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林巧也火了,使出浑身解数推开老王头,眼睛红彤彤的,蓄满了泪水。

    老王头显然也被林巧弄得有点懵逼,看着这般狼狈的林巧,有点不知所措。

    “你不要太过分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得有个度,不是什么肉都能那么轻易的吃到的,能吃到的肉你不珍惜,我告诉你,以后你都甭想再吃了!”

    说完,林巧直接进了屋,这下可把他l媳妇彻底惹毛了,老王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圆场,于是打算做一桌子菜给媳妇赔礼道歉。

    可还没出门]买菜呢,林巧就拿着一个大箱子走了出来,老王头一下子就慌了。

    “闺女,你上哪去啊?”

    “我回娘家住,你不用管。”林巧打开门]把手准备出门,老王头一把拽住了林巧,大声说道:“回娘家干什么,在这住不挺好的吗?爸错了, 刚才做的不对, 你就原谅爸吧。’

    “原谅?你跟柳燕说去吧。”说完,她就挣脱老王头的手臂,径直走进了电梯,只留下老王头在原地悔恨地扇着自己巴掌。

    柳燕一边整理衣服,边哭着跑回了家,路上她想的最多的不是老王头对自己的越轨行为,而是自己的公公,居然和林巧有一腿。

    悲伤和愤怒瞬间涌上心头,她想回去狠狠地质问苏长明,说不定,那个时候苏长明还没有跟自己确定关系呢,一切说不定没有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她心里还存在着最后一丝期盼,可谁知道,一推开门,迎接她的,却是从卧室里传来的淫荡的浪叫。

    柳燕整个人都傻了,再三确认过这是自己家的时候,她的脑子乱糟糟一片,家里只有自己公公和妈妈,那在公公房间里欢爱的人,只有他们两个。

    柳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公公的房门口的,只觉得自己的腿像灌了铅样沉重,每一步都踩踏在刀尖之上。

    她扒着门框,那张大床上两具白花花的躯体交缠在一起,自己的公公翻身压在自己妈妈身上,两人的交合处被柳燕看的一清二楚,公公那粗大火热的棒子在自己母亲的蜜穴里面进进出出。

    柳燕呆愣在原地,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过。

    王琴大声浪叫着,她浑身都软成一滩水了,苏长明的棒子像永动机一样,不知疲倦地干着她的蜜穴

    蜜穴深处的花蕊不停的颤抖,连带着那淫水都肆意妄为地喷洒,只见王琴猛地尖叫一声,一道道喷泉从二人的交合处喷洒而出,淫荡腥臭的汁水洒的床单上到处都是狼藉。

    苏长明也即将来到最后的高潮,他使出浑身的劲,猛烈地在王琴的穴道里面驰骋征伐,终于,随着一阵怒吼,他将所有的宝贝全部射在了王琴的蜜穴里面。

    那淫荡的白浊顺着二人的连接处缓缓流下,像道小瀑布一样。

    苏长明大脑还有点空白,暂时运作不起来,可当他抬起头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柳燕时,瞬间清醒。

    “闺,闺女,你怎么 "苏长明结结巴巴地说道,王琴也尖叫着拿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看到女儿说道:“哎呀燕燕,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

    “打扰你们了是吗?我马上走。”柳燕浑浑噩噩地转过身来,还没走出几步就被苏长明一把抓住。

    “闺女,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现在脑子很乱。

    在床上躺着的王琴也感觉到了两人话语行间里的不对劲,皱着眉头说道:“你们,你们这是

    柳燕看着自己的母亲,原来那道记忆再次被翻了出来,在柳燕刚遇到苏哲之前,她的第一任男友,就是被她最爱的母亲给抢走的。

    她当时只觉得晴天霹雳,一心只想离家出走,在离家出走的路上才遇到了自己的现任老公苏哲。

    她本以为自己会忘记的,会释然的,可谁知道,自己的母亲再一次抢走了自己最爱的人。

    “你离开这里好吗,我不想在见到你。”柳燕对着王琴说道。

    王琴讶异地看着两,心里也差不多明白了,她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甚至都被气笑了。

    王琴指着柳燕的鼻子说道:“好啊,我说你怎么听到你老娘想跟他搭伙过日子的时候反应那么大呢,原来是你们俩有一腿,你听听你当时怎么说的?传出去怕别人笑话,你这事传出去,不更让别人笑话吗!

    “不用你管!”柳燕声嘶力竭地吼着,王琴愣在原地,泪水忍不住决堤而出。

    “好,好啊你个柳燕,养你十几年白养了,你以后也别认我这个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