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出院
    “你的胃不好?难怪总觉得你食欲差,还瘦成这样。”叶天程好像终于有些明白似的,这段时间他就觉得说不出来的奇怪,任嫣这种病态的瘦,真的有点吓人。

    他一直以为是言溪长久的折磨,让她身心受到伤害才会这样,可是住院的这些天,他和傅果子撩足了劲,想把她养好,却不见她气色好转,还越来越瘦了。

    “是不是很严重,吃这些中药有用吗?”叶天程蹙眉,英俊温和的脸庞,很是严肃。

    怕被他问下去,会露出破绽,任嫣赶紧转移话题:“你应该知道胃病不好治,靠的是平日的调养,医生说我得了胃炎,所以开了中药……好了,我们快点回病房拿东西吧,果子应该已经办好出院手续了。”

    话音刚落,傅果子就大步从电梯出来,有点气喘吁吁的,额前的短发上还有些汗湿,她神情有点紧张的走过来说:“你怎么跑这来了,我到处找你,急死我了,”缓了缓,又对旁边的叶天程说,“你来的挺及时啊,就别愣着了,赶紧上楼搬东西吧。”

    “看把你急的,又不赶时间,而且我那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任嫣失笑,忍不住揶揄她。

    没想到傅果子却一本正经的说:“那可说不定,唉,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眼皮总是直跳,总感觉会出事,心里老不踏实。”

    听她这么说,任嫣脸色一僵,心里很难受,却无法安慰她,也许她真的会消失,到时候傅果子该有多难过。

    脆弱是女人的天性,莫名的伤感笼罩着她,眼里浮上一层水雾,任嫣忽然就有点难以承受。

    旁边的叶天程看出她的不对劲,有些责怪的说:“乱说什么,能有什么事,好好的出院的日子,别尽说些丧气话。”

    “我,算了,当我没说,任嫣对不起,你别难过,我的第六感一向不准的。”没想到任嫣反应这么大,都要哭出来了,傅果子也是有些懵。

    吸了吸鼻子,任嫣平复了心情,笑的有点牵强,“走吧,别站在这了,我没事,叶天程还要回公司忙,不要耽误他太多时间。”

    叶天程很想说他没关系,但是任嫣已经率先走在了前头,他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望着那个瘦削的过分的身影,眼里有说不出的担忧。

    “叶天程走吧,还愣着做什么?”傅果子歪着脑袋,在电梯前大声叫他。

    其实东西不多,就几件任嫣换洗的衣服,之前就没有往家里拿东西,都是傅果子后来添置的。那些饭盒、口杯之类的日用品直接就扔了,别墅里不缺这些,就算拿回去,肯定也会被言溪扔出来的。

    二个女人坐在后座,叶天程在前面开车,气氛有点沉闷,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各怀心事。任嫣知道,他们都在担心她回到家后,言溪会继续虐待她,而她却执意要回去。

    望着车窗外,不断在眼前倒退的景物,任嫣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她不是没有想过造成

    今天这种局面的原因,可是如果时间倒回去,她还是会嫁给言溪,那种执念,是她无法度过的劫。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眼前的景物越来越熟悉,离家越来越近了,任嫣双手不自觉的握成拳,指尖刺痛在肉里。

    “到了,我们下去吧。”车停了一会儿,任嫣还低着头发呆,傅果子扯了扯的衣摆,轻声提醒。

    恍然回神,任嫣茫然的看着面前熟悉的建筑物,这时叶天程已经绕过车头,把她打开了车门,俯身神色凝重的看着她说:“如果现在后悔了,我马上带你走,离开这。”

    微微摇了摇头,任嫣灿烂一笑,眼底却是清冷一片,“我不走,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去?”

    何苦这样为难自己,叶天程心一阵刺痛,从小到大,她都是性子比较软,可有些时候总是倔强的让人心疼。

    “我帮你把东西拿进去。”叶天程走到后备箱,打开车后盖,把她的东西提在手里。

    傅果子跟她走在前面,任嫣走到大门口,伸手中指按了密码,意料之中,还是换了,自嘲的轻笑一声,她按了门铃。

    “真是想打人啊,太欺负人了,混蛋。”傅果子还是没忍住,咬牙切齿的骂了声。

    门铃按了N次,才有人来开门,却是之前在医院见过的二保镖,那个黑瘦的高个子说:“言太太可以进来,其他闲人就赶紧离开吧。”

    “什么意思,我们是任嫣的朋友,为什么不能进去,这是她家,请朋友来坐坐都不行吗?你们算哪棵葱,趾高气扬的?”傅果子发现自己骂人的功力渐增,特别是碰见跟言溪有关的人,她的光辉形象毁在了这群臭不要脸的人身上。

    保镖挡在大门口,表情木然的说:“这是言总的意思,他刚来过电话,马上会赶回来,所以请你们马上离开,他不想看见你们。”

    说的好像他们多想见他似的,傅果子被气笑了,“什么鬼,这个家也有任嫣的一半,凭什么都是他说了算,睁大你们的狗眼,这还是任家的老宅,不是他姓言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外界谁不知道,任家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没有人还会知道任家的血脉是谁,他们只知道言溪主宰着任家的所有。任嫣也深深的知道这个事实,这二个拿钱办事的保镖是不会听她的话的。

    站在一旁的叶天程真后悔,刚才没有顺便带二个人过来,不然非打残这些混蛋不可。他沉着脸走过去拉着任嫣的手,“我们都别进去了,那就是个地狱,你进去了,就出不来了,走吧,离开这。”

    他的语气里带着哀求,这个时候他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从任嫣的神情他就知道,她不想离开,而他没有权力带她走,不知道以什么身份这样做。

    最后在任嫣的坚持下,叶天程和傅果子无奈又气愤地离开了,在他们的眼里分明带着对她深深地失望,可她只能辜负他们的好意,执意回到那个冰冷的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