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高学历软饭男(2)
    第36章

    纪长泽洗完手出去, 往前两步就能听见周妈妈在轻声的跟女儿说着话。

    “我也不是说让他有多努力多认真,好歹做做样子, 也别第一天上班就在那摸鱼吧, 周围都是员工,看的清清楚楚的, 现在你爸在医院, 公司里也没个人看着, 他作为我们自家人都这样, 这让底下的员工怎么想。”

    周妈妈说着叹息一声:“冉冉, 妈不是不让长泽进公司, 实在是他这个样子一看就不认真, 你知道公司的人私底下都说什么吗?什么难听话都有, 还有说他学历是买的。”

    周冉冉神情有些尴尬,她没有生丈夫的气,而是代替纪长泽跟周妈妈道歉:“对不起妈, 他可能是太久没上班有点不习惯, 我会好好跟他说的。”

    纪长泽也不意外周冉冉会为他说话。

    毕竟原主在外面是一套,回了家对着周冉冉又是一套了。

    之前也不是没去过公司,原主嫌弃职位给的太低不想干了, 回来却跟着周冉冉信口胡诌, 说是公司里的人都看不起他,尤其是那几个股东。

    都觉得他是靠着妻子才进的公司,他在公司里待着受气,哪里还有心思好好上班。

    原主这也是看准了周冉冉性子柔, 股东都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叔叔,也都很疼爱她,而丈夫呢,又是和她相恋相知未来要共度一生的人。

    夹在中间她两头为难,去质问那几个股东也不现实,不提感情,只说她父亲那个时候正在生病,公司运转大部分情况下都靠这几个股东,她就算是不通公司事务,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和股东们有冲突。

    于是,就只能劝丈夫辞职了。

    这样,原主十分顺利的从“自己不想干了”转变为了“为了老婆不得不辞职”。

    既可以继续呆在家里吃软饭,又可以得到周冉冉的愧疚,爽歪歪。

    现在父亲好不容易病好了,又出了车祸在医院,母亲只能强撑着主持大局,丈夫现在又跟上次一样的做派,周冉冉自然会联想到是不是丈夫又在公司受了委屈才会这样。

    她的性子,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给妈妈添乱,于是只能这边帮丈夫说话,那边又小心安慰。

    不过股东们看不上原主倒是真的。

    他们都觉得,原主就是一个吃软饭的,什么喜欢画画,那都是借口,画的又不怎么样,要是真的这么喜欢画画,怎么可能在家里呆了这么久还毫无建树。

    要么是庸才,要么是吃想吃软饭,要么就是又庸才又想吃软饭。

    ——虽然这些他们都没说出来。

    纪长泽走过去的时候刻意干咳了一声,那边的周冉冉和周妈妈立刻都没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妈,吃水果。”

    纪长泽先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净手,又自然拿了个橘子递给周妈妈。

    问道:“这几天公司不是很忙吗?您怎么来了?”

    本来周妈妈还因为刚刚背后和女儿说女婿坏话有点心虚,现在眼见着纪长泽这副不急不躁,低头认真剥桔子,一派安然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心里的气就猛地窜出来了。

    “我能是因为什么来的,还不是因为你。”

    周妈妈本来也是个脾气挺好的人,结果自从丈夫出事,公司里也就开始一道连连出事起来,弄的她焦头烂额,这么多天了,几乎没好好休息过一天。

    周冉冉小时候身体弱,不能太耗费精力,她和周父也没想过要让她继承公司,只想着等到以后寻摸一个可靠的人来当执行总裁,给他股份,女儿只要坐等拿钱就可以了。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周父之前还正当壮年身体健康,突然一下就病了。

    好不容易病好了,又猛然出了车祸。

    董事长都倒下了,股东们占股不多,公司底下人心惶惶,哪个人敢接下这个烂摊子。

    周妈妈只能强行自己顶上,这个时候她也不求女婿能帮忙。

    倒是别拖后腿啊。

    哪怕真的是个庸才,真的没本事,好歹上班做做样子总会吧。

    非要上班画画闹得公司都议论纷纷。

    周妈妈越想越气,扔了橘子腾的站起身:

    “长泽,我们家对你也不薄吧,现在公司乱成这样都安排你去上班,你明知道底下的员工正乱着,你这个时候这样做事,不是摆明了要给他们一个坏榜样吗??”

    周冉冉见她一副恨不得打人的样子,连忙也站起来去拉着她:“妈,你先别冲动,长泽不是故意的。”

    纪长泽却还坐在原地,仰头望着岳母:“我就是故意的。”

    周冉冉愣了,扭头看向丈夫:“长泽?”

    纪长泽面上露出一抹笑,缓缓站起来,将手上剥干净的橘子放到妻子手里,温声道:“我跟妈解释,你先上楼休息。”

    周冉冉犹豫的看看他,再看看母亲。

    周妈妈还处在愤怒中,见此,怒极反笑:“好,冉冉,你上楼,我倒是要听听他有什么理由能在第一天上班就这么干。”

    见周冉冉还是一脸迟疑,纪长泽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乖,去吧。”

    周冉冉点点头,上楼了。

    周妈妈一直看着女儿上了楼,才重新坐在了沙发上:“说吧,我看看你怎么说,要去公司上班的人是你,到了公司又不好好做事的也是你,纪长泽,你好歹也是个c大出来的,当初成绩也不错,不至于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吧?”

    这倒是,不过正是因为原主自觉自己是c大出来的,现在老丈人都在医院躺着了还不给他高职位,心中不忿才故意捣乱而已。

    不过纪长泽当然不能这么说了,他面上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温声回应:

    “妈说的是,我当然不至于连那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还真做不好,几年没看书没回忆,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也的确是故意在上班的时候画画,而且也是故意让别人看见,更是故意让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不好好做事。”

    “你!”

    周妈妈脸上顿时布满了怒意,再次站起了身:“你什么意思??成心捣乱是不是?!”

    “妈您先别生气,您就没想过,为什么我这么久都没说去上班,爸他一倒下,我就突然提出要去公司了吗?”

    周妈妈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想要趁着老丈人不在谋权。

    不是她阴谋论,实在是纪长泽和周冉

    冉结婚以来那理直气壮吃软饭的模样,真的让人无法相信他的人品。

    她没说心里所想,而是冷哼一声:“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想的。”

    纪长泽又拿了橘子,一边慢条斯理的剥皮,一边笑着抬眼望向丈母娘:

    “周氏的股权分为五部分,三位股东,散股,爸手上的,妈您手上的,还有冉冉手上的。”

    他将剥好皮的橘子分出五瓣来,挨个摆在桌子上。

    因为长期吃软饭而保养良好的修长手指点了点最左边代表的橘子,推到了一边:

    “股东们的股份并不算多。”

    又移到了第二瓣橘子上,再次推开:“散股整合起来的可能性太低。”

    第三瓣:“爸现在昏迷不醒,在外人看来就是不确定能不能醒来,而且爸有没有遗嘱也没有公开过,谁也不知道他的遗嘱里是怎么写的。”

    第三瓣橘子也被推了过去。

    “剩下的。”

    纪长泽点了点剩下的两瓣橘子,看向周妈妈:“就只剩下您和冉冉了。”

    周妈妈拧眉:“你什么意思?”

    “现在董事长昏迷不醒,底下的员工们想的肯定不是祈祷董事长快点醒,而是做着最坏打算,想万一公司熬不过去他们怎么办?是不是要跳槽,或者是骑驴找马,边找工作边上班。”

    纪长泽问:“这段时间,周氏离职的人是不是挺多的?”

    周妈妈怀疑的上下看了一眼女婿,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离职,就是觉得公司不安定,觉得爸未必能醒过来,妈你先别急,我们作为家人当然是希望爸可以醒过来了,但是员工们不一样啊。”

    “说是公司就是家,其实员工上班不就是为了钱吗?谁会真的死守公司,大部分人都是发现情况不对就赶紧及早抽身,现在爸这样,对于员工们来说,公司未来会落到谁手里很难说。”

    “而在他们眼里,现在这个公司,就是两个人在抢。”

    他左手一瓣橘子,右手一瓣橘子,递到了周妈妈跟前:“您,和冉冉。”

    周妈妈懵了:“可是冉冉是我和她爸的独生女,我们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和她爸的不都是她的吗??”

    “您是这么想的,别人未必啊。”

    纪长泽拿着代表周冉冉的这瓣橘子,放在了手心里:“您也是认识不少人的,在这个圈子里,多少人就为了钱,父子反目,夫妻对弈,亲兄弟下杀手的也不是没有过,我们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知道您和爸对冉冉都是捧在手心里疼的,但是别人不知道啊。”

    “就算是您说了,他们也未必能信。”

    他指了指自己:“我手上没有股份,但是我是冉冉的丈夫,在别人眼里,我们俩就是一体的,冉冉身体不好一直没在公司露面,这个时候我代表的就是她,我在您在公司的时候也进公司,表达一下我这个人多么废,就代表着我们这一脉完全和您没有可比性。”

    看着周妈妈脸上的神色渐渐从怒色转为怀疑,又从怀疑转为若有所思,再到恍然大悟。

    纪长泽将代表周冉冉的那瓣橘子丢到口中几口吃掉,指了指周妈妈眼前的那一瓣橘子:

    “现在,在别人眼中,公司只有您说话管用了。”

    “只有公司只有一位掌权者,好歹不用担心公司内部打架,才能让底下的员工们安心。”

    “否则大家觉得我们公司群龙无主的,不用别人来打,员工就要另外寻下家,一家公司里,员工散了,公司就离散也不远了。”

    周妈妈低头看着那瓣橘子半响,才缓缓抬起脸,用着一种全新的目光,望向了这个她一直以为只有一张脸能看,虽然c大毕业却完全没有本事能力的女婿。

    “所以你要求进公司,又故意在上班时间画画,就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你是个草包?”

    纪长泽不在意的笑笑:“如果我不是草包,作为周家的女婿,一些人就不是看不起我,而是讨好我聚拢在我身边怂恿我和您争了。”

    周妈妈:“那你一开始就可以不进公司。”

    “我不进公司,别人眼中我是草包的可能性是五五,我进了公司,就是百分百了。”

    周妈妈望向纪长泽的目光越发复杂了。

    “可你知道别人背后怎么说你的吗?”

    纪长泽摇头,微笑,脸上简直写满了风轻云淡这四个大字。

    “他们说,我不听就好了,又不会掉块肉。”

    周妈妈:“可是他们都把你看成那种人。”

    “人活在这个世上,本身就是为了自己和家人,那些不相干的人怎么看我,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

    这一番说完,周妈妈望向纪长泽的视线里顿时除了复杂还有一些欣赏。

    她本来以为,冉冉是看脸的。

    没想到,女儿的眼光竟然这么好。

    纪长泽明明有能力,却愿意为了她的女儿隐藏下来,装出一副草包模样。

    说不是真爱她都不信。

    她站直了,郑重的,跟纪长泽鞠了个躬。

    在女婿连忙来扶自己时,却坚持不肯直起腰,而是保持着这个姿势,郑重的跟他道歉:

    “对不起长泽,是我误会你了。”

    “谢谢你在公司上班期间画画,真的谢谢你,我还怪你,我真的太不应该了。”

    “妈你别这么说。”

    纪长泽连忙把人扶起来,目光真挚,言辞诚恳:“我是真的喜欢画画,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为冉冉付出了多少,这么久以来真的委屈你了。”

    周妈妈拍拍纪长泽的手臂,望向他的视线里一时间充满了欣赏与慈爱:

    “你放心,你的好意我都懂,等我们熬过去,等冉冉爸爸醒过来,到时候公司稳定下来,我们立刻为你正名!!”

    纪长泽赶紧拒绝:“真的不用妈,我只喜欢画画,我不喜欢在公司上班的。”

    顿时,周妈妈望向他的视线又温柔慈爱了几分。

    为了能够帮他们周家稳住。

    明明有这样的能力和见解,却还要伪装成只喜欢画画的样子。

    好好的一个大好男儿,还要委屈自己吃软饭。

    甚至要委屈自己在上班时间摸鱼不工作。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女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