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妖孽
    虽然怎么想这样的功劳都不足以真的从大公主里换来这样大的恩惠,但一想到他眼神坚定,却忽然生出一种大胆的想法,大约大公主也想要给自己一丝恩惠来着意拉拢。  WwWCOM至于那拉拢背后的东西,她一想到母亲,就已经无心在那什么背后的东西身上,再动用一分心思。

    翌日,江南刘家送来上好的珍珠,大公主只是随意看了一眼礼单,她对这些早没有了新鲜感,只是吩咐好生问了刘家夫人的身体,便让他们拿了出去。

    无忧在细细口味着何时能出得时机。

    一当中大公主总会写出几个好字,欣喜不胜。

    少时,大公主投笔,执起宣纸来,大面是大大的武字。其实大公主会用太多笔体写这个字,每一次都是登峰造极的笔法,可她总是能从每一次的细微差别中看出不同。无忧抓紧时机道,“奴婢想求殿下救命。”

    她这苦苦哀求来得突然,大公主罢下手来,挑起目光看向无忧。那目光满是探究。无忧低下头,如针锋芒。

    大公主神色无换,只是淡道,“是为鸣得鸣琴那一双儿。”

    想来昨的事,大公主已得耳目禀报。

    无忧点头。

    大公主放落宣纸,待要放笔,无忧赶紧接过重新挂回笔架,大公主的声音淡淡传来,“我原是拿你去抵他们一双儿的债,你这是抵不信了要推回来给我么,怎么办,我也不是他们一双我的对手。”

    大公主是摆明了不管。

    无忧心都跳了一个个了,却没有退下的意思,只是垂眸,“奴婢想求殿下奴婢机会去见见那位潘家二姑娘。”

    大公主移目向无忧,无忧将头低得更深只望着自己的脚尖。

    “你的可是十里庵堂。”

    无忧点头。

    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已经想到无忧的担忧,“之所以这样来求我,是因你娘亲也在里面么?”

    “此处是无忧的禁忌之地,无忧若然是不禀给殿下贸然前去,怕对王府有碍,是以前来求问于殿下。”

    “我好久没有做一件坏事时,怕得心上酥酥的痛了。那里到底为什么不能去呢,我的用意让那些人猜得吃不下饭,想想就会让人觉得开心。这就前去吧。”

    无忧听到这话,心上猛然一放。

    大公主望着无忧,少顷,容色一沉,“我允女差的只是见那位二姑娘。”

    “奴婢明白。”无忧恭谨颌。

    大公主再写了几个字也就累,挥了挥手让无忧退去。到了自己的息室,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微微阖眼,如果她没有答应,或者她不是这么骄傲,她不敢再行想下去。但心中其实早已经相信合周的话。

    “文无忧,我想不出将来母亲会用如何的手段杀了你。”

    无忧回头,虽然算得上是陌生的声音,但其实已经能猜得出话的是谁。无忧转回身向鸣琴行礼,并没有出声。但想了想鸣琴还算得上是个孩子,又觉得好笑一般道,

    “何以见得。”

    他出这个年纪地定力持久,“因为我是世子。况且你身为母亲的工具,总会有老了旧了的时刻,也总归会被抛弃。我倒是惊讶,你现在仍然吃得好睡得好,还这样前来候府,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无忧觉得他的目光像刀子一样伸过来,直接切进她心里,默默尝下那痛,她道,“世子您的自己,还有无忧的绝望,现在还太早,两者皆是。”

    “你觉得哥哥会帮你,因为他喜欢你,所以会不问青红皂白?。”他上步近到她眼前,“你会否太高估自己?”

    好像是在这时,无忧才第一次看出这位鸣琴世子与鸣棋和鸣得的不同之处,那是一种颠倒众生的妖孽之美,偏那腹黑威胁人的声音,更加动人。微风拂过,化作千万利刃!

    她已经不由自主向他嫣然一笑,“这样的话由世子来才真是极致。那么鸣得世子呢?鸣琴世子要如何相待?”

    他不动声色地倒退一步,又好像变作他从前,温润公子的模样,“被一个人长久的相爱就会变得和他一样吗?”无忧知道他的那个他指的是谁?事实上,这位世子,并不喜欢鸣棋。

    这也难怪,他们兄弟之间,隔着,一眼望不到边的下富贵,极致权势,然后才会是微乎其微的亲情。

    无由再抬头时鸣得脸上的邪魅,踪迹全无。

    无忧向自己的身后看。熟悉的身影由远及近。宝蓝色的衣装是这春日蓝微风轻过,也比不上的蔚蓝澄澈。

    看看眼前的鸣琴,立刻转变为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无忧微微一笑,原来真正要把扮猪吃虎的是这位鸣琴世子。却也算是见怪不怪。

    春日暖阳直接落在比鸣琴世子高出一头的鸣棋身上。棱角被勾勒得更加分明。让人不得不承认,在几位世子之中,他是最像大公主的。鸣琴虽然,也很像大公主,却太过阴柔。而他的不同,纵然不动声色亦是锋利美貌。

    鸣琴马上做出一副,害怕鸣棋知道他在威胁无忧的样子来。他那般瑟瑟低眉,俨然是一副怕进了骨子的样子。眼角的余光微微将无忧打量,似乎是在害怕她多什么。

    无忧心赞,他这害怕也做的极是肖相。他又哪里真的会怕有口不清的无忧。况且,有如此演技,又何须担忧鸣棋不会相信他的话。

    无忧脸上表情淡如止水。明棋目光从她脸上扫过,又定在了鸣琴身上,忽然漾出一个微笑,“你同她怎么的,可有吓到她,她可不会怕我们这是世子身份。”然后,他顿了顿,“我也如同琴儿一样一直在想,怎么会让她害怕呢?怎么能真的让她俯称臣呢?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无忧只是埋头静静盯着自己脚尖儿,期间能感觉的出,鸣棋瞥过来了好几眼,直到他耐烦不得,一下子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旁若无人般地拉进怀里,“这个时候也不讨好吗?他要怎么对付你?我可不会救你。啊,哎呀,差点忘了也不光是琴儿,还有得儿,合周他又帮你了吗?还害了那位无辜的姐?”这恐怕是鸣琴今吃的第二个惊,鸣棋这样流利地将他要对付的仇人告诉给他。一直被隐在暗处的和周,也被扯到了人前。

    无忧半抬眼看向鸣琴,“琴世子温雅,怎么会危胁奴婢?”

    鸣琴还没有反应出什么?鸣棋已经冷冷的哼了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