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孙铭之变
    第三百一十七章 孙铭之变

    孙燕山哈哈大笑道:“别管是不是我发现的,总归你的秘密已经被我知道了!原本还想着等得到董事长一职再对付你,所以先找人把你灌醉。只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跑过来,真是厉害啊我的好弟弟。”

    “哥!听我说,周启航不是什么善人,他帮你肯定是对孙商集团有想法!你可千万不要被他欺骗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孙商集团的未来着想!如果你现在回头,我甚至可以把我手中的股份全部让给你,你不要越陷越深,最后被周启航给一口吞了!”孙铭劝道。

    “哼!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教我!孙商集团蛰伏了这么外,是该到了抬头的时候了!董事会里面,已经有一半的被我说服,同意我的改革!在这中间,必定会淘汰很多人,经过我的改革和领导,孙商集团必定能越来越加的强大!”孙燕山一脸冷笑的道。

    “你这是痴心妄想!你这么做,是犯法的!”孙天南冷声喝道。

    孙燕山冷笑一声道:“跟我提法律?那东西在我这里有用么?只要我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谁能知道?只要我能把孙商集团管理的井井有条,谁会来追究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天南脸色阴沉的道:“燕儿!你这样做,会把孙商集团引向灭亡的!我绝不会允许把孙商集团交到你手上!”

    “呵!我叫你一声爸,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们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么?花叔,东哥,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们了,无论你们使用任何办法,外面的活动结束之前,让他们签字!”孙燕山冷哼一声,就要向外面走。

    “放心!孙大少,我韩东办事,你放心,你只管在下面等着好消息就行了!”韩东点着头,嘿嘿笑着道。

    不过就在这时候,孙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突然冷笑一声道:“哥!你对我的调查,确实很详细!不过……你却漏掉了其中的一个!”

    孙铭的话音刚落,房间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向孙铭看了过去。

    “嗯?还有?”孙燕山疑惑的皱着眉头道。

    就在这时,孙铭那原本被绳子绑着的手,突然挣开,用力一甩,把压在他身上的两名大汉撞开。

    “不好!拦住他!”孙燕山脸色一变,快速向后退去。

    他根本不知道孙铭在什么时候,把绳子弄开的。

    与此同时,旁边的另外两名大汉神色狰狞的向孙铭冲了过去。

    孙铭的脸色异常的阴沉,面对两名大汉,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直接一个侧身躲过冲在最前面那人的拳头,随后一拳轰在那人的下巴上,把那人轰的仰面飞了出去。

    紧接着一个俯身,躲过了后面的人的攻击,抬起膝盖,撞在那人的肚子上。

    趁着此人疼的弯下腰的时候,孙铭直接从此人的背上滚了出去,一个跳跃,瞬间来到孙燕山的跟前,伸手直接卡住了孙铭的脖子,手中握着一把银色的刀片,散发着森然的光芒。

    孙燕山早就被这一幕吓傻了,尤其是孙铭向他冲过来的时候,他甚至都已经被吓的完全忘记了闪躲。

    直到被孙铭卡住脖子,刀片上的寒意不停的刺激着他的脖子,这时候他才算是反应过来。

    “你……你……孙铭,你想怎么样!”孙燕山战战兢兢的道。

    孙铭狞声道:“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周启航恐怕没有告诉你,我还是跆拳道黑带六段!一根手指头都能够对付你!”

    孙燕山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而且从始至终,孙铭都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他学习跆拳道,整个家里,都没有人知道,更别说知道他达到黑带六段的事情。

    这个孙铭,隐藏的实在是太深了,黑带六段,可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达到的,至少需要数年的艰苦训练。

    平时只知道孙铭经常往外跑,根本就没有人想到,这家伙竟然是在偷偷学习跆拳道。

    “孙……孙铭,有话好好说,先把你的刀片放下,你这样是犯法的!”孙燕山向孙铭道。

    “哦?你还知道我这是犯法?那你自己是在干什么?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囚禁起来,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孙铭神色狰狞的道,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甚至因为刀片的晃动,割破了孙燕山脖子上面的皮肤,立刻流出了鲜血。

    孙燕山的脸色立刻变得一片苍白,神色惊恐的向孙天南求助道:“别……别动手!爸!孙铭从小最听你的,你赶紧劝劝他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对我动手吗!”

    孙天南的眼中满是悲戚之色。

    此时此刻,要说心中最悲痛的,恐怕就要数孙天南了。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兵戎相见,以死相搏,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难过的?

    原本他一直以为他的这两个儿子,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冲突,大儿子喜欢权利,二儿子贪玩,两个儿子的性格刚好互补,永远都不可能有冲突。

    但是这一刻他发现全错了,自己以前的认知全部错了!

    他对大儿子的放纵,导致孙燕山对权力的极度渴望,甚至不惜绑架整个孙商集团的高层。

    对二儿子的溺爱,却是丝毫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只想让他快乐的生活,却在无形中不停的打压着二儿子的能力。

    看着被孙铭用刀架在脖子上面的孙燕山,孙天南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他应该劝孙铭把刀放下,否则很有可能伤到孙燕山,这是他从小到大最爱的儿子,他又怎么舍得?

    但是孙铭一旦放下,孙燕山很有可能立刻恢复本性,甚至变本加厉,最后越陷越深。

    “哈哈……”

    就在这时候,坐在不远处的韩东突然大笑起来。

    “精彩!精彩!好一出自相残杀!孙铭,你尽管动手,一刀把孙燕山杀了,最好连孙天南也一起杀了!杀兄弑父!boom结束了,精彩!”

    孙燕山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道:“东哥,你……”

    韩东嘿嘿一笑道:“孙大少,委屈你了!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我也不瞒你了!事实上,这些同意你的董事会成员,都是已经被我们收买的!包括他们手中的股份,也已经全部转到我们的名下。也就是说,其实这些都是我们的人,而不是被你的计划所折服!现在,我才是孙商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原本还想着让你在董事长的位置上蹲两年,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孙商集团拿到手中,没想到你这么不中用,在这种情况下都对付不了孙铭。”

    孙燕山的脸色立刻变得了阴沉了下来,沉声道:“韩东!你……你开玩笑的吧?你是在骗我的对吗?”

    韩东摇头轻笑道:“天真的孙大少,你就当我们是在开玩笑吧,不过现在玩笑结束了,咱们也该说拜拜了。”

    孙燕山突然激动的道:“周启航呢!把那家伙给我叫过来,我要和他说话。”

    孙铭放下孙燕山的脖子,冷声道:“哥,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周启航只是把你当旗子而已,而现在,你已经成为了一棵弃子!”

    “不!”孙燕山激动的道:“我才不是弃子!周启航说过会助我登上董事长一职的!他说只有我才适合当这个董事长!”

    孙铭叹息道:“那只是因为你比较容易控制罢了,他为什么会帮你?你拿什么做的筹码?”

    孙燕山听到这话,神色一变,紧接着紧张的道:“股份!我拿出了孙商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来作为他这次帮助我的代价。”

    孙天南和孙铭二人听到这话,全都脸色一变。

    尤其是孙天南,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片,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百分之五的股份,虽然不多,但是至少价值也要上千万。

    就算是孙铭这个亲生儿子,手里也只有百分之三的股份而已。

    而且这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牵扯到孙商集团的话语权,周启航拥有这百分之五的股份,基本上就相当于一个大股东了。

    再加上这韩东之前说周启航还把那些董事会成员的股份也拿走了,还有一些股东的。

    那么现在周启航的手里到底有孙商集团多少股份?

    百分之十?

    百分之二十?

    他们已经不敢想像,这基本上和把孙商集团卖给周启航没有什么区别。

    “你这个混蛋!你们竟然敢阴我!你们不得好死!”孙燕山愤怒的咆哮道,神色狰狞的向韩东扑了过去。

    不过还没跑两步,就被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人按了下来。

    孙铭神色冰冷的道:“韩东,这里是孙商大厦,你这么做,就不怕被警察知道吗?”

    韩东嘿嘿的笑道:“整幢大厦里面,全部都是我们的人,我们会怕?你还真是太不了解我们的行事风格了,楼上所有的监控都已经被我们关闭,至于房间里面的这些人,如果听话的话,还可以饶他们一命,如果依然反抗,我们也不介意杀两个人玩玩!好了,废话也不多说了,来人啊,孙铭把他父亲从楼上扔了出去,杀害自己的哥哥,把他给我抓住!”

    话音刚落,房间里面的那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立刻向孙天南和孙铭二人冲了过去。

    而抓住孙燕山的两人,则是立刻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匕首,向孙燕山的身上扎去。

    孙燕山的双目瞬间瞪的滚圆。

    “不要!”孙天南惊呼一声,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孙铭神色一凝,抓起地上的一个板凳,直接砸在了那名手持匕首的人身上,把那人砸的向后方倒去。

    紧接着,孙铭就要冲过去,把孙燕山给救下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花三山突然出现在孙铭的跟前,冷声道:“二少爷,不要再负偶顽抗了,就算你是黑带九段,也不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