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刁难
    当王腾等人来到这里,都不禁一阵大开眼界。

    这里的灵气实在太浓郁,比起北溟剑宗都要强上不少,可以看出,在这里修炼绝对可以事半功倍。

    “哈哈,北溟剑宗的贱民们,你们终于来了。”就在王腾等人刚进入山门,山门内便传出一道哈哈大笑之声,紧接着有一个老人,带领着一群人,出门迎接过来。

    一众弟子顿时大怒,这老人正是孙永福,竟然称呼他们为贱民,简直岂有此理。

    “孙永福,你什么意思?”孙剑生也当即震怒,大喝了一声道。

    在这四周,还有不少宗门势力前来观礼,孙永福这么说,无疑是在当众羞辱他们北溟剑宗。

    “哈哈,不好意思,一时口误,还请孙大宗主,不要介意。”孙永福赔笑了一声,虽说嘴上这么说,但那神情,却完全没有一点口误的意思。

    四周也有不少人都幸灾乐祸了出来。

    谁都知道,万辰剑宗和北溟剑宗矛盾很大。

    现在北溟剑宗上门,万辰剑宗,自然不会放过羞辱他们的机会。

    “哼,废话少说,带领我们入内休息吧。”孙剑生冷哼道。也没有跟孙永福一般计较,毕竟来到了对方的地盘。

    “好说,还请北溟剑宗的朋友,从这里过吧。”孙永福笑了笑,指了指大门旁边一个偏门道。

    “这偏门分明是给一些运送货物的下人过的,你难道把我们当成下人了?”孙剑生一看那偏门,顿时冷声道。

    一般来说,像万辰剑宗这种大宗门,每天所需要的生活物品,自然非常多。

    所以在大门旁边,会有专门的通道。

    不过,他们远来是客,又同属于五大剑宗,孙永福让他们从那里过,明显是看不起人。

    纵然是普通的宗门上门观礼,万辰剑宗也不至于这么怠慢。

    “非也,只是我们的大门坏了,还请,北溟剑宗的朋友们,屈尊一二吧。”孙永福笑着道。

    四周不由的响起一片哄笑之声,大门后面的山路,明明是好的,孙永福硬说毁坏,这摆明了是在找借口。“这就是万辰剑宗的待客之道?难道就不怕传出去,被大元星系诸多宗门道友笑话。”孙剑生也是脸色沉了下来,语气中已经带着一抹怒意,万辰剑宗的这些混账,一直针

    对他们北溟剑宗,往日里他不屑多说,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连他这个宗主的面子都不给,简直岂有此理。

    如果孙永福一再如此,他不介意直接动手,当场发威。“呵呵,好吧,你们若想过,我们也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在山门上,有一座“重山阵”,只要你们北溟剑宗的弟子,能够闯过重山阵,我们万辰剑宗,就允许你们从大门过

    去。”

    孙永福笑了笑,说是考验,事实上就是为难北溟剑宗所设。

    因为北溟剑宗这些年来的弟子,太不成器。

    他们甚至有想剥夺北溟剑宗参加比剑大会的资格。

    设置这个重山阵就是想让北溟剑宗,知难而退,如果闯不过去,就乖乖的滚蛋。

    王腾这时候也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冷笑,道:“如果闯过去了,又怎么样。”

    “如果闯过去,我孙永福可以代表万辰剑宗,全体高层,向贵宗公然道歉。”孙永福好整以暇的冷笑道。“行,这可是你说的,一个所谓狗屁的大阵,也想拦住我们,我倒要看看有何名堂。”王腾身为北溟剑宗现在的大师兄,自然要为北溟剑宗争这一口气,当下,便走进了大

    门之内!

    轰!

    然而,就在他脚掌迈进去的第一步,刹那间,一股恐怖无比的巨力袭来,犹如一座大山镇压下来,强悍绝伦。

    饶是王腾一个不慎之下,都忍不住膝盖一弯,身体一沉,差点栽倒。

    “哈哈,王腾看到了吗,这重山阵,可是一座六级阵法,就算是普通至尊十七境的人,想要抵挡下来,都不容易,你还是干脆认输吧。”

    这时,天青阳也在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他的名声,因为王腾损害不少,对于王腾,自然是痛恨无比。

    他现在十分畅快。

    设置这个重山阵之时,他们就是知道王腾体质过人,所以设置的十分高级。

    孙剑生和一众北溟剑宗的弟子,也都变色,六级阵法,的确太强。

    他们现在的确有些担心,王腾现在能不能支撑,如果支撑不住的话,他们就要走偏门,或者被赶走,那就完了。

    “王腾,认输吧,这座阵法,就是专门为你而设置的,时间久了,说不定会将你压的粉身碎骨而死,到时候你可不要怨我们。”孙永福也忍不住大笑了一声说道。

    他们知道,出面的人一定是王腾。

    所以这座大阵,针对性十分强。

    “哼,就凭这一座大阵,也想挡住我,你们太天真了。”

    然而,王腾却是冷笑一声,大吼道:“给我开!”

    轰隆!

    恐怖的气息,在王腾体内,犹如火山爆发一般,迸发而开,强悍的力道,让得整个大地都在轰隆隆作响,仿若发出大地震。

    然后,王腾就像一尊远古巨神,挣脱铁链一般,瞬间就将大阵给炸开了去,他矗立在原地,神色冷冽!

    “嘶!”

    “不会吧!”

    “他将大阵直接就破了!”

    “这也太彪悍了吧。”

    无数人都惊骇欲绝了起来。

    本来是让王腾撑过这个重山阵的,结果王腾直接释放气息,将这座大阵都被挣炸,山门都破碎,让人恐惧。

    “这怎么可能?”

    孙永福、天青阳等人,也都目瞪口呆,如遭雷击下来。

    这可是六级阵法啊,纵然是宗门之内,一些长老都未必,能够破开。

    王腾竟就这么将其炸开,让人感觉像是做梦一般,不可思议。

    “这一个破烂阵法,也想困住人,万辰剑宗难道你们就这点水品吗。”王腾哈哈大笑一声,也是忍不住奚落道。

    啪!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孙永福、天青阳等人脸上,让他们顿时脸色嫜怒下来,眼中都快喷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