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送信的婢子
    大阏氏的姨母已经击掌而贺,“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的聪明女子,这世上的姑娘们有一些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糊涂的活着,还有一些即使完完全全的知道自己在想要什么,却没有办法将那些东西拿在手里,也有一些已经拿在手里,却始终握不住,不过,姑娘竟然不同于以上的所有。”

    又要上一层台阶,大阏氏的姨母扶住无忧伸过来的手,这女子的礼数可真是周到,漂亮又大方。而且现在所说出来的话,和那话的意思都是在向她与大阏氏倒戈,她心想,我可不相信她会那么快出卖那位公子。

    “我在想,姑娘的心意,到底有几分可以信赖。尤其在姑娘还是人质身份的时候。”大阏氏的姨母开口,“我不得不说,无忧说的真好。道理本该如此,比起男人,我们更信赖的只有自己。就像这里,当年这些石阶并没有这么高。大阏氏想要叫他们加高,但是可汗劝说她,石阶不够的高度由他的威名来添。幸好当时我劝她暗自加以打磨。现在可汗的威名已经不再想要照拂他的大阏氏。甜言蜜语不过是一时兴起。我们都要早作打算。合周公子去做的事会很难,如果他能活着回来,就已经说明他足够聪明。而且,现在已经能够确认,他真的很聪明。”

    无忧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抬头向沙漠的尽头看去,惊喜的发现,一列马队,扬起席卷天地的黄沙,奔腾而来!

    但是在惊喜之余,她转过头去,再次看向大阏氏与她的姨母,“公子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们恐怕再没有什么机会单独交心……”

    大阏氏的姨母明白无忧的意思,是要成为她与大阏氏的人!无忧的聪明让她满意,走投无路的处境也让她感到满意!

    她含着问眼,看向她的外甥女!

    可几乎是与此同时的,她看到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婢子,将手中的东西终将到大阏氏的手中!而大阏氏在看过那封信之后,眉头已经微微皱起,而且不光是她的眉头,她的姨母甚至能感觉到,这在这个不算近,也不算远的距离上大阏氏的呼吸都在犯急!

    很明显的那个婢子,将信交到大阏氏手上之后,飞快转身走了出去!

    大阏氏的姨母觉得这其中必然隐藏着什么,也许是某人对她外甥女的威胁,于是她站起身,想要让人快速的跟上那个婢子!可她的意思还没有说出口,大阏氏已经出声,“姨母我有话同你说!”

    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大阏氏的慌乱已经看在人眼里!

    她的姨母走过去!

    “无忧要加入我们的提法,我们拒绝吧!”大阏氏忽然说道!听到声音的情绪,就像是被某个人在暗中夹住了脖子,而因此不得不放口,刚刚掉进嘴巴里的肥肉!

    “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来的那个人给了你什么?”她的姨母追问道!

    “没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刚刚来的婢子是我吩咐她出去的!”

    大阏氏的姨母拧紧看向她的目光,“合周公子的心,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

    “一个小姑娘的话不足为信!”大阏氏强调!

    “但你知道,她不只是一个小姑娘!”她的姨母不退让!

    “姨母说的对,她不只是一个小姑娘,还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但是从她一直照顾铁及就能看得出来,她并不是一个善于狠心之人,一时兴起的腹黑,终会坏了我们的事!”

    大阏氏的姨母还想要反驳什么,但大阏氏已经走下一级高阶,她的姨母向下看,惊讶地发现可汗正站在石阶之下,彼时他的目光已经与大阏氏在对视,大阏氏的姨母在心上画了个混儿,这群没长耳朵的废物,怎么让可汗这么无声无息这样的出现?但责难已晚!

    只得随在大阏氏身后向正一步步走向高阶,的可汗作出欢迎之姿,身后的子侄们也一齐跟上。其实大家都很吃惊,往常这样的时候,可汗从来没有亲身驾临过。

    无忧看到有一些刚刚玩的放肆的大阏氏的外甥女儿们,现在开始慌张的整理她们的衣服。看来这些人的确不常见到可汗。

    可汗面带微笑的走上来。与大阏氏相遇在阶中。

    “我的大阏氏可很少在这样的欢宴时邀请我来。”可汗一边豪迈大笑,一边说道。大阏氏的姨母在这个时候却反观大阏氏的表情,她感觉到一丝古怪,因为原本虽然可汗来的突然,但是大阏氏可不会真的因为这个突然而束手无策。不过,现在看在她眼中的外甥女,似乎就真的束手无策了。那种难以掩饰的慌张,覆盖了她的全部脸颊。变成了宛如少女似的红晕正在升起。大阏氏的姨母在震惊之中,紧紧的蜷住手心。

    可汗已经开口,“对了,我还从那些祈福人手中新拿了福牌给你,”说完冲着他身后做了一个示意,有一个婢子捧着托盘向前,可汗目光看向那东西说道,“她是个祈福者,连一生一次走出祈福池的机会,也只为大阏氏使用。”

    大阏氏有些慌乱,“勒庞受之有愧!”可汗也许会觉得她那恐惧愧色是装出来,但大阏氏的姨母却可以确定,那是真正的恐惧。然后她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端着托盘的女子。有一种感觉,大阏氏的惧色全部来自这个女子的存在的关系。

    她将目光静止在那个女孩子身上,仔细的注视着她。猛然间察觉到,这女子的身段,还有走路的样子与头脑中飘过的某个身影,完全重合。她一定是刚刚给大阏氏送过信的那个婢子。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婢子,而现在她的身份竟然是祈福者。两者之间的转换真的是太剧烈,太沸腾了。一生只走出祈福池一次,只为一个目的,是他们的誓言。由此看来,她应该是个冒牌货。但,最关键的一点。她竟然是可汗亲自带来的。这通天的手段到底是如何运用,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可汗携着大阏氏在大阏氏姨母身边走过,她随着大家敛身为礼。从这个角度上可以看到她的外甥女因为某个隐情的惊吓,拾阶而上时被可汗扶了两次。直到第三次踩到裙角并且发出大大的撕裂声。

    大阏氏去换衣服。她跟上。然后惊讶的发现,那个婢子竟然更快的走在了她的前面。她有些焦急的想要拦住她,却被身后可汗的内侍唤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