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苛待佣人
    蒋欣儿眼眶含泪,努力忍住不让它掉落下来。她低声道:“言哥哥,你刚刚送宁一希,她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言溪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耐。

    蒋欣儿不再说话,只是默默流泪。

    毕竟有这么多年的感情,言溪心里还是不忍:“你哭什么,宁一希真的什么都没有和我说,如果她留我,我怎么可能会回来?”

    蒋欣儿闻言哭的更凶了:“所以你已经不爱我了吗?言哥哥,我才是你的妻子。”

    “那有如何,以前嫣儿才是我的妻子,你不是照样勾引我吗?”言溪声音有些冷,正好戳到蒋欣儿的痛处。

    他现在还愿意继续养着蒋欣儿不过是因为蒋欣儿曾经救过他而已,他对蒋欣儿早就不心动了,无论蒋欣儿立的人设是不是真的,他都不喜欢了。

    蒋欣儿心中一冷,继而一慌:“言哥哥,我当年……”她想说她并没有勾引对方,但是话到嘴边,视线触及对方冰冷的神情,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还能说什么呢?对方什么都清楚了,她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两个人气氛诡异的吃完了一顿饭,蒋欣儿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去找到了阿离:“今天的快递呢?”

    “按照您的吩咐放在您的房间里面了,没有人拆开过。”阿离眼睛闪了闪。

    蒋欣儿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敷衍性的“嗯”了一声,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她看来,佣人们为她做这些理所当然,佣人们就是比她低一等。

    她走了之后,阿离眼睛中浮现出一丝恶毒。快递这件事肯定有猫腻,等找到机会,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主人。

    蒋欣儿回到房间,果然看见快递完好无损的放在她的桌子上,她打开快递,果然又是一模一样的东西。

    “贱人!”蒋欣儿发狠骂了一句,把优盘以及照片都处理了,又开始给蒋玉琼打电话。

    蒋玉琼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有时候还是挺好用的,特别是在对付宁一希这方面。

    可是,她还是没有打通,对方还没有把她从黑名单中拉出来。

    蒋玉琼其实想把她从黑名单中拉出来,但是,她不知道怎么操作才能把她拉出来。她百度过,完全看不懂。

    “玉琼,你在看什么?”年轻的男人走了过来,状似温和的笑道。

    蒋玉琼连忙把手机关掉,讪笑:“没什么,一点新闻而已,对了,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我去订车票,我们要一起去海南的,你忘记了吗?”男人闻言细语,让她没有办法拒绝。

    蒋玉琼想了想自己的余额,又看了看这个男人,还是道:“没有忘记,你订的是什么时候的车票?”

    “明天的,有点匆忙,你不会拒绝吧?”男人很明白如何利用自己的优点,他知道只要他看着这个老阿姨,这个老阿姨就不会拒绝。

    “不会。”果然,蒋玉琼没有拒绝。

    男人又笑了笑,用诱哄的语调道:“玉琼,我订的酒店还没有付钱,你帮我付了可以

    吗?你密码是多少?”

    蒋玉琼完全沉迷在小白脸的美貌之中,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密码说出来了。

    男人趁着她还没有完全回过神的时候,抱住她堵住了她的嘴,彻底堵上了她的问话。

    因为第二天就要离开,所以两个人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的拥着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蒋玉琼很晚才醒过来,她看了看时间,立时惊醒。已经到了飞机起飞的时间了,为什么男人没有叫她?

    蒋玉琼心里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连忙抓过了自己放在床头的包。一看,果然里面重要的东西都没有了,只留下了几百块钱的现金。

    “啊……”蒋玉琼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崩溃。

    只有几百块钱能干什么?在这寸土寸金的江城,几百块钱就是一顿稍贵的饭钱而已。

    好在,对方还是留了一点情面,她的证件都还在小包里面。

    蒋玉琼只坚持了一天就花了一两百,她看了看自己仅剩的两百块钱,狠了狠心打了个电话:“顾太太,好久不见了……”

    等放下电话,她又有点后悔,但是已经约好了,又不能反悔。她什么也不会做,赌博是最快速来钱的一种办法了。只要她的运气足够好,百八十万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蒋欣儿过的战战兢兢,家里的佣人也不得安生。言溪在家里的时候还行,言溪不在的时候,她逮住一点小事都可以把人批评的狗血淋头。

    如果不是看在言溪给的工资高的份上,她们早就辞职走人了。

    “太太,这是给您做的蛋羹。”阿离战战兢兢的把蛋羹端到了蒋欣儿面前,随后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以免对方忽然发疯。

    蒋欣儿拿起勺子吃了一口,蹙眉,直接把勺子往地上一扔:“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么甜是想让我胖死吗?”

    阿离心里不服气,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温顺的样子:“那我再拿过去让做饭阿姨重新做一份,这次是不放糖吗?”

    蒋欣儿的眉头又蹙起来了:“不放糖怎么吃?放糖,但是不能让我吃出甜味来。”

    阿离眼神沉一瞬,把脏东西拿回去了,直接对做饭阿姨道:“太太说了不放糖,这个不行。”

    做饭阿姨也有点不高兴:“都已经做了第三次了,她到底要什么样的?不放糖到时候又说我做的不行怎么办?”

    她可不在乎什么主人家的面子,她是有名的米其林大厨,要请她做饭的人多的是,不留在这里了也有别的出路。

    阿离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太太这几天心情不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你我都小心一点吧。”

    “小心?小心不是让她任意使唤挑刺,我们又不是古代卖身的丫鬟。”做饭阿姨说完,解开了围裙,“我不干了,晚上等言先生回来我会跟他说的。”

    她说完,果真拿走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蒋欣儿得知这件事,又是害怕又是生气。

    她狠狠的把一个花盆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