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二九零
    显然对面那个东西已经明白,它暂时没有办法对付基地,连间接入侵都没有机会,索性就把基地得到的所有试验品给直接毁掉,让基地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的研究。

    失去了那些试验品,也就失去了通讯器官,从而没有了远程信号的引导,导弹也就失去了准确性,它们尽管不会变得跟没头的苍蝇一样乱飞,还在可控状态,不过对于袭击的目标已经没有多少精确可言,高速飞行中哪怕只差一点的角度,也会差上几公里的距离,基本上就失去了攻击的意义,所以为了同样的目的,它把所有的导弹也在第一时间销毁,不让基地窥伺这些对它来说也是很强大的武器。

    “就这样完了?”方文有些不可思议,本以为对面那个东西还会再坚持一段时间,毕竟它才是主攻者,基地对于它没有任何的威胁,没想到它竟然这么果断地壮士断腕,连自己控制的生物兵器都毁掉了。

    “指挥官阁下,我已经发现了,对面那个家伙应该是和我一样的能量生命,只不过附身到了大脑比豆腐还要光滑的丧尸身上,导致它的思维回路和丧尸一样的愚蠢!”等在一边的灵儿解释道。

    方文很震惊,又出现一个能量生命!

    “那个能量生命也和你一样,带着一个反应炉和纳米虫吗?”方文问道。

    “我又怎么知道?”灵儿很是不负责任地摆手说道。

    “不过看它能够弄出来这么多的导弹,至少纳米虫一定会有的!”随即灵儿肯定地说道。

    这样一样,许多事情就都有了完美的解释,比如那些连封油都没有的现役崭新武器,那些刚刚出厂的近程地对地导弹,应该都是纳米虫生产出来的。

    毕竟对于丧尸来说,使用各种机床加工枪械零件,简直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就算被加上了控制器官,变成了生物兵器也不行,毕竟枪械的生产,涉及到了金属冶炼,机械加工,化学合成,多个方面的知识,普通人能够掌握其中的一部分已经是很了不起,更别说还需要修复那些专用的机床了。

    一边猜测着,灵儿一边重新制造出一个通讯器官,并且连接上暗能量结晶体,一道微弱的光泽闪过,通讯器官成功地开始了运作。

    不过还没等输入输出设备连接完毕,通讯器官上的生物细胞忽地冒出一股热气,随即就发出了蛋白质烤熟的气味,整个通讯器官冒出大量的液体,变得焦黄起来,明显已经熟透了。

    灵儿皱了皱眉头,摆摆手,一块熟肉就灰飞烟灭,在眼前消失,再一转眼功夫,又一个通讯器官出现在她的面前。

    然而和刚刚一样,才一把暗能量结晶体连接好,整个通讯器官就被烤熟了,失去了它的功能。

    “真可恶!”灵儿已经知道这是对面那个家伙的办法,让她没有办法制备一套完整的通讯器官,只要一出来,它就给破坏,从而阻挠基地的研究进度。

    “你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吗?”灵儿气哼哼地说道。

    然而这种做法确实给灵儿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毕竟不连接上结晶体,就观测不了暗能量的流动,就找不到改变暗能量通讯的谐振频率,也就意味着,就算制成了新的通讯器,没有距离限制,也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甚至许多的东西,电脑机器人之类的,有可能被别人利用,反过来对付自己。

    到最后,灵儿索性制造了一个可以完全隔绝暗能量的罐子,利用纳米虫组成的线缆连接内外,才在里面制作出一个不受外界影响的通讯器官,虽然例如测试通讯距离之类许多的常规实验没办法进行,却终于可以研究暗能量在细胞间的流动了,并且因为暗能量环境很稳定的关系,本来极其微弱的暗能量谐振,变得清晰了许多。

    只不过通讯器官的组成终究是生物细胞,在大剂量暗能量波动不断侵蚀下,很快就会坏死,从而导致通讯器官的损坏,就像外面那个阻止基地继续研究的坏蛋做的差不多,其实它也不过就是把这个坏死的速度增加了无数倍罢了,只是因为生物体内散热的限制,才会让细胞内的蛋白质变性,把自己给煮熟了。

    不过在丧尸的身上,由于有着快速重生替代的特性,那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使得通讯和控制器官变成了它们身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损坏了,就能够迅速替代,使得这种通讯方式只有在丧尸身上,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用。

    然而直到现在,灵儿也不能人工合成类似活着丧尸身上各种组织器官,即使克隆,也只能克隆出一份普通的生物躯体,而没有了强力恢复的能力。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灵儿不担心那个对手的偷窥,生产出生物类型的通讯器官,也要做好它在短时间内就会坏死,需要更换的麻烦,这个时间按照试验显示,不超过一百次暗能量波动,使用时间最长也只能坚持十分钟。

    这个数字就注定了,这东西在弄明白它的原理之前,只能是实验室的产物,而没有办法广泛地应用。

    这个问题很是让人头疼,头疼到连灵儿都不得不暂时放弃,只留下一个支线慢慢研究,顺便把这个课题分下去,放到虚拟世界中,让所有人一起研究。

    应该说这些活跃在第二世界的幸存者们并没有多大的天赋,至少他们难以像丧尸一样,直接感受到暗能量的波动,只不过在这个时候,有一条合理的建议也是好的,毕竟大多数时候,一个正确的方向,远比闷头的研究更好。

    就在这次入侵事件基本告一段落,方文还有灵儿已经各自忙碌了起来,按照原计划铺设的光缆线路也在以每小时五公里的速度在往外延伸的时候,方文和灵儿的神色忽然一动,一个破破烂烂的飞机,已经出现在最远的摄像头里。

    以此同时,大量的信息,从通讯基站沿着光缆传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