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5章 壮悔何悔
    大雪纷飞,一支百多人的队伍,顶着大雪沿着满是积雪的道路行进着,骑在马上的官佐头戴着的狗皮帽子,这会也已经落了一层厚雪。

    偶尔的他会把目光投向远处,那大雪完全挡住了视线,尽管出了正月,可是这雪并没有停,这些年三月里尚还会下大雪,更何况是现在?

    “还有多远?”

    又一次张云问道领路的车夫,也就是这些常年于官道上行车车夫才知道这路怎么走。

    “过了这个庄,就到归德府了。”

    他们此行的目是归德府,归德府属河南,不过在宿迁战后,归德知府弃城逃走,当地士绅遗民随即派遣信使,请忠义军入城,可以是兵不血刃便夺了归德府,因为归德府地处前沿,所以一直以来,在归德府驻有多达两个营五千忠义军。而现在这支百多人队伍,却是冒着雪朝着归德府赶去。

    “到了归德府之后,除了咱们,到时候,还有十三营的军法队,总之非但侯家上下不能放过一人,其九族亦不能放过一人!”

    一直跟在张云身边的梁云程,作为提刑官他的自然知道,这次任务是经略亲自部署的任务。同样也是提刑宪司的成名之举。

    在过去的几个月间,身为江淮经略使衙署一直在范围的对官制加以改良,而设立提刑宪司专司提刑,就是其中的一个举动,其职责与旧时提刑使负责监察不同,其专职起诉,将犯人起诉至司刑院。分置起诉、司刑是朱明忠有关司法独立的设想,不过受限于时代,暂时只是于衙署内推行,而在地方上,仍然是地方官员主掌司法。

    而对于刚刚成立的提刑宪司来,自然希望通过此次行动一举成名。而梁云程本人,同样也希望籍此得到上级的赏识,甚至经略本人的赏识。

    “梁提刑大可放心,这次行动地方衙门不派一人,自然不会走露风声!”

    张云连忙给对方吃了个定心丸,这捕其九族类似于抄家,最忌讳的就是走露消息,只要消息不走露,自然不会遗露一人。

    “这地方上,总是要通口气,毕竟,到时候还要指往他们带门不是!”

    嘴上这么着,梁云程朝着前方看了一眼,隐约的似乎可以看到归德的城墙了,那挂满风雪的眉头上闪动着些许喜色,这归德城总算是到了!

    归德府衙内,穿着棉衣的衙役立于府内,这些衙役既有府衙的,也有县衙的,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归德本地人,对本地自然极为熟悉,而在他们周围,还有一队队穿着红色棉大衣的兵卒,持着刀枪的他们,赫然如松柏般站立着,只待一声令下,便会立即执行命令。相比于他们的冷静,那些衙役门却显得有些紧张,无不是紧张兮兮的瞧着这些军爷,唯恐一个不心被正了军法。

    而当衙役们紧张兮兮的站在雪地间的时候,在府衙公堂上,归德知县看着梁云程等人,最终还是把视线投向了知府。

    “啊!”

    身为归德府知府徐进,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位拿着经略使衙署公文的提刑官,怎么也无法相信,这人来归德的目的居然是为这件事。

    “这侯家所犯何罪?尽管需要诛其九族!”

    在道出这句话的时候,徐进暗自在心里盘算着,这侯家九族恐怕不下数千人,这若是一拿,这城中不知会乱成什么模样。

    “正是,梁提刑官是衙署之官,不知道于归德侯家是世代旺族,可谓是出仕者,虽有事仕清者,可亦有心在我大明的遗民,如此,冒然诛其九族,总要有个罪名吧!”

    盯着端坐堂上的梁云程,邵鹏的语气中带着质问的味道,这些人来到归德,什么话不,就要诛人九族,这也太不过去了。

    “非是诛侯家九族,而是捕其九族,提刑于司刑院,对其罪加以惩处!”

    “侯家何罪之有?”

    因为与侯家的侯方镇交好的关系,所以邵鹏仍然试图弄个清楚,于是便直接出言反问道。

    “侯家自我归德得复以来,未曾见有丝毫反心……”

    不等邵鹏把话完,梁云程先是一阵大笑。

    “侯家若是无罪,何人有罪?”

    嗓间的大笑随之变成了冷笑,

    “宏光元年,侯方城回到归德府老家。其立即卖身投靠清虏,为出谋划策,为清虏定以中原立下奇功。正是靠着侯方域献计,清虏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张存仁方才精准地扒开荆隆口黄河大堤,将直隶、山东、河南许多地区化为无人区,此等暴行杀害我大明民众何止百万计,一举镇压了号称有百万之众的榆园军各部,若无其相助,清虏又安能放心南下?事后纵是清虏亦讳忌提及清军扒开黄河,以水代兵之暴行,并未给予侯方域相应嘉奖……”

    在梁云程道出此事时,无论是徐进亦或是邵鹏脸色皆是为之一变,对于他们来此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因为侯方域已死多年,在这里已经无人提及。

    “这,侯方域本人已死多年,如今却累及家人,会不会有些太过?更何况其后来亦曾反思已过,更修以“壮悔堂”反思已过,而今……”

    不等邵鹏把话完,梁云程冷笑道。

    “若是如此,国法何在?若不正以国法,这黄河决口之下数百万为其所害之冤魂向何人申冤?”

    冷笑之后,梁云程厉声道。

    “本提刑官,奉提刑使之命,提典此案,侯家九族上至耄耋之下,下至新生之儿,一人不得放过,必须于今日捕拿,有胆敢收留者,按从逆罪论处!”

    侯家的大宅之中,此时尽是一片女子的哭喊声,侯方域的正房夫人常氏头上的钗环被抄家的士兵们扯走,此时鬓发蓬乱的她紧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直到现在她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的儿子则背微微佝偻着,全无平素于家仆面前的跋扈。

    “大娘,这……这是怎么了?”

    不过只有七岁的李忆回紧紧的抱着大娘的腿,惊恐的看着这些如虎似狼的“红衣兵”,就在几个月前,他还骑在家奴的脖子上,看过这些“红衣军”,和其它人一们,欢喜地的迎接着他们。而现在,他们却闯入了侯家。

    “昨个二弟犯下的罪孽今终于还是找上门来了……”

    置身于堂中的侯方镇,看着抄家的兵丁,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尽管这些年他成吃素念经,但是几百万冤魂又岂吃素念经所能平下的?

    这些个,他一直在等着,等着老的报应,虽二弟早死,但他亦不曾流下一滴泪,这一切都是报应!

    “报应啊!”

    常叹口气,看着身边的惶恐不安的子女,侯方镇苦叹道。

    “你们都别怕,若是要怪的话,便只怪你们投错了胎,投到了侯家,谁让你们有个好二叔,谁让你那二叔害死数百万百姓,如今便是我侯家上下,全都偿了命,又岂能陪得上那多冤魂……”

    置身于院中的梁云程听着侯方镇的这番话,那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侯老爷是通情之人!”

    听着那位提刑官的话,侯方镇看着他反问道。

    “为何提刑不往“壮悔堂”去?”

    侯方镇口中的“壮悔堂”是其被赶出家门后修建的宅院,表示其壮年后悔之意。

    “壮悔,壮悔,其壮年后悔……若是世间之事,皆可后悔,又岂需国法?”

    摇摇头,梁云程看着侯方镇道。

    “虽当年你等将其赶出家门,可其罪过太深,又岂是赶出家门所能平,长华……”

    摇摇头,心知眼前侯方镇与其弟不同,他是心在大明的遗民,但谁让他是侯方域的兄弟。

    “我知道!”

    点点头,侯方镇长叹道。

    “谁让我有那么一个好兄弟!”

    这声苦叹之后,侯方镇看着远处道。

    “侯家曾是我大明之“戍籍”,至先祖两榜出身,官至太常寺正卿后,家族才开始显贵。沐大明之恩两百余年,只可惜先父疏于教导,方才令二弟犯下此等滔大罪,如今之事不过只是理循环之报应。只是……”

    尽管这上门抄家,让侯方镇多年来的一直压抑的心情,总算是得到了片刻的放松,但他总归还有那么一点私心。见这位提刑官似乎还有些许人情,于是便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道。

    “我侯家尚有犬子儿数人,还请提刑官高抬贵手,为我侯家留下些许血脉……”

    面对侯方镇的请求,梁云程先看他一眼,然后看着那些哭啼着的女人,看着她们怀中抱着的幼儿,尽管于心有些许不忍,但是最终他还是摇摇头道。

    “非是梁某不愿,而是……国法不容!”

    一声“国法不容”,让侯方镇的脸色微微一变,最终还是苦笑道。

    “壮悔、壮悔,只是壮悔,却不知理,不知国法,又何需壮悔,罢了,罢了,便让侯家警以世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