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我捧我爱豆(4)
    第59章

    这人说完之后, 本来以为秦兰七可以跟着自己进去了,结果她居然还是一脸懵逼。

    而不知道为什么, 她旁边的经纪人和那个叫刘庆子的也是一脸懵逼。

    看着她们这样, 他也有点懵逼了。

    之前就说了纪长泽舍得花钱,舍得砸钱, 要拍个电影, 拉个剧组起来, 需要的工作人员可不少, 什么导演组制片组剧务组摄影组美工组录音组, 杂七杂八的加起来有不少人。

    但是基本上每一个都是被纪长泽的重金给勾引来的。

    这个出来给秦兰七打电话的人就是如此, 他叫冯阳, 之前身上也有经验, 算是个不老也不新的,这次纪长泽找人,一听说钱多他就来了。

    冯阳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 他还是很需要学习的, 要是好好学习的话,虽然现在还是只能做一些琐事,但是日后未必不能慢慢成长起来。

    于是他的目标一直都是跟在那些知名导演身边学习。

    但是谁还嫌弃钱烫手啊。

    赚了这笔再去学也一样。

    从一开始接到这个剧, 冯阳就想着, 这个剧肯定不能让他学到什么了。

    毕竟总导演都是个新人,还是个外行人,拍电影最怕的就是外行人指点江山,现在好了, 到了这个剧组,描绘江山的都是彻彻底底的外行人了。

    但是他也接受良好,不就是一个富二代想要玩票吗?

    给钱就是爸爸。

    等到了剧组,他也没有推脱着不干事,反正拿了钱嘛。

    先把演员定一下,有的时候如果演员好,其他方面也到位,导演垃圾的话,这部电影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而且那剧本他也好好的看过了,发现的确是还不错。

    纪导说是他写的,冯阳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

    但是确定没人会承认这个剧本是自己写的就没问题了。

    剧本好,剧组有钱,整个剧组除了总导演外都是有经验也负责人的工作人员。

    冯阳的心态从原本的“虽然知道这部电影吃枣药丸但我也要努力工作”变成了“这部戏看上去还是挺有希望的,我好好做说不定能让它逆袭”。

    于是,他主动问纪长泽自己能不能去审核试镜的艺人。

    剧组试镜要么都是直接去影视学校公开试镜,要么就是通知自己觉得不错的艺人试镜,这位纪导刚刚来娱乐圈显然也没有什么人脉,这才选择直接将消息发到了各大公司。

    这不是个好主意,但也是个办法。

    他还觉得庆幸来着,庆幸这位纪长泽纪导不是那种喜欢掌控一切的性子,直接将挑选演员这件事放权下来了。

    还好还好,他就喜欢跟这样的上司。

    结果正庆幸着,这位纪导转头就来了一句:“对了,你们别试镜女主角,女主我内定了。”

    冯阳:“……”

    现在剧组什么什么都准备好了,工作人员上上下下这么多个,结果您直接给我们来了一句女主内定???

    之前怎么不说啊。

    但偏偏,面前这位是总导演,还是一位有钱的总导演。

    面对着他那“嗯?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的表情,冯阳只能挤出一抹笑。

    然后恭敬说着:爸爸您放心,没事爸爸,我们接受良好。

    他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带着笑脸从纪长泽那拿到了秦兰七的名字。

    之后回去就一阵狂乱搜索。

    之前拿到名字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妙,因为也是跟过不少剧组的人了,冯阳对各种稍微有点名气的艺人名字都记得清楚。

    但是这个秦兰七他完全没有印象。

    要么是个新人,要么就是个不出名的人。

    而她偏偏还是这个剧组最大的投资商以及总导演点名的内定女主。

    根据冯阳的经验,凡是被内定进组,靠着关心进来的,那演技八成都不咋地。

    而且不光不咋地,还都脾气大玻璃心,导演说上一句就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现在好了,他们剧组的导演就是要内定人家的那个,可能连说都不会说。

    咔嚓——

    冯阳觉得自己那靠着这个剧组逆袭一把的美梦碎了。

    他再仔细一搜,果然不出名。

    之前演的都是一些丑角或者是恶毒配角,基本上都是在故意扮丑,让人欣慰的是演技还不错。

    不过冯阳也觉得奇怪,这个秦兰七演技又不差,长相也好,身后还有纪长泽这样一个背景,她怎么在娱乐圈里这么久了还混的这么差?

    等再去八卦了一下,他就清楚了。

    秦兰七是因为不接受潜规则,得罪了圈内大佬,这才被针对的。

    她之前肯定不认识纪长泽,身后也没有背景,不然不会这么惨的混了这么久。

    所以,她这是终于向生活低头了?

    之前因为潜规则而自毁前途,现在又因为潜规则重新拿到角色。

    虽然之前也不是没见过这种事,冯阳也是忍不住一阵唏嘘。

    处在这个圈子里,有太多的无奈了。

    他对秦兰七没了恶感,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感,只能说是普普通通吧。

    今天试镜,他就想着打个电话让人过来,对对戏。

    虽然说这位纪导直接将自己内定了女主的消息传出去了,但是也不妨碍啊。

    结果这位秦兰七姑娘也不知道在公司里混得有多惨,公司那边给的用来联系号码都是错的。

    冯阳也知道这个套路。

    显然那边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断了秦兰七资源。

    看见人来了他还有点高兴,想着这位也还算是聪明知道自己过来。

    结果发现秦兰七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内定这回事,冯阳也懵逼了。

    不是。

    合着他这段时间的脑补猜测都是假的?

    纪导这是什么情况啊。

    哪有内定了女主还不跟女主说的。

    冯阳觉得自己要上火了。

    这什么章程啊。

    都没有问清楚对方意愿,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档期,这位新人导演就直接告诉他定了秦兰七了。

    这几天他也没少揣摩等到秦兰七进组后,要怎么根据她来宣传剧组。

    结果现在,人家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他心底腾然冒出一股怒意。

    但在这股怒意要喷洒出来的时候,还算是清醒的大脑自动回忆起了合同上的工资。

    冯阳心底的怒意就跟被当头泼了一桶冷水一样,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没关系,他可以的。

    金主爸爸说什么干什么都是对的。

    反正既然秦兰七来试镜了,那就说明她的档期能够空出来不是吗?

    很好,这样看来的话,还是非常完美的。

    秦兰七是懵逼的。

    她看着面前人在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内定后,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神色简直五颜六色,什么情绪都有。

    到了最后,居然定格在了笑脸上。

    “那看来是我们剧组工作不到位,没有通知到您,您既然是来试镜女主的,也就是说对演女主还是有想法的,我们到里面聊吧?”

    冯阳的态度很好,秦兰七却被他这么好的态度搞得身上毛毛的。

    她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尤其是哪有这么巧的,她来试镜女主,结果女主被内定了,内定出来的艺人还是她。

    她有些忐忑的望向旁边的黄姐:“姐……?”

    “我陪着你去。”

    黄姐从茫然中回过神,反应过来后就满是喜色。

    这可真是一件大好事啊。

    虽然说有一定几率是有点危险的,但是反正现在也还没签合同,等到搞清楚情况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冯阳也没说什么不让经纪人陪着的话。

    纪导是他顶头上司,他疯了才会对对方内定的艺人言语不客气。

    不过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秦兰七这显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路上他也试探了一下,她甚至连纪导是谁都不知道。

    要不是他当初知道秦兰七名字之后还拿着她的照片跟纪导确认过,而剧本里的女主角的各种相貌特征也对的上,冯阳都要以为这只是同名同姓了。

    到了里边屋子,冯阳按照原定计划,先让秦兰七演了一段。

    原本还只是试一下,结果等看到秦兰七一秒就进入角色了。

    她长相漂亮,给人的气质是略有点温柔的,没什么杀伤力,说话的时候也是轻声,柔柔的。

    但是在入戏后,她虽然还是原来那个站姿,那个神情,浑身的气质却一下子变了,依旧是外表温柔,内里却掺杂了许多刚毅,撇过来的视线还带着一点戏子独有的韵味。

    秦兰七试镜的是她抗住了日本那边的压力,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日本人手里救下了一个小女孩的那段。

    她一开口,冯阳眼睛就是一亮。

    秦兰七说出来的是十分符合剧本女主人设的江南话,吴侬细语,软柔绵长,明明这话也是轻轻柔柔,而且用的还是公认温柔的语气,给人的感觉却不再柔和,而是略带了一些急促。

    一个从小在戏班子里长大,随手一个动作都带着韵味,声音软糯,人却并不如何软,反而还带着坚韧,让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欺负的女人立在了他们面前。

    而秦兰七的台词功底也让冯阳十分惊喜。

    一字一句都是踩在了点子上,没有看剧本,完完全全的将那剧本里的长长一段话给说了出来。

    “侬怕是醉酒了,我们这里是戏曲班子,后面向来是没有外人的,怎么会有别人跑进来,皇军您要是想要擅闯,可是别怪奴家没提醒过,正在台子那儿看戏的可是松下大人,若是侬在里面闯荡起来惊到了那位大人,我们可是担当不起责任的呀。”

    “里面有动静?真是说笑了,这台子搭起来就是为了让我们在里面卸妆的,要是没个动静那才吓人哟。”

    说着,她眼底露出一分无奈,仿佛被面前人的胡搅蛮缠弄的也不再想推,微微转过身子,手轻轻一推。

    “要是想进去的吧,皇军就进去吧,就是要轻一点,我们这个台子跟前面是通着的,要是让松下大人受惊了,可是要掉脑袋的呀。”

    这话过后,面前这个不存在的皇军仿佛被她的话弄的有些犹豫。

    她始终面上带着笑,背在后面的手指却正在紧张的微微抖着。

    直到差不多十秒后,仿佛是对面的人决定走了,她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方才还一副魅力十足模样满是女人味的站姿一下子松垮下来,神情又是警惕又是后怕的看了看周围,这才又掀开不存在帘子“走了进去”。

    这一段看的冯阳心底的满意度一个劲的往上涨。

    肯定还不到惊为天人的地步。

    但是秦兰七刚才表演出来的张力和小细节已经足够吊打圈内一批人了。

    她绝对是有实力的。

    “好!!很不错!!”

    冯阳还有点惊喜秦兰七的这一口江南音。

    剧本里面设定了女主就是江南人,吴侬软语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关键点,许多剧情都带上了这个设定。

    虽然说可以找配音,但是要是艺人为了这个角色特地练了,那就很让人惊喜了。

    “秦老师,我记得你普通话挺标准的,你也是为了这个角色特地练出来的江南话?”

    秦兰七见他满意,松了口气,听冯阳问,也没犹豫,下意识摇摇头回答道:“我本来就是上海人,之前也一直会说。”

    冯阳点点头,正准备说这可真是太巧了,结果话还没出口,就想起来剧本里的女主外形和秦兰七简直一毛一样的事。

    就连脸上泪痣和锁骨的小痣都一毛一样。

    更别说她还是个内定女主角。

    要说这是巧合他可不相信,更大的可能是那位纪导在准备剧组的时候一开始就是将秦兰七作为原型来创造的。

    而偏偏,秦兰七还不认识人家。

    他犹豫再三,到底还是忍不住内心好奇,又问了一遍;“秦老师,你真的不认识纪导吗?不认识的话他怎么会内定你?”

    秦兰七自己也不知道啊。

    别说纪导了,她活这么大,唯一一个认识姓纪的还是小学老师。

    “那就奇了怪了。”

    冯阳摸摸后脑勺,见秦兰七正带着点忐忑的望着自己,连忙道:“那今天就没什么问题了,其实我们也就是走个过场,你直接从后面出去就好,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具体的我们直接从网上发过去,确认没问题了就可以签合同谈片酬了。”

    秦兰七是晕乎乎的进来了。

    又晕乎乎的跟黄姐一起出去。

    两人一路上谁也没说话,一直等到都坐在车上了,也没开车,就这么坐在位置上。

    过了好一会儿,秦兰七才扭头看向黄姐,脸上这才慢慢显露出了不敢置信出来:“我刚才那是……过了??”

    黄姐也是一脸如同在做梦一般的飘飘然。

    “都说要签合同了,应该是要过了。”她说完,又突然精神一震,连忙打开包包翻出了电脑。

    “我赶紧看看具体的合同条约和片酬发过来了没有,要是没什么问题我们还是赶紧签了,避免夜长梦多。”

    她开始敲敲打打,秦兰七还觉得自己在梦中。

    “这也太……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是啊,七七,你真的不认识这个纪导吗?他怎么就内定你了?好奇怪啊。”

    黄姐见秦兰七一脸茫然,又补了一句:“没事,你尽管跟我说,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我肯定不怪你。”

    她是以为秦兰七熬不住私底下与人接触了。

    黄姐不是那种一根筋,拦着不让手底下艺人去自己另寻别的法子找出路的人。

    对那种被大老板潜规则的艺人,她不嘲讽不嗤笑,反正你情我愿,银货两讫的,这有什么好嘲讽的。

    而像是秦兰七这样不乐意被潜规则的,她也会帮着她避开这方面。

    所以要是说秦兰七真的熬不住找了个靠山,黄姐绝对也是接受良好的。

    秦兰七听懂了,但她是真的没有。

    “姐,我真的没,我的行程都是你安排的,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晚上回去倒头就睡了,我也没认识过外人啊。”

    &nb

    sp; 她心底还是警惕的,自从上次在酒店推却不过喝了一杯酒却被算计着和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上床之后,秦兰七每次看什么事,总是忍不住会先警惕几层。

    “会不会是那个人,她下的局?”

    黄姐思考了几秒,摇了摇头:

    “不至于,你现在已经被打压成这个样子了,她要是真的想要整你,应该是会继续像是现在这样,试压给剧组不让你拍戏,一点点的这么拖着你。”

    现在秦兰七本来就在低谷了,要是有人想对付她,先把她从低谷拉出来再对付,那不是有病吗?

    又不是闲得慌。

    “反正合同一签,这笔钱到了之后节省着点用你至少能松快一年,这个剧组是正经剧组,也不是只你一个进组了,应该是没问题,我们先把合同看看,没什么问题就赶紧签,等到进组之后看看情况,反正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这部戏拍了播不出去或者是把你拍的不怎么样,总比演恶毒龙套好。”

    黄姐说的在理,就算是秦兰七忍不住的阴谋论,最终也还是点了点头,努力让自己安心下来接受这一切。

    回去之后,黄姐去处理合同的事了,秦兰七则是一边耐不住的高兴,一边努力早睡早起护肤,让自己的状态保持在最好的状态。

    一直等到剧组发来通知让演员进组,还是黄姐送的她。

    即使这几天始终在给自己打气,等到真的要作为女主角进组拍摄了,秦兰七心底到底还是有一些忐忑不安。

    她一边在心底勉励自己,一边踏进了剧组。

    剧组的氛围和她之前待过的剧组差不多,虽然还没开拍,但各部门都已经准备起来了,一个个忙得很。

    大家走路都习惯了快步,毕竟剧组一开始拍,那就是每一分钟都在烧钱,时间都是金钱啊。

    “秦老师来了?”

    冯阳正指挥着人搬东西,看见秦兰七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我们要在这里拍半个月,您的房间和助理的房间都安排好了,是挨着的,然后纪导给您配了专用的化妆师,一会我带您去认识认识,还有就是……”

    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堆,秦兰七什么时候得到过这样耐心的待遇,激动安静的听着。

    一直等到冯阳说完了,问她一句:“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还是有的。

    秦兰七的神情有些尴尬:“我没有助理。”

    冯阳一愣。

    他之前都习惯留出助理的房间来照顾主演,倒是忘了秦兰七只是一个小艺人,公司那边也不怎么重视她,当然不会给她安排什么助理了。

    那这个就尴尬了。

    给了助理用的房间却没有助理,这怎么整。

    正讪讪笑着要将这个话题揭过去,纪长泽大步朝着这个方向来了,听到这话笑着接了一句:

    “还是要配个助理比较好,拍摄辛苦,要是一个人的话会手忙脚乱的。”

    秦兰七听见声音,下意识转身,就对上了面前人。

    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着旁边的冯阳喊了一声;“纪导。”

    “冯哥。”

    纪长泽跟他打了一声招呼,面带惊喜的望向秦兰七,对着她伸出手:“你好,第一次见面,我是纪长泽。”

    这就是那位纪导?

    秦兰七顾不得多想,连忙也伸出手与他握手:“纪导您好,我是秦兰七。”

    旁边的冯阳;“……”

    ……居然真的是第一次见面。

    纪长泽没去看他,已经脸上带着笑,滔滔不绝的跟秦兰七说起话来了;“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我爱豆啊!”

    秦兰七:“……爱豆?”

    她当然知道爱豆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自从进了娱乐圈之后始终混的不咋地,正儿八经的粉丝都没多少,更何况当人家爱豆了。

    旁边的冯阳也是一阵懵逼。

    他之前揣测了那么多,其中包含豪门虐恋,兄妹情深等等等等,结果现在纪长泽说,秦兰七是他爱豆??

    诡异的合情合理但又让人猝不及防。

    纪长泽点点头,满脸喜色,甚至带着点紧张的开始说:“我一直在关注你,你真的太努力了,太勤奋了,而且演技好,你之前在大明宫里演的圆雨简直就是我初心,还有在铁血战马里的黄沙,还有仁爱五百里的层层,还有……”

    他简直如数家珍的将秦兰七曾经扮演过的角色名字一个个的念了出来,就连那些没有名字的路人甲也都全都说了出来,附带了满满的夸耀与赞赏。

    是一个合格的粉丝没错了。

    秦兰七受宠若惊。

    她粉丝本来就少得可怜,真爱粉更是几乎没有,像是纪长泽这样的将她的所有角色都记得清楚,而且还这样认真的夸耀,简直让她心脏不受控制的跳的都快了。

    没人会不喜欢别人夸自己。

    更何况还是这样明显不是敷衍的夸耀。

    等到纪长泽说完了最后一个角色,秦兰七看向他的视线明显都已经亲近了不少。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真爱粉,又被当着别人的面这样一顿夸,秦兰七都不知道自己是激动的还是不好意思的,反正脸颊烧红。

    “谢谢,其实那些都是小角色,而且大部分都是丑角或者恶毒角色,我真的没想到会有人喜欢,谢谢你。”

    看,都已经不再生疏的小心翼翼用敬称了。

    “那是因为你们公司不行,七七你这么努力,又勤奋,演技又好,就算是演一个只有三秒钟角色的人,那都是有血有肉的,要不是公司不给力,你早就大红大紫了!”

    纪长泽这话说得掷地有声。

    秦兰七脸更红了:“没有没有,我还在学习。”

    旁边的冯阳此刻倒是相信秦兰七真的是纪长泽爱豆了。

    毕竟他说的那些话冯阳简直太熟悉了。

    比如说他以前认识的某个小朋友,也算是有不少粉丝。

    之前剧组宣传的时候他就去微博底下观察过。

    发现粉丝们夸自己爱豆用词大多都是那几个。

    我家爱豆勤奋!努力!上进!演技好!还肯吃苦!

    还有一部分粉丝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还没火?

    还不是因为他公司不给力!

    要不是公司不给资源,我家哥哥不会那么惨兮兮,他那么有潜力的人!

    呜呜呜所以我们要为哥哥打榜,哥哥只有我们了!!

    纪长泽义愤填膺;“都是因为你们那个垃圾公司,我观察好久了,他们根本就不帮你找资源,全都要靠七七你自己努力,不过你不用担心,你还有我们这群粉丝,我们一定会在背后默默支持你的。”

    冯阳:“……”

    看来纪导就是这种类型的。

    秦兰七听的微微睁大眼,见旁边的冯阳正面不改色的听着,神情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你们了,我还以为我没什么粉丝呢。”

    “怎么会没有。”

    纪长泽将手机掏出来给她看。

    “你看,这个置顶的七七冲鸭粉丝群,这里面都是你粉丝。”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

    他这几天没来剧组可不是在家里玩,而是将秦兰七之前的镜头都给整合了起来,再剪辑出来,自配剧情。

    秦兰七本身就是一个演技很不错的人,无论是演哪个角色,她都会竭尽全力,努力认真的将那个剧本上可能只有两段话的人演到了符合人设又有血有肉。

    再配上纪长泽这么一剪辑。

    很快就圈拢了一批粉丝。

    纪长泽又建立了秦兰七的粉丝贴吧,换号在里面各种讲述她是多么努力,她的演技又是多么棒。

    配合上视频,以及各种“我家七七真是惨兮兮”,一些因为她演技而对她起了好感,接着移情,等到发现真人居然是这样好看努力却运气不好始终接不到什么好角色的人时,心底顿时心疼起来。

    养成了一批粉丝后,纪长泽组建粉丝群,做足了气氛。

    秦兰七没想到自己会有粉丝群。

    此刻,简直连惊喜这两个字都无法形容她的心情。

    她望着纪长泽打开群,里面的粉丝们正在刷屏。

    因为秦兰七不火,演的角色以前基本都没人搜过,她当然也没什么周边,又没接过广告,群里的粉丝们只要在纪长泽的带领下自娱自乐。

    没周边,她们自己画。

    【看我画的七七,战火中倒地。】

    【画的真好!!呜呜呜呜这张眼里都是泪,但是视线却一直放在我们的国旗上实在是太戳泪了。】

    【简直太厉害了,完全把七七当时表达出的那种强烈爱国心给画出来了!!】

    【呜呜呜呜呜好震撼,你要发微博吗?我想转发呜呜呜。】

    秦兰七看着底下的刷屏,心底暖暖的。

    那个角色也是戏份很少,但是是很难得的正面角色,当时她接到后高兴的不停揣摩,在达到导演给她的表演要求后,试图更努力地去演。

    只是这个角色实在是太小了。

    当初那部剧开始播放时秦兰七一直在期待,但是一直到了这部剧播放完毕,都没人注意到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倒在枪林弹火中的她。

    说是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但失落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可现在,看到粉丝们这么喜欢那个角色,一瞬间,秦兰七差点没感动激动的眼眶红了。

    “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居然会有这么多粉丝……”

    她怔怔的,神情还带着一点如梦如幻。

    坚持这么久了得不到一点好的结果。

    即使还像是以前一样努力,但有时候她也会不可避免的自卑起来。

    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天赋,是不是真的不适合这一行。

    所以才会无论怎么努力怎么试图上进都会原地踏步甚至退步。

    但现在,她曾经做过的努力都被她的粉丝们看在眼里,她们也肯定了她的努力,喜欢着她的努力。

    这一刻,秦兰七几乎感受到了救赎。

    “你怎么会没有粉丝,只是我们以前不怎么在微博活动而已,七七,你真的很努力,很优秀,我一开始对什么电影电视剧根本不感兴趣,看到你演的那些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角色之后,我才会有兴趣了解娱乐圈,才想要也拍一部电影。”

    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句不好意思的,剧本我都是用你作为原型来的写的,当时写出来之后,我就想着一定要拍出来,而且一定要找你来演女主,所以我跟兄弟借了几百万,又跟我爸要了两千万,就把这个剧组给整起来了,我相信有你在,这部电影一定可以成功的,你是最厉害的。”

    旁边的冯阳:“……”

    原来这位什么都不懂的富二代跑来拍电影背后是这么一个故事啊。

    请赐给他一个这样的兄弟和老爸吧。

    秦兰七已经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谁都知道在娱乐圈粉丝对于艺人是助力,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她的粉丝居然会捧着电影女主和片酬送到她面前。

    是多么纯粹的喜欢,才能让面前人做出这样的决定。

    而这样纯粹的喜欢是对着她的。

    “我、我真的很感谢你,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甚至因为太过激动有些语无伦次,秦兰七只能疯狂道谢。

    “不用谢我,你能得到这个角色是因为你本来就很优秀,这个角色本来就是为你而生的,因为我知道你能把她演好,能把她演活,我不是走后门的那种人,如果你演技不好,我也不会粉上你。”

    纪长泽说完了,又看向一边的冯阳:“冯哥,你说是吧,七七演技是不是超级棒?”

    “啊?啊!”

    冯阳正沉浸在面前这“有钱爱豆爱上我”的戏码无法自拔,突然听到自己被点名,连忙回过神来,干咳一声,严肃着脸点头。

    “没错,秦老师的演技的确不错,我也有信心秦老师能演好。”

    纪长泽立刻一脸“你看吧我就说了”的表情望向秦兰七。

    见秦兰七脸颊因为激动而红着,情绪一下子收不住,他体贴的道:“总之,好好做,加油!”

    “你先去休息一下。”

    秦兰七点点头:“好,真的谢谢你。”

    “你是我爱豆,应该的。”见秦兰七朝着休息室那边走,纪长泽还不忘记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加油!”

    秦兰七感激的再次点点头,等到回头往前走,她才发现自己鼻子酸酸的。

    她真的没想到,原来她的粉丝们一直在背后支持着她,相信着她。

    而且,还给了她这样一个大的惊喜。

    她只要想一想纪长泽刚才夸她的那些话,就高兴的不得了,要是现在在床上,一定是会抱着被子滚上几圈的。

    啊啊啊啊啊啊!!!

    这简直!!!

    简直太让人想不到了!!

    剧组总导演,是她的粉丝。

    天啊天啊!!!

    纪长泽一直笑着望着秦兰七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了,才转过头,一转头,就对上了冯阳的那张大脸盘子。

    “卧槽!”

    他捂住胸口往后退了一步,吓了一跳;“冯哥你怎么离我那么近,我刚还回味我家七七的盛世美颜,转脸就看见你,差点没被你吓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冯阳嘿嘿笑:“纪导,我之前看您不是那种会说好话的人啊,没想到夸人的话一套一套的。”

    “那是当然。”

    对着爱豆和对着属下,态度能一样吗?

    纪长泽坐在了椅子上,给自己扇扇子:“我家七七明显没有自信心,我刚才那么厉害的夸她,也是为了让她有自信,你没看到刚才她走的时候明显就自信了很多吗?”

    冯阳一想也是。

    他坐在了纪长泽身边,说道:“纪导,你这招有用啊,我也没什么自信,要不你夸夸我,给我点自信?”

    纪长泽看了他一眼:“你又不是我爱豆,我夸你干什么?”

    “这样,我们互相夸,你夸我一句,我也夸你一句。”

    冯阳想了想,不亏。

    他开口:“纪导,你人真好,又优秀又有钱长得还帅。”

    纪长泽点点头,也回夸一句:

    “你眼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