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正文 第2645章 神仙水!
    “谢了!”

    孟心月对他感谢道。

    “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嘛,哈哈……”火山兴奋的凑在她身边,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建议咱们立即生个娃,否则刚才那个男的回来后,会打扰咱们的二人世界。”

    “生娃?”

    孟心月眉头一挑。“对,对对,生娃!”火山口水都流出来了,说道,“你不知道啊!我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了,都不知道是百年,还是千年,一个人寂灭无聊,你懂的,我是男人,我也有需

    求的!”

    “而且,你也是女人,你也有需求,对不对?”

    “所以,为了咱们的幸福,也为了咱们能在这里创造一个美好的大家族,我觉得,现在立即生娃,比较好!”

    “……”

    他说着,直接去搂孟心月。

    谁知。

    孟心月直接一拳,重重的轰在了他鼻子上!

    顿时,鲜血四溅。

    火山捂着鼻子痛苦的惨叫起来。

    孟心月心里一怔。

    如今她力量恢复巅峰,本身又是天生巨力,寻常情况下,这一拳下去,对方肯定会被打飞。

    而他,竟然只是流鼻血!

    “我,我说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哎呦,疼的那个我啊……”

    火山郁闷的道。

    “你要是再嘴欠,下一次我一脚把你那跺掉!”

    孟心月冷声道。

    火山一听,吓的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双腿一夹,苦笑道:“姑娘,何必呢?我说的都是实话,在这里时间久了,真的会无聊的,况且,我还给了你那么珍贵的‘神仙水’……”

    “滚!”

    孟心月道了一声。

    这时。

    秦逸带着牧远回来。

    牧远也昏迷不醒,显然也是累的精疲力尽了。

    他见孟心月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就已经精神抖擞,狐疑道:“怎么回事?”

    “哦,他给我喝了点什么‘神仙水’。”

    孟心月说道。

    “神仙水?”秦逸愣了一下,看向火山手里的小玉瓶,道,“比晚霞灵气管用,还有没有?再来点!”

    边说,他边伸手从火山手里拿过来。

    “喂,喂……”

    还不等火山反应过来,秦逸便滴了一滴,往牧远口中。

    顿时。

    牧远的身体也和孟心月方才一样,闪烁气奇异的光芒。

    紧接着。

    牧远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药水果然不错!”

    秦逸惊讶道。

    “废话,这是我的‘神仙水’啊!”

    火山哭了。

    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被这个陌生人喝了一滴,真是心疼啊!

    “既然这么神奇,那我也来一点。”

    秦逸说着,仰头把剩下的那些,全部倒入口中。

    “什么?”

    火山愣住了。

    他匆忙夺回玉瓶,却发现瓶子空了,剩下的那些,全部秦逸喝掉了!

    “不,不好意思……”

    秦逸此时尴尬的道,“本来我只想喝一点点,补充一下体力,结果方才一倒水,全倒进嘴里了,我真不是故意喝完的……”

    “我要杀了你!”

    火山气的朝秦逸扑过去,想要掐死他。

    “咳咳,我赔你。”

    秦逸匆忙道。

    他拿出一袋子宝石,递给火山,道:“够不够,不够还有?”

    “七彩宝石?”

    火山见到这宝石,不由得一愣,问秦逸,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好人!”

    秦逸说道。

    “我是说,你们哪个世界的人?天人界?天洛星?还是……地球世界?”

    火山忙再问。

    “哦,我们是地球世界的人。”

    秦逸说道。

    火山一听,神色激动的一把抱住秦逸双手,睁大眼睛道:“太好了,太好了!”

    “咳咳,别这样,我的取向很正常……”

    秦逸想往回抽手,却被他握的太紧,怎么也抽不出来。

    “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小道士?看起来很清秀,但实际很猥琐。”

    火山说道。

    “小道士?猥琐?”

    秦逸下意识想起了老玄机。

    不少人都称他为小玄机。

    无论是世界之树地底下的章鱼八角兽,还是九连岛人鱼谷的人鱼女王,或者黄泉镇的桃花美人,也都称呼他为小道士,或小玄机。

    没想到,这个火山竟然也见过他。

    “咳咳,先说一下,你认识他?”

    秦逸说道。

    现在可不能承认,万一他们有仇呢?

    “当然认识!”火山一脸愤慨的道,“那个王八蛋,狗兔崽子,当年在这里坑了我一大笔宝贝,一溜烟没影了!我做梦都想杀了他!”

    果然!

    幸好没承认!

    秦逸同样一脸愤慨的道:“对,我对那家伙也没什么好感,话说,他都坑你什么了?据我所知,他穷的很,也没什么太好的宝贝啊!”

    “什么没有!”火山郁闷的道,“当年,我在天洛星搜集了一大堆神兵利器,全部都是仙级的,还有一些神药,他告诉我,说他有办法出去,让我把宝贝给他,他去杀了小花豹,结果这一

    等,就是几十年!”

    “……”

    秦逸汗颜无比。

    他真的不记得老玄机有什么宝贝。

    难道那老家伙,还藏着私货?

    “然后呢?”

    秦逸再问,“他是怎么从这里出去的?”

    “我怎么知道?要是我能知道,我也就从这里出去了!”

    火山郁闷道。

    秦逸沉思起来,嘀咕道:“也就是说,那老家伙来过东门城堡,去过神王殿……不得不说,他能活下来,并回到地球,果然是有两把刷子啊……”

    “老大。”牧远此时疑惑着开口道,“您师父会不会是‘传送符’之类的宝贝从这里出去的?”

    “师父?”

    火山这时一听,睁大眼看向秦逸,“敢情那家伙,是你师父?怪不得你抢我‘神仙水’,原来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妈的,我今天就要报仇!”

    边说,他边撸起袖子,要揍秦逸。

    秦逸见状,忙汗颜道:“误会,都是误会,这样,我带你出去,怎样?”

    “真的?”

    火山停下拳头,“你确定,你能出去?”

    “我师父呢,作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我,自然也可以啊!”

    秦逸说道。

    “好,那带我出去!”

    火山说道。

    “……”

    秦逸尴尬起来。自己怎么可能知道出去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