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程旅行 一千一百一十章 噩梦封印
    白夜是通过特殊果实的功效,发现赵文睿的情况不对头的。

    这特殊果实虽然神奇,却终究是个死物,尤其在被服用之后,锁死状态固然非法则之能不可轻移,却也不再变更。

    所以,当赵文睿的灵魂发生‘变质’后,特殊果实就呈现出一种仿佛目标灵魂渐逝而逐渐感知模糊的表象。

    而白夜却知道这种情况是绝对不正常的,因为他在使用‘斩魂’击伤赵文睿后,数度接近,从他的超凡感应角度感知,赵文睿受伤后魂力不但没有溃散,反倒形成喷薄之势。

    就像是内有高压的水囊被爆掉一般,魂力呈全方位放射效果。

    初时,他觉得这情况很正常。

    主要是考虑到赵文睿是走傀儡操控路线的,精神力强大、总量磅礴,比同层次的法师都要强数分,这都很正常。

    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量高而质低,才走操控傀儡之路,否则绝对会开发几个奥义术傍身。

    他过去见过的傀儡操控系的轮回者,基本都是有大招傍身,情势危急就让傀儡死缠烂打,从而获得发动奥义的机会,随后连敌人带自家的傀儡一起灭杀。

    不过这类傀儡师,所能操控的傀儡都不会太多。

    反之,像赵文睿这种能精确的掌控一支军团,并未其提供超凡力量的,没有精力,甚至没有能力去掌握奥义,很正常。

    毕竟力量之路,越是向上攀爬,需要的投入就越多,并且越需要专注。那种样样精通的情况,在高端领域是不存在的,必然有主次差异。

    不过,当他连追了好几个场景后,渐渐吃不住劲了。

    赵文睿的魂力之磅礴,已经一再超出了他的预估。

    按照他的估算,就以赵文睿这般的魂力泄漏状态,怕是几十秒内就会魂消魄散。

    而赵文睿却在数倍于他估算的时间之后,仍旧一副魂力不绝的模样,甚至有喷薄愈发猛烈的趋势。

    更关键的是,随着散溢的持续,魂力的性质也在转变。初时变化有限,他没能察觉,但后来已然非常凸显,特殊果实的锁定效果也一副提前结束的样子,他才确信,赵文睿的确展示出了海量魂力与魂力变化这两个匪夷所思的特征。

    “这家伙究竟是何方妖孽!?”白夜内心震惊。

    当然,白夜没有真的在这种时候尝试解析这类疑惑。他很清楚当务之急是干掉赵文睿,以免迟则生变,毕竟赵文睿已经显现出他看不懂的情况,这本身就意味着变数。

    然而他一再尝试,却接连失败。赵文睿总能在关键时刻,施展出空间术法,完成虎口逃生,而他则随着特殊果实的锁定效果下降,准确定位并传送变得越来越力不从心。

    白夜直觉最有把握的做法,就是利用特殊物品爆种,强行提升综合实力,争取在爆发时间内,靠倍化的战力将赵文睿击杀。

    但实际上爆种也是讲究时机的。

    若是赵文睿的情况属于恶性循环状态,灵魂枯朽,瞬移也运用的越来越艰难,那么白夜会在差不多的时候爆发强杀。

    可现在赵文睿伤势成谜,涉及空间术技施展的作为关键的判断指标灵魂强度和魂力,不但没有衰朽,反而呈现出烈火烹油般的畸形旺盛。

    这就让他感到蛋疼了。

    毕竟一旦爆种,他就丧失了最后的杀手锏。若是在时限内不能击杀赵文睿,那么只能是撤退。

    他不会在自己所有手段都用尽的情况下,继续跟对手纠缠,哪怕对方看起来半死不活,加把劲就能干掉。

    不去赌这个命,固然有惜命怕死的缘由,但更重要的是他觉得不值当。

    很多轮回者都认为,成为轮回者给主神卖命,等于是一不小心跌落深渊。而他属于眼瞅着就要爬出深渊的存在,有多大仇、多大恨,多大利益,值得他在这种背景下去将最后的一份力也押上也得分胜负?没有。甚至就连他渴望的真正的自由,也完全可以延后,以获得水到渠成的状态和时机。

    所以,白夜也算是无利不起早。

    这次投入这么多,宝具就爆了好几个,同时也将自身的战力及战术特征暴露在对手面前,若是不能一战而下,再想营造类似的机会可就难了。

    所以迟迟不肯爆种,固然有猫戏老鼠的想法,却也是不愿轻易动用最后的底牌。而是指望通过张弛有度的压迫,就成功将赵文睿逼入死角。

    偏偏赵文睿吊着一口气,就是不肯真的表现出山穷水尽之势,让相关经验丰富的他都没办法做出准确判断。

    “等不起了,必须做出决断!”

    牙一咬,心一狠,白夜手腕一转从空间腕轮中拿出一块看起来发霉严重的蛋糕,三两口吞吃了下去。

    这特殊之物的副作用之一,就是绝对是最让使用者恶心的口感味道。而白夜的口味相对正常,符合‘钱难挣、屎难吃’的规律,所以感觉如同在吞翔。

    随即就觉得这股恶心扩散至全身,令他顷刻间成为屎人,每个毛孔头散发着极致的肮脏。

    不得不说,哪怕他意志强大,这样的精神污染,也将成为心中深处难以彻底抹削的污浊和痛,即便多年后,仍旧像每逢阴雨天就会发作的暗伤般时不时浮现恶心自己一把,这样的代价不可谓不惨烈。

    相应的,白夜也确实获得了短时间内数倍于常态的战力。

    “去死!”他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恣意和从容。

    赵文睿不清楚白夜的心路转变,不清楚他的不肯痛快的败亡给白夜带来了怎样的压力,甚至不清楚伯伦希尔号改已然岌岌可危,一旦被毁,白夜将就此断绝退路。

    米兰诺其实有报告他全局的最新情况。

    比如白夜的天地法身成功的顶着血亲卫的狂攻,利用阴阳挪移法阵将一干a级轮回者送走。但也伤损而留下了血肉样本。

    又比如伯伦希尔号改不愧为准双s轮回者倾力打造的座舰,硬是在跟第一秩序的几乎所有主力战舰的对轰中不落下风,甚至令其中数艘战舰伤损严重而不得不退出战斗序列。

    直到发射的太空鱼雷群发威,才破掉金身,局部受损,但仍旧能周旋对抗。

    赵文睿已然顾不上去分析这些信息并作出决断。

    他现在像是熬了许多个通宵,困乏到极致,随时可能昏睡过去的人般,注意力根本就没办法集中超过2秒。

    尤其是在接连数次被生死之险刺激的清醒片刻,使用瞬移之后,这种求生本能也因人品的一再消耗而变得不灵光了,所以用‘风中残烛’描述他现在的状态,并不过分。

    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白夜不肯接受前期巨量投入全作废而中断战事的结果,赫然爆种,发起最后的绝杀。

    实际上当白夜下了这个决定时,赵文睿就已经输了。

    这次幸运没有眷顾他,没有让他挺到变数发生那一刻。

    不过从白夜的角度看,却也没能赢,甚至是血本无归。

    他终于追到赵文睿身侧,血刃乱舞被他破掉,纳米神器的区域侧重防护被他绕开……爆种状态的他力大速快,已然超出了本就在高端局中缺乏得力手段的赵文睿的实力太多。

    眼瞅着权杖之刃的点突破挟雷霆之势怼进了赵文睿的脑袋,下一个刹那,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白夜发现他剑穿敌首的动作,竟然变成了推开一扇门。

    门后边是一个没有边界的诡异世界。

    地面上是刚刚没过脚背的血,再往下是暗红色的、仿佛血液干涸凝结成的大地。

    而天空则像是泼血作画一般,从暗到明,由不同色度的红色构成。有诡异的曲线,让人联想到颜料没有搅匀的画盘表面。又像是高空中的厚重积云,遥远而又变化的厉害,无法准确描述形态。

    总之,这景象一点都不像是现实之景。

    就算是出现在梦境中,都得是那种扭曲噩梦才会有的景色。

    给白夜的第一感观就非常、非常不好,透着深邃的不祥,让他的内心不由自主的莫名恐惧。

    “神级幻术?”他惊恐的注视着这大象无形级别的诡异与恐怖,心中迅速的分析。

    这已经是他一时之间所能想象到的最合理解释。但扪心自问,一般意义上的神其实也没啥了不起,至少是无法做到不动声色的就让他陷入到幻境中的。

    毕竟他是自身圣域级,甚至为了某些目的,故意压着不去点燃神火。虽无神格,却底蕴深厚,自称格局,又哪里是寻常的神能轻易致幻的?

    另外,就算他不小心着了道,寻常的神也不可能营造出这般等级的噩梦空间,光是靠氛围就让他心襟摇曳、本念生畏,不能自已。

    无法臆测,难以形容,白夜当机立断,就想摆脱逃遁。

    于是他扭头就打算出门。

    他知道,这个门是虚假的,是一种直接作用于思维意识的、带有仪式性和象征性的概念。

    寻常人遇到这种情况会惊慌失措,忽略了进门时的仪轨特性而光想着夺路而逃,结果便是陷的更深,一如被麻绳缠住,不注重解法而乱动以至于被缠死。

    他不会犯这类错误,尽管逃离的心思迫切,却很注重具体的操作,一板一眼,出门的仪轨做的很是到位。

    然而事实证明,他遭遇的情况一如他心底深处最为担心的那般非同寻常。

    门是出了,意识却没能回到现实中,而是停留在之前看门时身处的那片黑暗中。

    他原本以为这片黑暗只是过度的区间,代表着失神的刹那。

    但事实显然并非他想的那样。

    门的这一边,是空阔虚无,永寂森然,什么都没有。

    正因为什么都没有,所以看不到任何事物,眼中只有黑。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在坠落、以及飘远。

    不是因为有某种引力存在,在拉扯他如坠深渊,而是他自己的念头所产生的力。

    他在那个刹那,很自然的思考我的脚下根本没有大地,结果会如何?然后常识被关联,脚下如果是空的,他会坠落,没有引力,他随便动动就有可能飘远。

    于是他就这么坠落兼飘远了。

    对此,他并未第一时间想明白,他是慌乱的,这慌乱的情绪形成了力,让他像是飘在深空中、宇航服上破了许多孔洞而漏气的太空人,胡乱的飞滚,根本没有定式,但距离门却越来越远。

    他清楚门没有变,仍旧是带有足够的象征意义。变得是他的内心,离门越来越远,意味着他在丧失理性,变得思维混乱,而门正在关闭,则意味着他所熟悉的、秩序向的脱身之法的有效时间正在结束。

    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以及专注,为此动用了秘法。

    结果他发现秘法的效果远低于现实,因为其效力竟然是带着明显的挥发作用的,本来是定向之力,结果变的四散,效果自然也就差了。

    但终究还是有作用,他终于稳住了状态,随后利用念头引动超凡之力,定向喷进,在那扇门彻底关闭之前,冲了进去!

    直到这时候,白夜都明白,这一切都只是精神活动,所谓的秘术效果、超凡之力喷进,其实都是意识的表达,这样做的关键在于他更习惯用类似的方式来驾驭念头。

    不管怎么说,他最终还是进入了血色空间,相比于这里,他本能的更惧怕门另一边的虚无。

    尽管这边透着种种不祥,让他发之内心的战栗,但至少还有对象让他可以与之互动。

    另一边什么都没有的极度空乏才是最可怕的,会让意识彻底迷失。

    是吗?黑暗虚无比诡异血色更危险?

    图样图森破!

    白夜还没来得及平静情绪,就见那血色天空中,由不同色度的界线构成的曲线,迅速拧动,形成一个又一个椭圆,然后睁开了眼!

    无数的、大大小小的眼。

    那眼珠的具体构成是无法描述的。

    或者说,它其实是有形态的,但当白夜想要为其种种特征定性,以便留下记忆时,它就变得模糊不清,难以形容。

    所以只能是感受,而无法准确形容,这就是不可名状。

    而提到感受,那可就复杂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这漫天的大眼珠子背后,就仿佛是一个亿兆智慧生灵的记忆聚合体,它所通过眼睛透射出的意思,随便哪个,怕是认真体会感受,都够写几本大部头的。

    更恐怖的是,这么多的内涵丰富的眼眸凝视,白夜竟然有种同时与所有眸光对视的感觉。

    信息洪流,天河倾泻,那个瞬间,白夜就感觉仿佛是一整个天地向他砸了过来,大脑中除了盲白而本能的极度震撼和惊恐再不剩其他。

    然后他就醒了。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条走道中,正是之前追上赵文睿并对他发动破首攻击的那条走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傻站了多久,赵文睿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他的权杖之刃上也没有血迹。

    这个倒是正常,这武器是宝具级,本身就刃不沾血,更何况还附了能。

    不正常的是他竟然从爆种状态退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特殊果实的时限到了,还是他的意识受到了干扰,效果被强行破除。

    反正使用特殊果实的后的、以虚弱为主的负面buff效果已经开始显现,并迅速增强。

    叹息一声!

    不仅仅因为功败垂成,还因为被极其特殊的厄运缠身。

    记忆深处,某些久远的回忆被唤醒。

    那还是他在成为轮回者之前,在本源世界生活时的记忆。

    可怕之处在于,他明明记得自己对相关记忆有一定的印象。虽然不像熟知漫威系列、dc系列等那般熟悉,却也知道大致构架和来龙去脉,可偏偏现在越是去回忆,就越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就仿佛无形中有个神奇的板擦,他回忆到哪里,相关记忆就会被抹削到哪里。

    他知道,这是超越一般法则的法则在发挥作用,他惹上了了不得的东西,难以言述,不可名状,只有令人心悸绝望的恐惧,萦绕在心田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