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医仙(1)
    纪长泽眼前一片漆黑, 但也不妨碍他动了动耳朵来判断周围情况。

    附近有人叫卖东西的声音,还有人会在他身边走过与他衣服有碰触, 前方正在跟他说话的这人声音清朗, 语气充满活力,年纪差不多在十六七岁左右, 随着说话和刚才伸出手试探他眼睛的动作, 纪长泽还听到了对方差不多腰间位置玉佩交错的碰响。

    另外, 面前这个少年与他是面对面, 如果伸出的手是右手风速应该会从纪长泽左边眼睛出现, 但刚才是右边眼感触到手摆动带来的微风。

    这说明面前人刚才试探他眼盲时用的是左手, 要么面前人右手拿着东西, 要么他是个左撇子。

    而差不多在他右手位置也有配饰碰触的清脆响声, 这个声音应当是玉石,古代配玉的东西就那么几个,再加上听音辨位, 他手中拿着的东西应当要比他本人再往前一些。

    纪长泽很快下了结论, 这个人右手是拿着一柄剑,剑柄上系着玉穗,听声音玉石应该不错, 出身挺好, 家里不差钱,配剑,等于会武功,性子直爽, 虽然出身不错但并无傲气。

    是个好人,同样也好忽悠。

    “你没事吧?嘿?听见我说话没?”

    对方的声音将纪长泽从思绪中拉出,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陷入了老毛病。

    一个瞎子,到了哪里总是没安全感的,别说遇到个人,就算是遇到一只猫,他也总是会下意识的将对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评判清楚。

    纪长泽笑笑:“我无事,方才是我不小心撞到阁下,阁下不在意就好。”

    “你这都眼盲了,为何不拿着根棍子出来,还有,你家人呢?他们怎么放心让你一人出来?莫不是这大街上人太多你与家人走散了?你家住何处,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看来这人不光是个好人,还是个热心肠。

    “无事,我自己一人便可以,多谢了。”

    陈碎看着面前双目无神的人,还是觉得有点不放心,但人家想要自己回去,他也不可能硬送,于是只好点点头:“那行,兄台一个人多多小心,听闻近日许多异兽不知何故波动起来,不知道会不会袭击朝阳城,你既瞧不见,这些时日最好还是不要出门了。”

    纪长泽将异兽和朝阳城这两个字记下来,面上没露出多少惊讶神情,点点头转身离去。

    他在自己的世界本来就是个盲人,早就练就了听力和判断反应能力,就算是在各种小世界里用了主道具成为了正常人,那些也是忘不掉的。

    于是,陈碎就看着这位盲人转身离去,他和其他的盲人不一样,既没有伸出手去探路,也没有拿着竹棍之类的向前试探,反而如一个正常人一般径直行走。

    速度虽不快,却也不慢。

    “奇怪了。”

    他挠挠头,想着方才纪长泽身上穿着的那身不错衣物,还有与周围人截然不同格格不入的好看相貌。

    一拍手。

    难不成这位是仙门子弟?!

    那边的纪长泽走路稳当,一路上再也没有撞到别人,顺着人声少的地方走了过去,一直等走到没有人声,四周静寂无声的地方了,才停下脚步。

    他贴着墙慢慢将这个地方探索了一遍,应当是一个废弃的小巷子,别说人了,连一只老鼠都没有。

    确定安全后,纪长泽靠着墙,开始查看记忆。

    这里果然是一个修仙世界。

    这个世界很大,如果要和地球相比的话,差不多是比他大了一千倍,自然,这里的人口也很多,而且就算是有很多人口,照旧地广人稀。

    有修仙者,也有没有灵根的凡人,还有会袭击人类的异兽,差不多就是这三类组成。

    当然,这三类还能分出许多的小分支。

    比如说修仙者里不光有那种一心修真等着飞升的,还有魔修杀人夺宝干尽坏事的。

    凡人也有王朝,光是纪长泽在的这片大陆大大小小的国家就有几百个,排得上名号的几十个,最为顶端的有三个。

    异兽那边有排斥人类的喜欢人类,有被人类当做宠物的有和人类并肩作战的,有见了面不互相对打就不正常的,还有各种精怪妖精,石头成精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用一句话来概括一下,就是啥都有。

    普通的凡人对于修仙者都十分的敬仰,凡人王朝里也会有修仙者在,但修真的宗门讲究不插手凡人事务,因此一般这种王朝里的庇护者都是他们皇室里出去的修真者。

    帮助自家人嘛,也不算是多事。

    这里是西大路,隔壁是东大陆,还有个北边和南边,东大陆是修真者的地盘,修真者的宗门都在那边,其他的三个大陆基本上都是凡人的地盘,当然也会有异兽存在。

    因为这个世界太大太大了,基本上一个普通凡人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自己所在的大陆前往其他大陆。

    因此,也方便了原主到处诈骗。

    是的,原主是一个骗子。

    他这个人,怎么说呢,本来是个孤儿,稀里糊涂的长大了,一直在讨饭。

    古代嘛,基本上日子过得不怎么好的人都不怎么爱干净,原主也是如此。

    因此他脸上的皮那要是搓一搓能搓出一堆黑泥,再加上他蓬头垢面满脸大胡子,基本上人家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在他二十岁的那一天,原主捡到了一个铜镜。

    本来他想要把铜镜拿去卖钱,突然突发奇想想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于是他跑去河边,洗了一个时辰,总算是把自己给搓白了。

    接着拿着铜镜一照。

    诶呀妈呀,老帅了!

    原主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他长的这么好看。

    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就算是他猥琐的气质都挡不住这么一张好看的脸蛋。

    二十岁的人,用一句不太恰当的形容词,那就是长的水灵灵的,就原主自己的感受,他曾经见过一位被称为都城第一美人的大小姐,那位的长相都比不上他。

    可以想见,他长的有多么好看。

    本来只想要这辈子就这么混过去的原主心底冒出了一个主意。

    他没见过修仙者,但是他知道修仙者都是什么样的。

    那种大宗们的基本上都是一身白衣,相貌气质都甩出去凡人一大截,基本上修仙的就没有丑人,就算是你五官平平,因为修仙不食五谷,将身体的杂物都排了出去,皮肤细腻白皙有光泽,没有小痘痘没有斑点没有疤痕,一个个比刚剥了壳的鸡蛋还要白嫩。

    就算是三分颜值也能硬生生的拉到了五分。

    因此坊间一直都有传闻,要想要找出哪位是修仙者,只要看长相就行了,像是那种穿的仙气飘飘手上的武器也都好看的,本身又长的相当不错的,基本上都是修仙者了。

    当然,因为原主一直待着的地方是小地方,他从来没见过修仙者。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靠想象啊。

    只要是个正常凡人,谁没有做过一个某一日有个仙人路过此地,突然发现你根骨奇佳于是决定收你为徒,带你去东大陆,带你进宗门,从此修真快乐得以长生的美梦。

    原主就有过。

    他还特别机智的想到了别人肯定也有这样的美梦。

    而他,就要利用这一点来为自己赚钱。

    于是,一个身穿白衣的修仙者出现了。

    ——没出现在他所在的小地方,毕竟那地方他怕露馅。

    果然一切都如原主所料,他所到之处,当地的富商和官员都会小心翼翼的亲自来请他上门做客。

    毕竟这可是仙人啊!!

    就算是他们没有仙缘,府中的小孩子呢?就算是小孩子们没有仙缘,那结一个善缘也是好的嘛。

    毕竟现在异兽纵横的,今天听说某某城被异兽给攻破了,明天听说某某地异兽吃人,万一要是哪天异兽来他们这儿了呢,先和这位修仙者打好关系,以后遇事好求人。

    原主就是拿准了这些人会这么想。

    他端着一副高人的架子,吃好喝好了,还能得到对方府上送来的盘缠。

    才去了一个地方,赚的钱都足够他这辈子花了。

    本来就此收手,他拿着这笔钱肯定能够逍遥快活,找个地方重新开始,买地盖房娶妻生子。

    但是在享受到了那些平时他看都不敢看一眼的大人物对着他小心奉承,所有人都用着敬仰的视线看着自己后,原主对这种感觉上瘾了。

    他继续装作自己是一个修仙者,走完这家去那家,在一个城里呆十天半个月的,拿了好处再走人。

    在对方出手特别大方后,有的时候他还会送出一些“礼物”出去。

    玉珏。

    这玩意也是东大陆那边的宗门特产,一般都是修真宗门里长辈给小辈的。

    里面放了一小丝施法者的神识,当拿着玉珏的人遇到了危险或者是摆不平的事时,捏碎玉珏,施法者就能感受到,并且赶来为之解决危险。

    比较牛皮的大佬要是自己的离得远了,还能分出一缕神识出去解决。

    一般玉珏都是由玉佩作为载体。

    原主没见过,但是他海购了一批小块白色玉石,当做玉珏送给了那些将他奉为座上宾的家族。

    那些家族一个个如获至宝,以为自己得到了修仙者的庇护,以后有了灭族危险可以捏碎玉珏求助。

    然而这玉珏是假货啊。

    那里面压根就没有什么神识,毕竟原主根本不是什么修仙者,他哪里有什么神识,更加别说放在玉佩里了。

    原主盘算的特别好,像是这种玉珏,别说是普通人家了,就算是那种大家族,得到了肯定也是会好好的供起来的,非大事绝对不会轻易动用。

    毕竟一来玉珏是一次性的,用完了就没了,二来要是他们是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叫人家仙人出来,那他们也不好意思张口啊。

    因此,如果这个家族不出什么意外,一百年内肯定不会动用玉珏了。

    一百年后他人都化成灰了,还怕被拆穿吗?

    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动用玉珏了,那肯定是灭族大事啊,到时候他没有赶过去,对方直接死翘翘了,没有活人,就没有指控。

    相当完美!

    原主也不是谁都送的,他差不多溜达了十四年,一共也就送出去七块玉珏。

    要是这辈子光是这么骗吃骗喝,那他最多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厚脸皮的骗子算不上人渣。

    但原主还骗了别的。

    在某一天,他路过了一个小家族,小家族的族长盛情邀请,原主抱着不占便宜白不占的良好心态,欣然接受邀请,在这个小家族里吃吃喝喝了几天。

    然后,他有一次碰上了出来放风筝的族长之女。

    花容月貌,闭月羞花,原主的文化水平让他在看见那张绝色容颜后只能在心底憋出俩字来:

    好看!

    他当时刚刚开始游历(骗钱)没多久,就算是有的家族会送上女人,他也担心自己要是露了馅该怎么办,因此一向是很有原则的拒绝所有女人。

    但这一次,她实在是太好看了。

    原主制造了一场偶遇,在他已经锻炼的很不错的仙气飘飘气质,和那张好看脸蛋下,对方果然沦陷。

    族长见了大喜。

    和仙长关系好的方式有那么多种,能够让他们牵连最广的自然是联姻了。

    于是,他直接提出了将女儿嫁给原主。

    原主现在只想着赶紧吃上这一块大肥肉,也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洞房花烛夜,对方含着满满的恋慕,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她以为她嫁给了一位盖世英雄,可原主压根就是一头狗熊。

    吃过了,爽过了,他就开始考虑现实问题了。

    他根本就不是仙人,一直以为他能装,能一直没露馅,除了靠着他精湛的演技外,再有就是他身边从来没有过其他人。

    诈骗一路,他都是一个人来的。

    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自然也没有人能戳穿他。

    于是他先假意说要带新婚妻子回东大陆的宗门,之后又在启程的前几天,做了一场大戏。

    本来是在好好的给妻子描眉,突然眉头一皱,心口剧痛,接着眺望东方,说是感应到了宗门有变,他必须要赶紧赶回去,而且宗门如今恐怕是有十分大的危险,妻子只是凡人,他不能带着妻子去犯险。

    于是只能匆匆告辞,允诺了等到处理完了宗门的事后会回来接她,就离开了那里。

    为了做戏逼真,他还留下了两枚假玉珏,表示要是在他还没有赶回来之前如果遇到危险,就打碎这两枚玉珏。

    一枚玉珏给妻子,一枚玉珏给妻子的家族,万无一失。

    原主精湛的演技,编好的说辞,还有留下的这两枚让人能够安心的玉珏,所有人都相信了他的鬼话。

    在他走后,他的凡□□子就发现怀有身孕,可他却迟迟未归,妻子一边担心他是不是在回到宗门后遇到了什么危险,一边等待着生产。

    在生产当天,她难产奄奄一息,而那个时候原主还未归来,族长打碎了她的玉珏想要让这个仙人女婿来救自己的女儿。

    玉珏碎了,却什么都没有出现。

    没有玉珏一碎人立刻赶来。

    自然也就没了仙人起手回春救他女儿。

    她在竭尽全力生下了一个女儿后大出血死去。

    这个时候还没有人觉得原主是骗子,毕竟他的长相和那装扮言谈十分唬人。

    他们都以为是这位仙人姑爷宗门有难他回去相助,结果死在了那场劫难里。

    或者是对方是渣男,抛弃了他们小姐。

    族长哀痛之下,还是更加倾向于他的仙人姑爷出了意外的,但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十年,原主都再也没出现过。

    第十年的时候,一位真正的修仙者来到了这个小城。

    族长将玉珏拿给对方看,询问是否认识他的仙人女婿,对方接过玉珏,肯定的说里面并无神识。

    没有神识,也就是个凡人了。

    这一切竟然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

    什么仙人,什么回宗门,那个骗子活生生的骗走了他女儿的命。

    族长大怒,将女儿房中一直保存着的那副原主画像找了出来,张贴全城通缉。

    而他视为掌上明珠的小孙女却找人拓印了那副画像,之后离家出走,只留下一封信说是她要找到那个骗了她娘的负心汉,亲手将之手刃,为她娘复仇。

    十四岁的少女,因为父母都不在身边,从小就被宠的天真,就算是会一点拳脚功夫,一个人出门在外肯定是不行的。

    在遇到了一系列的危险后,她居然误打误撞的拜入了出来捕异兽的修仙者门下。

    这是真的修仙者,不过是宗门比较小,在东大陆也不怎么有名气,虽然有个不错的宗门名字,但更加符合他们宗门名字的是穷。

    因为穷,这才派了弟子出来组队捕其他大陆的异兽。

    ——然后带回东大陆卖钱得灵石。

    他们本来就要四处游历找作孽(值钱)的异兽,少女也是想要四处游历找她那个负心汉渣爹,双方一拍即合,少女直接拜了他们出来带队的长老为师,接着一行人一起行动。

    别误会,她拜师长老并不是说她的天赋有多么高,所以才派出长老来让她拜师。

    而是因为在东大陆,宗门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要收徒,就要有金丹修为。

    东大陆的金丹多如狗,那是遍地走,这个规定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就是对那些小宗门不太友好,毕竟好的苗子都是被大宗门挑走了,剩下的才轮到小宗门,再加上小宗门的功法肯定是没有大宗门给力,小宗门的资源也是扣扣索索想大方都大方不起来,因此,这个金丹嘛,他们都比较少。

    原主女儿拜的宗门就是。

    这次出来的人一共有三十人,三十个人里面只有带队长老一个人有金丹修为,于是要想收徒的话,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有这个分量了。

    一行人本来就是来这边赚个钱,异兽打得差不多也就回去了,结果运气不好,撞上了一个比较中型的宗门也来打异兽。

    因为都是东大陆出来的,两边就组队了。

    原主女儿就倒霉了。

    她遗传到了父母的貌美基因,长的那是一个好看,小宗门之所以收下他除了因为她的灵根不错,还有就是因为她这个长相了。

    虽然年纪小,但是总会有长大的一天嘛,小姑娘长大了肯定想要谈恋爱,满山的师兄们就等着让她挑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稳稳当当。

    结果谁也没想到,就因为她长的太好看,悲剧了。

    因为她长的太好看,隔壁中型宗门里的掌门儿子看上她了。

    因为掌门儿子看上她了,喜欢掌门儿子的掌门女弟子就不爽了。

    你一个没什么修为没什么背景连宗门都是小地方,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女人凭什么跟我争,我要针对你!

    才十四岁压根没想着什么情情爱爱只想要好好修炼找到渣爹弄死对方的小姑娘:“???”

    对方年纪不大,从小也是众星捧月的,也想不出什么恶毒的招式来。

    于是针对方法就是言语挑衅,在打异兽的时候各种把危险位置留给她,然后继续言语挑衅。

    本来这也没什么,谁也没受到什么实质伤害。

    结果那位掌门公子却不是他外表看上那样无害,他看中了对方没什么宗门背景,在一个林子走散时想要直接轻薄,被推开之后反而威胁起来。

    然后遭遇撩阴腿。

    他之后果然下了狠手,在遇到危险时直接将十四岁的小姑娘推向了异兽,当时漫天大雾,离着她最近的人只能看见有人推了她一把,却不知道是谁。

    迷雾散去时,小姑娘已经不见了。

    于是,那个喜欢掌门儿子,经常针对挑衅小姑娘的女孩就背了锅。

    大家找寻一顿,只能找到已经被异兽撕扯断了手腿,脸部毁容的小姑娘。

    他们匆匆带着对方赶往城里,暂住在一户人家,四处张贴告示,寻求在这所城中的医修帮助。

    然后,这个家族的族长就找来了正在骗吃骗喝的原主。

    谁让原主给自己批的皮是医修呢。

    他给自己这个身份也是有考量的。

    首先,众所周知医修不能打,医修在东大陆那十分高的地位完全是因为有了他们,修真者们什么灵根受损啊,什么打异兽筋脉断了啊,或者是什么修为停滞不前啊,全都能让医修来解决。

    因此他披上医修的马甲,那是既受人尊敬,又不用担心在骗吃骗喝的时候对方来上一句“仙长啊,我们这里的xxx地遭受异兽攻击,求求仙长您去看看打跑那些异兽”。

    其次,医修那是从来不救修真者之外的人,凡人他们不救,因为医修救人靠的是灵力,和凡人治病救人那一套完全不一样。

    原主去的地方又为了避免被戳穿大多都避开有修者的地界,凡人呢他身为医修又不能医治,更加不怕被拆穿了。

    就算是有修者,医修又不是什么病都能治的,像是断腿断脚这种,基本上没有医修能救的了。

    所以原主在得到邀请时欣然接受,装了这么多年修者,他完全摸清楚修者那一套了,到时候只要装装样子,说这个伤太严重了自己根本不能治就行了。

    而且当时那个族长之所以会邀请他一个修者去看另一个修者,完全是因为原主这一次差点翻车,本来好好的混吃混喝,结果某天在花园正逛着,族长的小儿子玩飞镖,打在了他身上。

    修者那一个个都是耳聪目明,修为高的修者就算是隔着一里外,想听清楚那边的声音也能听得到。

    而且修者身上大多都有灵力护体,要是有什么暗器打在了身上,别说是打出血了,根本还没有近身就已经被灵力给弄得融化了。

    原主往常端着话不多言的修者人设,凡人哪里敢靠近他,也就是这一次碰上了个小孩子不懂事,直接朝着他扔飞镖。

    虽然他没什么事,但是族中有人就开始起疑心了。

    这要真的是修者,会被一个小孩子的飞镖打中吗?

    就算是医修公认的战斗力差劲,那也不至于这么差劲吧,护身灵力去哪里了?

    一般修者不都是在成为修真者的那一刻就在修炼自己的护身灵力吗?修为再怎么低微的,哪怕刚刚入门的修者都不会被一个凡人小孩子丢过去的飞镖打中好吗?

    族中流言纷纷,大家怀疑又害怕问出来会得罪修者,正好有其他受伤修者来借宿。

    族长一想,这不是正好试探一下吗?!

    医修不能治疗凡人,修者总可以了吧。

    于是原主就来了。

    准备充足的原主一看这个伤就说治不了,其他修真者也不意外,毕竟这种伤,就算是带回东大陆,能够找到人医治的概率也低的可怕。

    族长心底的疑心却更加重了。

    他悄悄找了其中一名修者,拜托他们探查原主灵力,结果可想而知,原主根本没有灵力。

    没有灵力,那不是凡人是什么。

    族长立刻翻脸,将原主赶了出去。

    原主怀恨在心,却只能离开,只是他不知道族长怀疑的一系列心绪,还以为是因为对方探查出了自己没有灵力才翻脸。

    他怕现在出城被报复,呆了十天左右,才准备离开这座城池,恰巧那边的修者一行人也准备离开,结果正好碰上魔修来袭击。

    所有修者出战,只剩下受伤的女孩被留在马车上。

    原主知道她伤势,想上车去找一点修者用的东西,以后好继续装修者。

    结果还没靠近就看见那位掌门公子趁着别人没注意过来劈开马车,又用灵力将女孩送到了来攻打的魔修小兵附近。

    他做完了这些若无其事的继续去和其他人汇合打魔修,原主愣了愣,正巧女孩醒了向他求救,要他去喊别人,答应会给他报酬。

    他答应下来,正要去找人突然想起那个掌门公子要是被他坏了好事会不会找他算账,于是又反身回来,在女孩身上摸索出了钱财和一些修者用的东西。

    然后在对方绝望的哀求下转身毫不犹豫离去。

    绝望中有了希望,再破灭的感觉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原主也有些心虚,毕竟他虽然一直骗吃骗喝,可却从未做出过这种见死不救的事。

    他躲在暗处藏起来,能看到女孩在地上躺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后魔修们看到了她,感触到了她身上的灵力后,这些魔修眼底露出兴奋神色。

    他看到女孩甚至都没死去,就被魔修们扔在空中活活撕碎。

    她体内不多的灵力随着身体撕碎而四溢,被魔修们吸收。

    原主心底莫名有些难受,他离开了这座城市,继续到处行骗,某一天又被戳穿,身上钱财也没了,他只能靠着典当过活。

    之后,就是被官府抓住,问他那典当物是从哪里来的。

    原主胡诌了一统,后得知那典当物原来是一家族的小姐从小佩戴的物件,那家小姐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了音讯,这家当铺是那家家族开的,一发现他典当的物件里有着家族徽记便立刻报了官。

    知道这件事后原主没太害怕,反正他只要说是自己捡到的不就行了,他也记得这个典当物是当初那被魔修活活撕碎小姑娘的,但他见死不救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不说,没人能定他的罪。

    然后,小姑娘的外公来了。

    两人相见,都是满满的震惊。

    原主知道,他当初娶的娘子是对方独女,那小姑娘是面前人的外孙女,也就是说,那个小姑娘,是他娘子的女儿??

    这位族长见到原主后情绪很是失控了一阵,也直接告诉了原主那就是他的女儿。

    原主懵了。

    他怎么都想不到,他这辈子唯一的血脉竟然是当初他见死不救的一个小姑娘。

    他这个人混蛋,但他是孤儿,最看重的就是亲情,曾经还没有成为骗子前也是幻想过如果以后自己有了孩子要怎么怎么宝贝对方,要让对方好好的长大,一点苦也不吃。

    正是因为如此,他当初才能那样果断的离开。

    因为他知道,再不走,如果娘子有了孩子,他就再也走不了了。

    可谁能想到呢,他走了,但那时候娘子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

    而且,他们的孩子还在他眼皮子底下死的那样惨。

    原主疯了。

    在从他口中问出女孩的下场后,族长也疯了。

    原主被他各种严刑拷打,在他身上发泄一切怨气。

    最终死状凄惨。

    可这一次,一向靠着厚脸皮,怕疼的他第一次忍住了没求饶。

    是赎罪吗?

    他也不知道。

    他从没想过害死自己的亲生女儿。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救下对方,哪怕是自己的性命不要他也要救下她。

    他要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给她,他要让她每天开开心心不用为生活奔波,要让她成为众人艳羡的对象。

    他还想要在他女儿心中,父亲不是一个骗子,而是疼爱她的父亲。

    男人作为丈夫和父亲,真的很不一样。

    原主可以理直气壮的渣了娘子,丢下对方抛弃对方,却也可以因为自己是间接害死女儿的凶手而甘愿受罚。

    他将灵魂献出,只求能完成他的心愿。

    【叮!该世界任务为原主许愿内容,因原主付出灵魂,可兑换十万积分,宿主可选择十万积分换取本世界外挂,或将十万积分回收存起。】

    纪长泽听着系统的话,忍不住笑了:【你给我开后门了吧?怎么刚好我一瞎,就接通了一个愿意付出灵魂给我开外挂的人。】

    系统沉默几秒,继续用着机械音提示:【请宿主慎重选择,该世界难度为sss,宿主失去主道具,十个月没有视力,不开外挂将会很难存活。】

    【系统友情提醒,宿主所在时间线为原主已被拆穿骗子身份,刚刚被赶出大门。】

    言下之意,就是不开外挂没得玩了。

    毕竟这么短的时间。

    纪长泽摸了摸自己的袖子,摸索出了一个形状后撕下来,然后熟练绑在了眼睛上。

    【系统,你知道我为什么每一个世界都选择自己上,从来不用外挂吗?】

    【系统不知道。】

    纪长泽蒙着眼,慢慢往外走去。

    【因为只有自己学到的东西才是自己的,这个世界用外挂,到了下个世界,这个外挂还是会被回收。】

    【我在每一个世界都在学习,学习到的东西永远不会被回收,就算是没有积分我照样可以度过,外挂这种东西,还是在特定时间开吧,就好像是这个世界,我以前也不是没有度过仙侠世界过,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还记得吗?】

    系统沉默了一会,回答道:【宿主开局是一块石头。】

    【对,我用三百年的时间变成了石头精,又用三百年的时间飞升,这六百年一步步都是我自己走过来的,所以就算是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我照样可以找到办法。】

    系统:【提醒宿主,石头是没有腿的,不能走,您那三百年根本没有走。】

    纪长泽无奈的摇头笑笑:【好了,把十万积分放我账户里,我有办法。】

    系统:【……】

    纪长泽:【你是不是想说什么?我感受到现在你很想评判我,没办法,瞎了总是习惯性的去感受别人,想说什么就说吧,随便夸,我这个人啊,最禁得住夸了,实在不好意思的话,你可以用两个字来夸我嘛,都是心意,我不介意的。】

    系统憋了憋,憋出了一句;

    【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