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回国
    “如果我和她离婚,你就回到我身边吗?”言溪看着她的眸光很是深沉。如果是这样,不论要他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一定会和蒋欣儿离婚。

    “怎么可能呢?”任嫣低低的笑了:“言总,覆水难收,过去的事情永远不会重来,死去的心永远无法复苏。”

    言溪觉得自己心脏猛的一沉,难以言说的痛楚蔓延开来。他哑声道:“我知道了。”

    敲门声响起,任嫣挂断了电话,去开门:“江路。”

    江路兴致勃勃的道:“宁姐,我们去吃东西吧。”

    “你又饿了?”任嫣挑了挑眉:“我们刚吃完东西回来。”

    江路挠了挠头,有些讪讪:“确实又饿了,最重要的是我刚知道一楼有自助餐,你去陪我去一趟怎么样?”

    禁不住这人的哀求,任嫣最后还是同意了,换了鞋子和他一起下去。

    到了楼下,并没有什么自助餐,任嫣故意板起脸道:“说好的自助餐呢?江路,你胆子大了,居然敢耍我。”

    “可能是我得了假情报,不过既然已经下来了,我们再往前走走看吧。”江路笑着道。不知道为什么,任嫣竟觉得他唇边的笑容有些羞涩。

    两个人出了酒店,门外稀稀落落没有几个人,显得有些空旷。自从报纸上登出卫生不合格那件事之后,就很少有人过来了,原本住着的也大多要求退房。

    “好黑啊。”任嫣抬头看了看夜空,感叹道:“好多星星,真漂亮。”

    “可是这些星星加起来的光辉都不如一个月亮。”江路毁气氛的道:“但是实际上,这些星星都比月亮的体积要大。”

    任嫣好笑:“行了,我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知道这件事,你骗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什么自助餐,她绝对不相信一个富二代会为了一顿自助餐而专程下来,江路又不是个吃货。

    江路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咳了一声:“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看了看手机,“还有三分钟。”

    任嫣试探道:“你不会准备了烟花吧?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这里是禁止燃放烟花炮竹的。”

    “不是。”江路盯着她:“你一会儿别被吓到。”

    任嫣一愣,但又实在是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嗨,美女!”一个美国帅哥忽然从旁边的树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红灯笼,冲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紧接着,几十个人依次出现在她面前,除了最开始的那个美国帅哥之外,其他人都穿着玩具服。米老鼠、唐老鸭、汤姆猫,甚至还有黑猫警长葫芦兄弟的服装。一瞬间仿佛把她带到童话王国。

    说实话,这些的确把她吓到了,不过很快她便反应了过来。心里某个地方一软,有些感动。

    她早就脱离了童年,不会见到这些就大喊大叫,因为知道道具里面都是人,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江路,你弄这些干嘛?”群演们围着他们两个人转了起来,任嫣看向江路,有些紧张。

    “你放心,我不是要现在求婚。”江

    路像个远古的骑士一样,朝她鞠了一躬,随后抬起她的手吻了吻手背:“宁姐,我看你今天一整天都不高兴,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主意想让你高兴一点,这些人是我好不容易才找齐的。”

    酒店坐落的位置不是特别繁华,人流量不多,所以他找人确实费了很大的力气。

    “谢谢你,我现在心情好多了,让他们散了吧。”任嫣神色有些复杂。

    江路找这些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对方一笑,见对方蹙眉,自然是把人都请走了。

    周围再度清静下来,江路才试探着问:“宁姐,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有,你做的挺好的。”任嫣笑了笑。

    对方做的挺好的,只是,她承受不起这样的好。

    任嫣心里很清楚,几年前受了情伤之后,她已经很难再爱上一个人了。或许,是因为当初爱的太深,被伤的太深,所以她现在对任何一个人都很难再产生爱情。

    再度回到房间,任嫣想了很久,给自己订了一张次日回国的机票。

    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留在这里的话,和江路的接触就会难免越来越多,感情也就会越来越浓。她不想伤害江路,所以只能自己尽早抽身离开并且以后少和对方见面。

    次日,江路起来之后就发现隔壁的门敲不开了。他疑心是言溪对任嫣做了什么,于是又去敲言溪房间的门,没想到也敲不开。

    “怎么回事?”江路一边嘀咕着一边给任嫣打了电话。

    任嫣正在机场,还没有登机。她接起电话:“江路,我在机场。”

    “宁姐,你……什么?你要去哪儿?”江路第一反应并不是她要回国了,而是她又接了什么任务所以才要飞走。

    任嫣看了看周围,道:“我要回国,抱歉,忘记了提前告诉你,我有些想念中国,所以才临时起意打算回去,你不用管我,继续留在美国玩儿就可以。”

    江路一头雾水,直觉对方的离开和他有什么关系,然而想来想去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关系。

    “宁姐。”江路沉声道:“是不是言溪逼你了?我今天发现他也不见了。”

    “不是。”任嫣否认道:“是我自己临时起意,好了不说了我要登机了。”

    挂断电话,任嫣舒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秒,她的心情又微妙了起来,因为她看见了言溪。

    言溪也在同一时间看见了她,便朝着她走了过来:“一希,没想到你会在这里。”

    他脸上有明显的惊喜和激动。

    任嫣却并不感到高兴,她诚实的道:“言总,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选择今天离开。”

    只要一想到两个人要在同一架飞机上度过十几个小时,她就觉得头疼。

    “是吗?看来我给你带来困扰了。”言溪苍白着脸笑了一下:“我去那边了。”

    如果他再继续待在这里的话,还不知道对方会说出什么话来。

    任嫣客气的点了下头:“言总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