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百一十八章 保持冰山女孩该有的优雅
    天机峰之上,气氛无比的凝重。

    “这是……凶兽的气机?”

    霸王和唐一墨等人开口,这股气息,他们怎么会陌生,当年和凶兽六婴一战,险些身死。

    因此,他们对于凶兽的强大和气息都是有着深刻的印象。

    莫天语掐指而算,眉宇蹙起。

    “澹台莫桀好算计,他竟是有这等收服凶兽为己用的手段!”

    “当年陆少主与上界圣族一战,诸多帝兵流落,虽然帝兵都被陆少主收取,可是,其中所蕴含的古帝气机,却是激活了那些古帝们布局留下的凶兽巢穴。”

    “不过,哪怕有古帝气息,这些凶兽也不可能这么快成型才对……因而,澹台莫桀以人族气运为根,融入凶气与杀气之中,培育出了绝世凶兽……”

    莫天语一卦算出了这一切。

    霸王和唐一墨等人,顿时神色微变。

    “他疯了啊!”

    唐一墨忍不住道。

    当年凶兽六婴带来的灾厄和压抑有多么恐怖?

    一头凶兽出世,带来的影响,可不仅仅是破坏力,还有凶兽自身的气机所散发出来,影响而出的妖兽!

    以气运喂凶兽,这是何等愚昧!

    “昏君,暴君……愚蠢至极!”

    霸王也是冷着脸,忍不住骂道。

    吕木对摇了摇头,他也是没有想到,事情竟是会发展到这般。

    “妖族王庭的军队和起义军的联军,面对这等凶兽,没有任何的抵抗力……直接溃败了。”

    吕木对道。

    “澹台莫桀如今修为也不弱,他显然是算到了这起义军的背后,是我等在扶持,因此,他不会束手就擒。”

    在场众人则是纷纷冷肃。

    霸王摇了摇头:“此子……比起当年的宇文秀更是昏庸,更加狠辣。”

    “不过,他以为依靠着凶兽就可以改变命运么?”

    咻咻咻!

    尔后,众人纷纷动身,化作流光冲天而起。

    如果是之前,他们不太好出手。

    但是,随着澹台莫桀寻来了凶兽作为帮手,他们自然就不能再继续观望下去,有了参战的理由。

    ……

    西桐关,从西域往帝京的第一座城关。

    这是一座有了数百年历史的关隘,高大而威猛,城墙高耸,布满岁月的气息。

    而此刻,城关之前。

    一头有七八丈大小的绝世凶兽悬浮。

    这是一头有着密密麻麻缭乱触手的凶兽,一颗硕大的眼珠子滚动之间,充满了邪异。

    西桐关的城楼上。

    奉命镇守的金甲亲卫背负着手。

    他的身侧,则是摆放着一口小鼎。

    这头绝世凶兽便是从小鼎中释放而出的。

    金甲亲卫无比的狂热,他乃是澹台莫桀利用自身的金色血液培养出的强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与凶兽有些相似。

    看着妖族王庭和起义军的军队溃败,金甲亲卫忍不住大笑。

    幸而陛下有远见,让他们先镇守住城关。

    否则,以城关守将那没有任何抵抗心思的态度,可能不用数日,这些大军就会兵临帝京城下了。

    绝世凶兽肆虐着。

    狭长的触手每一次抽击,都会将大地都撕裂出可怕的沟壑。

    这凶兽太强大了,释放出的气机,就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

    最可怕的是凶兽大眼中释放出的精神波动,要泯灭一切似的。

    凶兽一出。

    妖族王庭和起义军的军队,甚至都未能踏出一步,就直接混乱崩溃了。

    连鼓起勇气和凶兽战斗的心思都没有。

    轰!

    蓦地,天穹响彻起惊天轰鸣。

    滔天魔气翻涌。

    魁梧的霸王一步一步,踏空而至。

    唐一墨,聂聂长卿等人则是跟在身后,皆是悬浮在天穹之上。

    西桐关上,金甲亲卫心头一颤,抬起头,看到霸王等在五凰大陆留下传说的修行者,心头不由大惊。

    “暴君无道,竟是勾结凶兽,崩毁人族根基……当诛!”

    霸王冷肃无比。

    他化作一道流光,径直杀出!

    咚!

    恐怖的气机扩散,魔气翻涌之间,霸王如神魔挥舞着斧盾,与大眼凶兽厮杀。

    大眼凶兽挥舞触手,一击将虚空都抽击的爆碎。

    “这是一头拥有玄仙战力的凶兽,不过,比起六婴弱些!”

    抗住一击之后,霸王便判断出了这头凶兽的实力强弱。

    这头大眼凶兽的确很奇特,融合人族气运之后,实力很强大,可是,却比不上六婴。

    这或许是和融合的气运多少有关系。

    唐一墨也动了。

    他与霸王本就配合过,两人战起凶兽,竟是有声有色。

    唐一墨直接开六脉,面对绝世凶兽,他不敢小觑也不敢留手。

    早点打死,早点完工!

    他们不能对弱小的修士动手,因为杀了弱小修士会折损气运,对他们而言没有好处。

    不过,杀这等凶兽,可是会得气运加身,他们自然是欢喜。

    三者撕裂虚空,入天外战场厮杀。

    战斗十分的剧烈,天穹都仿佛变了颜色。

    密密麻麻的妖族和起义军的联军,抬头观望着这一战。

    而西桐关上,所有守军也同样望着。

    想要攻破西桐关,就必须斩杀这头凶兽,否则……想要攻下大玄神朝,很难。

    而这一场战斗,也决定着接下来战争的走向。

    天外战场。

    霸王和唐一墨魔气滔天,两者联手,打出惊世杀伐。

    双手握斧,魔气卷起如长龙。

    唐一墨化作紫色,横亘之间,一拳打出,虚空爆碎。

    半步玄仙境的两人,比起之前对战六婴之时要强大许多了!

    他们的气运浩浩荡荡,几乎要化作江河奔涌。

    大眼凶兽嘶吼着。

    每一根触手挥击之间,都能拥有恐怖的威能。

    这毕竟是一头玄仙级别的凶兽。

    拥有着圣境战力!

    霸王抗住大眼凶兽每一次抽击的攻伐,面上带着冰冷。

    他为肉盾,唐一墨则是不断利用肉身爆发之间的极速逼近凶兽,打出致命杀伐。

    “这凶兽攻击力量很弱,比起凶兽六婴弱了不止一个档次……,若非他的防御的确不俗,甚至都不能算是真正的玄仙级。”

    唐一墨发丝被气浪冲击的飞扬,落在霸王身边,说道。

    霸王抗住了一次又一次的攻伐,眼眸中倒是很沉凝。

    “的确无趣,结束这一战。”

    霸王道。

    下一刻,唐一墨身躯几乎化作血红色,一根根青筋从肌肤中窜动而出。

    八脉遁甲!

    轰!

    身形撕裂虚空。

    而霸王也动了,道意……不屈!

    扛了这么久的打,积蓄的力量,在这一刻,纷纷爆发!

    两道长虹在天外战场中,卷起惊世威能。

    大眼珠子凶兽,在这一刻仿佛变得无比的渺小!

    似乎要在这两道卷动的长河之下,覆灭似的。

    然而……

    大眼珠子的眼珠子中倒映着着画面。

    尔后……

    眼珠子的瞳孔一阵变化,三颗水滴状的东西飞速旋转而起。

    强横的精神波动扩散。

    嗡嗡嗡……

    像是一种独特的精神波。

    咚咚!

    唐一墨和霸王,只感觉身躯一颤。

    他们强悍的气血和力量在这一刻,竟是失控了一般。

    唐一墨直接从开六脉的状态中跌落,气息萎靡。

    霸王的不屈攻伐,也在这一刻变得衰弱,在精神扰乱之下,不屈的意志竟是散去。

    削弱后的攻伐,砸在了大眼珠子的身躯上,一根根触手爆碎。

    大眼凶兽发出嘶吼,混乱,无序,暴虐的精神波不断的冲击着。

    霸王和唐一墨发出闷哼,三者撕裂战场,回归五凰。

    竟是战得两败俱伤。

    ……

    西桐关前。

    气氛无比的严峻。

    蓦地。

    虚空撕裂。

    大眼珠子凶兽凶气杀气伴随着气运翻涌,被打爆的触手,飞速恢复,重新现世。

    霸王和唐一墨则是神色苍白,跌出战场。

    所有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霸王和唐一墨的联手……竟是没能拿下这大眼凶兽?!

    倪玉头顶着吃水果看戏的小应龙,取出丹药递给了霸王和唐一墨。

    两人没有拒绝,吞服了丹药。

    “这凶兽有着独特而强大的精神攻击手段……稍有不慎,元神会受损,灵魂崩灭!”

    霸王道。

    这凶兽的肉身不强,但是……精神攻击实在是棘手。

    西桐关上。

    金甲亲卫见到这一战的结果,顿时流露出大喜之色。

    握着拳头,挥舞苍穹,发出了狂热怒吼。

    ……

    大玄神朝,帝京。

    澹台莫桀沐浴在金光中,皮肤下的金色血液在不断的流淌,一点一点的冲击着他的肉身,隐隐约约之间,仿佛还有震耳的轰鸣。

    似乎有天道的气息在流转似的。

    “肉身成圣境……”

    澹台莫桀眼眸中流露出万千精芒。

    金色血液太强了,真乃至宝!

    竟是让他在短短时间中,从一介凡人,成为如今这等实力极强的修士。

    “总有一天,朕要帝临天下!”

    澹台莫桀笑了起来。

    尔后,他穿着闲适的宽松衣衫,登上朝堂。

    整个朝堂,如今一片压抑,换了好一批的百官们,大气都不敢出。

    杀戮成性的暴君,他们可招惹不起。

    低调做事便可。

    很快,侍从取了前线传来的消息。

    “启禀陛下,西桐关传来战报,王庭和起义军联军溃败,霸王项少云与体宗唐一墨,两大半步玄仙合力战神兽,神兽神威浩荡,盖压二者……神朝大捷!”

    侍从激动无比的宣读道。

    澹台莫桀眼眸一眯,手一招,描述着情报的纸张便飞入了他的手中。

    扫了一眼,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愧是玄仙级别的凶兽,哪怕是霸王和唐一墨等传奇真仙都打不过它。

    六座关隘,六头绝世凶兽……称之为铜墙铁壁怕是都不为过吧!

    至于帝京,更是有融合了大气运的凶兽云蛊雕在镇守。

    澹台莫桀感觉可以无后顾之忧。

    大笑之声萦绕在朝堂之间。

    百官们皆是面面相觑,不少修行势力的掌门都是在其下拍着马屁。

    澹台莫桀收敛了笑声,目光熠熠,内心意动不已。

    如今的他,可以说的上气势攀升到巅峰。

    肉身成圣境,更是可以控制七头绝世凶兽,踏上人生巅峰!

    “朕需要一位配得上朕的帝后!”

    站起身,拂袖而起,信誓旦旦的声音,炸响。

    如今,大玄神朝有七大绝世凶兽镇守,后顾之忧全无。

    他则是要去做一件之前一直想做的事。

    他穿着华贵衣衫,金光闪闪。

    帝京城门大开,车队高调出行,在长街民众们唯唯诺诺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朝着不周峰而去。

    不周峰下。

    如今,早已经被澹台莫桀给封锁,能够在天道树下修行的,都是选择站为大玄神朝一方的修行势力。

    随着澹台莫桀的车队抵达。

    所有沉浸在修行中的修行人纷纷起身,恭立两侧。

    澹台莫桀抱着一口小鼎,扫了一眼,看着这些修行人对他的恭敬,他感觉到很满意。

    从车辇上走下。

    抬起头,望着那一眼看不到尽头的不周峰,眼眸中流露出兴奋之色。

    抱着小鼎,他遣退了所有的随从,一人一鼎,往山巅上而去。

    青石板上,清脆声音响彻。

    再度来到了半山腰。

    蓦地,恐怖气机弥漫,天地似乎都在这一刻变色。

    澹台莫桀心中激动不已。

    他如今,肉身成圣境,感觉可以与不周峰魔女战一战,而且,有气运在身,他也不惧生死,而且有凶兽云蛊雕在,他更是底气十足。

    这等强势的女人,唯有打赢,才可被收服。

    不周峰之上。

    竹珑握着竹笛,伫立在青石上。

    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轻颤。

    她感受到了澹台莫桀的恶意。

    微微扬起光洁的下巴,望向了东海方向。

    仿佛在询问阿爸。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端着天仙酒,酒液入喉。

    棋盘上的棋子渐满。

    眼眸中线条跳动,看到竹珑伫立不周峰之巅,朝着他流露询问姿态,陆番微微颔首。

    逐渐冷漠了起来。

    澹台莫桀如今气势攀升到巅峰,竟是作死的来不周峰,欲要打竹珑的主意。

    “既然如此,从今日起,便是便是气势崩溃的开始。”

    拈起一颗棋子,徐徐落在了棋盘上。

    “记住,要保持冰山女孩该有的优雅……留一口气便好。”

    ……

    不周峰之上。

    竹珑睫毛轻轻一颤,晶莹的嘴角上挑,露出可爱的梨涡。

    仿佛是收到了陆番的消息。

    竹珑抿了抿嘴,低头间,面上的微笑,消失无踪,只剩下了冷酷。

    吼!

    青芒涌动,青龙盘旋而至,从龙门中钻出。

    化作青袍青年的模样。

    正好遇到竹珑冷酷的面庞,青龙心中一咯噔,赶忙躬身,满脸谄媚。

    “大姐大,你继续,小弟就是路过。”

    青龙身躯鞠躬九十度,双手前伸,求生欲极强。

    竹珑没有回应。

    咻的一声,身躯消失在了不周峰之巅。

    青龙赶忙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在,这时候,他才是发现了登临不周峰半山腰的澹台莫桀。

    摇了摇头。

    “这狗皇帝,想屁吃上瘾了啊,大姐大也敢觊觎?”

    不周峰半山腰。

    澹台莫桀只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抑陡然降临。

    却见那不周峰魔女出现。

    他的脸上喜色尚未出现,下一刻,便见那少女睫毛一颤,徐徐睁眼。

    天地间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变得黯淡无光。

    不周峰的天地,开始白昼与黑夜的变化。

    阴阳二气翻涌。

    化作了巨大的磨盘倾轧而下。

    哒哒哒哒哒哒哒……

    噗!

    澹台莫桀连反抗都做不到,肉身便仿佛被倾轧,炸出无数的声响,淡金色的血液飞溅不断,他引以为傲的圣境肉身,在这一刻,脆弱的像张纸。

    若非心脏中的金色血液释放出能量护住他。

    他怕是……已经没了。

    山脚之下。

    所有人面面相觑。

    看着意气风发的澹台莫桀如一瘫烂肉般滚落而下,他们不禁抽了抽嘴角。

    金色血液释放磅礴能量。

    很快,澹台莫桀就鲜血淋漓的战了起来。

    满脸恐惧的看了一眼那不周峰。

    不周峰魔女……好恐怖!

    惹……惹不起。

    一旁,天道树也微不可查的抖了抖。

    不过,这个亏,澹台莫桀却是有些咽不下去。

    他在金色血液的帮助下,伤势恢复了一些后。

    尔后,取出了小鼎。

    吼!

    嘶吼声炸开。

    血气迷茫。

    绝世凶兽云蛊雕顿时从小鼎中被他放出。

    恐怖的凶戾气息弥漫天地之间。

    天穹似乎都在这一刻变成了血色。

    云蛊雕展翅,庞大无比的身躯,凶戾的眼眸中满是暴虐。

    在澹台莫桀兴奋的目光中。

    云蛊雕愤然撞击向不周峰。

    咚!

    地动山摇,大地龟裂,山河奔涌。

    云蛊雕撞不周峰。

    险些将不周峰拦腰撞断。

    不过……很快,不周峰之上,烛龙虚影浮现而出,庞大无比,俯瞰着云蛊雕。

    犀利的尾巴陡然抽下。

    天地色变。

    啪!

    云蛊雕血羽纷飞,被抽的发出了凄厉惨嚎,深深的凹陷入大地中。

    化作一道流光回归到了澹台莫桀的小鼎中。

    澹台莫桀深深吸气,这时候,他才收起了他的不可一世。

    这不周峰魔女……太恐怖了!

    “云蛊雕乃绝世凶兽,气运加身,玄仙级强者对其出手会被削走气运……为何这不周峰魔女不受影响?!”

    澹台莫桀不敢久留,赶忙回京。

    意气风发的来,灰溜溜的走。

    气势都仿佛受到了重挫。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只是开始。

    ……

    因为西桐关之事。

    莫天语掐指而算,一卦算出了些什么,敞胸露肚前往了北域雪原。

    他找到了在雪山之巅盘坐的孟浩然。

    浩然宗脱离了大玄神朝,如今闭宗于北域雪原,每一位大儒都仿佛雪花一般,一尘不染。

    “师叔。”

    孟浩然感应到莫天语的到来,躬身问候,知道其来意后。

    带着莫天语往雪原深处而去,终于是见到了在闭关的孔南飞。

    “一头擅长精神攻伐的绝世凶兽?”

    孔南飞目光眯起。

    神色复杂万分。

    “大玄神朝……竟是与凶兽勾结,这是真的嫌气数太多耗不尽啊。”

    孔南飞一身邋遢儒衫,带着数百儒生,一同离去。

    这些儒生们横空而过,很快便抵达了西桐关。

    西桐关外。

    大眼凶兽横亘,触手横飞。

    精神波动扩散,形成一片场域。

    任何靠近的强者都会心绪紊乱。

    哪怕是霸王和唐一墨等人都束手无策。

    孔南飞到了,见到了这大眼凶兽,感应着精神攻伐场域,不由大笑起来。

    他取来了酒液,猛地灌了一口,豪气顿生。

    “区区孽畜,安敢逞凶!”

    一步迈出,

    浩然气涌动,似是化作长河在其脚下翻涌。

    卷起了他带来的浩然宗百位儒生。

    一位位儒生白色儒衫如雪般翻飞,横眉冷对。

    百位儒生同时开口,脚下浩气长河翻涌,似踏青云,浩气长存,与那凶兽大眼的精神冲击碰撞。

    孔南飞一步一步登青云直上。

    口若悬河,口诛笔伐。

    负手诵念《正气歌》。

    一气压得大眼珠子的精神攻伐无法扩散……

    甚至让大眼珠子眼珠子淌出了鲜血。

    霸王,唐一墨同时出手。

    恐怖杀伐爆发。

    大眼凶兽爆吼,然而,肉身并不是很强大的他,如何扛得住,触手一根根的崩灭。

    最后,竟是被霸王和唐一墨活生生的打爆!

    炸开的能量,冲击在西桐关的城墙之上,抖落碎石。

    伫立城楼的金甲亲卫,随着大眼凶兽身死,竟是惨嚎一声,眉心开裂,浑身血液蒸发,元神枯寂,惨死跌落城楼。

    西桐关,告破!

    消息传回帝京。

    刚从不周峰归来的澹台莫桀,忍不住怒咳出一口血。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