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卷 第1654章 走不出去了!
    第1654章 走不出去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嘛?”

    乔鑫神色淡然的看着跟个没事人似的宁泽,任由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软塌塌,一缕被红酒染红的刘海停在乔鑫的眉心位置。

    滴吧,滴吧,滴吧…

    乔鑫话说完,头发上很多的血珠,酒液的水珠,顺着发丝,在滴答滴答的滑落。

    乔鑫所在的特级包厢,地板上铺着厚厚的鹅绒地毯,一滴接着一滴猩红色的已然分不清是酒液还是血液的水珠滴吧滴吧的如同一颗颗水之精灵跳落在鹅绒地毯上,随即缓缓的在地毯上绽放出一朵接着一朵猩红的小花。

    乔鑫的声音不大,但是此时此刻的包厢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到,连乔鑫头上的水珠滴落下来的声音都听得到,所以他说的话,自然也听得到。

    这个时候的乔鑫,语气反而没那么阴冷,也没那么铁青,但是熟悉他的人知道,这个时候的乔鑫,反而才是他最可怕的时候。

    疯子不可怕,因为他是疯子。

    但一个有着清醒头脑的疯子,却值得所有人关注。

    此时此刻的乔鑫,便是那个脑袋足够清醒的,疯子!

    “砸了堂堂的乔家大少爷,这种事这辈子可能就只有这一次,我印象深刻!”

    宁泽咧着嘴在笑,丝毫没有感觉到,大难临头。

    而站在乔鑫身边,从服务生手中接过成盒成盒纸巾的赵主管,身体却是又颤抖了一下。

    然后他的右眼皮,这个时候又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

    赵主管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理论,在他这里是完全成立的,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和预感!

    就在进到乔鑫包厢之前,他的右眼皮就在疯狂的跳动着,结果,这下好了,还真的出事了!

    之前见到乔鑫都会直接躲开的宁泽这一次不仅没有躲,甚至还主动抄起就凭迎了上去,直接给乔鑫乔大公子开了瓢。

    这样的事情,换做之前,赵主管想都不敢想,但是现在,就货真价实的发生在他眼前。

    而他,还在讨好兴致的帮乔鑫剔除头发里的玻璃碎渣,擦拭乔鑫的每一根被不知酒液还是血液染红的头发。

    然后,小心翼翼拨动着乔鑫头发的赵主管,在拨开一片头发之后,看到了乔鑫脑袋上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这应该就是酒瓶碎裂时造成的。

    好深的一个口子啊,而且此时此刻,还在汩汩的往外流着猩红的液体。

    赵主管喉咙蠕动几下,狠狠的吞咽了几口唾沫,他的心脏此时此刻都在疯狂的跳动着。

    然后,他偷偷的给身后的服务生打了个招呼,示意他将包厢里的医药箱拿过来。

    作为名扬会所的特级包厢,赵主管很贴心的为每一个包厢里都配备了医药箱。

    现在想想,赵主管觉着,他的这个突发奇想的决定,还是很有用处的,至少现在,他可以用酒精还有止血绷带,帮乔鑫乔大公子止血。

    而且赵主管自己也学过一些简易的止血手段,在极其小心谨慎的把伤口附近的玻璃碎渣全部清理掉之后,赵主管手里拿着止血绷带,有些忐忑的看着乔鑫。

    “大…大少,我…我现在要帮您止血了,您…您…稍微忍着点疼…”

    在动手前,赵主管还不忘提醒乔鑫一声。

    乔鑫沉默不说话,在等了大概一分钟之后,赵主管才小心翼翼的将止血绑带按在了乔鑫的出血位置。

    赵主管能够很明显的察觉到,乔鑫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却没哼一声,单是这一点,赵主管心中对乔鑫的惧怕便更深了几分。

    一位在乔家养尊处优的少爷,在盛京没有人敢招惹的纨绔,竟然还能忍受得了开瓢的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般人,又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纨绔呢?

    “大少,救护车来了,就在楼下!”

    就在这时,负责打电话叫救护车的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乔鑫跟前提醒道。

    “不着急!”

    乔鑫摆摆手,似乎并没有要去医院的意思。

    包厢里的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懵逼。

    “先止血就够了,事情处理完,我自然会去医院!”

    乔鑫一脸平静的开口道。

    他场子还没找回来,就这样直接被救护车拉走,乔鑫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可是,大少,您…”

    帮乔鑫止血的赵主管欲言又止,然后他还是小心翼翼的继续他的工作,帮他止血。

    “先送她去医院吧,派几个人在外面看着!”

    乔鑫指向了已然昏倒在角落里的那个女人。

    “知…知道了,大少!”

    这名盛京的纨绔点点头,然后招呼着医护人员将那个女人抬上了担架,直接抬出了包厢。

    “宁泽,你有种!”

    乔鑫再次看向了宁泽,这个平时见到他,都会自觉躲开的家伙。

    这一次,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我以后还会更有种!”

    宁泽回应。

    “以后?”

    听到宁泽的回答,乔鑫笑了:

    “你觉着,还有以后吗?”

    乔鑫很认真的看着宁泽,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头顶的这个伤口:

    “你都对我这样了,你觉着你还有以后?你觉着你今天还能完好无初的走出这个包厢?啊哈?”

    乔鑫嘴角一咧,开始笑了。

    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伙哪里来的自信,觉着他今天可以走出这个包厢?

    打了自己,就想拍拍手,拍拍屁股直接走?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我今天走不出去了吗?”

    宁泽有些惊讶的出声道。

    “你可以试试!”

    乔鑫的声音在变冷。

    然后宁泽果然理都不理乔鑫,扭头就要往外走。

    嘎吱!

    乔鑫推开了包厢的门,然后这一步却是没有迈出去。

    包厢门口有人,还不止一个!好几个人!

    不止有人,还有枪!枪也不止一把!

    数个黑漆漆的枪口,在宁泽打开包厢门的瞬间,便直接指在了宁泽的脑袋上,似乎只要宁泽脑袋敢稍微动一下,握着几把枪的那几只手,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扣动扳机。

    再然后……

    没有然后了,宁泽不敢动了!

    至少现在,他还不想死!

    在门口看到那几个拿枪的黑衣人之后,宁泽就知道,自己今天,怕是真的没那么容易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