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送你回家
    任嫣看着对面的人变脸,没有走也没有说话,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对方:“言太太,你怎么了?”

    蒋欣儿声音压低,愤恨的瞪着她:“宁一希,你到底是谁?”

    任嫣禁不住笑出了声:“你都已经叫出了我的名字还问我是谁,你的智商被你自己吃掉消化了吗?”

    “你才是狗!”蒋欣儿骂我,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不打自招了。

    她攥了攥拳头,正想再质问对方几句,言溪的声音便传入了她耳朵中:“一希?你怎么会在这里?”

    言溪看了看四周:“叶天程没有陪你一起过来?”

    “没有,我从来为什么要叶总跟着?”任嫣莫名其妙,“言总,你是不是对我和叶总的关系有什么误解?”

    她这样说,等于是再度澄清她和叶天程的关系。

    果然,言溪眼眸微亮,蒋欣儿拳头攥的更紧:“宁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和叶天程有什么关系,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任嫣眨了眨眼,漂亮的眸子里浮现出一丝疑惑:“所以,我告诉你们犯法了吗?”

    “没有。”蒋欣儿生硬的道。

    言溪失笑:“一希,你不用管她,你现在要去哪儿?”

    “回家,言总能送我吗?”任嫣故意气蒋欣儿,如此询问道。

    言溪挣扎了一瞬,还是没有拒绝:“好,我送你,欣儿,你自己先去吃饭吧。”

    蒋欣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就因为宁一希的一句话言溪就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她,甚至连理由都没有找。

    任嫣满意的看着蒋欣儿青白交错的脸色,心情十分的好:“言总,那我们走吧,你的车放在哪里了?”

    “跟我来。”言溪没有看蒋欣儿,对任嫣说道。

    任嫣路过蒋欣儿身边的时候,像个绿茶婊似的投去了一个得意的目光,快步跟着言溪走了。

    上了车,任嫣才假惺惺的问道:“言总,你就这样把言太太丢下了,她心里恐怕会不高兴。”

    “然后我不丢下她,那么你就会不高兴,她和你,我当然会选择你。”言溪发动车子,声音低沉。

    任嫣心道:说的可真好听,然而几年前你可不是这么选的。

    她深信,曾经的言溪对蒋欣儿情根深种,即使到现在为止言溪对蒋欣儿也是有余情的。

    不过,她要做的就是慢慢拔除言溪对蒋欣儿的感情,然后让蒋欣儿痛苦的退场。

    “怎么不说话?”见她沉默不语,言溪哑声问道。

    任嫣眼皮微垂,笑了笑,声音温雅:“我在想,我应该说点什么,言溪,你我有五年的夫妻情分,这点情分还和一般人不一样,所以,我经常会控制不住自己。”

    “我明白。”言溪嗓音又低哑了几分。

    她顿了顿,继续道:“其实我现在还是没有办法完全原谅你,但是我已经不想报复什么了,如果我控制不住自己得罪了你,你可千万要对我手下留情。”

    言溪转头看向她,又因为在开车不得不马上转会去。他沉声道:“你放心,日后我绝不会再对不起你。”

    他以前对不起任嫣的已经够多了,不能一错再错。

    “有你这句话就好,对了,我的绿植就在我家阳台上放着,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任嫣问道。

    言溪看了看天空:“天快黑了,我进去对你名声不好,算了吧。”

    “好吧。”任嫣露出扫兴的表情,实则心里早就猜到了对方会拒绝。如果对方不会拒绝的话,她就不会提出来了。毕竟,她不是真的想让对方进去坐坐。

    她希望,她现在的家里,没有一丝一毫这个男人的踪迹。

    任嫣现在根本就不明白,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过分排斥的话,那其中,一定是含着爱的。

    “再见。”到了蓝田居,任嫣下了车,对言溪道。

    言溪点了点头,调转了方向打算去找蒋欣儿。

    等红灯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情不自禁的给任嫣打了电话。

    任嫣正准备做饭,接到电话一愣:“言溪,你有什么事吗?”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称呼从言总改成了言溪。

    “我想问问,刚才的邀请还算数吗?”言溪的嗓音还是有些哑。

    任嫣讪笑:“不算数了,不过……你嗓子怎么了?”

    “有点疼,可能是发炎了。”言溪对自己的身体其实不怎么在意。他体质好,素来很少得病,不过最近嗓子确实有些难受。

    任嫣蹙眉,追问道:“有没有去医院?”

    能得到对方的关心,言溪心里一软,他勾起唇角:“不碍事,也不严重,我觉得不用去了。”

    他没有发现,他在对别人说话的时候的都是强制命令性的语气,唯独在对任嫣说话时会带上商量的语气。

    “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任嫣用担心的语气道,“万一加重病情就不好了,而且嗓子发炎一定不好受,你想想看,万一病情加重了,周一你开会时说不出来话怎么办?”

    其实她心里巴不得言溪病到说不出话,但是面上还是要装出情不自禁关心的样子,否则怎么让对方爱上自己?

    “好,我听你的。”言溪最终道。

    “嗯,那就这样,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吗?”任嫣又问。

    言溪摇了摇头:“没有了。”

    “那好,拜拜。”任嫣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

    蒋欣儿一个人坐在餐厅,心里气极。该死的宁一希,非要跟她抢男人,这究竟是图什么?

    想到这里,她不由又想起来了之前脑海里闪过的那个念头。

    难道……宁一希真的就是任嫣?但是,如果宁一希就是任嫣的话,她为什么不直接让言溪和自己离婚?

    蒋欣儿脑中越想越乱,最后终于放弃了。

    “小姐,我可以加一下你的微信吗?”有男人见她单身,走上前来搭讪。

    蒋欣儿心道自己还是有魅力的,高冷的拒绝了:“不可以,我老公一会儿就过来了。”

    男人讨了个没趣,笑了笑便走了。

    蒋欣儿等了足足五十分钟言溪才过来,言溪语气淡淡的道:“路上堵车。”

    “那你下次不送她不就好了?”蒋欣儿眨了眨眼,去拉他的手,“言哥哥,我都吃饱了。”

    言溪推开她的手,声音极其冷淡:“公共场合,注意影响,你吃饱了我还没有吃。”

    说完,他叫来服务员把剩菜撤走,又重新点了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