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姑娘,请自重
    阿宁将头发梳了一个百合髻,又在发髻上插了一个发簪,镜子中的姑娘和刚进府时相比出落的更加美了,鹅蛋脸带着一丝轻微的婴儿肥淡化了阿宁原本带有的一丝凤眼的勾人摄魄之感十分的清纯可爱,挺翘的鼻子把五官衬托的更加立体,一看就是个绝色美人胚子,乡野之间竟有这样的绝色倒是十分的难得。

    阿宁一想到一会可以去吃好多好吃的就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到底还是的小姑娘比较贪嘴,阿宁对着镜子灿然的一笑,镜中的女子更是灿若桃花。阿宁怕三少爷在等自己,一会又说自己墨迹,连忙一路小跑去了三少爷的院中。

    阿宁走进院子后,沈倾风也正好从屋内走出来,看到门口的巧笑倩兮的少女,沈倾风第一次发现这个丫头长的竟也这般招摇,突然有一些后悔带阿宁出去,“少爷,少爷,我收拾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府,”阿宁十分兴奋的问自家少爷,阿宁一直知道镇上逢年过节都有很多活动,不过一直在村子里没怎么出来过,就有一年上元节赏花灯时候,孔玉哥哥偷偷拉着阿宁跑出来过一次,不过俩人都是没钱的小屁孩,一人买了个糖人就回去了。

    “不急,现在天色还早,等天色再晚一些再出去吧,”沈倾风语气淡然的说到,“好,那再等一会,阿宁不着急的,公子,咱们一会出去都吃什么好吃的呀,”阿宁狗腿的跑到沈倾风身旁问到。

    “我对那些吃的没兴趣,” “啊,公子,那咱们出去万一饿了呢,”阿宁不死心的问到,“不饿,”沈倾风十分果断的拒绝到,“公子,一会出去走路累,来,我给你先捶捶腿,公子,你现在口渴不,我给你倒点水,”阿宁忙前忙后希望能打动公子,到时候能带自己把镇上的好吃的都吃一遍。

    “别忙活了,你出去别乱跑,你想吃什么就带你吃什么,”沈倾风看着身边忙前忙后十分狗腿的阿宁无奈的说到,平日里倒个水还墨迹,难得今天能这么勤快。“公子,我保证不乱跑,公子喝茶喝茶,我再给你添一点”阿宁得到肯许以后,倒水倒的更加殷勤了,不过一刻钟一壶水已经快被阿宁倒完了,不过沈倾风倒也够意思,阿宁倒水沈倾风就喝,一会就喝了个水饱。

    “公子,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还是早些出发吧,不然一会回来就太晚了,”阿宁在旁催促到,“也好,走吧,从后院出府吧,”沈倾风说着就起身向竹林走去,阿宁连忙跟在沈倾风身后。

    竹林里,一青一蓝一前一后,看上去飘逸出尘,竟有一份神仙眷侣的模样,但终究只是美好的画面罢了,因为这种和谐很快就被阿宁打破了,“公子,这竹林里有蛇吗,上次进来的时候我就害怕的很,你平日里一个人在这里面不害怕吗?”阿宁好奇的问答。“有,里面的竹叶青十分的毒,被咬了活不过一日,”沈倾风看阿宁走的小心翼翼的样子故意吓唬阿宁

    “公子,以后咱们还是从大门出去吧,”阿宁现在走的更是小心翼翼了,几乎贴着沈倾风在走了,手不自主的拉着沈倾风的衣角,心中默默的想着,蛇大哥们应该和沈倾风很熟悉了吧,千万不要咬我呀,我还要活着出去伺候双亲,“姑娘,请自重,”沈倾风轻轻的咳嗽了一下,开口提醒到阿宁。

    “什什么自重,哦,不好意思啊公子,我害怕,”阿宁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快要揽着沈倾风在走了,连忙松开了公子的袖子,终于走出了竹林,和公子从后门出府了,到了外面阿宁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外面现在已经有很多人了。

    路边的灯也点起来了,阿宁跟在公子的身后左顾右盼看附近的小吃,不出阿宁所料不一会公子的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女孩们,眼中全是惊艳之意故作不经意的从公子身边走过,还有一些眼神比较恶意的朝阿宁看过来,看的阿宁一身鸡皮疙瘩,不过沈倾风倒是在这么多眼神的注意下也面部改色,而且比平日里看起来更加的清冷。

    特别是镇上刘员外家的千金今日也出来游玩,已经从公子身边经过五次了,甚至还差点摔倒了,还好阿宁眼疾手快将她扶起来,差点撞到自家公子,“不用谢,姑娘走路要小心一些,”阿宁将那个身材丰满的刘员外家的千金扶起来,笑着说到。

    “谢谢姑娘,我今日身体不舒服,这才走路不小心摔倒了,多谢姑娘扶我一把,为了答谢姑娘,就请姑娘和你家公子去我府上一聚如何,”那个姑娘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倾风,声音较弱的说到,刚才差一点,都怪这个没眼力的丫鬟,不然就摔在了这位公子的身上了,好气呀。

    “姑娘不必多谢,举手之劳而已,就不去劳烦姑娘了,而且我家公子现在还有事,我们就先走了,”说完阿宁拉着沈倾风就冲出了那群女子的包围圈,“诶,姑娘你们别走呀,改日再聚也可以呀,我家就在城西,”那女子还在身后挽留到,阿宁心想好险,都说男子可怕,可是这女子看到了美男也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战斗力也着实惊人。

    沈倾风看着自己被拉着的手,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想起来了当年自己在那座山里,也是一双手拉着当时什么也看不到的自己走在山崖下,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让沈倾风看阿宁的背影多了一分暖意。

    “呼,终于出来了,快饿死了,刚才被围的快不能呼吸了,”阿宁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这才看到自己居然一直拉着沈倾风的手,小脸一红连忙松手,一想到自己刚才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拉着公子就从一堆女子的围堵中冲了出来,现在一想倒是十分的不好意思。

    “阿宁姑娘饿了吧,想吃什么呢”沈倾风看着脸红的阿宁嘴角微微扬起语气温柔的问到,“刚才光顾着让公子出来,还没有好好注意附近的吃的呢,啊啊啊,好好看的糖人呀,公子你快过来,”阿宁边走边说,突然看到路边的糖人捏的十分好看,有小兔子小猴子,十分的生动。

    “姑娘你要哪个糖人呀,让你家相公给你买一个,姑娘和你家相公可真是般配,”那个卖糖人的老人看着十分的慈祥,还把阿宁和沈倾风误以为是一对小夫妻了,“爷爷,你误会了,我是他的丫鬟,它是我家公子,我想要那个小兔子的,”阿宁在旁解释到,眼睛一下子也没离开桌子上的糖人。

    阿宁拿到糖人以后满心欢喜的继续走在街上,突然阿宁想起来四公子交代自己的荷包,自己还没有合适的针线给四公子绣荷包,于是赶忙带着沈倾风去旁边的铺子看针线,进去以后里面的针线琳琅满目的,“你买这些作甚,“沈倾风不解的问到

    “这些是我为四公子买的,他之前把我从京城带回来,我要给他绣一个荷包作为答谢,”阿宁边挑边解释到,“你们的关系倒是十分的亲密,都要互送荷包了,”沈倾风也不知怎么了心中突然一阵奇怪的感觉说话都带着一丝酸意。

    阿宁还以为沈倾风在生自己的气,毕竟三少爷才是自己的主子,自己却为四少爷绣荷包倒是让人感觉十分的见异思迁,阿宁连忙说到,“公子可有喜欢的花色,阿宁也给公子绣一个,” “不需要,此物送一人即可,”沈倾风语气不悦的说到。

    “那既然公子不要阿宁就不帮公子绣了,我选好了,四少爷性子张扬,就选他喜欢的红色吧,”阿宁将丝线选好和老板付了银子十分满意的看着手中的丝线,“你倒是十分的善解人意,连四弟的喜好都如此的清楚。”沈倾风在旁又冷嘲热讽到。

    “不是我善解人意,是四公子整日里都穿着红衣,府里应该没人不知道四公子的喜好吧,”阿宁觉得今日的三公子话特别多,平日里无非就是倒水磨墨,这几句话。“哪有,小阿宁,你胡说,我哪有成日里都是红衣嘛,你看我今日就穿了不同颜色的衣服,明明是小阿宁你观察我观察的仔细嘛”突然耳旁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阿宁扭头望去,果然是四公子怀里还揽着一个女子,今日的四公子是没穿红色,但是穿了一个更加骚气的粉色,不过竟然十分的和谐,竟然让人不觉的娘,这种颜色估计也就四公子能穿的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和你身边的姑娘去你的外宅吗”沈倾风看着有几分醉意的沈沐白开口说到,“还不是看到阿宁了,我要进来检查一下,万一选的不好,本公子可不收,”沈沐白看着阿宁开口说到,“公子,咱们走吧,刚才非要从马车上下来,奴家拦也拦不住。”身旁的女眷娇滴滴的开口和四公子说到。

    “让美人儿等久了,咱们走,”沈沐白揽着身边妖艳的女子向门口的马车走去,路过沈倾风的时候低语到,“三哥,这是阿宁独给我一人的,”说完就笑着离去了,沈倾风听后表情微微的一变,又看向还傻站着的阿宁说到,“你已经选好了,咱们也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