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医仙(2)
    第3章

    搞清楚现状了, 纪长泽从自己的大脑里选了选,又摸着墙, 凭借着他的耳力, 找了个山洞开始修行。

    之前人家要原主帮忙医治,原主说治不了。

    又被对方看出来身上没有灵力, 于是被借助的这一家族长恼怒赶出了门。

    说实在的, 这家族长真是个好性子, 知道自己被骗了这么多天, 对着一个凡人叫仙师叫了这么久, 在揭露真相时居然只是将人赶出去而不是打出去, 脾气实在是好。

    不过也不排除是原主的这身皮囊实在是太能忽悠人了的缘故。

    纪长泽在山洞里挖了个坑, 又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了火。

    速度修炼, 你值得拥有。

    在山洞里呆了三天,他成功的……没有修炼出一点功法。

    这又不是玩游戏,三天就能大成的, 就算是嗑药都没这么快, 他在山洞里只是一一实验自己会的技能在这个世界有哪个能拿出来用的。

    三天内提高自己实力不可能,但是炼药出来还是可行的。

    至于身上没有灵力这个。

    苟一苟,总能苟过去的。

    三天时间一到, 纪长泽把地上的火灭掉, 找出了里面练出来的丹药,就下了山。

    他按照原主记忆中的路线,径直走到了之前借助的大家族大门前。

    这个被原主借宿的大家族是丹东的西于家。

    对于凡人来说是个切切实实的大家族,占地光, 族人多,而且还富甲天下,但对上从东大陆来的仙师们,就如同蝼蚁了。

    因此在原主借宿时,这家上到主人下到仆人对着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只是那也是从前了。

    这位所谓的“仙师”其实身上毫无灵力,连他们家小少爷丢过去的飞镖都没办法阻挡,被族长赶出门,这件事早就传遍了整个西于家。

    守门的小厮本来正在与另一个小厮说笑,远远的看见有人来了,连忙站直了身子。

    还没等着露出笑脸来问询,就看出来眼前这位脸上蒙着白布,身上穿的仙气飘飘,黑发用玉簪束起,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生敬畏的人是之前那位被戳穿是凡人的“仙师”了。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在府中做客时沉默寡言的“仙师”怎么眼睛看不见了。

    其中一位见着纪长泽径直上了台阶要来门前,犹豫几下,还是上前阻拦。

    “仙师,老爷说了,我们府中不让您来了,还请您去往别处吧。”

    没态度恶劣,也没嘲笑纪长泽一个凡人装作修者,虽然不如往常那样毕恭毕敬,但也依旧十分礼貌,口称仙师。

    这就是原主的精明之处了。

    他知道对于凡人们来说修者代表什么,因此时时刻刻都端着架子,就算是之前被戳穿身上没有灵力,也没有在脸上露出什么惊慌神色,反而像是被冒犯了一样,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你说他心虚也好,说他是狼狈离开也好。

    但是那副好相貌,再加上那个态度,很容易就能让不敢得罪修者的凡人心中生起畏惧。

    忍不住就开始各种脑补。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

    这位仙师看上去一点也不心虚啊。

    倒像是一副懒得解释的模样。

    原主赌的就是他们心中还有敬畏,不敢报复自己,事实证明他赌对了,凡人的确是不敢报复他,哪怕他身上没有半分灵力。

    再加上西于家的族长又的确好性,这才让原主免于一场毒打。

    纪长泽停下脚步,蒙在白布下的眼闭着,如原主一般,脸上没什么表情,说话能说一个字绝对不说俩:

    “告诉西于家主,我能救她。”

    这几天关于仙师为什么被赶走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全府,大家也都知道这位假仙师被赶走是因为真仙师来府中暂住,真仙师里其中有以为受伤了的年轻修者。

    纪长泽这么一说,小厮就懂了。

    他本来应该对着面前的凡人纪长泽腰杆一硬,呵斥“你还逼逼你还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接触到了纪长泽的蒙着眼的面容,浑身就只剩下了一个字:

    怂。

    “诶,麻烦您在这等等,小的这就进府通报老爷。”

    这个小厮说完就要进府,站在原处的小厮连忙拉住了他。

    “你还真的要去找老爷通报啊?之前那些仙师不是说了吗?这位仙师身上没有灵力,就是个凡人。”

    小厮悄悄指了指纪长泽方向,悄声道:“你看看仙师,他这副样子哪里像是凡人。”

    听到他的话,另一个小厮微微皱眉:“那几位仙师都说了他是个……”

    他的视线落在了纪长泽身上。

    此刻,一身白衣的男人正站在那,虽然眼睛上被白布盖住,但也没有妨碍他的半分颜值,面白如玉,轮廓清晰。

    黑发被玉簪束起,额前两边有些碎发落下,虽然身上穿着的白衣袖子那被撕下来一块,但却完全不会让人觉得破烂,然而凭空添了一分肆意。

    恰巧此刻一阵微风吹来,系在脑后的白布微微飘起,这幅景象,俨然是一副画了。

    小厮:“……”

    他现在也开始怀疑自己了。

    凡人会有这样的气质吗?!

    凡人能有这样浑身的仙气吗?

    他无论是横着看还是竖着看还是上下看,这位分明就是一位仙师啊。

    “你看,是吧,我想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听闻在东大陆,修为低的仙师是看不出修为高的仙师身上灵力的。”

    “但是仙师们不是有护体灵力吗?这可是从修炼开始就在身上的,小少爷的飞镖却能打在他身上……”

    这个问题一出,另一个小厮也没话说了。

    “这个……反正我们直接去通报,就算是老爷不见,仙师肯定也怪不到我们头上。”

    “说的也是,那你快些去吧。”

    纪长泽站的远,听着他们俩以为他听不到的窃窃私语。

    商量完了,其中一个小厮进府去通报了。

    他也耐心,就站在那等着。

    也是巧了,小厮找到西于家主时,他正带着一个凡人大夫来为受伤的年轻修士治疗。

    这位大夫在丹东十分有名气,称得上是名医了,但是当进了屋,看见床上躺着的奄奄一息,只剩下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即使被小心擦干净了脸上沁出的血,也还是会有血液缓慢流出来的少女,还是摇了摇头,一脸为难。

    坐在床榻边,正在为少女小心擦拭她额头汗水的女子见状,眼底露出一份失望,微微咬了咬牙。

    西于家主连忙问道:“您可是我们丹东的名医,真的半点法子都没有了吗?不求将这位小仙师治好,只要保住命就行。”

    白发苍苍的大夫摇摇头:“老夫虽有名气,却也并不是医修,只是在治凡人方面略有心得,这位小仙师如今没了一条腿一条胳膊,身体内还藏着异兽的毒,实在是治不了。”

    床边坐着的女子猛地站起身,将手中拿着的帕子丢到了床边水盆里:

    “我早就说了,找凡人根本就没用,我们还不如带着敬年思回东大陆,我师父与袁秀真人关系好,我们求到她跟前去,说不定还能救回来。”

    同样也是一脸失望的一个小弟子听到她的话,满脸不忿开口:

    “怎么带回东大陆?年年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能御剑飞行,一路上马车颠簸,等到我们回去她早就不行了。”

    女子道:“那也总比我们在这里干瞪眼来的强,她这个伤只有医修能治,医修们大多深居简出,东大陆都不多见,在丹东怎么可能找得到医修,我们回去她还有可能活下来,一直在这里等着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死路一条?年年死路一条是因为谁?”小弟子脸上怒意更重,直接站出来与女子面对面:“要不是你推她,她会被异兽伤成这样吗?!”

    女子也生气了:“我都说了我没有!”

    “一路上你一直在针对她,我亲眼看见有人把她推进去的,不是你还能是谁!”

    和女子穿着一样服饰的年轻修者们纷纷帮女子开始说话。

    “你们真火宗都什么态度,你们自家的弟子受伤,耽误我们游历,严师姐还好心要带她回东大陆,你们不知道感恩,居然还好意思责怪严师姐。”

    “我看是你们天云宗欺人太甚才对,分明就是这个女人推了我师妹,现在我师妹明明不能动还非要带着她回东大陆,一路上舟车劳顿,我师妹哪里受得了。”

    “是你们不识好人心!”

    “是你们害人在先!”

    “是你们!”

    “就是你们的错!”

    两个宗门这一次出来的弟子都很年轻,对峙着对峙着就吵了起来。

    吵到了最后,纷纷拔剑,一副要打起来的模样。

    西于家主和老大夫被吓得硬生生后退好几步,生怕这些仙师们打起来牵连他们这些凡人。

    最终还是在场唯一年纪过了二百五的金丹修士,真火宗长老,敬年思师父阴沉着脸开了口:“好了。”

    “我们这还是借助在人家家里,闹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他这话一出,两边的弟子也都想起来还有凡人看着,顿时神情都讪讪起来。

    倒是西于家主听到他说的话,连忙讨好的说:“没关系没关系,各位仙师随便,就算是这里的房子被拆了,那也是我们西于家的福分。”

    所有弟子们:“……”

    这话一出,他们更加不好意思打了。

    敬年思的师父今年虽然刚刚满了二百五十岁,但相貌停留在了他二十五岁的时候,外表看上去只是一个有点稳重的年轻人。

    他大名则临海,宗门里的弟子们叫他长老,其他宗门的叫他临海真人。

    则临海活了二百五十年,从来没收过徒弟,这次出门在外碰上敬年思这个灵根还算不错的小弟子他还很是高兴了一番。

    毕竟凡人不都讲究一个开门红吗?

    他第一次收徒就收到这么一个灵根不错的,以后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结果还没高兴几天,正畅想着五百岁以后被徒弟奉养的老年生活呢,小徒弟就搞成这样了。

    十四岁的小孩,没了一条腿,没了一条胳膊,脸上毁容,血流不止,这还是个女孩子,先不说活下来之后她要怎么生活,就光是现在活不活的下来就是个问题。

    因此则临海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

    这三天他始终坐在小徒弟床边,为她输送灵力,本身就疲惫不堪了,还要听着这些弟子们跟鸟一样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简直恨不得把他们的嘴给缝上。

    可他不能。

    这要是在自家宗门里他还能发火,出门在外带着一群小孩,他就是一头领头羊,只能压住怒意,深吸一口气,强作稳重。

    手上的灵力一边输送不停,视线一边落在了旁边的严湘凤身上:“年思受伤,本就是我真火宗自家事,这几日多谢天云宗几位停留帮忙,既然天云宗是来游历的,我们今日就此别过吧。”

    他没用商量的语气,而是直接用的肯定语气。

    严湘凤喜欢她师兄,为此争风吃醋牵连敬年思,如今真火宗的弟子说亲眼看见敬年思是被人推出去的,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严湘凤。

    毕竟他们真火宗的弟子每一个都很喜欢敬年思,小师妹长小师妹短的,真火宗是出了名的男子军团,这一代的年轻小辈里压根就没女弟子。

    最年轻的女子还是和则临海同辈份的,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小师妹,这群小弟子喜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害她。

    就算不是严湘凤,那推了敬年思的人也绝对是他们天云宗的人,让一个害了敬年思的毒蛇跟在身边,则临海才没有那么傻。

    万一要是那人又害人呢。

    则临海虽然话说的漂亮,但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

    这是我们自家事,不要你们管,请赶紧滚蛋。

    他们虽然是小宗门,但也没到了自家弟子都被害了还要跪舔的地步。

    严湘凤却不肯走。

    “这附近有魔修肆虐,我等天云宗弟子虽辈分不高,却也个个都是融合期,如今敬年思受伤,你们也不好赶路,不如和我们同行。”

    她这话是好意,可因为她那一向硬邦邦的说话方式,顿时就惹的真火宗的弟子怒意更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真火宗虽然是小宗门,但也不会连个融合器都没有。”

    “分明就是你害的年年,现在倒是还摆出一副为了我们年年好的样子出来了。”

    真火宗弟子这么一说,天云宗弟子们也生气了。

    “你们讲不讲理,严师姐是好意,你们非要这样曲解吗!”

    “她对年年能有什么好意?之前不是她针对我师妹吗?现在我师妹被害成这样,倒是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不知道是心虚了还是想留下来害我师妹。”

    则临海眼睁睁看着一群人再次吵成一团,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要不怎么说带着小辈们出来赚钱,呸,历练是苦差事呢,小崽子们一个个的毛还没张全,热血上头一点就炸,修为不高嗓门挺高。

    看着他们越吵越厉害,则临海真的想拍桌子了。

    好在正在双方吵的不可开交时,门外的小厮跑了进来,悄悄对着悄咪.咪站到了远处,生怕小仙师们打起来殃及池鱼的西于家主说了纪长泽又回来的事。

    西于家主皱眉:“他还敢回来?”

    “是,看门的下人说,那位仙……那骗子口口声声他能治好小仙师,因为他说的太过笃定,看门的人不敢直接把人赶走,便进来禀报您,请您做个定夺。”

    还做什么定夺。

    面前吵成一团的小仙师们可是真真的仙师。

    毕竟他们才在这里住了三天,就拆了五个凉亭,三栋屋子,打碎了花园的地板砖八十九块。

    上次两个不同宗门的小仙师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就在池塘边上,也不知道是谁的招式打歪了直接打在了湖面上。

    之后湖面上就飘起了一条条死鱼。

    虽然那些鱼是老家主养着观赏而不是用来吃更加不是用来打的,但因为这件事,这两个宗门觉得过意不去都给了他玉珏,西于家主还是觉得很划算的。

    武力值在这里,说他们是假的西于家主都不信。

    这些小仙师都说了纪长泽是假的了,那肯定是假的。

    “别管他,一个骗子而已,我都没跟他计较,他倒是好意思又上门了。”

    小厮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眼角余光看到这些小仙师们又要打起来了,抽了抽眼角,犹豫着小声询问:“可他说的信誓旦旦,说是能治好小仙师,小的想着,他若真的是假的,知道这里有真的仙师,怎么会有胆子来蒙骗仙师们呢?”

    西于家主一想也是,正犹豫着,旁边坐在床边,恨不得把这一屋子叽叽喳喳的小崽子们都丢出去的则临海微微动了动耳朵。

    “既然他说可以治,那就让他来。”

    西于家主被他突然说话吓了一跳,听到他说的话后有些迟疑:“可小仙师们说他身上没有灵力,就是个骗子。”

    “无妨,让他来试试。”

    反正现在敬年思都这样了,死马当作活马医。

    西于家主见是仙师开口,也跟着点了点头,示意小厮出去将人请回来。

    一直没掺和到两个宗门舌战的青年没错过这一幕,一脸难受的摇头,对着则临海道:“真人,那人就是一个骗子,浑身毫无灵气,根本就是一个凡人冒充修士来骗吃骗喝的,您怎么能让他来医治年年。”

    则临海没去看他,语气不咸不淡:“如今怎么都行不通,还不如让那人来试试,反正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说完,他听着青年又是一声叹气,内心毫无波动。

    这青年就是天云宗宗主之子,身形高大,相貌不错,对着谁都很有礼貌,才十九岁修为已经到了心动初期,不出十年定然能到金丹。

    按理说这样的小辈应该很讨长辈喜欢才对,只是则临海就是对着他喜欢不起来。

    首先,他十九岁,就喜欢上了只有十四岁在东大陆都能称为幼女的敬年思,并且直接展开追求。

    而且在敬年思明确表示自己不喜欢他,只想修炼和吃吃喝喝后还坚持着追求。

    作为敬年思的师父,则临海很不喜欢他这么做。

    其次,他口口声声说喜欢敬年思,却丝毫没去管因为他的喜欢而争风吃醋的严湘凤各种针对敬年思,这种喜欢也未免太让人不放心了。

    最后,敬年思受伤之后,这一路上则临海要守着车队避免被异兽袭击,给敬年思输入灵力就只能修为不高灵力储存量不多的小弟子们来。

    他们输入一会就会十分疲惫,于是只能轮换。

    这一路上,真火宗所有弟子都轮换着输送,甚至天云宗的一些弟子也在输送,其中还包括被怀疑推了敬年思的严湘凤。

    情敌都不吝啬这点灵力救人了,口口声声喜欢敬年思的他却从未输送过一点灵力出去。

    但明面上,他又做足了为敬年思的遭遇而伤心的神情。

    则临海没心思去逼逼什么,也不想玩找茬游戏,但他就是潜意识里不喜欢这位天云宗的下代宗主王鹄立。

    见则临海对自己的态度不怎么热情,王鹄立眼底不悦一闪而过,随后隐藏下来。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毁了容,没了一条腿一根胳膊的敬年思,视线里满是冰冷。

    敬年思肯定是活不过几天了。

    真是可惜了她这不错的脸蛋。

    不过要怪就怪她自己吧,要不是她不识好歹,拒绝了他的求爱,也不会变成这样。

    也是她运道不好,本来他也没想着害死她,只是见当时严湘凤也站在那,他推一把,敬年思要怀疑也只会怀疑严湘凤,顺手推一下而已。

    本来以为只是吓一吓她或者让她毁容,没想到异兽居然这么残暴。

    王鹄立刚开始是心虚的,但很快他就又平静了下来。

    反正敬年思也活不长了,只要她一死,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做了什么,真火宗要怪肯定也是怪严湘凤而不是他。

    这几天严湘凤坚持要留下来帮忙着,王鹄立同意下来就是为了看着敬年思咽气他才能安心。

    他已经十分确定敬年思会死了。

    这样的伤口,别说是一个凡人骗子了,就是严湘凤说的袁秀真人都没得救。

    他自信满满,两边的小弟子们还在吵。

    吵着吵着,真火宗的一个小弟子突然清醒过来:“年年还在这里修养,我们在这里吵架不是打扰她吗?!”

    则临海翻了个白眼。

    小祖宗们,你们总算是发现了。

    天云宗的小弟子们一想也是:“好!我们不打扰她,我们出去吵!”

    则临海;“……”

    两方达成共识,就这么一路吵着出了门。

    他眼睁睁的看着西于家主赶忙叫来门口的小厮,小声(但他是金丹修士他能听见)嘱咐:

    “你快些,跑在这些小仙师们前面,要是他们前方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赶紧让人搬走,还有,湖边刚刚下了鱼苗,千万别让小仙师们去那边,那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

    小厮得令,赶忙去了。

    则临海沉沉叹口气。

    看看,都把人家逼成什么样子了。

    丢人啊。

    好在并不是所有的小弟子都失去理智的,至少严湘凤和真火宗一个十五岁的小弟子就回来了。

    则临海心底感到了一丝欣慰。

    果然,还是有懂事孩子的。

    然后就见着那个小弟子跑到了自己身边,警惕的看着王鹄立和严湘凤,顺带小声对着自己逼逼:“师叔,我刚刚看到严湘凤突然进屋,她说不定还要对小师妹做什么坏事,我们可要小心着些。”

    严湘凤听见了,一下子就炸了:“我都说了不是我!”

    “不是你还有谁,就你一个人讨厌小师妹!”

    “你亲眼看见我推她了吗?你拿出证据来啊。”

    “我虽然没看见你的脸但是我看见你的手了,除了你还有谁会推我小师妹。”

    “我说了我没有!”

    “你还装,就是你!”

    则临海:“……”

    他深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早就被自己施了隔音罩的床上。

    不生气,不生气。

    他是一个十分稳重,温柔,从不生气的长辈。

    面对小辈要春天般温暖。

    对,没错。

    纪长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到来的。

    小厮在前面带路,推开门,对着西于家主说:“老爷,仙师来了。”

    屋内人被吸引了视线,下意识瞥了过去,然后就对上了蒙着眼的纪长泽。

    他们都是一愣。

    这人三天前眼睛不是还好好的吗?

    西于家主也是愣了愣,犹豫了一下自己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纪长泽,最终还是决定礼貌一点。

    “仙师啊,您这个眼睛是怎么了?”

    “没什么,过些时日就好了。”

    纪长泽开了口,他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又一点都没让人觉得冰,是那种无波无澜,毫无起伏的声调。

    然后,在屋内几双眼睛的视线下,他就这么蒙着白布,脚下稳稳的进了屋,站在了敬年思躺着的床边。

    王鹄立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在纪长泽眼前晃悠了一下,发现他真的没有半点反应,又感受了一下他身上的灵力,眼底划过一丝鄙夷。

    面上神情一整,端的是义正言辞:“西于家主,这位身上没有半分灵力,你还是莫要再叫他仙师了。”

    纪长泽微微侧身:“你家长辈未曾教导过你礼节吗?既知晓我眼盲,为何还要作出此等举动。”

    王鹄立神情一僵,收回了自己放在纪长泽眼前的手。

    “抱歉,只是之前阁下假装修士蒙骗西于家主,我这才怀疑阁下的眼盲也是装出来的,若是有所冒犯,还请见谅。”

    这话的意思就是在说是纪长泽骗人在先,他才会不顾礼节了。

    纪长泽脸上神情还是那样,话语简短:“你如何判定我是假修士。”

    这还用判定吗?

    身上没有灵力的修士那还能叫修士吗?

    王鹄立十分想要打纪长泽的脸,可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他还要维持自己懂礼貌的人设,只能扯了扯嘴角,用剑柄点了点纪长泽衣袖。

    “修者都有护体灵力,阁下却没有。”

    他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嘲讽:“护体灵力乃是每个修者刚刚修炼出灵力时都会有的,阁下没有护体灵力,如何能称得上是修者?”

    白衣蒙眼“修士”精准坐在了床边。

    修长大手从敬年思上空覆过。

    王鹄立见他既没有掐法诀,也没用灵力,更加确定了他就是个凡人。

    “阁下还是别再装模作样了,你身上毫无灵力,就算是医修也不可能一点灵力都……”

    他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严湘凤也睁大了眼,惊喜又不敢相信的快速上前几步,望着床上的景象:“这、这……”

    所有人都看向床上的敬年思,震惊的发不出声音来。

    全场寂静无声,全部的视线都落在了纪长泽手下。

    西于家主还要震惊些,他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指着敬年思方向,激动的说话都在颤:“胳膊、胳膊长出来了……我的娘啊……”

    只见那手拂过的地方,有点点星光从空气中漂浮出来,纷纷落在了敬年思伤处,断手,短腿,一点点的长了出来。

    有些星光落在了她毁容的脸上,试探碰触过后慢慢消融,而原本满是狰狞疤痕的脸上也恢复了原本的白皙柔嫩。

    这一过程并不长,是十分缓慢的。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没有说话,看着纪长泽的手一直到了敬年思双脚上空。

    那之前随着一条腿一起被异兽吞噬的脚也在星光闪耀下长了出来。

    现在的敬年思面容恢复了精致,手脚俱全,甚至面色都红润了下来,呼吸也均匀的很。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震惊的,仿佛看到了不可能存在的奇迹。

    但奇迹制造者纪长泽脸上的神情却依旧无波无澜,被白布盖住下的眼睛连眼睫都没颤动一下,平稳的收回了手。

    “好了。”

    则临海颤抖着手,连忙上前检查小弟子,确定真的状态平稳下来,完完全全是一副没受伤模样后,狂喜之后便是激动。

    “这、这怎么做到的?哪怕是大乘期的医修,也不能肉白骨啊。”

    他之前一直想的是敬年思能够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至于身体,只能努力修炼,等到了元婴期,到时候看能不能散去身体,用元婴生活。

    没想到现在,他的小弟子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手脚又长回来了。

    就连之前对纪长泽满是鄙夷的王鹄立都顾不上自己被打脸了。

    他满脑子都是要是有这样本事的人能够投靠他们天云宗,天云宗必定能够跻身大宗门。

    纪长泽站起身,给他们让出位置来观察敬年思,不过在站起来后,他晃了晃身子,仿佛站不稳一般的扶住了桌子。

    “诶唷,仙师,仙师您没事吧仙师。”

    西于家主简直就是软着腿跑过来扶住了纪长泽,将人扶好了之后,他连忙开始忏悔:“对不住仙师,之前是小的有眼无珠,是小的没见识,居然错怪了仙师,请您莫要和小的见识,小的知错了,实在是对不住。”

    纪长泽唇发白,微微摆了摆手,声音依旧没什么波澜,只是多了几分虚弱:“无事。”

    则临海注意到了他的虚弱,连忙起身,对着纪长泽行了个大礼:“多谢真人,真人方才还好好的,现在突然这般,是否是因为救了在下弟子?”

    “我身子无事。”

    冷冷说完这句话后,盲眼白衣的修士就十分“虚弱”的咳嗽起来。

    这完全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

    则临海连忙道:“真人,您真的没事吗?是不是方才动用了灵力过多?我这里还有一些灵药,不如您服下补充补充?”

    纪长泽摇头拒绝,“很虚弱很虚弱”的说着话,语气倒还是那样无波无澜:“只是我门功法问题罢了,要救人总要付出代价。”

    则临海先愣了一下,接着恍然大悟。

    他就说,什么医修能这么厉害,活死人肉白骨,这就算是飞升的医修也做不到啊。

    纪长泽这一句话倒是让他弄清楚了。

    “莫非真人是净医修一脉?”

    这一脉医修在东大陆是个传说。

    别的医修,都是靠着灵力来救人。

    这一脉医修却是靠着他们独有的方式来救人,一般要救人的话,就要牺牲一下自己,当然,只是短期牺牲。

    一开始创建这一脉的医修只是想要救助自己的亲人却不得其法,后来他想方设法才想出了这个法子,用牺牲自己的代价来救治。

    这是妥妥的逆天行为啊。

    那个时候,这种医修最受欢迎,无论是多么严重的伤,多么让其他医修挠头的病,这种医修都能治疗好。

    只是很快,弊端就出现了。

    因为能够救的太多,但是又要牺牲自己,一些人受了伤就会抓来这种医修治病,医修耗费了自己来治病,慢慢的,也就死绝了。

    后来据说这一脉已经没有了传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到了如今的东大陆,也就成了睡前故事。

    则临海就是从小听着这个睡前故事长大的。

    现在见着纪长泽这个样子,他立刻就断定纪长泽是这一脉医修。

    然后,则临海的视线就落到了纪长泽那蒙着白布的眼睛上。

    之前没瞎,现在瞎了。

    之前没事,现在看不见了。

    他身子一震:“莫非,您是付出了眼盲的代价,才治好了我的弟子?”

    纪长泽伸出手摸了摸眼睛上的布。

    看,这不就苟住了。

    他声音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与你们无关。”

    这副样子,明明就是有关啊。

    纪长泽越是这样,则临海越是肯定。

    他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愧疚又是敬仰。

    施人恩惠不图报,做了好事不留名。

    这位修者,简直太无私太高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