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好好准备
    闭了闭眼,她强撑着坐直身体,垂眸低语:“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会,”顿了顿,又对二个不愿就这样离开的人说,“放心我不会做傻事,我只是需要冷静一下。”

    只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任嫣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半点波澜,出奇的平静,这样反而更让人担心,这个时候她应该大哭一场发泄出来才对。

    傅果子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叶天程拉起来,转身往外走,一边还低声说:“我们先出去,别打扰她,我相信她会想通的。”

    她说了需要冷静,就应该给她空间,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她不是孩子,很多事情可以自己解决,除开言溪不提,她一直很有主见,可以撑起很多。

    被拖到走廊上,傅果子用力一甩,挣脱他的束缚说:“我就是不放心,你干嘛自作主张拉我出来,我要陪着她。”

    要回病房的她再次被叶天程拉住,有点恼火地说:“你没听到她让我们都出来吗?你就给她一点私人空间不行?你过度的关心只会让她喘不过气来。”

    “那该怎么办,她这样实在让人担心。”傅果子也有点不知所措了。

    “她不会有事的,言溪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她都默默承受着,现在她只是需要时间消化,等她冷静下来就没事了。”叶天程有些无奈的给她分析,话有些难听,却让人无法反驳。

    谁都知道,只要那个人是言溪,就算做了再多伤害她的事,她都会强迫自己接受,从来不会对他说一个不字。

    恨恨的跺了跺脚,傅果子气馁的说:“我去吃饭,你在这看着。”

    “这个点吃什么饭,不是刚吃完早餐吗?”叶天程在背后喊她。

    傅果子头也没回,潇洒的挥了挥手,“你管我,我就是要现在去吃。”

    被怼了一句,叶天程忍不住笑出声,咬了咬牙,这就有脾气?他里外不是人了,一个是真是不让人省心。

    接下来的日子,任嫣该吃就吃,该喝就喝,闭口不提言溪和蒋欣儿的事,仿佛忘了世上有这二人。原本神经紧张的观察着她的叶天程和傅果子,也稍微放下心来,不得不说,她对言溪的容忍度是没有底线的。

    一阵铃声响起,傅果子一看是自己的手机来电,还是个陌生号码,有点疑惑的接通,听对方说明来意,她回了声“我马上下来”,人就招呼没打一声走了。

    看的任嫣莫名其妙的,想叫住她问一声,可人已大步跨着走远了。

    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任嫣无聊的想躺下睡会儿,病房门却被傅果子一脚踹我,兴奋的喊道:“唉呀,累死我了,任嫣你看,你喜欢的兰花品种到了。”

    人也马上又坐了起来,下了床,走过去想要帮忙,“真的啊,好像很久了,我都以为寄不过来了。”

    “别,你站在那别动,我来就行,没那么重,”傅果子看她俯身过来,连忙阻止,甩甩短发上不存在的汗说:“是有点慢,这

    个品种的缺货,因为太多人订购,所以才等了那么多天,摆在哪好呢?”

    任嫣扫了下房间,指着窗台说:“就放那吧,还可以晒到太阳。”

    于是兰花盆被搬到了窗台,刚好遮住一点光,不过任嫣喜欢。她很感谢傅果子的照顾和陪伴,让她不至于那么孤单,她决定在医院再住几天,让心情可以更平静,几乎可以预想,当她回到那个家时,将要面对什么。

    言溪会不顾她的感受,公然在她面前秀恩爱,让她生不如死,而她已经有心里准备,但是还不够,她希望能做到,即使站在他们面前,也可以骄傲一点,因为她不允许在自己的家里,向另一个女人低头。

    不管是不甘心,还是言溪的行为激起了内心的愤怒,总之她要回去看看,看着她的家是怎样被人霸占了。

    三天后,任嫣决定出院,趁傅果子帮她办出院手续的空档,她去找了帮她看胃病的医生。

    “我可以给你开些中药,你试着吃一段时间,不过中医我比较不在行,这样吧,如果这几副药吃了对你的病情有好转,你去找这个老中医,他治好过几个跟你一样病情的人,希望对你也有帮助。”医生推了下鼻梁的眼镜,拿笔在纸上写了个地址,递给她。

    接过医生写的地址,任嫣看了一下,轻声说:“那么远啊,要做好久的车吧?”

    “可能要二三天的车程,毕竟那是一个古镇,比较偏僻,他已经退休,平常已经不给人看病了。”医生温和的笑了笑。

    任嫣很感谢他的好意,可是思索了片刻,她有点为难的问:“这个老中医退休了,那我去找他,他会搭理我吗?”

    “医者父母心,你都找上门了,相信他不会拒绝,实在不行,你就跟他提我的名字。”医生的笑意更深了,那是他早年学中医的老师,后来他半道转西医了,不过和老中医的情分还在。

    这位任小姐的身体每况愈下,治疗时间一拖再拖,现在已经没办法帮她做放疗了,只能保守的吃点中药,他是无能为力了,只能让她去找老中医,或许还有救。

    医生的热心肠让任嫣很感动,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比较多的,她收好那张纸条,起身告辞,“谢谢你了,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先去抓药了,”转身走到门口时,想到什么又回头叮嘱,“另外麻烦你继续帮我隐瞒,万一我的朋友问起……”

    “我一定保密。”医生神情严肃的说。

    其实他真的是一个温和的人,四十出头的年纪,却没有中年的叔的油腻,而是清爽谦和的。任嫣对他印象很好,最重要的是他守口如瓶。

    到药房抓药时,叶天程正好赶来接她,看她拿着一大包药就疑惑的说:“要吃这么多药?不是好了吗,是药三分毒,尽量少吃点。”

    没想到他突然出现在背后,任嫣紧张的把药单子揉成一团,握在掌心,垂眸掩饰眼底的慌乱,笑的有些生硬,“哦,我知道,医生说我胃不好,所以要吃点中药调理,没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