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梅伊
    听了这女人的解释,我心中多少有些明白为何那天杨百春他们刨开石堆,什么都找不到的原因了。

    原以为是被某人弄走的,结果它居然自动是消失,这特么的实在是有些让人想不明白。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原来这女人当时就是冲着埋在山上的神王雕印去的,只是没想到被我无意中铬印到了手上而已。

    关于神王铬印,我不想再说什么,这东西实在是虚得很。

    我现在更关心的是她要怎么处置我们?

    那些昆仑奴一样的家伙又是来自哪里?

    杨百春他们又被抓到什么地方去了?

    对于第一个问题,神秘女人没有回答我。

    不过她解释了那些土著人的来历,他们是来自一个五十多里外的土著部落。

    杨百春等人也被抓了过去,现在成为了他们的奴隶。

    “五十多里外?

    卧槽,这岛屿有那么大吗?”

    听了神秘女人的话,我顿时有点怀疑起来。

    不管这岛屿处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这么大的面积,没理由不被人发现的理由。

    要知道现在地球之外,不知道有多少卫星在环绕,全球定位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

    别说五十里以上的岛屿,就算再小一半,也早被卫星给发现了。

    不过问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有点愚蠢,因为我们自己在岛上走动的距离,少说也有几十里了。

    或许直线距离并没有那么大,但至少二十里是绝对有的。

    那女人说五十里外有部落,似乎也是说得通的。

    只是这岛屿实在够怪,只能进来,不能出去。

    难道这就是它不被人发现的原因?

    神秘女人没说这里有多大,只说它的面积我们想象不到,总之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神秘,不是我们能够理解的。

    “米尔斯,你问问她,这里有没有其他人来过?

    怎么才能离开这座岛屿?”

    我的心也热乎起来。

    其实我更想让这女人带着我们直接飞出这破岛,这样我们就能直接回家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神秘女人告诉我们,她来到这里也才一年多。

    并不熟悉这里的情况,她也没有能力带着我们离开这里。

    至于她自己来自于哪里,却不肯多说一句。

    我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在骗我,因为我心中的疑问太多,但问了关键的问题,她却一句都不肯说。

    总之一句话,想让她送我们回家,那是白日做梦。

    “你叫什么名字?

    可以告诉我们吗?”

    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我叫梅伊,暂时是这个部落的守护神。”

    这是米尔斯翻译过来的原话,我也不知道她翻译得准确不准确。

    话里话外,我总有一种回到原始社会感觉,至少是几千年前的那种奴隶制的社会,甚至更加落后也说不一定。

    想想那些满肚子文化的社会精英,现在却成为了土著部落的奴隶,这真特么的有够讽刺的。

    “能让她取下面纱,让我们看看她的脸吗?”

    我一直很好奇,感觉这女人太能装b,这就跟那些

    明星出门带口罩一样。

    可这荒山野岭的,基本上连个毛人都见不到,装那逼有什么意思?

    对于我问题,梅伊也是一愣。

    她转过头,对我说了两句什么话,我虽然听不懂,但是能猜测出来,她多半是问我‘确不确定’之类的问话。

    米尔斯也没跟我解释,只是笑咪咪的看着我,估计她也觉得这两句话没什么好翻译的,于是我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梅伊比了个兰花指,轻轻的将脸上的黑纱取了下来,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一张美艳绝伦的脸。

    这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不好用什么特别的语言来形容,最简单直接的说法就是:祸国殃民的类型。

    我身边的几个女人都是非常难得的极品了,不论身材相貌都是百里挑一的那种类型。

    而眼前的女人,却是万里挑一,甚至十万里挑一那种。

    若是把她弄到我们生活的世界中,只要她肯露脸,估计不要半天就能成为网红。

    不知道多少公子哥儿会为她打破头,倾家荡产怕是都愿意。

    别说是男人,就算作为女人,她们几个也看呆了。

    谁能想到,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精致的女人?

    当她拿下面纱的那一刻,仿佛整个房子都变得亮了起来,世界因她而多了几分光彩。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梅伊施展的什么手段,总之我是看呆了,仿佛她的脸上有勾子一样,勾走了我的目光。

    “天啦,她太漂亮了,漂亮到我连妒忌心都生不出来。”

    菲儿无比感叹的说道。

    要知道女人天生善妒,越是颜值高的女人,越是在乎自己的容貌,绝对不肯在别的女人面前丢面子。

    能让她们叹服的,只能说自己与此人的差距太大,不在一个层面上,这才生不出任何妒忌之心。

    对于我们几个的反应,梅伊似乎一点都不意义,她冲我笑了笑,然后重新把黑纱戴了回去。

    当她掩去真容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

    “梅伊说,你看了她的脸,得对她负责。”

    米尔斯冷不丁的说了句,却是把我吓了一跳。

    “开什么玩笑!这特么的都什么年头了,还玩这一套?”

    我是真被雷到了。

    要知道我们活在一个上了床都有可能不知道对方是谁的年代,谁还把看脸当成一回事儿?

    当然,如果梅伊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真要某个男人负责的话,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会拒绝。

    除非这个男人是特么的瞎子。

    很明显,我的眼神好得很,身体也很捧,她就算现在让我推倒,都没一点问题。

    “不过你也别高兴太早,想要成为她的男人,你必须得成为西波罗神王的弟子。

    如果你成不了,她会亲手杀了你。”

    米尔斯的话顿时如一瓢冷水泼到了我的头上。

    原来梅伊愿意摘下脸上的面纱,就是冲着这个来的。

    若不是我手心上有这么一个印记,恐怕她连多看我一眼都懒得看。

    “不用那么当真吧,不就看一眼,也没掉块肉。”

    这回我是有点郁闷了,刚才米尔斯不给我解释,多半是故意的。

    她八成想着我跟梅伊的距离拉近了,以后大家的日子也就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