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九跃
    大亮道,“就算为了皇后的狠心也站到鸣棋世子的那一边吧!你得罪了她,儒生会因为师兄腹背受敌的!现在,跟从鸣棋世子也是为儒生们着想,师兄会变得心安理得的!”

    沙然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因为心绪震动而不断颤动的手掌,不说话。

    “师兄去劝说,简约式师弟吧!就是不是劝说他倒戈,也要告诉他最起码的事实,皇后娘娘现在已经彻底抛弃他了。比世子计划的时间还要快,世子原来以为皇后娘娘还会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去救简师弟的。可现在看来,皇后娘娘唯一要抱紧的筹码,就只是她的贤惠。然后毫无情面的斩断所有与简师弟有关的联系。”

    看了一眼远方的落日熔金。大亮以为要发生这么大的转变,沙然师兄肯定会回去好好思考……再准备个什么万全之策……

    不妨,这一次沙然忽然开口,“我会去的,按照你的说法那么做,但是你真的能够收服的世子让我见到简师弟么?他还真的活着么?”

    风里传来大量迟钝了一会儿的笑声,“那么重要的人物,世子一直让他好吃好喝的,享受着。要是细算起来,他的日子可比自以为是待在外面的我们好上许多。我敢打这个保票,师兄一定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

    ***

    正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琢磨现在形势的九皇子。给忽然推门,进来的管事惊了一下。但是已经来不及斥责,他知道管事从来不是个莽撞的人,而一旦这样莽撞进来,就必定是有天大的事情发生。

    “怎么了!”九皇子的语音里带出一些担忧。

    “这一次,太子写给皇上的信,皇上看了!看完之后,还流了许多眼泪,派人往沙漠之上,给太子送去了不少好东西。我们要不要派人去拦截那些东西,然后把皇上的回信调换!”管事因为知道事关重大尽量放轻声音。

    九皇子一脸失望的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还是让人疑惑呀,那信里面会说什么呢?会说到什么让人心疼的,掉下眼泪的事情!难道我也应该去消息阁我买些消息回来吗?”

    管事的眸光晶亮,“老奴的想法现在也是这个,无论如何,还是花上些银两,得到那封信的真容才是眼下紧要的。”

    “千万里之外切中父皇心思的信!是不是太子殿下这一生之中做出的最辉煌的事?”九皇子冷笑一声,“倘若他写成了这一封尝到甜头,接下来,能接二连三的感动父皇的可能会有多少?看来,我们真的是需要见到那封信了。买是一定要买的,但是也不能完全相信消息阁,我们自己要动手!”

    那管事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殿下请想,我们自己动手的话就太耽误时间了,皇后一定早知道信中的内容。而她现在很想知道我们的动向,我们就把自己的这些秘密拿过去,跟消息和交换就可以了。虽然会让那位旖贞郡主从中谋取巨额,但时间紧迫之时,除了这条最捷径之外也确实别无他法。”

    ***

    九皇子是第一次去到消息阁,但是与他所想象的不同,里面并没有热闹喧天的场面,反而是一派宁静祥和,布置的也很雅致。他在心中,感叹,这里应该低俗才对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还会少来几趟!没指望能够见到旖贞,她对艰苦卓绝什么的,可没有什么,大兴趣,或者说,根本就不指这个为生的那位郡主,在他看来,根本就是秉持着一副玩心开了这东西,要不了多久,一旦玩得腻了,就会甩手他人。

    可当目光品上那个从楼梯上翩然,走下来的身影时。简直一瞬呆愣住。那是经过精心打扮,而且并没有携带面纱的旖贞,走到楼梯一半,并没有急着下来,反而是趴在一边的扶手之上,拍着嘴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们跟我说,来了个不得了的人,我还在想这个不得了的人到底是皇上的跟班的,还是九皇子的跟班呢,要么就是皇后的跟班呢,没想到会是九殿下的本人呢。九殿下怎么亲自来了呢?在通常的情况下,大家可都是使唤手下人来的。你这么的大驾光临,我该铺个红毯迎接吧,只可惜事先也没跟我打个招呼,刚才让他们在上面翻翻找找的,也找不到那东西,才拖延了一会时间这么尴尬的只好空着双手来接殿下您,而唯一能够做到尊敬九皇子殿下的部分,就是摘掉这个面纱了!”说完,站在那个奇怪的角度上冲着九皇子幽幽行了个礼。才再次起步,翩翩然的走下来。

    九皇子一笑,“贞儿妹妹客气了,我来这里,可是没把自己当外人的!光是昨天一天,就有无数的人在我耳边提起,这座巍然而立的消息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凡人的无数消息往来揭秘更是不在话下。一时没忍住,半夜的时候,就盼着早早的天亮,哪怕是不吃饭也要跑来看看!主要是,他们在谈论,这座阁楼的主人的时候,那种惊讶的表现,连原本脸色最平淡的人,从皮肉之中透露出来的莫名光彩,也都在陈述着,消息阁主人的非凡仙姿。”他简直是一口气不喘,就说完了这长长的段落。最是搭配的是心诚则灵一脸假笑!

    配合着他吸气的声音,旖贞柔媚一笑,“能被大家捧得这么高,还真是担心,从那么高的地方直接摔下来的后果会是什么呢。这里售卖的东西也没有多神奇,主要是大家都能买到适合自己的东西罢了。虽说世人,都很贪心,但是只要找到适合他们的那一款,也会,不惜财力的带回自己掌中。从前不知道,生而为人还有这样的优点,开过一次买卖之后,才发现,生而为人,虽然有那么多缺点,但是优点也并不是从来都没有含及。”

    九皇子的目光,即使是隐在逆光之处,也发着微微闪闪的光泽,“贞儿妹妹长得好像是在一夜之间。站上墙头跟人争勇斗狠的样子,似乎就发生在昨天。小的时候,我好像只能注意到妹妹的两颗小虎牙,但是现在,整体打量下来才发现早出落成仙女了!”

    “九殿下也不是一般吗?从前,我还以为,你只知道读书呢!会是个连提到朝政都会头疼的人,但是有谁知道,时光仿佛刚刚翻过了一页,九殿下的天子梦想就已经在闪闪发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