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放我一命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放我一命

    晚辈?

    周文帝看向秦浩,伪装的真像,难怪场中诸帝没表现出该有的敬畏,身份尚未暴露开吧,但又岂能瞒得过他,他可比别人精明。

    “随我来吧。”姜圣帝出口道,此处不是谈话之地。

    “秦浩。”萧毅担忧喊了一声,察觉气氛不太对劲。

    “我有些事需向两位前辈求证,斩祖会随同我一起,岳父和众位先回辽帝吧。”秦浩道,他不会耽搁太长时间。

    “好吧。”萧毅点点头,斩祖的修为很让人放心,有他陪着,自然不会有太大问题。

    “我也留下。”苏晋迈步来到秦浩身边,神色坚定。

    “好。”秦浩同意道,苏晋与其他人不同,此番归来,齐小瓜、叶水寒、萧晗皆有长辈守望,免不了一番畅谈,苏晋没有亲人,狗蛋前身本乃涅槃道意衍生的生灵,他对整个世界都没有感情,于他而言,秦浩是唯一牵挂之人,也是依靠。

    一道道帝光穿梭虚空,朝着远方而去,姜圣帝先行一步,秦浩诸人紧随其后,眨眼便消失在众人眼底。

    萧毅望着秦浩离去,感觉女婿越来越不一样,以前秦浩虽然也很优秀,天赋横压一代,为人处世有自我原则,但随着接触越长,萧毅越觉得,秦浩的底子……很深。

    姜圣帝与周文帝何等人物,与二人迎面而立,秦浩丝毫不输气场,谈话间,三人更似平等相待,甚至周文帝面对秦浩时,隐隐藏有一股惧意,方才竭力克制着,这绝不是一位至尊帝主该有的表现。秦浩背后,可能另有一些故事。

    不过,那又何妨,他始终是秦浩,人在北疆,便是他萧毅的女婿。

    这,便足矣。

    “走吧。”

    一道道白金帝光飞逝,数十尊帝王身影划过天际,极其壮观。

    此刻,燕归城内无数武者望着,内心久久难以平息。

    这一天,群帝降临北燕,流星殿主被击毙,天罡寺方丈退位让贤,再不理红尘纷争,慕容家族垮台,北燕再无帝镇守,皆因一人而起。

    今日,注定载入北疆史册。

    而此时!

    空间高度最上层的天穹之顶,有一道庞大巨影矗立着,无人发现这里竟有一座虚空战舰,它像一只眼睛悬立高空,目睹下方整个过程,强如姜圣帝与周文帝,也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要追过去看看吗?”

    舰舱之内,首无缺目光望向窗外,他白衣之上留有斑驳血迹,与天罡寺方丈一战,对他打击不小。不过,比起秦浩的安危,那些不重要。

    此时,一道身影盘坐舰舱,气息与大道浑然一体,道与意契合为一,妙璃的目光也望着窗外,直至她的帝念,再也探查不出秦浩气息,这才缓缓出口道:“与众人先回吧。”

    每个人心中,都埋着一些秘密,也许曾经的过往很美妙,也许很伤痛,不容轻易揭开。但总有一天,所有秘密会随着主人心境变化而一一浮现,她又何必强行窥探呢。

    秦浩进步很快,从南域到北疆,这一月余时间,帝道连破两重,击败慧通后,气息又隐隐朝着证道第五重迈进,毫无阻碍,道心极为稳固。按照这个速度,也许一年,便可冲刺证道九重,哪怕成不了帝主,也相差不多。

    这般修行状态,简直惊人,处处透漏着与众不同的怪异,起初妙璃也看不透,秦浩天赋再强、悟性再高,也不可能在帝道之上如此畅通无阻。

    但现在,她懂了。

    因为,那是秦浩的秘密。

    ……

    北疆,北齐帝国浩瀚界域一方。这里,有一座擎天高峰。

    此峰,巍峨无尽,白云缭绕山腰,峰顶直耸云空之上,宛若撑天战神大气磅礴,令苍生望之敬畏。

    无数强大仙禽于山峰盘旋,山间之内,更有皇级大妖频繁出没,但它们皆相安无事,即使碰到人类修行者,也都安分守己,似严格遵循山峰主人的意志而生存。

    这座峰,名为圣帝山,无尽山脉环绕着广阔的大地,一条条龙脊般巨大的山背上,遍野长满奇珍药草,散发出葱郁药香,灵气极强。

    山前,还有一座繁华巨城,药皇轩宗门,便落座于城池中央,背依着庄严的圣帝山。

    而这里,便是姜圣帝的道峰。

    高空震颤,一道道强大的白金帝光划破天际,不断垂落圣帝峰,姜圣帝落下之后并没有动,哪怕身为圣帝山的主人,他也觉得第一脚,不该由他先踩进来。

    秦浩随着姜圣帝落下,左右跟着斩广鹤与苏晋,周文帝绷紧脸色和周悟道走在最后方。

    “此峰环境与排布格局,倒十分眼熟。”

    落下后,秦浩站于峰顶,目光朝四方扫视一遍,姜圣帝这座道峰,无论外形,以及排布,都与落日峰极其相似,踏在这里的一刻,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磅礴大气扑来,俯视着苍生万物,内心顿时豪迈万丈。

    “可惜,徒有虚形罢了。”姜圣帝笑道,圣帝山,确实依据东洲落日峰而建,但无论根基、地气、乃至道峰中所蕴藏的帝主之意,远远无法与落日峰相比。

    其他的且不说,单独灵气这一方面,北疆齐国与东洲大秦,便有天壤之别,秦浩的大秦占据着东洲最富有灵气的一块无上宝地,汲取日月大道真意,以无暇帝力塑道峰,名曰落日之巅,他这小小圣帝山,哪有资格比。

    即便如此,环境布局方面,两者倒也没有差别,可见姜圣帝内心对昔年丹帝有多钦佩,他处处都在模仿。

    “坐吧。”

    让秦浩先走,姜圣帝跟在身后,这里一切与落日峰相似,秦浩自然不陌生,轻车熟路便来到一座白石亭中坐下,还别说,环境太像,抬眸看去,刚好可观落日盛景。

    姜圣帝手一挥,帝光拂过,四道茶盏落于石案之上,茶香四溢,灵气精纯,显然是品级极高的药茶,对修行大有助益。

    “请。”姜圣帝道。

    秦浩诸人皆举杯品铭。

    “好茶。”斩广鹤却一饮而尽,倒与斩浪性格一样豪放,他根本没品出什么味,只觉一口热流涌入丹田,经脉为之震颤,体内帝力随之运转,浑身感到无比舒畅。

    尤其经历一番战斗,这茶香入腹,疲劳尽除。

    显然,姜老怪的药茶,对帝主修行也有效果。

    “当然是好茶,你不看看他请了谁来。”周文帝盯着秦浩冷哼了一声,缓缓举杯,轻抿一口,虽在极力保持矜持,眼中却泛出若渴神色,他当然知道这茶料有多贵重,并不是谁都有资格喝到的,恐怕也只有秦浩到此,姜老怪才肯舍得拿出来,落日战神都不一定有机会喝。

    “苏晋,后山药圃种有珠纤草,你与周悟道帮我采来。”秦浩坐在亭中,眼观落日美景,勾起不少回忆。

    “嗯。”苏晋看了一眼石案,四道茶盏,没有他和周悟道的份儿,姜前辈故意而为,想将他们支开。

    “摘药草,苏晋一个人就行,茶太香了,不知晚辈可否有幸……”

    “你没幸,跟我走。”苏晋拖住周悟道强行拽向后山。

    “你这后人,眼色不够啊。”姜圣帝看着周文帝,道。

    周文帝没有回答,此刻,空间格外寂静,寂静的有些压抑。亭中,四人对视而坐,衣袍无风自起,三老一少,三位帝主强者,尽管秦浩最年轻,修为也最低,但他帝王气场反而最烈,弥漫的帝威席卷而出,稳稳压制着三人,没人敢动弹一下。

    都知道,这位乃东洲丹帝,大秦至尊帝主,即使六百年过去,在座依旧是老熟人,彼此知根知底,谁敢小觑这青年半眼?

    一股肃杀之意悄无声音在彼此神识间流淌,各自帝意牢牢锁定对方,小小石亭内,压抑感越来越强烈,好似谁稍微一动,便会立刻爆发一场惊天巨战。

    砰!

    终于,周文帝无法忍受下去,帝掌拍落,四道茶盏在掌下同时跳起,一道白金光幕垂落身后,整座圣帝山隔绝在外。

    周文帝腾然起身,躯体内,真我道意流转,气氛骤变,指着秦浩道:“骗我到此,为何?杀我吗?”

    紧张与愤怒写在脸上,无法克制,蛊惑他的后人,让周悟道领他来此,明知秦浩在,却又不告诉他,活脱脱推他跳陷阱里,不是为杀他,又准备干什么?

    眼神盯着姜老怪与斩广鹤,一位证道帝主,一位真我大帝,斩广鹤本为秦浩旧部,斩浪军团的破军先锋战将,对丹帝之命从不二话;姜老怪昔年造访落日峰,据说,得了些好处,如今来看,他能够破入真我之境,证明好处没白拿,必然也向着秦浩说话。

    斩广鹤与姜老怪联手,至少有五成胜算,可把他周文帝留下。

    当然,强行留人也行,不惜任何代价,周文帝是绝对逃不了,但他同样有信心拖着斩广鹤一起死。

    “周杆子,你再吼一声试试?别以斩浪、御风他们不在,老子动不了你。”斩广鹤白须翻飞,眼睛通红,滔天杀意写在脸上,并不是吓唬周文帝,他是动了真怒。

    秦浩能有今天这般模样,皆拜周文帝诸人所赐,他是当年凶手之一。

    秦浩挥挥手,示意斩广鹤别冲动,眼神平静的看向周文帝:“如果杀你,便不会把周悟道牵扯来,而且,何须用骗,我自会回东洲找你算账。”

    平静的语气,却给人造成极大的威胁,而且,极为坚定。

    “都是老朋友,六百年未见,非要如此吗?即便动手,茶喝完了再战不迟,放心,我没下毒。”姜圣帝道。

    “哼。”周文帝缓缓坐下,缭绕身躯的帝气却没散,面对秦浩,他不敢一丝大意和轻视。但也清楚,秦浩杀人,确实不需要骗,姜圣帝也没必要下毒,堂堂至尊帝主强者,光明正大战便是,不屑这般伎俩。

    “说吧,究竟付出什么代价,你才肯放过我这条命。”周文帝看着秦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