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包VS鐘意 大結局(完)H 7500字2
    樱桃(师生H) 作者:小花喵

    片刻后,小丫头昂起头娇媚的高呼,穴内迎来一阵暴击般的颤栗,伴着大波汁液顺流下,强大炙烫的热源融遍全身,舒服的连脚尖都崩成一线。

    小人垂在他肩头,气息奄奄的喘息。

    男人在手顺势在泥沼般的交合处轻抚过,再故意摊在她眼前,笑了声,「裤子都被你尿湿了」

    难得小丫头还有力气垂他的肩,「不许说」

    「好,不说。」

    钟意托着她的腿弯直接站起身,小小的一只挂在他身上,腿心大敞,若从前面看,那姿势简直羞的没法入眼,娇红的穴口翻开至最大,水滋滋的媚肉紧箍着棒身不放,上下一晃,能清晰看见那根凶悍的紫红性器全数没入小人稚嫩的甬道中,抽出时徒留菇头在嫩肉中,再一个凶狠吞入。

    小丫头几乎被吊挂在半空中,胆怯的拽紧他的胳膊。

    他就这么抱着她走了几步,动荡起伏的步伐,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太深了唔唔好胀」

    「胀了才舒服」

    男人吻她的耳垂,哑声哄她,「你今晚这么卖力,小舅怎能让你失望?」

    豆包刚要张嘴,可男人却蓦地停下步子,她回头一瞧,下一瞬眸子紧闭,红透的脸颊炸开,语不成调。

    「小舅我我错了你别这样」

    「哪样?」

    男人坏笑着又走近一步,刻意将她的两腿掰到最大,眼前不到一米的试衣镜内清晰映照出两人紧密交合的暧昧姿势。

    粗狂的棒身裹着一层透明的水渍,挤进狭小的肉缝间,嫣红的媚肉被挤压的几乎消失,汁水狂飙的内壁被填的紧密无垠,入到最深,底端的两颗软球顺着动作狠狠拍打臀肉,几下便落下浅红的印记。

    「啊啊呜呜」

    豆包赌气的别过脸,这下真要被羞哭了,哪有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男人深沉的眼眸盯着镜子里被他操弄的小人,这姿势真的刺激的人想往死里要,小人被他一次次抛向空中,落地时宫口被完全顶开,她疼的想落泪,可上翘的菇头滑过湿润深处的小肉粒,安抚般的酸痒感又令她不禁渴望,就这么一下一下,痛意与快感死命绞缠,慢慢的神智都涣散了。

    「好舒服小舅快一点唔唔」

    「啊那儿好麻」

    「顶到了啊啊啊受不了了」

    她被欲望彻底蒙了眼,羞人的荤话顺口溢出,她舔着小嘴侧头向男人索吻,钟意笑着吻住,他太喜欢见到小人主动渴求他时的诱人模样。

    极致来的格外强烈,小人眼前晃过一道白亮的光芒,钟意似感觉到此次极致的不同寻常,他猛地抽出一小半,就见一大股透亮滑腻的汁液从微张的细缝里射出,干净的镜面落了一大片水渍。

    豆包从高潮中缓过神,呆愣的看着被她体内的浑浊液体弄脏的镜子。

    她这是尿了吗?

    某女嘴一瘪,这次是真哭出了声,又羞又恼,「呜呜呜小舅你混蛋」

    「羞什么?」

    男人笑的毫不掩饰,低沉的笑音滑过她的耳。

    「汐儿忘了么?小时候我也这样帮你把过」

    豆包没脸再听,扬声警告,「小舅!」

    他亲吻她气呼呼的小脸,将小人抱回床上,将其翻个身,两手一撕,宽松的衬衣瞬成两半,肤如凝脂的白皙肌肤上泛着迷人的粉红色。

    他眼一沉,低头含住一侧软绵,引导她的细腿勾着他的腰,肿如鸭蛋般大的菇头抵着湿润,往里一送,刚还闹别扭的小人被撞得浑身发酸,迷糊着颤住他的脖子,被他一抽一送,强有力的撞击她汁液充裕的嫩穴。

    男人发狠似的吮她的脖子,吸出深深浅浅的吻痕,又回到那张小嘴,戳了口软软的唇珠。

    他掐着她的腰狠撞,「啪啪」声不绝入耳,听得人情潮翻涌。

    小丫头摇着头娇呼,「小舅你别啊啊那么重」

    男人抬头,用指尖抚开她鬓角湿润的发,「不把你插爽了,哪对得起你精心为我准备的」3VV。R ouw enxia osH uo。

    他故意咬着尾音,「服、务。」

    豆包想着自己先前存的坏心思,心虚的撇开眼,齿关紧咬,「嗯嗯」的轻声哼。

    男人控着她的腿,大开大合的疯狂操弄,冷不丁来一句,「谁教你的?」

    小人曲着手指咬住,低眉顺眼的不出声。

    「不说?」

    他一手圈着她的脚踝,两腿曲在胸前,将人折成小虾米的形状,湿软充血的花穴抬的高高的,男人跪坐在她身上,器身抵着小力瑟缩的穴口,几乎是垂直的插弄角度。

    豆包怕极了,雾蒙蒙的眼睛瞅着他,无助又可怜。

    「小舅」

    审视般的黑眸盯着她,「说了,我就放过你。」

    红肿的菇头破开一小寸软肉,敏感多汁的壁肉便从四面八方缠上来,这姿势入的太深,男人被夹的头皮发热,咬牙沉哼。

    小丫头见他来真格的​​,吓的声音都含糊了。

    「是是我自己」

    他当然不信。

    要说她学了点花样玩会儿情调他信,但捆绑的含义,摆明着就是撩完就跑,故意让他憋屈难耐,这不是变着法子的折磨他。

    他自己的小丫头他还不知道,有贼心没贼胆,若不是有人指点一二,断然不会起这坏心思。

    「汐儿不乖」

    他两手揉捏弹性十足的臀肉,腰腹一挺,说话间一大根已没入其中。

    豆包疼的眉头紧皱,穴内每一寸细小的褶皱似被掰开了重塑,骨头缝胀的发疼,她嘤嘤的抽泣,眼泪朦胧的问:「我说了,你真会放过我么?」

    钟意眸一亮,「当然。」

    小人沉默了几秒

    ,满脑子都是对某少深深的歉意。

    顾溪远在电话里说:「绑着他,让他吃不到憋死。」

    末了还不忘嘱咐她,「不许把我供出来。」

    豆包这人向来讲诚信,这会儿做了背信弃义的人,长睫上的水珠轻颤着,低落之情溢于言表。

    她气息弱弱的吐息,「小小顾叔叔」

    「这样啊」钟意眯着眼笑。

    顾溪远。

    他记住了。

    豆包干了坏事,心情也不大好,吸吸鼻子,「小舅你啊唔」

    某女颤音一抖,瞬失了声。

    男人狠掐着她的腰窝,一下入到底,器物碾磨着湿热紧致的肉壁,上上下下的狠命耸动3 VV。Rouwenxia osHuo。 ,力道猛烈且沉重,插的穴内汁水狂飙。

    豆包被撞的字音全散,仍忍不住大声控诉,「你啊啊说了嗯嗯放过我」

    钟意被紧滑的壁肉吸的腰眼发麻,解了会馋才逐渐缓下力度,低头吮她鼻尖的细汗。

    「有些事儿,只能到了床上,小舅才能言传身教。」

    小豆包迷惑,压着鼻音,「嗯?」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千万别当真。」

    小人一愣,反应过来才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愤怒的想逃开,软白的小身子扭的跟脱水的鱼似的,男人强势控住,「别乱动。」

    小人昂着脖子怒斥,「你欺负我,你这么老了还欺负小孩子。」

    原本充实满当的内壁一空,巨大的空虚感紧随而来,小人难耐的低声哼。

    挺着粗长性器的男人勾着眼对她笑,「谁老?」

    豆包:「……」

    完了,说错话了。

    「小舅我」

    「不用说,我明白的。」

    他温柔的将已然僵化的小人抱起,径直​​走向浴室,门被某男大力摔上,几秒后,浴室内传来小人哭天喊地的求饶声。

    「不要从后面唔唔求你了」

    男人捞着她的腰将她反身抵在浴缸边,让小手死死抠抓着边缘,他胸腔炙热,紧贴着她微凉的后背,唇一刻不停的吻她细滑的肌肤,跟入了魔般,下身更是不留余力的狠狠顶穿花心。

    「有多老,嗯?」

    「没满足就告诉小舅,再老我都要先喂饱你」

    小丫头哭腔溢溢,「我错了」

    「叫声好听的,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某女表示绝不上第二次当,「你说了唔床上都是假」

    「这不是在床上。」

    小人眸光散开,咬住一点点嘴唇,犹豫着半响没出声。

    他亲吻她的颈,「乖叫出来」

    豆包尖牙一松,「小舅?」

    男人摇头,「不是这个?」

    「唔唔爸爸爸?」

    一脸粗长黑线的男人,沉着声,「今晚你别想下床了。」

    她哭丧着脸,被男人掐着肩转过身,再抱着一把抵在墙上,面对面的姿势,小人圈着他的脖子,突然软绵绵的冒了声,「钟意哥哥」

    男人身子一颤,猛地呆住了,哑着喉,「再叫一声。」

    豆包眨着晶亮的眸子,梨涡一陷,乖乖的唤他,「钟意哥哥」

    男人半阖着眼,似在回味环绕在耳边的甜音,他轻捏她的脸,低叹道:「你怎么这么乖?」

    小丫头脑子转的飞快,顺着他的话说,「小舅教育的好啊。」

    男人点头,不予置否。

    然后

    天真的豆包以为他真的会放过自己,谁知他言出必行,将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吃了个遍,套子都用去了大半盒,最后小丫头被他抱着去清洗时,3VV。Rouwenxia osHuo。 嘴里还神志不清的念叨着被男人要求唤了整晚的称呼。

    「钟意哥哥」

    「我在」

    男人低头吻她微张的红唇,心软如水,「我在这。」

    似梦似醒间,豆包依稀听见男人问她,「过些天是我爸的忌日,陪我一起去好么?」

    小人睡眼惺忪,气若游丝的趴在他肩头,细声应着,「好。」

    她勉强睁开眼,小声问:「每年我不都去了吗?」

    男人笑:「这次身份不一样。」

    「嗯?」

    他柔声道:「以前是我的外甥女」

    「这次」

    他低头看她,吻她浅粉的眼皮。

    「是我未来的夫人。」

    小丫头羞的脸一红,娇嗔道:「谁答应要嫁给你了?」

    钟意眸色一热,将她翻身压在身下,束缚她的双手双脚。

    「你若不答应,我就只能用最简单的办法了」

    小人好奇,「什么?」

    「再来几次,这次一滴不漏的全射进你体内,直到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为止。」

    他亲昵的逗弄她的鼻头,孩子气的冷哼,「到时看你往那跑。」

    豆包黑白分明的眸子「滋溜」一转,笑容晏晏,「好啊,反正有件事儿我一直都怪好奇的。」

    男人挑了挑眉。

    小人凑近他耳边,神秘的问:「你说,以后我的孩子应该叫你什么?」

    她唇一扬,「舅姥爷吗?」

    钟意:「……」

    瞬间黑化的钟老板冷笑着表示。

    今晚都别睡了。

    以后的每晚,也别想再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