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沈倾风好像在吃醋
    “今晚夜色不错,我出来转一转,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在石凳这里休息一下,还有,我现在饿了,你给我做点心去”沈倾风脸望向一旁说到而且脸上还有一丝怪异的红晕,阿宁这才看到自己居然穿着里衣就出来了,月光下,阿宁的一头乌发散开到腰间,洁白的脸蛋如羊脂玉一般无暇,唇红齿白,一身白色的里衣看上去像干净的不染尘世的精灵一般。

    “啊,你别看我啊,我马上去穿换服,”阿宁意识到自己穿着里衣就出来了,连忙捂着胸口就跑进屋里。这三少爷是要把自己折磨死吗,自己今天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呀,而且最近为了感谢他前几日带自己出府,马屁每天也拍虽然也老拍到马蹄子上,但是每日里干活也勤快,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大半夜跑出来吓人不说,还让自己做点心。

    夜里,沈倾风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老想起来阿宁给沈沐白的那个荷包,而且还笑的那么灿烂,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便出来了,不知不觉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走到了这里。看到这丫头还莫名的想刁难一下她。

    “我换好了,三少爷你想吃什么”阿宁的语气还带着一丝睡意,揉着眼睛带着一丝缊怒,看着沈倾风说到,“我想吃百花糕,”沈倾风看着这样的阿宁突然感觉心情大好,“好,那公子,你先回去,我去给你做,做好了给你送去,”阿宁对沈倾风说到。

    去厨房的路上,阿宁越想越生气,这三少爷是着了什么魔怔,平日里也没见喜欢吃糕点,而且这都半夜三更了,还要把人叫起来做,就算我是你家的奴婢,但是连睡觉都不让真是太黑心了,一边走一边小声嘟囔道,哪成想三少爷的耳朵简直像顺风耳一样。

    “你再嘀咕,扣你这个月的工钱,”沈倾风在身后幽幽的说到,阿宁听到以后赶紧低头快步和沈倾风拉开距离,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沈倾风看阿宁这个样子顿时心里也不烦躁了,手覆在身后心情大好的走回院子。

    这个时候厨房里早就黑漆漆一片了,阿宁又生火,又和面,又和酥油,压模具,忙活了一个时辰,才灰头土脸的抱着一盘百花糕从厨房里出来,到了三少爷的院子,三少爷正坐在院子的桃花树下的石凳上,一副悠然自得的仙人之姿,哪像阿宁好像连夜偷瓜的样子。

    阿宁抱着百花糕心情十分的不悦,“诺,这是三少爷你要的百花糕,我给你做好了,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吧”阿宁气呼呼的将糕点放在石桌上说到,“你怎么做了这么久,”三少爷不急不慢的看着阿宁说到,“我的大少爷,这可是三更天,别人都睡了,就我一个人进厨房给你做的,你还嫌慢。”

    “公子,你慢用,我先回去了,”说完阿宁还打了个哈欠准备转身离去,“别走,我还没尝,怎么知道好吃不,万一不好吃,还要有劳你重做,而且,你走了谁给我倒茶,”沈倾风说着拿起了一块阿宁做的百花糕。

    先仔细端详了一番,“这糕点做的有些许的粗糙,”又看了阿宁一眼,“和主人差不多,”阿宁听后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这是少爷,忍着忍着。看完以后轻轻的放入口中,“味道还可以,百花香味很浓,尚且弥补了卖相不足,”阿宁这才火气下来一些。

    又赶忙给三少爷倒茶,生怕这尊大佛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终于吃完喝完以后,沈倾风才放阿宁回去,回去时候还不忘补刀到,“你今日的衣服全是灰土,下次在我面前收拾干净再来,” “是,奴婢知道,”阿宁咬着牙说到。

    要不是你大半夜不睡觉折腾人,我会这幅德行吗,阿宁边走边生气的想着三少爷今日的恶行,到屋后,阿宁趴在床上就睡着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灰头土脸的,到了早上太阳照到阿宁的身上,阿宁才醒过来,看着镜中的自己,两眼无神灰头土脸,眼眶发黑,自己这样都多亏了三少爷。

    阿宁打了一路的哈欠到了三公子的院中,如今春兰姐走了,这里就阿宁一个人忙活,给三少爷整理衣物的时候,困的差点就趴在三少爷的床上睡了,还好及时控制住了自己即将倾倒的身体,看着院子满地落的花瓣,阿宁就头大,拿起扫把认真的打扫起来,一直扫扫到了那个秋千旁。

    阿宁实在困的睁不开眼了,然后完全忘了春兰之前的叮嘱,居然扶着杆子坐在秋千上晃着晃着就睡着了,院内的桃花落在阿宁的身上,头发上,少女的睡颜十分的温柔,沈倾风从屋内出来的时候看到阿宁坐在秋千上睡着的模样竟然不忍心打扰她。

    以前院内也有几个不知道规矩的丫鬟坐在了那个秋千上,只要被沈倾风看到都逐出了府,那个秋千是柳含烟的,别人怎配。但是不知道怎么了今日阿宁坐在上面,沈倾风第一次不想打扰这个不知规矩的人,甚至想让她坐久一些。

    阿宁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家里,娘给自己做了好吃的,但是突然梦里出现了一个凶神恶煞的三公子,非要和阿宁强手中的吃食,把阿宁急的从凳子上摔下来了,突然梦就醒了,阿宁这才发现自己简直太蠢了,居然迷迷糊糊坐在这个秋千上而且居然还睡着了,完了完了,不知道沈倾风发现了吗。

    阿宁连忙起身,抬头句看到在凉亭里的三公子,阿宁差点两眼一白就晕倒了,这可是三公子的禁忌,阿宁连忙装作找东西的样子,拿着扫把在附近的草丛里扫来扫去,“别扫了,再扫那块地就别你扫秃了,”沈倾风喝了一口茶,看着在哪儿蹂躏花草的阿宁。

    “我的东西掉掉了,我在这儿找找,那个这个这个秋千挺好,有点灰尘了我搽搽,”阿宁结结巴巴的说到一边用袖子搽秋千,“下次再坐上去,就自己离府吧”沈倾风语气冷冷的说到,“恩,阿宁以后再不敢了,公子饿了吧,阿宁去准备饭菜,”虽然沈倾风没有责罚阿宁,但是阿宁心中不知道怎么了一阵酸酸的感觉,阿宁自己也说不上来。

    之后一直相安无事,阿宁倒是也没怎么出过差错,就是饭量见涨,还被沈沐白嘲笑过几次,那一日,阿宁正坐在凉亭里一个人偷偷啃鸡腿,啃到第三个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阿宁正在专心的啃鸡腿府里的伙食是真的不错,来了以后自己还长胖了不少,“三哥,那个拿鸡腿的姑娘是阿宁吗?”沈沐白小心翼翼的问到,“好像是,”沈倾风答到。“你成日里不给阿宁吃饭吗,那姑娘好像已经吃了两个了,”沈沐白不可置信的问到。

    “她平日里吃的比我还多,”沈倾风继续回答到,“阿宁,你在吃下去沈府都养不起你了,”沈沐白摇着折扇大声的对阿宁说到。阿宁连忙回过头,手里还拿着一根鸡腿,藏也不知道往哪里藏,自己是趁三公子不在才吃的,怎么回来这么早,阿宁一脸油的呆呆的看着这俩人。

    “厨房里的于嬷嬷做多了,让我替她尝尝味道怎么样,”阿宁连忙辩解到,自从自己给沈倾风开了个小厨房,和厨房里有的嬷嬷们也熟悉了不少,特别是于嬷嬷特别喜欢阿宁,有什么好吃的都偷偷给阿宁留着,做的还特别好吃,阿宁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逐渐圆润了。其实这于嬷嬷家还有个儿子,比阿宁大几岁,到了成婚的年纪,阿宁又长得乖巧可爱,干活也勤快,这于嬷嬷看的是满眼喜欢有想和自己儿子说和的意思,这才老给阿宁偷偷加餐。

    “哦,你说的那个于嬷嬷家是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好像到了要成婚的年纪呀,”沈沐白收起折扇,敲着头故作思考状的说到,“不太清楚,不过于嬷嬷人倒是十分的好,每次都给我留很多吃的,谁能做了她家媳妇肯定很有福气”阿宁拿着鸡腿吃水不忘挖井人的夸着于嬷嬷。

    说完以后,突然身边的三公子脸色就黑了下来,“不好好打扫院子,躲在这儿偷吃,你是愈发偷懒了想扣工钱了吗?” “不不不,阿宁不吃了,我马上打扫,别扣我工钱,”阿宁连忙把鸡腿放碗里,起来拿起扫把就去扫地了,成天就会用工钱威胁自己,自己每天起的起早贪黑的不记得自己的好,不就吃了三个鸡腿吗,至于发这么大火吗,阿宁郁闷的挥动着扫把。

    又过了几日,阿宁去厨房里找于嬷嬷,结果发现于嬷嬷居然不见了,问了几个人才知道,原来三公子嫌于嬷嬷做的饭菜不好吃将那个于嬷嬷辞了,阿宁十分的为于嬷嬷打抱不平,先不说自己吃人的嘴短,但是于嬷嬷在府里好多年了,做的饭菜明明特别好,不然怎么会在这儿待这么久,自家公子脾气真是古怪说辞退人就辞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