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死亡一吻
    第五百零九章   死亡一吻

    王腾却没有,他很冷静,因为他知晓花间圣教圣女眼光很高,除了大陆的青年至尊,根本就不会把别人放在眼里。

    舞倾城此番这么对他,倒有些耐人询问。

    “你理想的伴侣,不是青年至尊吗?”王腾眯了眯眼,知晓圣女一旦和别人发生关系,就会全心全意的对那个男人,更让他起疑心了,对方明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显然与她的愿望背道而驰。

    “是啊,我们祖训中,历代圣女只可以找青年至尊为伴侣。”舞倾城在王腾耳边吹了一口热气,笑道。

    “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王腾皱眉。

    “我们祖训中还有一条,若是当圣女受到一定的威胁时,可以在唇边,涂上“化骨粉”,与那男人发生关系之前,将毒粉沾染在其肌肤上。”舞倾城又笑了道。

    化骨粉,无色无味,乃天下奇毒,她在暗地里早就偷偷的服用了解药,所以既然在抹在唇边也无妨!

    刚刚,她在王腾脖颈上,奉上了一个香吻。

    这一吻,就是“死亡之吻”。

    别说王腾,就算是鬼帝子那个境界的人物,中了化骨粉,也只有一个下场——死!

    王腾闻言,瞬间变色,果然感觉适才被舞倾城吻过的脖颈,有些发热和痒痒,就像是有蚂蚁在爬一样!

    “解药给我!”王腾脸色一冷,喝道。

    这女人真是太狡猾了,仙子的外表,内心却是如同毒蛇一般,稍有不慎就会令人中招,让人头疼!

    “解药只有一份,被我吃了。”舞倾城笑了出来,终于露出了尾巴,这一刻笑容显得很危险而冰冷!

    这是圣女在逼不得已下,施展脱困的手段,当然不会有过多的解药!

    王腾感觉体内开始发热,就像有一股无形的火焰,在燃烧他的体内一般,不禁咬牙,这女人花招还真多!

    “王腾啊王腾,真是可怜呢,你如果不招惹我,我怎么会用这种阴毒的方法对付你呢,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可别怨我哦。”舞倾城抚摸着王腾的脸庞,有些感叹的说道。

    王腾心中又怒又哭笑不得,他心中只有敏清,根本没有别的女子,事实上,说什么跟舞倾城“畅聊一晚”,也不过是纯粹吓唬一番,这颠倒众生的圣女而已,就算对方真的愿意,他也不会做这种事!

    想不到,他已经处处小心了,竟然还是中了舞倾城的招!

    “如果我之前只是为了纯粹吓唬你的话,现在我还真有一种想要将你强暴的冲动。”王腾叹了口气。

    舞倾城一听,不禁又羞又怒,强暴这两个字,对她来说还真是一种亵渎。

    “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乖乖的等死吧。”舞倾城冷哼了一声,袖袍一挥,走出了房间。

    接着,砰地一声,房间被关紧,同时又留下一道话,道:“奉劝你,不要动用体内的劲气,否则毒性会加剧蔓延,好好珍惜你最后的时光吧。”

    化骨粉毒性很猛烈,二个时辰就可以见效,在这期间她自然要避免,王腾临死反扑,所以要远离一些!

    这水月楼阁守卫很森严,以王腾现在的状态,不可能逃出去,所以她也不用害怕!

    …

    房间内,很寂静!

    王腾盘坐在了地面上,尝试着催动劲气,压制体内的毒气!

    半晌后,心头一凛,果然发现那些毒气就像火焰一般,遇到了劲气后,燃烧的更加猛烈,完全有压制不住的趋势!

    这一刻,王腾整个皮肤都已经开始发黑了,青筋露出,从外表看上去,格外的可怕!

    “舞倾城啊,舞倾城,虽说你心智过人,却还是百密一疏。”王腾却并没有太担心,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心中开始尝试沟通大地炁铁,此物乃天地孕育的至宝,蕴含有先天炁气,那是天地母气。

    这种母气,具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功效!

    一般来说,净化毒气,是可以做到的!

    之前,王腾需要时间,如果舞倾城在旁边的话,他根本无法施展!

    然而,舞倾城却害怕他临死反扑,离开了房间,这对他来说,当真是好极了!

    当下王腾冷笑了一声,丹田内,大地炁铁被沟通,轻快震动后,一缕缕炁气散发了出来,这些气体充满了一股原始而神圣的味道,在体内扩散而来。

    而炁气与毒气相遇之后,两者登时如同沸水遇到冰雪一般,扑哧扑哧的开始相互融化了起来!

    只不过,这化骨粉的毒气,实在非同一般,就算是炁气融化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

    王腾也只有等了,暗自祈祷,这段期间,舞倾城千万别闯进来,否则他就前功尽弃了。

    …

    一夜时间,悄然流逝,第二天黎明高照,阳光明媚,整个水月楼阁,景色优秀,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舞倾城早早的就起床了,这一夜她睡得格外的香甜。

    因为她兵不血刃,就解决了王腾这个大敌,对于自己的心智,连她自己都很佩服!

    她面带轻笑,走到竹林旁边的一个房间前,房间前,有许多花间圣教的女弟子把守,那是昨天晚上舞倾城刻意吩咐的,防止王腾逃走。

    见到舞倾城到来,这些女弟子个个都弯腰行了一礼!

    “怎么样了!”舞倾城看了一眼房间。

    “禀报师姐,这一夜里面没有传来任何动静,估计早就已经死掉了。”一个侍女轻声道。

    化骨粉的药效,最迟两个时辰,就可见效,眼下一夜都已经过去了,王腾就算体质再逆天,也绝对已经化为了一滩脓水!

    “嗯,我进去看看。”舞倾城心中也是这样想的,有些轻松,当下,莲步款款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依旧很整洁,布置的干净而优雅,并没有一些人临死前挣扎的迹象!

    舞倾城目光一扫,却是不由蹙眉,因为屋内并没有王腾的身影,也没有任何的血迹、脓血残留!

    那化骨粉虽说可以融化一个人身体,也会留下一定的痕迹,地板干净无比,完全不像有人中了化骨粉死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