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威胁
    此时任嫣还在住院,对蒋欣儿搬到主宅的事,一无所知,只是听傅果子说,言溪接她出院了,也没有多想。现在她的身体也恢复了差不多,但她不想太快出院,回去也是被言溪热嘲热风,看着碍眼,说不定又要虐她一番,还不如在医院多住几天,身体完全恢复了再说。

    这段时间她有私下和医生打听,现在她的体质不适合做放疗或者化疗,根本承受不住药物对身体的伤害,暂时只能保守治疗,但是她又不想让傅果子她们知道。因为她怕就算及时治疗,也不一定成功,尤其是言溪对她的一再伤害,让她早已心灰意冷。

    经常她都会这样想,或许就这样走了,对大家都好。

    傅果子从外面买了早餐回来,看她满脸愁容,抿唇叹了口气,走过去握着她的手说:“我怎么觉得你的笑容越来越少了,即使有时候在笑,也是刻意的强颜欢笑,言溪既然不来接你,干脆别回去了,出院后就住我那吧。”

    就在昨天,蒋欣儿出院的日子,那个女人的母亲,特意在医院楼下截住她,趾高气扬地告诉她,“叫任大小姐知趣点,该走多远就走多远,言太太的位置很快就是我们欣儿的了,这不今天我们就要搬去言溪的别墅了,主宅啊。”

    那个贱模样,让她当时就想打她一巴掌,不过思索了片刻,她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这样姓言的就能放过任嫣,也算是值得庆幸的,就让姓蒋的母女陪在他身边好了。

    不过这事现在她不敢告诉任嫣,怕她接受不了,再有就是她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她说,只好先瞒着。

    任嫣还在吃惊,有那么明显吗,还以为她掩饰的很好呢?她有些懊恼的皱了下眉,也懒得再掩饰了,垂眸轻声说:“医生昨天跟我说,这次的流产,对我影响很大,我的子宫受损严重,以后都很难再怀孕,也许就没机会再做母亲了。”

    这么严重的事情,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云淡风清的,像在诉说别人的事?傅果子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怎么可能,为什么医生没告诉我,却先来告诉你,你确定这是真的?”

    说好的真实病情只能告诉病人家属,不能直接告诉病人的,怕刺激到病人,对病情会失去信心,从而影响治疗?那现在这是什么操作?傅果子突然觉得不能忍,她要找那个不负任的庸医算帐。

    像是看出她的心思,任嫣扯着嘴角劝说:“是我的意思,我是成年人了,有权力知道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不能所有事都让你来为我操心,而且我不喜欢被蒙在鼓里。”

    都是言溪害的,这个垃圾一样的男人,怎么就是看不到任嫣的好,除了伤害还是伤害,太让人寒心了。

    “医生只是说有可能,也没有确定对不对,我们再去检查一下,说不定弄错了,要不去别的医院看看?”傅果子红着眼睛,不死心的说。

    隐忍着泪水,任嫣哽着喉咙说:“不用

    了,没那个必要,就这样吧,言溪根本不想让我怀他的孩子,他觉得我不配。”

    即使没有当面听说,她也知道,否则也不会在她流掉孩子的时候,一点伤心的痕迹都没有,他不管对她还是对她的孩子都足够冷血。

    “在乎他做什么,你就不能对他死心吗?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人,替稀罕你的人生孩子,你可以活的更好。”傅果子心里又急又气,真想打开她的脑壳,看看里面除了言溪,是不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任嫣伸手紧紧抱着她,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没有力气再爱了,不会再爱了,我也不配再去爱别人。”像她这样残破的身体,还能去爱谁?

    最后任嫣也没有答应出院后搬去傅果子家住,因为她了解言溪,他说过不会放过她,就一定会监控她,不让她逃跑。

    和她想的一样,不过多久,言溪就给她打了电话过来,刚一接通,他就在电话那头,不带半点感情的说:“别想着脱离我的掌控,别以为叶天程经你找了二个保镖,你就能离开我的视线,更别想着逃去国外什么的,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讲完也不等她的回答,就直接挂了电话,他吃定任嫣,不敢违背他,到时候肯定会乖乖回家,还会卑微的求他爱她,多看她一眼。

    接电话时,叶天程也刚好在旁边,他隐隐听到电话里言溪说的话,很担心,“你千万不要听他的话,再回去,他还是会打你,折磨你的,逃吧,离开他?”

    轻轻地摇了摇头,任嫣淡然地说:“他不会放过我的,既然这样威胁我了,他肯定做足了准备,我逃到哪,都会被他逮回来的,所以我不浪费力气,和他玩躲猫猫,有用再劝了,出院后我就会回去。”

    “可是我听说,他把那个姓蒋的女人接回去住了,就因为那个女人经常闹自杀,所以就这样不顾及你的感受,把别的女人接回家,你回去难道要看他们秀恩爱吗?”叶天程一激动,就忘了傅果子叮嘱他的,让他无论如何要瞒着。

    真是猪一般的队友,傅果子不忍直视地捂住脸,心里在哀嚎。

    果然,任嫣听到这个消息,一时接受无能,脸色一白,整个晃了晃,差点没坐稳,她赶紧伸手紧抓着床沿,以免体力不支晕倒。

    “谁让你多嘴的,真是被你气死了,任嫣你还好吗,千万不要想不开?”傅果子赶紧坐过去,把她搂在怀里。

    看见她这么痛苦,叶天程也后悔自己一时没控制情绪,又焦急的解释说:“我怕她执意要回家,到时突然看见蒋欣儿冒出来,我们又不在她身边,她会更受不了的,唉。”

    “那也不能这时候说啊。”傅果子心里气他,说话的语气有点冲。

    任嫣低着头,在她怀里轻颤了会儿,冷静了下来,握住她的手,轻摇着头,眼泪却滑了下来,“别说了,我不怪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