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鉴味从心
    巴伦王子的声音忽然变得愉悦,“你们当然可以抢,毕竟,你们的存在身份是客人,我礼当为你们遮风挡雨的,但是你们也知道,我的处境就是如此,有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怒不争!时间长了,这种性格真的会长到骨子里!”

    “一个外来者到底在说什么,难道,你会比我们更懂这里!还敢自称为主人!”虚空之中的巨大物件声音和之前一样,还含有着对折时间通道中一切特有的肯定意味!起码它们认为有些事情是确定的,比如巴伦王子和小怪兽会是它们的囊中之物。

    “相比于我脑子里面的回忆,你们那点年龄什么都不是!”来跟巴伦王子比傲慢的人基本上都会杀羽而归。

    小怪兽呆呆的站在一边,一会儿脑袋向看向这边,一会儿看向另一边,巴伦王子此时此刻的气势,完整的吸引了它,这简直比最好看的巅峰对决,还要让它觉得潇洒大气。

    虚空之中,不断变换体态,已经渐渐呈现出三个脑袋,一个身体的家伙位于心脏的位置不断的跳动,看来,它已经被这种说法打动。而到现在都未同意的原因是,它正在被它对它的主人的恐惧支配,背叛两个字,在它心中是唐皇的两个字,也是唐突的两个字。巴伦王子说的,应该是对的,这些家伙从前就只是某个身体上的一部分,它们从来没有感受过话语权的力量,它们从来没有像这样有那么一点点自作主张的机会,而对于未知的恐惧,让它们不敢轻易变换它们的姿态,哪怕是现在,正握在它们手中熊熊人生会让它们痛苦的那烈火,有人指点它们怎么燃烧那东西,会比让他们看似挣脱一切,但是,无人指点迷茫,无处可去都让他们觉得安稳,哪怕燃烧的,是它们自己的手掌。

    拥有自主权的人,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是,傀儡们悲伤的傀儡们,它们心中的忐忑与它们的骄傲,全都是一样的来处,一样的去向!很可怜的,一点新意都没有!

    不过多的东西,就快要限定他情况的时候,已经把它一根水线一样的长长兵刃,伸到了那只尸体蜘蛛跟前,像是食客在鉴赏他的食物,“我可以帮你拿到钥匙,但是我的力量需要复原!”

    “我可以向你保证它并不好吃!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是纯正的味同嚼蜡!”巴伦王子大声道!这句话可是发自他真心的,谁要是吃了蜘蛛估计后半辈子都会消化不良。

    “这只蜘蛛身上的力量,必须为我所用!要不然,停下我的主人们想要你们做的那件事情,或者说,就像你说的,让我反水杀了他,都是不可能的!”说话的声音,像是在撩拨着浪涛,发出一阵阵起伏和拍岸的声音!巡视兽可从来不是会吃亏的主儿!所得大于付出是必须的!

    巴伦王子眯起他的眼睛,他知道,他根本就不能违背承诺,他跟那只尸体蜘蛛还有小怪兽承诺过,要跟他们联手,这种誓言绝对不可以违背,因为之前的无数次,已经得到过验证,虽然,别的高贵品质并没有展现,但是一诺千金重的这种品质,在他身上,绝对是上神入木三分且坚定不移的刻画,“这个么……”

    那个不断在空中涌动的家伙,打断了巴伦王子的思考,“殿下不喜欢,不想做也可以,那可能就要劳动殿下亲力亲为!”

    “正在燃烧钥匙的燃烧之门,需要两种不同的古老灵力合作才能开启!”那种涌动的力量,忽然变得一本正经。这和它们看起来有点邪恶的黑色力量内核很不相符。无论是他们的颜色还是他们的姿态,都是让人不能轻易相信的风格。

    “听起来并没有什么难的?”但是,巴伦王子也自己知道,他现在不是能够挑对手的处境。不管对手是什么样,奸佞小人,邪恶小人还是压根儿不是人,能做交易的就是好家伙。

    “可是要找古老的尸体很难!”那种力量又开始在散发,它们身上因为不断涌动而带出来的腥臭气味儿!这或许不应该怪它们这里没有上好的食物。即使是掠夺者,也过得灰头土脸的。见不得阳光,对任何人都是一种悲伤的诅咒。

    “如果这么快放弃你的坚持的话,我会觉得……”巴伦王子在适时的鼓励它们!这三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打断了,否则巴伦王子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跟这种垃圾的沟通,当然是也身为垃圾的家伙才合适自己这么高贵说不上话太正常了!

    那个虚空之中不断涌动的家伙肯定是笑的前仰后合了,“所以,殿下这是在做什么呢,一开始劝我与你们为伍,等到我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又不相信我的诚意!无论何时,我都可以退回去一步,继续去当我的巡视兽!如果殿下你也能退回去就好了!”

    “如果是我与古老蜘蛛合作,你要得到的是什么?你不必误会我的意思,我是想要将你的报酬讲在前面!”巴伦王子摆出一副没有多想,只是问问的意思!他脸上的表情从来不多,但是每一次想要表达各种各样想法的时候,都会清晰的将那种表情展列出来。这从前是让阿森底觉得奇怪的事情。毕竟他们的熟悉还没有达到透彻无误的地步,但是就是能看得出来,似乎这些跟他相处打交道的怪兽,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家伙也都一样完整无误的读出了他的情绪。

    “如果不让我吃到蛛丝,就让我吃到那把钥匙吧,你们用过之后,让我尝尝它的味道!”虚空之中那三个头颅中间的头颅,有些兴奋的摇摆着它的脑袋,但是另外的两个明显,很不同意他的决定,“我们要做这件事,根本不必求他!我们自己也是做得到的!”

    那个在虚空之中涌动的头颅,哈哈大笑,“你看,我的兄弟们们,总是这样不喜欢通过别人的手得到什么!我的殿下,如果它们拒绝的急了,我也会参考它们的意思,终止我们合作的可能!我的殿下不是已经目睹了吗?我们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的实力!”

    “可是听起来,疑点仍然很多!”巴伦王子虽然这样说,但是,已经用目光沟通过古老蜘蛛,他们一起将目光调向在灼烧那把钥匙的火焰之门。巴伦王子心想,不管它到底是不是在骗我,我也可以先去看看情况,然后再决定,是不是真的要跳进去取那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