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洒自如 23** 两眼一蒙
    采访话题重新回到了“龙虾”这部作品之上,无疑,仍然还有诸多问题等待蓝礼的回应:

    当初蓝礼挑选这部作品的原因是什么?蓝礼又是如何说服欧格斯让他出演这部作品的?挑战喜剧的想法是否发生了改变?未来期待着出演类似的喜剧作品,亦或者是挑战更多可能?剧组合作演员关系如何?是否与其他作品有所不同?

    欧格斯的电影带有冷峻僵硬的独特风格,那么表演过程中有什么特别感受?蓝礼是如何诠释角色的?欧格斯又是如何执导的?还有其他演员之间的合作如何展开?关于这部作品,蓝礼是如何解读的?蓝礼希望观众如何看待这部作品?

    诸如此类等等。

    首映式结束之后,“龙虾”的讨论热潮居高不下,一直到此时此刻也依旧产生了无数问号,从观众解读来说,他们期待着能够得到蓝礼的官方解读;从记者或者宣传角度来说,他们则期待着蓝礼的回应能够带来更多话题效应,形成推广。

    毫无疑问,这是蓝礼的强项——准确来说,面对记者本来就是蓝礼的强项,谈及电影和表演的时候就更加游刃有余了。

    布莱德利和盖文两个人联手起来,才勉强能够跟得上蓝礼的节奏。

    “接下来呢?蓝礼,你对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我是说,奥斯卡结束之后,不少人都好奇着你接下来会选择什么作品,整个好莱坞的众多项目都正在殷殷期待着,你能够尽快做出选择,他们都迫不及待了。”

    布莱德利还是再次把话题拉扯了回来,尽管不是奥斯卡话题,但依旧息息相关。

    “我表示怀疑。”蓝礼表示了反驳,满眼都是笑意,“我觉得我应该稍稍放慢脚步,否则观众很快就会厌倦在大屏幕上不断看到我了。”

    美国不允许垄断,好莱坞也不喜欢垄断。现在的蓝礼的确如日中天,名望和人气再次推向全新高度,但正是因为如此,涌向蓝礼的项目邀请反而会开始减少:

    一方面就是为了避免垄断,没有人希望好莱坞变成蓝礼的“一言堂”,为了避免蓝礼一家独大,每家电影公司都必然有着自己的考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蓝礼的位置太过“高高在上”,反而是遥不可及,不仅是因为片酬而已,更多是因为蓝礼的“专业和挑剔”,不少项目可能直接就被吓住了,看看当初欧格斯对蓝礼的态度就可以得知一二了。

    另外,还有一部分原因不容忽视,那就是嫉妒,又或者说排挤,亦或者是警惕……形容词和动词可以随意更换,但核心奥义就是“绕过蓝礼”。

    这也是“高处不胜寒”处境之下,必然出现的现象之一。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蓝礼会被“排挤”在外,他的影响力与号召力依然是好莱坞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

    好莱坞电影流水线制作已经形成了一套稳定的系统,大部分资深编剧或者制片人在启动一个全新项目的时候,往往都会做好预设:主要演员或者是导演是谁?

    “这个角色是写给谁的?”

    这是大部分电影公司都必须询问的问题,因为这将牵扯到预算空间、启动难度、推动进度等等因素,电影公司往往可以根据主角或者导演来构建出整个电影的未来蓝图,然后再决定项目是否值得启动。

    “两千万俱乐部”的成员们,往往就是无数电影项目的头号选择。

    大卫-芬奇正在苦苦等候的“心灵猎人”就是如此,他期待着蓝礼能够开绿灯,只要蓝礼愿意点头出演,那么项目推动的力量就将截然不同,即使没有西西弗斯影业,hbo、奈飞以及其他制作公司都愿意接手。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汤姆-汉克斯、布拉德-皮特等等,经常挂名制片人,其实就是如此效果。

    而蓝礼的名字依旧是当今好莱坞独一无二的金字招牌,只要蓝礼愿意挂名,那么事情就将简单许多。

    蓝礼绝对不会“无戏可拍”,只不过他的选择对象可能会逐渐收窄,这也就需要安迪-罗杰斯尽心尽力地为蓝礼挖掘出更多可能。

    这是布莱德利提出问题的原因,同时也是蓝礼如此回答的原因。

    “我暂时没有任何想法。”蓝礼紧接着实话实说地回答到,然后就可以看到布莱德利和盖文都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让蓝礼欢快地笑了起来,“怎么,难道我不允许拥有假期吗?”

    “那么,你是准备休假吗?你的话语听起来不是这个意思。”布莱德利紧接着追问到。

    “哈。”蓝礼直接笑出了声,“不是。”他也没有兜圈子,坦然地承认了,“正如此前所说,我其实能够明白马修-麦康纳的困惑与探索,我也需要一些时间冷静下来,重新捋清思路,寻找自己希望继续走下去的方向。”

    布莱德利和盖文都受到了惊吓,两眼一蒙,只觉得眼前发黑,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盖文有些结巴地询问到,“……你是说,小金人魔咒现在才发生吗?”

    蓝礼再次被逗乐了,嘴角畅快地上扬起来,“我不会这样表述。在我看来,其实是我对表演的一次思考。当年第一次赢得小金人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保持专注,于是返回伦敦西区,脚踏实地地在舞台上打磨自己。”

    “现在的状况也差不多,但区别在于,我更加成熟了,也更加老练了。在这些年里,我已经做出了诸多不同尝试,就目前而言,我暂时没有动力进行其他的全新尝试,所以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完成调整。”

    蓝礼没有隐瞒的打算,在专业层面,他向来坦诚。

    “请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好吗?”蓝礼看着布莱德利和盖文两个人不知所措的呆滞,笑容越发灿烂起来,“这些年始终在不断挑战自我,我也的确需要一些时间梳理自己的想法,然后重新找到表演的方向。”

    “我相信,如果我愿意,我现在可以随时加入一部作品,但我不认为那是负责任的选择,对作品剧组,对观众、对我自己,都是一种敷衍。”蓝礼微笑地说道,“我还很年轻,但我现在却已经开始感觉到苍老。”

    从“太平洋战争”开始,计算到现在不过短短六年而已,但蓝礼却有一种时光已经流逝了二十年的错觉。

    布莱德利微微张了张嘴,他也不确定应该如何表达自己的震惊和意外,但认真想想,这样的蓝礼才是真实的,而且是坦诚的,“我们都知道,你对自己的每一部作品每一次表演都非常负责,这也是你的作品总是能够取得成功的原因。所以,现在大脑告诉你应该调整一下脚步,这对观众来说是好事。”

    一切是为了表演,也只是为了表演。为什么蓝礼至今能够保持不败纪录,他的专业和投入是必不可少的要素。

    话虽如此,盖文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时间不会太久吧?我是说,你应该不会就此隐退什么的吧?”

    蓝礼没有立刻说话,只是眼睛含笑地注视着盖文,温柔的目光带着轻盈的戏谑,他犹豫着自己是否应该开一个玩笑,但最终还是作罢,“不会,亲爱的盖文,我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想法。”盖文长长吐出一口气,差一点就要噎住了,“至于时间,我也没有办法保证,我需要放缓脚步,然后再看看会发生什么。”

    “那么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布莱德利好奇地询问到。

    “是的。”蓝礼干脆利落地回答到,“离开戛纳之后,我会和保罗一起去冲浪,保罗现在应该已经抵达目的地了。哇哦,好久没有真正地享受假期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就连戛纳电影节的吸引力都无法比拟。

    蓝礼真的真的需要休息放松一段时间了。

    “纽约时报”和“美国周刊”的采访结束了,布莱德利和盖文携手离开,而蓝礼则依旧留在原地,接受下一波媒体的采访——如此采访强度将持续整整一个上午,然后下午就即将前往参加“龙虾”的映后新闻发布会以及“卡罗尔”的首映式红毯;结束之后,又是新一轮的媒体采访,估计将持续到深夜才能结束。

    仅仅只是脑补一下,就知道强度多大了。

    离开别墅,布莱德利和盖文都微微有些愣神,似乎还没有能够缓过来,如此震撼消息还是需要时间消化。

    他们也没有预料到,今天能够采访到如此劲爆的内容,这绝对是轰动整个好莱坞的重磅,但是在公布于众之前,他们也需要一点点时间沉淀——哪怕他们是记者,而且还是非常熟悉的记者,震撼也丝毫不减。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视线,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双双露出了一个苦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后在原地停留片刻,戛纳的阳光渐渐开始毒辣起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陆续迈开脚步,沿着同一段路走了一小会之后,就各自朝着不同方向走去,渐行渐远——没有道别,脑海里已经开始构思自己的文章应该如何落笔了。

    而此时,盖文唯一可以百分百确定的是,坐在办公室绝对体会不到如此过山车式的时刻,震撼和慌乱过后的亢奋、喜悦以及激动,让他明白,他还是喜欢来到第一线——就连他都曾经经历了两年的徘徊,更何况是蓝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