威散去了!难道……是帝兵留下的东西?”

    一位位修士惊疑不定。

    确定了位置后,许多人皆是赶赴而至。

    随着帝兵崩碎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平日里,大家不在意,如今异象出现,大家就鼓起勇气选择靠近。

    越是靠近,就越是感受到了可怕的压抑。

    不管是下三重天的飞升者,亦或者是五凰的天人,都感觉到了极大压迫。

    那是一种灵魂层次上的压迫。

    陆九莲和唐果早早的便已经伫立在了帝兵陷落之处。

    霸王等人见得他,纷纷赶赴而至。

    “这帝兵陷落之地,我曾经走过,里面空空如也,只剩下了帝兵残留的帝威,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等异象……是我看走眼了。”

    陆九莲道。

    霸王等人则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轰隆隆!

    看着那冲起的七彩仙光,这一切持续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

    浓郁的仙气,笼罩在帝兵陷落区域。

    不过,众人都不敢有任何的放松,越是未知,越让人恐惧和警惕。

    当仙光逐渐消失,飞升地的天穹开始密布乌云。

    一场大雨滚滚而下。

    这是前所未有的大雨,似是洗刷了天地间的一切。

    帝兵陷落之地的仙光收敛,在大雨之下,茫茫帝威尽是冰消雪融般散去,大地开始开裂,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地底深处徐徐浮现而出似的。

    轰隆隆!

    大地似是被抽动的地毯一般不断的抖动。

    很快,大地破碎,往两侧开裂。

    一块巨大的石壁,充斥着古老与岁月气息的石壁一角从地底蔓延而起。

    像是被什么给推出来一般。

    不仅仅是一块石壁。

    一块又一块,不断的从地底深处蔓延而出。

    “快看!石壁上有壁画!”

    蓦地。

    有人眼尖,发出了惊讶之声。

    陆九莲,霸王等人目光皆是凝起。

    “这石壁充满了岁月的气息,尘封在这飞升地的地底,至少千万载岁月,定然是因为帝兵的陷落,所以才是引动了这石壁……”

    “难道这石壁会出现,是因为帝兵?”

    不少人骇然。

    崩灭一件帝兵才引动的石壁,那该是何等珍贵?

    石壁上所记载的壁画,又该是何等隐秘!

    一位位修行人,再也顾不得安危,纷纷爆射而出。

    不过,石壁上所绘制的画像中扩散而出的威压让飞升地中的诸多修行人,皆是感觉到了极大的压迫。

    他们想要靠近石壁,变得无比的吃力。

    陆九莲、霸王等五凰的天人们也皆是动了。

    轰隆隆!

    许多人惊悚的抬起头。

    整个飞升地在动荡不已。

    天穹之上,一道又一道交织的道蕴翻涌着,似乎隐隐有所不安一般。

    随着众人的靠近。

    修士们将目光落在了石壁上。

    轰!

    一位位视线落在其上的修士,只感觉元神被强悍的力量给吸引,刹那间,炼化三道仙气以下的仙宿境,纷纷口鼻溢血,身躯踉跄,元神受损。

    而炼化三道仙气以上的仙宿境,则是陷入呆滞。

    元神被拉扯入了一个浩瀚的世界,弥漫着比起九重天更加强悍的气息的世界。

    仿佛有一幅画卷在缓缓的斩开。

    哪怕是整个飞升地最强大的陆九莲,也是陷入了痴呆中。

    霸王、杜龙阳等人。

    还有不少下三重天的仙宿老祖。

    皆是呆呆的看着石壁。

    他们心有所感,仿佛有一个尘封了纪元的秘密,要涌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一部史诗般的画卷。

    画卷中,人族尚在茹毛饮血的时代,在与无数巨兽和凶兽的追逐下,苟延残喘。

    人族繁衍,创部族,引天火,立人皇,引领着茹毛饮血的人族,与异兽争斗,在艰苦的条件下活了下来。

    但是,人族只是勉强活下来,无数的异兽,可以毁灭大地的可怕凶兽,拥有奇异神通的凶兽,轻易可灭杀无数的人族。

    人皇不甘,论道上苍。

    创修行法,夺天道之力,使得人族可修行,逐渐有能力与凶兽抗争。

    天道被夺天道之力,震怒,降下无尽雷罚,人皇与天道抗争,硬抗天道轰击而不死,并且夺天道道蕴,转化人族气运,使得人族昌盛起来,人皇更是创造修行法,诞生了许多拥有大能力,能飞天遁地,毁天灭地的至强者。

    凶兽被镇压,人族成功立世,繁衍万代,薪火永传。

    石壁中所记载的事情,仿佛史诗一般冲击着观望石壁的众人的心头。

    而人皇所创的修行法,名为《大罗仙经》,壁画上演绎的一切,则是让世人呼吸急促。

    他们看到了气运之道的强悍。

    人仙,真仙,玄仙,金仙等强者所组成的瑰丽世界……冲击着他们的心神。

    当众人的意志落在了最后一块石壁上的时候,其上正是封存的《大罗仙经》,只不过,这经文和修行法,蒙着浓厚尘埃。

    下三重天有仙宿老祖迫不及待的释放出元神,希望能够拂去石壁上的尘埃,让《大罗仙经》重临世间。

    可是,这位仙宿老祖的元神刚刚落下,便被震的口鼻溢血,倒飞而出。

    众人骇然。

    可是,就这样放弃,又心有不甘,许多人都尝试要让《大罗仙经》面世。

    可是随着一位位修行人的失败,大家的心逐渐沉入谷底。

    哪怕是最耐揍的霸王,也一样咳血。

    甚至连陆九莲也受创。

    众人不信邪,蓦地,陆九莲想到了壁画中,人族面对险恶环境,众志成城,团结一心的画面。

    不由的心有所感。

    集合所有修士,纷纷释放出了元神,如此之多的元神涌入了石壁中,终于是震碎了尘埃。

    而有了第一块被震碎的尘土,很快就有第二块。

    尘封了无数载岁月的《大罗仙经》,在飞升地所有修行人的共同努力下,缓缓的脱落尘土,重新面世!

    经文很古朴,众人恍然间仿佛看到了一位老迈的身影,一字一字在石壁上刻下经文的画面。

    “那是老人皇!”

    霸王开口。

    “人皇夺天道气运,被天道剥夺长生的权利!”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陆少主说过人皇不可得长生,原来缘由在此!”

    不仅仅是霸王,一位位五凰的天人,不由恍然。

    看着石壁中的画面,面色动容。

    嗡……

    蓦地。

    石壁上的文字,仿佛活过来似的!

    轰隆隆!

    一个个文字,竟是脱离了石壁,飘飞而起,冲入了天穹之上。

    无数的道蕴在翻涌,《大罗仙经》的经文洋洋洒洒,很快,便涌入了所有人的心头。

    这是一部修行法,修气运的修行法!

    “快看!那些道蕴……化作了气运!”

    有人记起了石壁中人族翻涌的气运,不由骇然开口。

    尔后,在万众瞩目之下。

    千丈门户浮现而出。

    那是天门!

    曾经接引他们飞升的天门!

    而如今,这天门再现,却并不是因为有人飞升,天门之上的那些异兽纷纷活过来,不断的在如瀚海一般汹涌的气运之下映照着。

    天门被气运冲开。

    无数的气运冲出了天门,涌入瀚海出现了一个宣泄口,疯狂的涌入人间大地!

    飞升地中。

    所有修士的脸僵住了。

    “这……这怎么回事?道蕴化气运,为何涌入人间大地?”

    有下三重天的仙宿老祖冲起,悍不畏死的拦在了天门前,欲要吸收气运,气运加身。

    然而,气运穿透他的身躯,一点都不曾沾染。

    相反的是,有不少气运化作丝线缠绕而出。

    落在五凰的天人们身躯之上。

    霸王周身缠绕气运,陆九莲,杜龙阳,倪春秋等人身躯周围也缠绕气运,气运中仿佛映照着他们为五凰大地所做的贡献,为抗争外敌所流淌过的鲜血。

    五凰的修士们在这一刻,竟是得到了一种升华。

    下三重天的飞升者们,眼睛刹那间就变得通红!

    陆九莲睁开眼。

    他目光熠熠。

    心有所感。

    不仅仅是他,五凰的天人们,面色皆是波动起来。

    司马青衫、孔南飞等人,大笑着,朝着那气运涌出的天门而去。

    一位位五凰天人,伫立在天门前,一步迈出,跃出天门,重回人间。

    ……

    五凰大陆。

    一位位正在修行的修行人皆是惊骇欲绝的睁开眼。

    原本是深夜的天穹,却是在这一刻,亮如白昼。

    天穹之上。

    千丈天门浮现。

    无数修行人激动不已的伫立起身。

    如今的五凰大地修行人,皆是以飞升天门作为目标,如今天门现,是有谁要飞升了么?

    然而……

    让世人骇然的是,天门中,竟是人影绰绰,有浩浩荡荡的笑声传出。

    一位又一位传说的天人,裹挟着仙气,走出天门。

    哪怕是凡人,都能见得这般异象。

    大玄历四百二十八年。

    仙门开,天人临凡尘。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身前,灵压棋盘闪烁着熠熠光辉。

    抬头望着天穹,看着从天门中纷纷走出的五凰天人,看着那些重新回归的天人们,嘴角不禁流露出一抹笑意。

    他可以预料的到,接下来五凰的修行风气,随着这些天人们的回归传道,将会犹如燎原之火,烧的漫天通红。

    将会有无数修行者突破,可提成灵气将实现暴涨!

    蓦地。

    陆番眼眸骤然一凝,面上有一抹愕然浮现。

    却发现系统提示,在眼前飞速的流淌而过。

    “恭喜宿主创《五皇经》,《六道轮回观想法》、《大罗仙经》,维系三界,打造五凰小世界的仙武根基……”

    ps:第二更到,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