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只是利用
    即使再不情愿,座位也是很难改变的,登机后,任嫣看见自己旁边是言溪,心情又糟糕了一分。

    她干脆拉下眼罩,闭眼假寐。

    言溪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你不想理我,我不会故意惹你烦心的,你没必要这样。”

    难道,对方看他一眼都觉得难受吗?

    任嫣淡淡的道:“言总,我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现在才补觉的,而且飞机要飞十几个小时,如果不好好补觉的话,会很无聊的。”

    又不能玩手机,不睡觉的话就只能看书了。

    “真的不是厌恶我?”言溪没有忍住,追问了一句。

    任嫣笑了笑:“我为什么要厌恶你?如果我厌恶你的话,证明我还一直停留在过去的事情当中,我现在只是不喜欢你而已。”

    她语气平淡,但是却让听者的一颗心被戳的千疮百孔。

    “有多不喜欢?”言溪自虐般的又问。

    任嫣道:“纯粹对于渣男的不喜欢罢了。”

    她说完,看向言溪:“不过你现在太有权势了,所以我虽然不喜欢你但是还要去靠近你,因为要借着你的权势去做一些事。”

    她直接把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但是奇怪的是,言溪居然不仅不觉得难受,反而还有些庆幸。至少他现在对于任嫣来讲还是有用的,不会被对方完全的忽视。

    “你需要我做什么事?”言溪默了半响之后,问。

    任嫣笑了笑,眼眸微微眯起,有些妖媚:“自然是捧红我自己,我现在是个明星,首要的事情就是红。”

    言溪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尽量捧红你的。”

    任嫣愣了一下,旋即警告自己不要动心,不要想太多。捧红自己对于现在的这个男人来讲就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只是对方收服人心的一种手段。

    “我只是利用你,你也愿意?”任嫣嗤笑了一声:“言总,不会你也想利用我吧?”

    不排除这种可能,她可不觉得言溪会做什么亏本的事情。

    言溪心里又是一痛,沉声道:“如果你这样想的,就当事实就是这样的吧。”

    如果不是他以前对任嫣太差的话,对方现在也一定不会这样想他。

    十几个小时之后,两个人下了飞机,任嫣没找多久就看见了叶天程。

    “天程。”任嫣挥了挥手,推着行李箱走了过去。

    言溪看着她走向另一个男人,却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说出一个字的阻止之词。

    叶天程没有看见言溪,笑着迎了上来:“一希,这几天拍摄辛苦了吧?想吃点什么?”

    “我又不是猪,不至于一下飞机就想吃东西,先回家吧,我做好吃的给你们吃。”任嫣知道言溪就在附近,所以才故意说这些话想让对方难受。

    叶天程接过她的行李箱,笑道:“还说不至于一下飞机就想吃东西,你现在想的不是吃的是什么?”

    任嫣难得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神色:“这都是因为我们中国的美食太多了,所以我才会格外的想念。”

    &nb

    sp; 言溪看见这两个人说说笑笑的离开,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助理问:“言总,现在您是回家还是去公司?”

    回家,去看蒋欣儿吗?虽然离开了好几天,但是他现在却一点也不思念本该思念的妻子。他现在整颗心都系在了任嫣身上。

    “去公司。”言溪坐上车,疲惫的闭了闭眼。

    “是。”助理应了一声,坐到了驾驶位。言溪没有司机,所以像这种情况只能是他来开车。

    到了公司之后,言溪并没有立刻办公,而是洗了个澡,去休息室休息了。

    蒋欣儿知道言溪今天要回来,花了三个小时给自己化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妆容,而后坐在沙发上等着。

    然而,她一连等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有等到对方回来,心情便急躁起来。

    她给宁华打电话:“宁少,我想问一下,言哥哥回国了吗?”

    宁华自然知道言溪回国了,但是他现在很不喜欢蒋欣儿,所以他道:“我不知道,按理说应该已经回来了,但是现在他的办公桌上没人。”

    他钻了个空子,他说的是办公桌没人而不是办公室没人。

    不过蒋欣儿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区别,以为言溪还没有回来,便有些失望:“他还没有回来啊,如果他回来,你就告诉我一声。”

    宁华心道,什么叫“你就告诉我一声”,我欠你钱吗凭什么听你吩咐。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口中却道:“好,一定。”

    说完,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宁助理,这是这个季度的业绩报表,我是不是要现在送进办公室?”一个秘书走过来问。

    宁华往总裁办公室的牌子上看了一眼,道:“先给我吧,言总现在应该还在休息,你可以下去了。”

    等到了要下班的时候,宁华才带着挤压的文件走进了总裁办公室。他把文件都放在桌上,随后去敲了敲休息室的门:“言总,睡够了就起来。”

    言溪睡眠一向很浅,被他吵醒之后看了看时间,发觉确实不早了便出来了:“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赶紧看文件。”宁华顿了顿,又道:“对了,蒋欣儿今天中午给我打了电话问你有没有回来,我敷衍过去了。”

    言溪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罕见的没有批评他。

    宁华反而有些不适应:“奇怪了,你怎么不怪我了?终于不心疼那个蒋欣儿了?”

    “非要我批评你几句你才高兴?”言溪看了看他,随后道:“我不在公司的这几天,公司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没有,这几天风平浪静,平静的不能更平静了,对了,你现在已经忘了宁一希吗?”宁华八卦的问。

    虽然知道了宁一希就是任嫣了,但是称呼一时半会儿还是改不过来。

    “没有这么容易忘记。”言溪皱了皱眉:“你可以下班了。”

    这就是在赶人走了。如果换了一般人也许就走了,但是宁华不一样。他不仅没走还直接在小沙发上做了下来:“我如果走了,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问谁去?快点看,我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