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中堂博弈
    “乱臣贼子”这四个字,分量极重。

    哪怕蔑视官府,枉顾律法的江湖中人,也不愿背负这条天理不容,背祖弃宗的天大罪名。

    江湖中人,尤其是正道人士,最重视名节清誉。如果被打上“乱臣贼子”的烙印,不仅败坏自己的一生,更会殃及子孙后代。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世世代代难以抬起头来做人。

    江湖中人对朝廷官府,大都抱着井水不犯河水的鲜明态度。不屑归不屑,但不会轻易招惹,最怕官府给自己扣上一顶“乱臣贼子”的大帽子。

    得民心者的天下。有时候,需要民心的不止是朝廷,江湖势力若想长盛不衰,同样需要笼络民心。

    比如少林山下的天龙城、武当山下的凤凰城、金剑坞下的静江府、贤王府下的洛阳城……当地百姓受到江湖势力的庇佑,自然会供养他们。

    毕竟,再厉害的高手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有七情六欲,也要穿衣吃饭。

    当初,洛天瑾宁死不肯归顺蒙古朝廷,正是缘由如此。

    卖国贼虽然可以获得荣华富贵,但流淌在骨子里的汉人血脉,将会被彻底断送。百年之后,又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今夜,宇文修一句“乱臣贼子”,无疑戳中洛天瑾的软肋。尤其是大宋“武林候”的天子招牌,更令他不得不心生顾忌,礼让三分。

    江湖人,可以对皇帝不忠、不敬甚至是不屑,但绝不能造反。

    忠君思想,与汉人的血脉一样,天生流淌在骨子里。不论你承不承认?皆永远无法摆脱。

    “明白了!”

    谢玄望着宇文修手中的官印,恍然大悟道:“难怪六大掌门和四大家主会临阵退缩,原来是出于明哲保身。与你作对,便是与朝廷作对、与皇帝作对。一旦给你一个足够理由,不日便可名正言顺地兵临城下,打着‘平叛’的旗号为所欲为。”

    “老夫不会这么残忍,更不会这么莽撞。”宇文修笑道,“我出身江湖,懂得江湖规矩,我会在武林大会上堂堂正正地夺得武林盟主,让群雄心服口服。”

    “真没想到,你竟会沦为朝廷的鹰犬,简直比你师兄更不堪。”洛天瑾轻蔑道,“不过,强扭的瓜不甜。你依仗朝廷撑腰,能威风一时,却难以威风一世。他们之所以轻易妥协,不是向你屈服,而是从来没有过争主之心,因此争与不争并不重要。”

    柳寻衣突然插话道:“其实,他不是不残忍,而是没有残忍的本钱。”

    “此话怎讲?”谢玄面露狐疑。

    “皇上若想调兵遣将围杀江湖势力,岂会找他多此一举?朝廷的真正用意是招安,武林候只是一个傀儡,实际上他一兵一卒也调动不了。”柳寻衣道,“他夸夸其谈,信口开河,只为扫清障碍,便于自己争夺盟主之位罢了。”

    柳寻衣心中了然,宇文修背后的靠山定是枢密院,而非大宋皇帝。

    而今,东府力推洛天瑾登上盟主宝座,西府担心东府独占功劳,因此强插一脚,一来在皇帝面前抢功,二来可以将招安后的江湖势力纳入西府,扩充实力。

    西府此举,无疑是破坏东府筹划多年的计划。因此,柳寻衣绝不能让宇文修得逞,更不能让洛天瑾放弃争主的念头。

    柳寻衣胆敢攻讦宇文修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知道宇文修的“武林候”绝非皇帝敕封,而是枢密院私授。

    两年前,皇上曾颁下圣旨,中原武林之事全权交由东府负责,西府不得擅自插手。

    因而,宇文修的官是西府封的,并非皇帝所赐。这也是柳寻衣自信宇文修只能摆摆姿态,动动嘴皮子,但绝不可能调动一兵一卒的真正原因。

    宇文修虚张声势,狐假虎威,能唬住不明真相的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甚至能唬住洛天瑾和金复羽,令他们心生忌惮,不敢轻举妄动,但却唬不住早已看穿一切的柳寻衣。

    只可惜,此一节事关朝廷机密,以柳寻衣今日的身份,自然不能向洛天瑾挑明。

    果然,柳寻衣此言一出,胸有成竹的宇文修不禁眼神一变,似笑非笑地威胁道:“年轻人,当心自己贪图口舌之快,连累整个贤王府替你遭殃。”

    “没人会因此遭殃,除了桃花剑岛。”柳寻衣坚定道,“宇文岛主,如果你最后坐不上武林盟主的位子,想必在朝廷面前……也不好交差吧?与其替我们担心,不如先替自己想条后路。毕竟,武林盟主之位……您老还是争不到的可能性更大。”

    “洛府主,此子不知天高地厚,口出狂言,实在可笑。”宇文修将目光投向一言不发的洛天瑾,幽幽地说道,“贤王府的主人始终姓‘洛’,一旦大难临头,外人大可另攀高枝,无甚损失。可洛府主你……失去的将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宇文岛主,你搬出一座能压死人的‘大山’,无非是想逼府主向你妥协。”柳寻衣冷笑道,“然而,府主刚刚已经说过,六大掌门和四大家主之所以妥协,是因为他们根本无心争主。但我家府主不同,他对盟主之位势在必得,岂是你三言两语可以动摇?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尚且无惧你的‘官威’,北贤王又何惧之有?”

    柳寻衣此言,看似驳斥宇文修,实则说于洛天瑾。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俨然是一招激将法。

    “洛府主,你应该清楚,今夜并非老夫与你协商,而是朝廷希望你能识时务。”宇文修依旧不理会柳寻衣,径自向洛天瑾说道,“昔日,你背后有六大门派鼎力支持,说话自然硬气。但今时不同往日,六大门派的掌门皆是识大体、顾大局的‘忠臣义士’,洛府主若是一意孤行,即便不会沦为‘乱臣贼子’,也会变成‘孤家寡人’。即是孤家寡人,试问洛府主争夺武林盟主的机会,又有多大?”

    “少了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干涉,能与我家府主一争高下的人,只剩金剑坞主,胜算比之前更大。算起来,还要感谢宇文岛主的苦心斡旋才是。”柳寻衣接话道,“再者,六大门派与四大世家并非你口中的‘忠臣义士’。别忘了,他们只答应你不出手争夺盟主之位,却并未答应你接受朝廷招安。试问他们为何这么做?只因他们相信,即便自己不出手,武林盟主的头衔也绝不会落到阁下头上。”

    似是被柳寻衣一而再、再而三的冷嘲热讽所激怒,宇文修平和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彻骨寒意,凌厉的目光登时化作两道利剑,直射柳寻衣而来。

    “咳咳!”

    突然,沉思不语的洛天瑾轻咳两声,打破宇文修和柳寻衣之间的紧张气氛,淡然道:“有一事我十分好奇,你为何不去静江府劝金复羽收手,反而来洛阳城逼我妥协?”

    宇文修将目光从柳寻衣身上缓缓挪开,沉声道:“洛府主何必明知故问?金复羽名为汉人,实为金国之后。纵使朝廷招安,也断不会接受他的归顺,以防养虎为患。”

    “既然如此,金复羽要争武林盟主,你又如何?”洛天瑾饶有兴致地追问道,“你费尽心机做这么多事,难道只为将金复羽留到最后,与你公平一战?”

    “对付一人,总好过对付十人。”宇文修不可置否地说道,“再者,如果洛府主和武林群雄愿助老夫一臂之力……”

    “哈哈……”

    宇文修话音未落,洛天瑾陡然放声大笑,令其顿生疑窦。

    “洛府主笑什么?”

    “我笑你太过幼稚,真以为搬出大宋朝廷,洛某便会乖乖就范?”

    言至于此,洛天瑾的眼神陡然一凝,沉声道:“正如柳寻衣所言,本次武林大会我势在必得,谁也休想阻拦。莫说是你来劝说,就算皇帝驾到,洛某的心志也不会动摇分毫。官府是官府,江湖是江湖,大家理应泾渭分明,各行其道。如今,朝廷想硬插一脚,干涉江湖之事,便要亮出自己的真本事,如此方能服众。如你这般威逼利诱,动辄便以‘乱臣贼子’强加于人的无耻行径,莫说洛某不会答应,天下英雄谁也不会屈服。而今,六大门派和四大世家暂时妥协,只是迁延观望,以待时变罢了。”

    “洛府主,老夫好心为你指条明路,你休要不识好歹!”

    “心领了。不过洛某走惯夜路,你指的明路,我怕无福消受。”洛天瑾冷漠道,“端午之事,我曾利用桃花剑岛平息纷争。今日你送棺羞辱,洛某既往不咎,你我就此扯平,彼此互不相欠。你若想争夺武林盟主,大可在九月初九华山之巅,与天下英雄一论高下,不必在私底下蝇营狗苟,危言耸听。异教始终是异教,净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下流勾当!”

    “洛天瑾,你……”

    “鄙府寒酸简陋,不敢留宇文大人过夜。来人,送客!”

    洛天瑾毫不客气地下令逐客,而后蓦然起身,在宇文修阴沉的目光下,径自朝后堂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