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你才是容公子?
    慕容烨和柳含烟端坐在上位,随后从燕国北凉以及附近的一些小国也纷纷上前为新婚的皇帝和皇妃献礼,柳含烟坐在慕容烨身旁十分的娇小,柳含烟脸上挂着十分得体的笑,慕容烨的表情倒是看不出喜怒,多年上位者的身份让他保持了喜怒不经于色的习惯,对来此朝贺的使臣们都保持着正常的表情。

    柳含烟悄悄的将手移在了身旁的慕容烨手边,然后轻轻的拉起慕容烨的手,抬头向慕容烨看了过去。慕容烨也转头看了过来,凤眼微微眯起嘴角挂起了一丝轻笑,并没有躲开柳含烟的手,柳含烟见状坐的更加的挺直了几分,嘴角的笑意也更浓了看着台下不停拜贺的人。

    座下的人无不惊艳与柳含烟惊世的容貌,一颦一笑都那么的倾国倾城,身旁的慕容烨朱红龙袍,头发被端正的束在金色的发冠之中,五官如同刀削的一般,鼻梁高挺在五官的正中,星眸剑眉,冷傲孤清却又生气逼人,两人的容颜真是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

    “燕国进献贺礼东珠一箱,玉如意两对,紫玉葡萄一对,,,”使者一直报了好久才将各个地方进贡的贺礼说完,燕国的皇子身穿一身紫色长袍,漆黑如墨的头发被玉冠高高的冠起来,整个人充满了生人勿进的气势,坐在下面的官家女眷们无不被燕国的大皇子的气势所折服。

    特别是那些待嫁闺中的女子的表情都十分的丰富多彩,有想看但是故作矜持的有望眼欲穿的,有直勾勾的看的,总之什么样的模样都有,特别是五小姐的魂向被勾走了一般,恨不得将那个燕国的皇子扑倒,直直的看着燕国的皇子燕离。

    直到身边的沈相咳嗽了两声才收回自己的眼神,沈曼儿现在对在座的所有官家男子都不感兴趣了,和燕国的皇子相比那些男子如同萤火之光,燕离对这些人的目光十分的不在意,被赐座以后就十分端正的坐在左侧的长桌之上。

    之后又来了不少被的潘邦的使臣,特别是北凉来的使臣看上去十分的不好惹,留着络腮胡子,看人的眼光并不避讳,直直的看着坐在上位的柳含烟,柳含烟也被那样直勾勾的眼神看的十分的不自在,向身旁的慕容烨坐的更近了一些,慕容烨看向下面北凉的使臣眼中全是凌厉之光,让人望而生畏,那群生性野蛮的北凉使臣也惧怕于慕容烨这般眼神,纷纷恭敬的坐下席位。

    天色也在不断的变暗,一旁的宫人们也纷纷的点起了宫灯,宫中的乐人们也纷纷的抱着各个乐器上场,丝竹之乐奏起,从御花园中也缓缓的走过来了身穿琉秀长裙身姿曼妙的舞女,宴会终于正式开始了,众人都沉浸在丝竹之乐中。

    突然从御花园中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女声。

    阿宁被打晕以后,就被那个容夫人身边的下人在御花园中拖行,阿宁被拖了好久,还好御花园的地面铺着很多鹅卵石,道路并不平整,阿宁被拖拽的过程中被地上的石子搁到了头部,人也缓缓的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待清醒过来以后便看到一个身形十分彪悍的女子正拽着自己的脚向花园外面拖去。

    阿宁连忙用脚狠狠的踢在那个女子的腰间,那个翠翠一阵吃痛,顺手将阿宁从手中放了开来,阿宁这才挣脱出来,连忙起身向灯火通明的地方跑去,那个翠翠在身后大跨步的向阿宁追了过来,伸手狠狠的拽住了阿宁的后背的衣领,阿宁此刻已经顾不上太多了,尖声的呼喊到。

    宴会上的人都被这声尖叫吸引了注意。

    纷纷的向花园这里往了过来,“何人喧嚣”坐在上面的慕容烨开口向身边的侍卫问到,侍卫连忙起身向阿宁这边走了过来,那个翠翠也被阿宁的这声尖叫吓了一跳,手上也不敢再有其他的动作,阿宁用手狠狠的捶在了那个翠翠的肚子上,赶忙向人多的地方跑,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怎么会遇上这么一家不知死活的人。

    阿宁向里面跑去,完全不顾这里是不是皇宫了,众人在一片惊诧之中,看到从花园深处奔来了一个容貌十分清丽脱俗的姑娘,那姑娘面色极差,仿佛经历了一番生死一般,众人都十分的惊诧这可是皇上的婚宴,居然会有这么不知死活的人来惊扰皇上的雅兴,坐下的乐人们也被突然出现的姑娘惊到了,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周围的声音都静下来了,所有人都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丫头。

    坐在下位的户部尚书的夫人,容夫人看到来人以后整个人的脸色被惊的惨白,没想到那个死丫头居然逃了出来,这可怎么办,那个翠翠真是办事不利,居然能让着丫头跑出来,那个身材丰硕的容夫人死死的盯着阿宁,恨不得将阿宁生吞活剥了。

    “这是哪里来的野丫头,还不快拖下去,扰了皇帝还有皇妃的雅兴,”还不待正逃命逃的气喘嘘嘘的阿宁开口,那个容夫人就提前开口,身边的夫人们也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下人打扮的丫头十分的不悦,纷纷附和到,一旁的侍卫,也认为阿宁惊扰了皇帝还有众位大人们的雅兴,正准备将阿宁拖走。

    “你你你,你才是容公子,容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阿宁看清了坐在上位的人之后,十分惊讶的看着坐在上位的人开口问到,坐在上位的慕容烨这才看清下面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眼神,想不到阿宁会以这幅姿态出现在了这里。

    本来拉着柳含烟的手也不自觉的放开了,直直的看着下面的阿宁,眼神也少了几分清冷,身边的柳含烟也感觉到了慕容烨的变化,连忙转过头看着慕容烨,但是慕容烨的眼中全看着台下的那位无礼的丫头,柳含烟呀转头看向台下的那个女 子,那女子长的确实有几分姿色,可是和自己相比还是远不及自己,皇帝的样子好像认识这人一般。

    众人也都纷纷的惊讶的看着下面那个模样清丽,穿的但是十分喜庆的女子,阿宁也全然不在意一旁人的目光,现在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正在阿宁愣神之际,“不得无礼,还不快向皇上谢罪,”坐在沈夫人身边的二小姐也十分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阿宁,自己刚才并没有注意这个丫头,也不知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皇上,这个丫头是我们府上的,不知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望皇帝陛下见谅”沈青青起身和慕容烨请罪到,“你你,你居然还是皇上,容公子怎么变成了皇上”阿宁继续痴痴呆呆的说到,实在是想不通如此大的变故,怎么皇帝就成了自己的恩人容公子了,还有自己好像还带皇帝吃了顿包子。

    阿宁本来转的不快的大脑此刻正在飞速的运转中,心中一直在想自己那天没有胡说八道吧,没有说皇帝陛下的坏话吧,想到这里阿宁的腿都软了,竟然十分不争气的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慕容烨也没想到这丫头突然就直直的跪下了,嘴角露出了一丝不经意的笑。

    坐在左下的燕离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表情有了一丝变故,看这台下的那丫头但是感觉十分的可爱,先是一直呆愣,之后又直直的跪在地上让燕离看的一头黑线,坐下的众人此刻心里都充满了疑惑。

    “来人呀,快把这丫头拖出去”一旁的容夫人担心自己的事情被暴露了,连忙对一旁的侍卫喊到,“尚书夫人,朕的眼前,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慕容烨的眼神冷的能把人的骨头击碎了,直直的看着那位容夫人,把容夫人吓得直直的跪在地上请罪“臣妇知罪,臣妇这也是怕打了大家的雅兴才这般,臣妇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那个容夫人颤抖着声音向慕容烨请罪到。

    一旁的户部尚书大人也在请罪,慕容烨也没再看向他们夫妇二人,看向跪在地上的阿宁,开口问到“你发生了什么事”阿宁的小心脏早已经跳的快蹦出去了,一听到皇上开口,忙说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奴婢知罪”。

    慕容烨看着台下已经被吓得半死的阿宁,十分的想笑,憋住嘴角的笑意,继续问到“你犯了何罪”,阿宁连忙结结巴巴的说到“奴婢不该将皇帝陛下认错,皇帝乃是天之骄子,不是罪臣口中的容公子”。

    “哦?那你口中的容公子是何人”慕容烨继续开口问到,“他是奴婢的恩人,”阿宁一想到当时的容公子再看看现在的皇帝感觉自己简直像是在梦里一样,阿宁还看到了坐在容公子身边的柳含烟是那么的美丽,但是此刻看自己的眼神却十分不友善。

    不过阿宁也十分的理解,毕竟自己现在打扰了他们的大婚,哪怕被拖出去斩了也有可能,唉,怎么好好的容公子就变成了皇上,而自己又因为那个真的容公子现在小命也快丢了,还有自家的公子又不知道去了哪里,阿宁现在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大不了横竖都是一死,说不定皇上看在自己请他吃了包子的份上,还能给自己留个全尸准备开始胡说八道了。