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注定亏损
    任嫣走后,江路有些得意的看了言溪一眼:“看见没有,宁姐不喜欢你这样龌龊的人,所以你最好趁早放弃。”

    “得意什么,她把你当弟弟,证明你永远没有机会了。”言溪淡淡的道。

    “你……”江路握了握拳头,但是想到任嫣就在旁边,最后还是没有动手。

    因为任嫣等配合的很好,原本计划五天拍完的视频进度比想象中快了很多。大家一商量,为了早点拍完多留点时间公费旅游,决定赶赶工,争取明天就拍完。

    所以,中午任嫣也没有休息,跟着他们拍摄。

    言溪已经不在旁边观看了,他来这里是处理公事的,公事没有处理完之前他没有那么多时间。

    “宁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任嫣休息的时候,江路凑过去道:“我们住的酒店快要凉了。”

    “嗯?”任嫣不明白的眨了眨眼。

    江路摊开一份英文报纸,指着某个地方道:“酒店卫生不达标,这已经是实锤了,肯定要凉。”

    任嫣拍了一下他的后脑:“我们住的地方卫生不合格有什么好高兴的?这不是证明我们住的地方不干净吗?”

    “因为住的地方是情敌开的,所以我当然高兴了。”江路直白的道:“宁姐,我刚刚发现其实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你考虑考虑我怎么样?”

    任嫣一噎:“你?我刚刚也说过了,我把你当弟弟,如果你一定要和我做恋人不可的话,我们就做不了朋友了。”

    她真的以为自己是自作多情了,结果对方又忽然这么说,真的让她很为难。

    失去这个朋友会让她感到难受,但是她也不想给对方无谓的希望。

    “那我们还是继续做朋友吧。”江路嘴上这样说着,心里想的却是要试试看。如果被拒绝一次就彻底放弃了,这一定不是真感情。他自己觉得自己不错,只要肯坚持,对方一点会心动的。

    任嫣知道他一定没有死心,因为没有人可以死心这么快。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又去拍摄了。

    次日下午,正式拍完,大家各自旅游去了,任嫣也正式有了空闲。

    “宁姐。”江路拿着地图道:“我做了一个攻略,我们这一个月可以按着这个地图上面划的路线去走。”

    任嫣本来没什么计划,见对方的攻略做的详细,没怎么想就同意了:“好啊,就按你说的做。”

    江路很是兴奋,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做了一份更加详细的攻略以及准备。

    而这一晚上,另一个男人也没有睡,那就是言溪。

    这次的事情比他想象的要棘手很多,他勉强处理了,但是这次事情过去之后,酒店的名声一点会受损,收益至少会减半。

    “我们酒店的卫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问题?”言溪连夜召开会议,质问酒店负责人:“你是怎么管理的酒店?”

    负责人瑟瑟发抖:“言总,我……我也不知道,这一定是底下人的问题。”

    “你被辞退了。”言溪声音不带任何感情:“不止是你,这次牵连的所有人都可以走人了。”

    他要彻底把祸害清理干净,重新整顿,这样酒店才有可能起死回生。

    >

    等他处理完所有后续的事情已经是凌晨了,言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闷痛,但是并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酒店的卫生的确有问题,但是他的房间是没有问题的。

    “言总?”任嫣一出来就看见了他,喊了一声之后就后悔了。

    她喊他干什么?

    “任嫣……”言溪说完,忽然踉跄了几步,碰到了墙壁才没有继续后退。

    任嫣眼中有一瞬间出现了担忧之色,但是转瞬即逝。她嗤道:“言总这是怎么了?操劳过度?”

    听出她嘲弄的语气,言溪头更痛了,他没有答话,走到房间门口刷卡打开了门。

    他刚踏进去一只脚,忽然想起什么问:“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去晨跑。”任嫣解释道:“今天要早点出门,所以我也提前了晨跑的时间。”

    言溪问:“你一个人?”

    “嗯。”

    “我陪你一起去。”

    任嫣哂道:“不用了,我怕你坚持不住昏倒了,我也背不动你,万一出事了我还要背责任。”

    言溪不再说话,只是脑中的痛楚蔓延到了全身。他沉默的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任嫣本来是准备晨跑的,但是现在忽然没有了兴致。她想了想,又回屋了。

    和江路游玩了一天回来之后,任嫣神使鬼差的给言溪发了条短信:言总,你身体怎么样了?

    睡了一觉好多了。对方秒回。

    任嫣心道这个人果然是累的,又想到自己现在不想和对方闹的关系太僵了,便打了电话过去,迂回道:“今天早上我心情不好,而且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所以……”

    “没关系,我不怨你,你恨我是应该的。”言溪声音带着刚睡醒时的低哑,听起来竟有些难受。

    任嫣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想了很久才道:“那件事,你查了吗?”

    “那件事我不会查了……”言溪话还没有说完,任嫣便接道:“会伤害到蒋欣儿的事情你都不会做对吗?”

    言溪想反驳,但是却无从说起。

    对方一片静默等于是默认了她的猜测,任嫣冷笑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她的房门被敲响了。

    任嫣打开门,是言溪,她嗤道:“言总,找我干什么?总不至于是因为你老婆不在你身边,你寂寞了吧?”

    言溪瞳孔一缩,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你……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以前的任嫣是何等自重,根本就不会说这样轻浮的话语。

    任嫣哂笑:“言总,这难道不是普通话吗?为什么我不会说?”

    “我来找你,是想和你道歉,我相信那件事不是你做的,但是我也相信和欣儿无关。”言溪缓缓的道:“以前都是我对不起你,你想怎么对我都行。”

    任嫣又哂笑了一声:“怎么样都行?言总真的确定吗?”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对方毫无瑕疵的五官:“如果我让你和蒋欣儿离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