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此间事了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此间事了

    这身影,身着朴素青袍,气息与大道相融,周身闪烁着一层药光,正是药皇轩镇宗老祖,姜圣帝。

    姜圣帝,大陆成名已久,早位列丹帝,只因东洲丹帝名声与修为太强,所以屈居秦浩之下。

    “老祖,老祖您出关了。”姜轩主望着,瞳孔泛出惊喜之光,拖着满身鲜血跑过去,悬空跪在姜圣帝跟前,此时,姜轩主忍不住落泪,似有满腹委屈,抱住姜圣帝大腿就是一通嚎啕。

    姜圣帝低头看了姜轩主一眼,见其衣衫破损不堪,肉身似掉下来一层皮,模样凄惨。但姜圣帝心中明白,没有任何人伤害姜轩主,一切是他自己不小心卷进了余波里。

    啪!

    一击响亮的耳光抽在姜轩主脸上,不理他眼中的吃惊与不解,姜圣帝虚空迈步,朝着秦浩缓缓走了过去,隐隐可见,眼中泛着难掩的激动与一丝伤感。

    六百年了,他终于回来了,但是,昔年威震四域八荒的东洲帝主,却失了一身道行,落成了少年郎。

    “要结束了。”

    又是一道帝光闪烁,出现在齐帝与齐元身旁。

    “老祖,您也出关了。”齐帝惊道,赶紧从宝贝王座踏下来,拉着齐元跪在齐祖的跟前,虔诚如信徒,纹丝不动的跪着。

    齐祖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北疆闹出这么大动静,他能不出关吗?

    事实上,他与姜圣帝早在半年前便已经出关,并且同时去过北辽,见到了萧毅,还见到秦浩曾留下的帝印。

    若非那道丹帝印徽,北辽早不复存在,世人也看不到今日这一战。

    “死。”

    虚空传来斩广鹤的狂吼,斗至极限,与府帝皆陷入生死僵局,两人一招可定胜败。

    此时,虚空证道刀意肆虐翻涌,形成恐怖的刀意风暴,斩光鹤立于风暴中心,整个人化为一束炽盛刀芒,融进轩辕帝戟之中,魂兵合一,证道刀意提升至极限,那风暴宛若神龙般缠绕着轩辕帝戟,鼻子轰杀府帝而去。

    府帝面色苍白,气喘吁吁,虽支撑到现在,显然却后力不足,他九重证道帝意并没有完全的掌控好,正如斩广鹤所言,他依旧不是对手。

    而且,眼看对方越斗越强,爆发了毙命之刀,府帝体空力乏,气势顿时矮了下去,心中打定注意,事不可为,他转身朝远方逃去,来不及撕裂空间。

    只是,情急中他忽略了一点,目前场中,可不止斩广鹤一名证道帝主,还存在大周皇朝周文帝与药皇轩姜圣帝,而后两人,比斩广鹤更强。

    哗!

    千秋笔芒划杀而落,同一时间,一股大道药光封锁虚空,宛若囚笼禁锢整片天地,府帝如撞南墙,砰一声,遭受强力反震,被迫倒退而回,恰恰退向轩辕帝戟与千秋笔芒落下的位置。

    “不。”

    吼叫声中,府帝宛若困在笼子里的野兽,充满惊慌与恐惧,他甚至忘记了挣扎,亲眼看着戟光与笔芒映进眼瞳里,这一瞬,他想起了诸多人生片段。

    他建立斩月府,起步虽晚,宗门却一步步强大,直至成为北疆霸主势力,乃至慕容家族也镇压不得,宗权与皇权平起平坐。

    但他并没有为此满足,继续闭关修炼,相信迟早会登临帝主之位,届时,整个北疆以他为尊,地位可比东洲丹帝,他也要享那种天地唯尊的感觉。

    如今,他成功了,九重证道圆满,位列帝主。

    可为什么,他没有等来北疆百姓的欢呼,也没有等到北疆各大势力的畏惧。相反,却殒命于此。

    他绽放帝主道威当天,也迎来了此生的终结。

    果然,证道既悲哀。

    噗嗤!

    战戟之光与千秋笔芒同时穿过府帝之身,可怕的证道规则肆虐,一股更强的真我之意摧毁一切,连同府帝神魂也湮灭其中。

    待刀光散去,千秋笔芒飞回周文帝手中,世间再无府帝的身影。

    “你也一起去吧。”姜圣帝目光看向燕祖,不等回答,一片药光覆盖而落,笼罩着燕祖,他求饶也没喊出口,神魂随同药光一起涣散。

    “老祖,老祖啊,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广阔虚空,燕帝孤零零站着,一边哭喊,又一边大笑,亲眼目睹两位老祖被抹杀,心态近乎崩溃。

    纵然慕容家族皇宫仍在,依旧庄严,散发磅礴大气,但皇宫中成千上万的族人,无一人敢站出来,也无一人能够帮他。不是不想,而是没有资格。

    然而他,却是支撑着慕容家族的天。

    秦浩看向燕帝,步伐缓缓的迈出,开口道:“今日之劫,全是你们咎由自取。”

    “咎由自取?你杀我儿子,难道我还错了吗?”燕帝抬头怒吼道。

    秦浩步伐停顿,目光朝下方看去,看到广阔皇宫建筑之中,聚集着无数慕容家族之人,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也有人握紧双拳满目怒火,却又敢怒不敢言。

    这一刻,秦浩想到了许多,曾几何时,他陨身葬神谷,座下四大神将的家眷,必然也遭受过这般劫难,挣扎、痛苦、仇恨、恐惧,却又无能为力,就如同北傲轩辕高颜死的那一刻。

    燕帝错了吗?

    没有错。

    当然,秦浩也没错,云蒙山上,难道任凭慕容紫俊杀他,他不得反抗?倘若他今天不来,迎接萧毅的又是何种结局?恐怕只会更惨。

    世间恩怨便是如此,不需要解释。

    “你我之间,做个了结吧,放心,我不会迁怒你的家人。”萧毅踏步而出,越过秦浩,面向燕帝,周身帝气缭绕。

    北燕一直觊觎萧家疆土,尤其北辽一场内乱过后,萧族实力骤减,燕帝无时无刻不想着将之吞并,还蛊惑齐帝入局,想要一起分刮。

    这一切,萧毅心里都清楚,即便秦浩不是他女婿,没有杀慕容紫俊,北辽与北燕之间,仍会有一战。秦浩的出现,只是让这一战提前到来。

    齐子青转头看向这边,面庞颤了颤,他是器帝,齐家祖辈醉心炼器,实际他并没有霸占萧家根基的心思,奈何,燕帝一而再再而三的蛊惑他,他也渐渐有了抢占的念头。

    若不是齐元这趟回来的早,可能北疆大联盟里,真会出现齐帝的影子。

    还好,他没有参与其中,也庆幸没有参与。

    “拿出你的全力,像个男子汉一样战斗,既为北燕之帝,当有帝王雄风,死,也要死得有尊严。”萧毅步伐猛然一踏,周身黑色帝光翻涌,魔道气息大盛,那双眼眸,仿佛魔神般刺进燕帝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